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 > 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云知岁方初尧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云知岁方初尧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2021-01-21 16:18:08 作者:向日菇 

《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小说是向日菇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云知岁方初尧。《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精彩呈现:本以为穿书不是你想穿,想穿就能穿的一件事,可云知岁打个瞌睡就穿到一本女尊小说里,原文女主霸..

《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 小说介绍

《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小说是向日菇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云知岁方初尧。《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精彩呈现:本以为穿书不是你想穿,想穿就能穿的一件事,可云知岁打个瞌睡就穿到一本女尊小说里,原文女主霸占男主,被男主恨透,以至于后来男主使其家财散尽、父离母散,最后自己更是上山自尽,尸骨被野兽吃的荡然无存,云知岁欲哭无泪,别人穿书都是主角光环逆天到结局,自己这算什么?

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云知岁方初尧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他手紧紧抓着衣服,看的出来,他十分的紧张。

  

  云知岁不由自主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到家了。”

  

  方初尧看不见,试探性的伸出了手,心里慌张的厉害,云知岁连忙抓住那只不安的手,再次被云知岁打横抱了起来。

  

  抱着夫郎回了家,来云府参加喜宴的宾客不由自主鼓起掌,不同于在方府外百姓的七嘴八舌,眼前的场面倒是让云知岁红了脸。

  

  一步跨进正堂,来到云母、云父面前,云知岁这才将方初尧稳稳放到地上红色的蒲团前。

  

  “吉时到~”

  

  方母侧面管家见时辰到了,大声开口喊着。众人的喧闹声骤然停止,云知岁同方初尧也都反应过来,管家继续开口。

  

  “一拜天地”

  

  云知岁轻轻拉了方初尧衣角一下,方初尧从红盖头下,只能偷偷撇一眼云知岁的动作,随着她一起转过身子,冲向门外。

  

  二人整齐的鞠了一躬,随后转回了身子。

  

  “二拜高堂。”

  

  怕方初尧找不好蒲团,所以云知岁直接上手,先扶着方初尧跪下后,自己也跪了下来。

  

  一起同云母、云父磕了个头,云父有些激动,偷偷用帕子擦拭眼角的泪花。

  

  “妻夫对拜。”

  

  云知岁与方初尧二人双双站起身,二人相对而拜。

  

  昨晚方父特意交待方初尧,让他在妻夫交拜时多低一些身子。方初尧记着方父的话,刻意低了许多。

  

  云知岁察觉出方初尧拜的有些低了,连忙同样低下了身子。

  

  虽然方初尧盖着盖头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弯下身子,他却能够看到,云知岁竟然同自己是持平的。

  

  “礼成,送入洞房!”

  

  最后一声话落,下人扶着方初尧去了卧房,来的宾客纷纷向云母与云知岁道喜,云母也招呼着客人,纷纷入席喝喜酒。

  

  一天的时间过的极快,转眼天已经黑了,除了个别还留下来喝酒的客人以外,其余的都早已经离开。

  

  云知岁被灌了不少的酒,好在这里的酒的度数没有多高,所以眼下有些微醉,但却不打紧。

  

  被自己所谓的那些狐朋狗友推搡到卧房外,云知岁一把将想要进去闹洞房的人全部拦下:

  

  “今日便到这吧,我家夫郎身子还没好,你们这洞房也就别闹了。”

  

  云知岁这话一出,九里连忙同几个丫鬟一起拦着,云知岁趁乱进了卧房,反手就将门锁上了。

  

  看了眼坐在床边的方初尧,云知岁连忙走上前:

  

  “那个,我替你掀盖头了。”

  

  方初尧听到后,微微点了点头。云知岁没有半点犹豫,伸手掀了盖头。

  

  红烛下映的方初尧脸色极好。云知岁见他低头咬着嘴唇的样子,脑中浮现了四个字‘我见犹怜’。

  

  回过神,云知岁拿起一旁的合卺酒,突然一股异样的味道从酒杯里传出,狐疑的将酒杯凑到鼻底嗅了下。

  

  云知岁反应过来后一惊,立马将两杯酒扔到了地上。

  

  方初尧抬起头,合卺酒是明媒正娶的最后一个步骤,这酒若是不喝,到底也不算礼成。

  

穿书后剧情崩了(女尊)  云知岁,方初尧

  云知岁不肯让自己喝这酒也就罢了,竟然还当着自己的面扔了,方初尧难掩失落。

  方初尧想到这,不禁心中嘲笑了自己。

  

  云知岁娶自己是方母逼的,不过云知岁与云家已经将这场婚事做全了,名面上该给的也都给了。

  

  云知岁说过三日回门时会把方父一起接出来,方初尧还能在奢求什么?

  

  心里嘲笑了自己一声,方初尧开口:

  

  “想必今日咱们都累了,早点歇着吧。”

  

  云知岁因为闻到酒里的味道,还在原地发呆,方初尧这么一说话,她才反应过来。

  

  转眼看向方初尧,只见其方初尧抱起一床被子走到了一旁,顺手往地上一铺。

  

  “哎?你要睡地上?那可不成,更何况咱们合卺酒还未喝呢。”

  

  云知岁就怕大婚自己漏掉什么,所以前几日同九里再三问了媒公大婚步骤。

  

  媒公其他的没有嘱咐什么,只告诉云知岁,什么都可以免,但唯独掀盖着与合卺酒少不得。

  

  方初尧看了下还躺在地上的酒杯,并没有说什么。云知岁顺着方初尧的视线看去,一下子便明白了什么。

  

  “你别误会啊,刚刚我闻到这酒的味道太重,你刚小产完没几日,喝不了这么烈的酒。”

  

  云知岁连忙唤了九里,特意嘱咐让她换了两杯并不会伤身的药酒来。

  

  一波三折,合卺酒总算是重新补上了,云知岁拿起一杯递给了方初尧,尴尬的笑了下。

  

  朝着方初尧伸出了手,方初尧叹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真如云知岁说的,她是在为自己着想,但这酒到底还是要喝的。

  

  同样伸手。人双臂相交在一起,将有些微苦的药酒喝下。

  

  方初尧依然不开口,放下酒杯就要往扑在地上的被子那里走。

  

  瞧出方初尧的动作,云知岁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触碰的瞬间,方初尧有些抗拒。

  

  紧抓着他手腕的云知岁,连忙松了手。

  

  想着今日抱都抱了两次,怎么方初尧又突然冷冰冰的让人不解,果然在这里,就变成了男人心,海底针了。

  

  “我累了。”

  

  方初尧说的言简意赅,许是在埋怨云知岁为何不让他歇下。

  

  “你要睡这?”

  

  云知岁指了指地上,开口询问。

  

  方初尧点了下头,云知岁皱起了眉头。眼下是雨季,纵使屋中有地龙还算暖和,但仅仅是铺了一层被子,湿气和寒气还是会往上返的。

  

  云知岁是学中医的,对于这些养生的事十分在行,方初尧这小产还不到半月功夫,睡地上哪里能受的住。

  

  也不知怎么急脾气上来了,云知岁开口微微训斥:

  

  “你是不知道自己身子现在什么情况?还想着往地上睡!你这身子到底是要不要了,你以后不想在有孩子了?”

  

  云知岁并非是吓唬方初尧,如果小产后没有好好保养,身子如果真的这个时候寒气入体,和女人宫寒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知道这里的人都注重子嗣后代,云知岁才忍不住这样说。

  

  方初尧咬住下嘴唇,压根不敢抬眼看她,因为他知道云知岁这样说,到底也是为了他好。

  

  云知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再度抓了方初尧的手,强行拉着他到了床边,一个用力,便将人甩到了床上。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