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系统 > 穿书之男配的自我修养

穿书之男配的自我修养契枫乘鹤-著

主角:夏清江
小编为你推荐一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穿书之男配的自我修养》小说是契枫乘鹤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夏清江。《穿书之男配的自我修养》精彩呈现:夏清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富二代,却突然有一天被一个自称拯救男主幸..
状态:连载时间:2021-01-13 16:19:1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小编为你推荐一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穿书之男配的自我修养》小说是契枫乘鹤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夏清江。《穿书之男配的自我修养》精彩呈现:夏清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富二代,却突然有一天被一个自称拯救男主幸福值的系统拽到了异世界,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撮合,没想到,这男主对男二感兴趣啊!夏清江:我一个男二怎么拯救,撮合男女主吗?系统:这要靠宿主发掘,讨好男主也可以。

《穿书之男配的自我修养》 夏清江小说精彩阅读

  一个小厮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王爷,王爷,邵丞相和夏太尉来了。”

  “我爹?”邵睦然看了看小厮,又看了看贺郁孤,有些手足无措,“郁哥哥,这,我爹,他……”

  贺郁孤给夏清江掖好被角,将桌子上的三张药房随手抓起塞进衣袖,同邵睦然点了点头,“随我出去吧。”

  而此刻夏清江正老老实实(bushi)地待在小菜的虚拟空间内和小菜下着五子棋。还穿着他舒舒服服的家居睡衣。(心疼我郁哥,把郁哥最惨发在公屏上)

  “哎,菜儿,不带你这样的!”夏清江看着面前十连输的战绩愤怒的拿起了棋子砸向了小菜的面板。

  棋子在接触到面板的那一瞬间就消失在巨大的数据流中,小菜还回以一屏幕的嘲笑颜文字(·)

  小菜:我也没办法呀,小夏,谁让你这么菜的,要不你改名叫小菜得了。

  于是我们的夏清江小朋友就不开心了,拿出了他网络喷子的那股劲,“说谁呢,说谁呢!我这是照顾你!你有本事玩别的呀!还有,你一个智能系统和我一个人玩,你觉得好意思嘛!”说完,气鼓鼓的转过头去,不理人了。

  小菜面板跳动了两下,突然从面板数据流中伸出了一条胖乎乎的小腿,紧接着就出来一个穿着毛茸茸兔子睡衣的五六岁的小孩子,后面的面板也随着小孩子的出现,一股脑都收回到小孩子后背了。

  夏清江还生着气呢,就听见一个软糯糯的声音,“小夏,你别生气了,我错了。”

  夏清江准备转过头去接着和人工智障对骂,就看见面前站着一个耷拉着兔子耳朵的小孩子双手交叉着握在胸前,一副犯了错误的样子。

  夏清江吓的往后退了一下,还好有手撑着才没直接躺倒在地,“小菜?”

  小孩子一听夏清江叫他了,兔子耳朵一下子弹了起来,“小夏,你不生气啦。”

  夏清江忍不住了大笑了起来,“哈啊哈哈哈,小菜,你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哈啊哈哈哈……”

  小孩子耳朵又垂了下去,“小夏,你不喜欢我这个样子吗?”委屈巴巴的。

  “没没没,挺好的,挺可爱的,”夏清江忍住想捏一捏他耳朵的冲动,一直在憋笑,“所以,这是你的本体?男的女的?”

  小菜点了点头,“听主神大人说,这是男孩子。”

  “你们还有主神?”夏清江慢慢把手抽回来,一把拽住了小菜的耳朵,“这耳朵还挺好玩的,哎,你主神让你穿成这样的?”

  小菜笑了一下,连忙点头,“嗯嗯,主神大人说小夏会喜欢这样的。”

  夏清江老觉得这话有问题,但也没深究,只当是这是一个十分人性化的主神,“挺好的,挺可爱。”

这样,他拉了两次耳朵,一手捏着脸颊。那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呢?如果我再不出去,主人会赶时间的。如何执行这项任务?

兔子摇了摇头,又拍了拍脸,眨了眨眼睛。夏清江注意到这道菜的眼睛不是他所反映的,而是一幅模糊的图画。当他想仔细看的时候,盘子突然响了起来。刚才分析系统说,男主人给了你一些解毒药,现在他可以醒了。小兔子摇了摇头,又拍了拍脸,眨了眨眼睛。夏清江注意到这道菜的眼睛不是他所反映的,而是一幅模糊的图画。

你刚才和你的同事谈得很好。

嗯,小霞现在可以出去了。欢迎下次再玩。

说完,夏清江突然醒了,躺在床上。这东西,真快!

阿青,你醒了。

啊,又是这句话,让我想想怎么回答,夏清江一想说话,突然感到喉咙恶心,跳了出来,转过身,吐了一口血。

夏清江也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眼前的一位老人满脸是血,正用一张黑脸看着他,立刻吓退了一点,什么事啊!

河雨独自一人也不在乎,只见夏清江缩了回来,紧抓着他,报告得很紧,有点让夏清江喘不过气来,阿青,你终于醒了,我好害怕。声音有点颤抖。

穿书之男配的自我修养  夏清江

啊,在这里,夏清江得到了何于果的支持,他很不情愿地看到房子里有那么多人。

一个余兄,一个女主人,一个老人,两个老人,三个老人。啊,啊?三个老人?

夏清江盯着他的眼睛,一位老人微笑着,肩上扛着一个小篮子;一位老人看上去很黑,躲在他的手背后面,一个像他的老好父亲那样盯着他。

(),这是一道小盘子。你完全不吃了,你在偷偷摸摸地走来走去。

好父亲?夏清江突然糊涂了(嗯,又糊涂了,别再说这句话了,我自己也抱怨过了),他父亲一想脱口而出,他就看见老人突然冲了过来,握住了他的手。

半百多岁的人只是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夏清江还是被老人手中的老茧弄伤了,他寂寞地看到这一点,很清澈温柔地让他走了,夏清江抬头看着何于果慢慢地挪到一边,低下头,看见老人的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但仍然坚持到死也不让眼泪掉下来,这样子是不是有点不舒服呢?

看到这一幕,夏清江突然想起他去世时的原作李侠青,他的父亲也是这样看的。

大大小小的太伟楼被白色的阿雅盖住了,白天他还在卧室里生气地说:夏家的儿子怎么会这么不满足呢?他为一位未被宠坏的相府女士而死,毫无意义,愚蠢。当他在晚上等儿子的时候,他用一盒冰冷的雪花糕点在礼拜堂的棺材前哭了起来,这可能是他半辈子的损失。晚上没有人的时候,他在礼堂的棺材前哭着,在宗祠的棺材前放了一盒雪片糕点。

为了保护夏家的尊严,第二天早上他又回到鹅那里求骨头,带着那盒一动不动的雪花糕点和夏庆琪骨灰归国,匿名,连何宇都找不到他在哪里,老中尉就像世界消失了一样。

夏清江也仰慕这位老中尉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看到结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看不见的,但他真的很想知道老中尉的结局。夏清江必须到处打听。听他旁边的读者说,这位老中尉的身体终于在夏青被杀的地方找到了。九天寒冷的时候,他穿着白色衣服,儿子的骨灰还在他怀里,保护得很好,换句话说,他也陪着儿子走向了白发。

当时夏清江感动了,哭了一整天。这时,他亲眼看见一个这样的老人,父亲对他的爱突然升温。他的双手颤抖,嘴里一句话也没有,而是从心底抽泣哭泣。

  贺郁孤在旁边看着,“夏太尉,阿清没事的,你不用太担心了。”

  老人没什么动静,手依旧握得很紧,夏清江一听这话眼睛一亮,妈哎,这就是那个夏太尉啊,这这这,他还握着我的手,他现在是我爸,啊不不不,是我爹,这,啊这,见到真人了,紧张,紧张。小夏此时彻底丧失语言能力。

  一紧张,手心就容易出汗,手心一出汗,就想乱动,一乱动,哎,那边夏太尉就感觉到了。老人趁机抽了一下鼻子悄咪咪的把眼泪擦干了,又咳了一下来掩盖住到达嘴边的关心的话,随后又故作冷静地说,“谁说我担心了,这么大的小子,要耐不住这点伤,枉为我将门一代。”

  夏清江看着面前还嘴硬倔强的老人,心里突然涌现出一股暖意,忍不住笑了一下,伸手把没有防备的夏太尉扯了一下,自己则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里不知不觉的充满了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

  在抱上去的一瞬间,夏清江有了一个错觉好像这个时候他真的有了父亲,这个与“他”血脉相连,与他并不熟悉的老人真的是他的父亲。这个时候,一切的语言都是徒劳,只有眼泪是本能,触摸是冲动,拥抱是借口,真真假假的一层又一层来掩盖他缺失的爱与温暖。

  “爹,您说的对。”

  夏太尉的手停在了半空,最后还是放在了夏清江的后脑勺,“有义之人,怎可轻弹眼泪。”

  夏清江顺着话锋也就像没骨头一样,在夏太尉身上瘫了好久,也不说话,就一直抱着他。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容易满足,如果你对他来说真的特别重要,其实你并不需要说什么做什么,你只是呆在那里,就能让另一颗受伤的心得到慰藉。他们就像小动物一样,他们不要求你给予他们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他们要求的最多不过你这个人,以及你所能付出的陪伴。

  夏清江就是这样,他有着像小动物一样的性格,经历了太多反而更渴望平庸,经历了太多抛弃与孤独自然更祈求相处。

  抱了大约半个时辰,夏太尉轻微的晃了晃自己被压麻的胳膊,而贺郁孤也灵敏的捕捉到了这一时机。

  贺郁孤上前,拉了夏清江一下,“阿清,太尉要去宫里上奏了,莫要粘着了。”

  夏太尉对此表示很无语啊,简单一点来说就是,现在什么奏需要我老太尉亲自去上!夏太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一眯,感觉就来了,这个王爷不简单。

  于是很识相的走开了,夏清江还在扒拉这夏太尉的衣摆,“阿爹,我晚上能回府吃饭吗?”

  夏太尉摸了摸胡子,“想回就回,爹在家里给你备好你爱吃的菜。”说完,就去“上奏”了。

  邵睦然在旁边无聊的坐着,时不时瞅瞅她那脸比锅底黑的老爹,又看看腻腻歪歪(她自己以为的)的夏清江和贺郁孤。

  邵睦然正在玩着自己的小辫子,突然感觉有东西怼了怼她,往旁边一看,是邵丞相。

相关资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