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修仙 > 剑名不奈何

剑名不奈何淮上-著

主角:徐霜策宫惟
剑名不奈何小说是作者淮上的作品,主角是徐霜策宫惟。主要讲述了:传说天下第一人徐霜策有一幅亡妻遗像,但没人知道画像背面,是当年被徐霜策亲手诛杀的那位宿敌,十六年前,仙盟刑惩院大院长宫惟身怀利刃上升仙台,..
状态:完结时间:2021-01-16 15:26:4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剑名不奈何小说是作者淮上的作品,主角是徐霜策宫惟。主要讲述了:传说天下第一人徐霜策有一幅亡妻遗像,但没人知道画像背面,是当年被徐霜策亲手诛杀的那位宿敌,十六年前,仙盟刑惩院大院长宫惟身怀利刃上升仙台,暗杀徐霜策不成,反被不奈何剑立毙当场,十六年过去宫惟一睁眼,发现自己重生成了一个满脑子塞稻草的漂亮蠢货,见了徐宗主还得跪下来回话。

《剑名不奈何》 徐霜策宫惟小说精彩阅读

今年我太想你了。徐冰封的姿势更低了,甚至更软了一点:我能进来见你吗?

当然没有,绝对没有!

对于由千千万万面镜子建造的幻影世界,宫殿属于局外人。白将军一看到自己的脸,或听到他的声音,就会唤醒前世徐主的灵魂部分,幻想马上就会破灭!

然而,宫殿打开盖子,盯着镜子很长一段时间。突然,门外的一位乡村妇女被她的思想驱使,想拦住这位白人将军,低声地解释说,新来的人在吉祥的时候不能见面,这对新娘,尤其是对新娘不利。

许延苏是一个很难改遗嘱的人,但不知道那天为什么,竟然被说服了,于是他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叫阿陶小姐早点休息,然后晚上就离开院子。

宫殿在门后抓着脚步声,听着他的脚步声消失了,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人是怎么陷入爱情混乱的?

我把错觉做得很清楚,肯定自己的心不坚强!

敲门,敲门

这时,一声敲门声打断了皇宫的思绪,只听见徐先生在屋外冻僵了,又叫了一个桃子,就像二十年前他在幻象中看到的那样:

你睡着了吗?

宫殿安顿下来,猫用腰走到新娘跟前,抬起盖子,用手指按住那张光滑、无与伦比的脸。

接着,他的眼睛变黑了,耳朵刮风了,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换了那个没有脸的木偶,他正坐在嫁妆前,明亮的朱红蜡烛发出劈啪作响的声音,镜子映出了他自己的头和衣服的轮廓。

如果许福斯特在20年前推开门,他就会明白这是什么--根本就没有农妇,他的潜意识桃子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唯一一个穿着婚纱坐在房子里的是法汉仙女,她很难骑老虎。

宫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知道它是否能一下子打破幻觉,擦拭袖子,挥开门。

斯奎克--

门慢慢地开了一英寸,夜风慢慢地从缝隙里进来了,凉爽而充满了空间。

这座宫殿的视线被猩红的缎子遮住了,月光透过房门,只隐约看到徐先生站在中庭外,一个长长的影子伸到了被门板遮住的一边的地上。

很长一段时间,影子终于移动了,是徐弗罗斯特举起手,慢慢地放在门上的。

他终于能够进来,亲眼看见这位他从未忘记过的新娘。

  ——只要他掀开盖头,看见十六年前早已死去的宫惟的面孔,便会立刻意识到自己眼前的世界全都是假的。下一刻境主元神归位,幻境土崩瓦解,所有人都会同时被拉回现实中的临江都。

  屋内安静得可怕,宫惟整条脊椎都绷到了僵硬的地步。

  这时却突然听徐霜策开了口,每个字都说不出的温情:

  “还记得我说过下次再见时,便是夫妻了吗?如此真好啊。”

  然后他似乎是微微笑着叹了口气。

  “但吉时之前相见于新娘大不利,夜深了,早些休息吧。”

  宫惟猝然一怔。

  但他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只见门外那道衣裾摆动,徐霜策轻轻地关上门,转身沿着青石路走远了。

  他竟然没进来!

  宫惟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连徐霜策勃然大怒、不奈何一剑劈下、所有人同时回到现世之后怎么夺路逃跑都想好了——结果他竟然没进来!

  “……”宫惟坐在那眨眨眼睛,半天才回过神,噌地从椅子上跳下地,盖头一掀袖子一摞就要追出去,却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幽长的曲调。

  窗外山色空明,细碎的桃瓣在天穹下飞扬。远方星空璀璨,徐霜策的侧影坐在树梢,衣袖与发丝轻轻扬起,正专心吹一片竹叶。

  那音色极清,婉转悠远,似喜又似悲,随着轻风化在了溶溶的月色里。

  宫惟一时不由站住脚步,透过窗户怔怔地望向他,心想:上辈子的这时候他也是坐在那棵树上,等待着天明的吗?

  徐霜策可真好看啊,可惜……

  他的思维停滞在这里没有想下去。因为下一刻,那个与生俱来的、无比熟悉的意识再次从元神深处浮现出来,清晰响彻在耳边:

  ——可惜我必须要杀了他。

  宫惟眨眨眼睛,遗憾地长长出了口气。

  他伸手推开窗,但人还没来得及追出去,这时远处竹叶吹的调子突然微微一变。

  随着这变化,一股铺天盖地无法抗拒的困意从四面八方涌来,如潮水般瞬间淹没至顶,让宫惟眼皮一下变得很沉,不由自主地坐在了窗台边的小凳子上,只来得及吐出两个字:

  “徐白……”

  细细的轻轻的尾音消弭在夜风中,他头一歪倚在窗棂间,一截细白的小臂托着下巴,慢慢沉入了安稳的梦乡。

  “吉时到——”

  “上花轿——”

  一声唢呐陡然划破长空,随即喜乐奏起,锣鼓喧天,宫惟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窗外已然天光大亮,全村男女老少都出动了,在大路上喜气洋洋地奔跑来去。宫惟心下一震,竟不知自己昨夜是如何睡着的,迅速起身就往外走。

  然而脚尖刚落地,只听门咚咚敲了两下,随即呼一声被推开,赫然进来两名身上披红挂绿、没有五官七窍的妇人!

  虽然她俩平滑空白的“脸”上没有嘴巴,但沉闷的笑声却不断从咽喉里发出来,像是两只塞满了棉花的人偶,一个说:“新娘子,吉时到啦!”

  另一个说:“新娘子,上花轿啦!”

  她俩一左一右上前,不由分说地搀住了宫惟,架着他就往门外的大红花轿走去。

  刹那间宫惟脑子里转过了许多念头,但表面上一声没吭,任由她俩给自己蒙上大红纱缎盖头,扶出了院门。

  一架华丽至极的八抬花轿正停在门外,透过盖头看不清细节,但光从织金满绣的红纱轿帷、云鹤浮雕的楠木轿框就能看出其豪奢。一名妇人端来朱红藤编的踏子,用血玉如意挑起门帘,笑道:“新娘子,上来吧!”

  宫惟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徐霜策呢?”

  那妇人脖子里发出的声调纹丝不变:“徐霜策是谁呀?”

剑名不奈何  徐霜策,宫惟

  宫惟静了一静,又问:“白将军呢?”

  妇人道:“新郎官与宾客们已经在祠堂里摆好宴席,只等新娘子啦!”

  院门口围着一圈无脸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喜气洋洋地拍着巴掌,一张张空白无物的脸齐刷刷“盯”着新娘看,无比耐心地等着他上轿。

  宫惟终于在那无数道无形的视线中吸了口气,一脚踩在踏子上,稳稳地钻进花轿,身后垂挂着三层珠玉的门帘哗啦一放,只听妇人们一齐瓮声瓮气地:“起轿啦——”

  “出门啦——”

  “新娘子今日嫁人啦——”

  鞭炮一下轰然炸响,锣鼓唢呐直上云霄,所有无脸人载歌载舞,向着道路尽头的祠堂走去。

  也不知道在徐霜策的意识里成个亲为什么要来那么多人,一路上就只见熙熙攘攘的人潮从两旁民居、各条岔路上涌来,越聚越多,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直到一炷香后来到祠堂大院门前,已经称得上人山人海,这架势比起皇后大婚昭告天下都不差了。

  “落轿——”

  无脸妇人再次挑开三层珠帘,躬身把宫惟扶出花轿,站在了祠堂大院门前,充满喜悦地:“新娘到啦!”

  透过红纱盖头,隐约能看见面前是一条宽阔的石路,穿过三重大门、九重台阶,直通尽头高旷古朴的祠堂。石路两侧设置了宴席,此刻满座宾客熙熙攘攘,从他们摇头晃脑动作看应该都是十分激动的,可惜所有人的面孔都是一片茫茫空白。

  九重台阶最高处,徐霜策负手而立,白底嵌金的袍袖在风中猎猎飞舞,腰侧佩不奈何剑。

  哪怕于千万人中,沧阳宗主都是最强大而显眼的那一个。

  他缓缓回头穿越人群望向自己的新娘,薄唇挑起了一丝弧度。

  宫惟瞳孔微微缩紧,蓦然回头望向远处。只见天际不知何时连绵起阴翳,就像云端后一层铅灰群山环绕住整片大地,渐渐遮蔽日光,向这座村庄头顶上压来。

  但人们无知无觉,就如二十年前一样。

  两名无脸妇人一左一右扶着宫惟的手臂,像四把精钢铸造的钳子似的,声音中却充满殷切:“新娘子,请吧。”

  宫惟站着没动。

  鞭炮锣鼓还在响,宾客鼓掌笑闹,无脸妇人等了片刻,笑着重复:“新娘子,请吧。”

  宫惟突然说:“我不进去。”

  “为何不进去?”

  “我会死。”

  妇人那层包裹着人皮的平板脸上毫无变化,连脖子里笑吟吟的机械音调都没变:“怎么会死?为什么会死呢?不会死的。”

  宫惟反问:“你听过这山里有凶兽吗?”

  妇人毫无反应。

  “桃源山内有异兽,其状如虎,周身猬刺,喜食人肉,名曰穷奇。它被人间鼓乐声所惊动,于是裹挟阴云从天而降,将新娘抓回了洞穴中,引得新郎奋不顾身去救。”

  “新郎虽然身为将军,但到底是凡人之躯,无法与穷奇这样的凶兽相搏。穷奇一爪按着新娘,另一爪悍然拍碎了大地,整座山林为之撼动,洞穴也晃动坍塌,千钧巨石当头而下,眼见就要把新郎同新娘一起埋葬在里面。”

  宫惟缓缓道:“然而新郎却死死地拉着新娘,不肯自己一人逃生。”

  “徐……徐宗主,”尉迟骁坐在下首第一排来宾席中,看着不远处高台上的徐霜策,忍不住颤声道:“您快醒醒吧,这一切都只是二十年前灾难的投影,难道您真的想不起来了吗?徐夫人她马上就……马上就要……”

  苍穹云山累积,天色越来越阴,风也越来越大。徐霜策像是根本没听见似的,只凝视着祠堂大门外那道金红喜服的身影。

  一股寒意从尉迟骁心头升起:“现在怎么办?”

  徐霜策最恐惧的记忆不外乎就是新娘死亡的那一刻。当那一刻来临时,镜术会将他的恐惧、愤恨和疯狂千百倍放大,崩塌的幻境会吞噬境主,同时将所有外来者的魂魄都葬送在里面,谁也跑不掉。

  两人身边包围着难以计数的无脸人,孟云飞突然收回目光小声道:“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

  “什么?”

  “法华仙尊为什么要杀死新娘?”

  徐夫人的死因一向众说纷纭,有人说是病逝,有人说是被毒杀,种种阴谋论不一而足,幕后黑手十有八九都是法华仙尊——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徐宗主与宫院长交恶了那么多年。

  但宫院长生前性格开朗,为人热心,民间声望颇佳。以他的行事风格来看,仅仅因为与徐宗主有矛盾就对另一名无辜女子痛下杀手,似乎也不太说得过去。

  仙门规矩为尊者隐,晚辈对长辈的行事不好置评,更不能质疑。所以几十年过去后,新长成的一代都不太敢去刺探几位大宗师之间的恩怨情仇,更别提严格按世家规矩长大的尉迟骁了:“这……”

  孟云飞示意他看向远处的新娘,低声道:“你看,徐夫人有了脸。”

  尉迟骁猛地一顿,定睛看去,只见红纱盖头轻薄,“徐夫人”的面部竟然真的隐隐显出了起伏轮廓,尤其鼻梁突起清晰,甚至好似还在对身旁的两名迎轿娘子说话。

  她的面部竟然不再是平滑一张皮了!

  可她怎么会突然有了脸?

  尉迟骁目光突然看见她嫁衣下露出的手,在华丽红绸的映衬下,那两只手白皙得简直像是透明的,且十指纤长斯文,好似隐隐辉映着光。

  尉迟骁心头突然撞了一下,升起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猜测,这时只听远处司仪第三次重复:“新娘落轿——”

  徐霜策面上不见丝毫不悦,缓缓道:“为何还在耽搁?”

  宫惟话音收住了,原地默立少顷,终于呼了口气,在左右两名无脸喜娘如钢筋铁钳般的搀扶下跨过高高的门槛,踏上石阶,迎着所有宾客的注视一级级拾阶而上,终于停在了徐霜策面前。

  然后他双手同时一凉,原来是被徐霜策伸手握住了。

  徐霜策十指冰冷得可怕,似乎想说什么,但不知为何张开嘴又闭上了,只看着面前绣着金色云鹤纹的红盖头笑了一笑。

  宫惟自知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终于深吸了口气,说:“醒来吧徐白,徐夫人已经死了。”

  “……”

  长久的静默后,徐霜策像是什么都没听出来似的,沙哑道:“你没有死。”

  徐霜策的神情不似有异,但如果有人敢靠近了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深深地、紧紧地盯着面前这位新娘,连瞳孔都不转一下。

  宫惟知道他从表情正常言谈自如到一剑出鞘横斩万鬼连眨眼工夫都不要,哪怕疏忽半秒自己的项上人头都有可能飞出去,因此完全不敢分神,和缓地问:“还记得上一次你像这样拉着徐夫人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