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耽美 > 全修真界都为我修罗场

全修真界都为我修罗场君子为庸-著

主角:顾清临秦燊
《全修真界都为我修罗场》是君子为庸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全修真界都为我修罗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顾清临秦燊。精彩章节阅览:顾清临穿进了一本修仙文,身为第一剑宗的首座大师兄,惊才绝艳、盛世美颜,除..
状态:完结时间:2021-01-12 15:28:2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全修真界都为我修罗场》是君子为庸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全修真界都为我修罗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顾清临秦燊。精彩章节阅览:顾清临穿进了一本修仙文,身为第一剑宗的首座大师兄,惊才绝艳、盛世美颜,除了不喜欢主角哪哪都好,为了逃避成为男主修仙路上高档炮灰的命运,顾清临决定趁着剧情还没开始之前,抓紧一切时间抱大腿!

《全修真界都为我修罗场》 顾清临秦燊小说精彩阅读

  顾清临相信,瀚海冰魄丹,是林墨完全无法拒绝的丹药。

  这自然亦是一枚天阶丹药,但相比能拯救一个金丹修士生命的融灵丹来说,瀚海冰魄丹的作用范围要狭窄许多,功效也要更大上许多。

  这是一种只有水系单灵根才能使用的丹药,同时只有一个功能:结婴。

  ——所有修炼到金丹大圆满的水系单灵根,只要服用此丹,一定能够顺利跨入元婴境界。

  金丹与元婴间的那一道坎,磨死了多少天赋卓绝的修炼者,进入上修界的唯一要求就是元婴,对于中修界的人,说这是登仙之阶都不为过。

  即使在上修界,瀚海冰魄丹也能算得上不世珍宝,是只有瀚海楼能够炼制的极品丹药。

  顾清临之所以有一颗,还是前世他以“九歌”的身份,顺手救了瀚海楼少主一命,对方为表谢意送给他的。

  当然,少楼主的生命自是比一枚丹药贵重许多,但当时情况特殊,少楼主的原话是让他拿着这枚丹药,日后去瀚海楼找他,顾清临嘴上答应,转头就给忘了。

  对方不是原著里主角的亲友团,顾清临救他也是凑巧,不图什么,那时候他一心做任务,没工夫搭理这些路人甲。

  现在想来,少楼主也是上修界年轻一代出名的强者,怎么后来仙魔大战开打,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顾清临盘算着给秦燊买刀,很快把心间闪过的一丝不对头抛到了脑后。

  诛陵的拍卖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顾清临心不在焉地听着下面的竞价,喝了一口茶,心里有些烦,索性闭目养神。

  而秦燊难得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他现在就像刚才的归凰一样,开始在包厢里走来走去。

  其实他们都知道,林墨必然很快会来。

  两个尊者境重生的老妖怪都第一眼便瞧出来,这位天晖阁主正是困于元婴那道天堑多年的,金丹期大圆满的单灵根水系修士。

  而若天晖阁真与上修界有关联,他便必然听说过瀚海冰魄丹的名头。

  ……可是,万一他没听过呢?

  秦燊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端坐在位置上的顾清临同时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个微笑。

  林墨几乎是气喘吁吁地闯进了他们的包厢。

  “大、大师……”这个一向端重沉稳的中年人脸上泛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顾清临,“您……您真的有瀚海冰魄丹!?”

天会亭与上层灵界真的有关系。

这不是他们的事,顾清临没说多少,直接从小盒子里出来,在林莫面前打开了。

林莫的呼吸突然停了下来,他仔细地看了看小丹药,两眼很近。

顾清临又把盒子盖上了。他只是指着盒子的底部说:我要那把刀。

。明鸿道?

那不是洪鸿的刀,顾清临心里想,你是在哪里编出这样一个俗气的名字的?

但他只是点了点头。林少爷,你和我做生意不会亏本的。

当然不是!

林武的眼睛永远不会局限在这个地区的世界实践中。即使下面的大家庭为这把刀开出天价,那也只是灵京天会亭能赚多少钱。到年底,他会在财务报告的顶端看上去更好,但如果他能被提升为苑瀛强人…。?!!?

在灵京作为流通中的一种普通货币,在流通的世界上,有多少灵京不能换来一股汉海冰水的胆量啊!

林莫几乎毫不迟疑,同意了。

不管你出价多少,无论最终交易价格是多少,你都愿意做出决定来换取它!

顾清临笑了。

这样,就等于整个天会亭都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在财政资源上,没有一个家庭有资格与天会亭相比,在财政资源上是无与伦比的。

可以用汉海冰的大胆丹,换来这个位置空间最强大的法宝,这个生意,我不知道如何节约成本。

对朱玲的竞购已飙升至1000万英镑。

很明显,他们的家人为他们的旧生活而战。他们不过是天辉亭。他们每天都在做生意。作为王子,他们支持自己的家人和客人,甚至与敌对势力作战。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更不用说你存了多少钱了,收支相抵是司空见惯的事。

但是.为了成为一把古老的宝刀,可以用作传家宝,还是值得把腰带系在一起的。

另一方面,顾清临并不像他们那么小--他记得自己身体里的药还不清楚,晚上不做长梦。他直接提高品牌,把价格提高到2000万英镑。

  现场众人:“……”

  这大佬到底怎么回事,这价提得,特么不讲武德啊!

  拍卖师也被惊到了。

  他再三确认了顶层包厢的报价,才勉强平复了自己的气息,问过三次之后,轻轻敲下了锤子。

  敲锤的手都在颤抖。

  他的职业生涯中,还没成交过如此高价的商品呢!

  顾清临和秦燊只等了片刻,林墨便去而复返,亲自将诛陵刀给他们拿了回来。

  两人一时都屏住了呼吸。

  林墨接过顾清临给他的丹药,看着秦燊双手拿起那把刀,轻柔地抚摸过刀身,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不知为什么……他总感觉到,这把由自己的手递出去的刀上,传来一种令人不适……不,甚至是毛骨悚然的气息。

全修真界都为我修罗场  顾清临,秦燊

  那个英俊的黑衣少年双手持刀,灰紫色的长刀在他的手中停了一会儿,竟传出一阵幽幽的嗡鸣声。

  那声响似乎来自上古,遥远悲怆,带着种说不出的……仿若久别重逢的喜悦?

  无论如何,看来这把刀,是找到了最合适的主人。

  也难怪他们愿意以瀚海冰魄丹来换。

  顾清临的手拂过刀身,诛陵的颤动在他的安抚下逐渐停了下来,秦燊感受着那种血脉相连的触感。那当真很奇妙,就好像——

  就好像,顾清临的那只手,正在温柔抚摸的,是他自己的身体一样。

  秦燊感到一阵激动的战栗,也不知是他的,还是来自于诛陵。

  “有劳了,”顾清临心情很不错,朝林墨微微颔首,一手负于身后,虚牵着秦燊的手腕,“那我们就先——”

  不对。

  秦燊似乎察觉到什么,心脏在胸腔中的搏动猛然加快,他忽然反手握住顾清临的手,对面林墨的目光微微错开,凝视在了出鞘的一截雪亮的刀身上。

  不——诛陵什么时候出鞘了!

  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响,仿佛远方有高塔轰然坍塌,无形的澎湃力量骤然从诛陵亮出的刀身上爆开,整个拍卖场的人同一时间浑身一震,有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钟鸣在他们的识海中沉重地响起。

  许多人一时间面如金纸,当场吐出一口血来,几乎凝成实质的力量充塞于拍卖场当中,这“狭小”的容器一时竟盛不下,只听一声“喀啦”的轻微响动。

  好像是在阳光暴晒下碎裂开的谷壳。

  整座宏伟高大的建筑顷刻间化为齑粉:空阔辉煌的大厅、雕画精美的廊柱,还有座椅、舞台、高高在上的包厢,一切都在瞬间……就那么消失了!

  宾客们尖叫着四处逃窜,各大家族的家主们多有金丹期的修为,勉强承受住了这波攻击,他们竭力护持着同在包厢中的家族众人,环顾四周,每个人脸上都是如出一辙的深刻恐惧。

  顾清临猛地回头,与秦燊苍白的眼神对上,自重生以来,他们的脸上第一次不约而同地露出近乎于惊骇的表情。

  这是……

  “……魔族——!”

  林墨的眼神瞬间变了,他一翻手,瀚海冰魄丹便被收进了乾坤囊,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通体晶莹剔透的寒水鞭!

  天晖阁主爆喝一声,方才还满脸的恭敬感激荡然无存,不由分说便攻击上来,顾清临骇然回身,手上堪堪幻出张翠绿色的箜篌,清越的秦燊凭空响起,一阵无形的波动以他和秦燊为中心悍然扩大,生生将林墨的攻击挡了回去!

  他的灵力浩然,自带一股极为中正的仙道之气,若说魔气是黑到发紫的泥泞,这灵力便好似黑夜中一道皑皑亮眼的白雪,纯粹得不容一丝杂质。

  林墨脸上闪现一丝犹疑:“你不是……?哪里来的魔气!”

  他的问题已经不需要回答了。

  浩瀚的乌光自秦燊手中的诛陵刀上骤然爆发出来,其中威压沉重仿若实质,别说首当其冲的三个人,就连这整个中修界的空间,都仿佛隐隐有撑不住的感觉。

  秦燊第一个反应过来:这分明是他前世修炼到尊者之境后,硬生生从血脉中剥离出的魔气!

  那道来自上古的魔神血脉,彻底将诛陵拔高到的神器的品阶,同时,除他之外,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再将这把刀的神力发挥到极处。

  可此时……

  秦燊暗暗叫苦:如今他的实力别说与前世相比,便是连这把刀里千万分之一的能量都及不上,诛陵急着想认他为主,可若真强行认主,恐怕他的下场,比刚刚还存在着的拍卖场好不到哪里去!

  顾清临也渐渐明白过来。

  ……这锅他得背一半,或许是一大半。

  诛陵是系统产品,本不属于此间之中,而他自己正是连接系统与这个世界的凭依。恐怕……前世他自爆之后,这刀就直接跟他破碎虚空,重生到了这个时候!

  难怪,那时他正在中修界主持十大仙门试炼,难怪诛陵竟会出现在这里的拍卖场上!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竟真不知怎么办了。

  魔族,是整个大陆所有修仙者的宿命之敌,遇则诛杀,一丝容情都不必有!

  转眼之间,所有已晋金丹的家主们都闪身掠到废墟上空,将正在对峙的三人围在了中间。

  顾清临忙一挥袖,牢牢掩住秦燊的头脸。

  主角的身份绝不能此时就暴露!

  可如此一来……他便也不能承认自己的身份,借此逃脱此劫……他可还要带着秦燊回槐江山呢!

  顾清临飞快地思索起脱身方法,可无论怎么想,眼下都似乎是死路一条。

  这里足有七八个金丹强者!

  他也不过是金丹修为,还是刚刚突破不久,甚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为了不留隐患,甚至不能使用“顾清临”最擅长的问天剑术,而只能以“九歌”的身份,用最不适合战斗的木系功法应敌!

  怎么办?

  那些家主不欲与他多说,看着秦燊的眼神就好像是狼看见了兔子,当下便要一拥而上。

  仙魔对立已久,绝不仅仅是因为所谓的理念冲突,其中最重要的,是每杀一个对立阵营的修士,便能汲取他仙/魔核中的全部力量!

  所以仙魔两道……都不过是对方眼中鲜美的猎物。

  林墨当先站着,到底是从他们这里得过好处,抬手拦住跃跃欲试的众家主,皱眉对顾清临道:“这位道友,我看你眸正神清,该是自幼修炼仙门道法的正派子弟,如何与这魔修混在一起,平白误了自己的性命!”

  这只是再平常不过的劝说之言,可听在被顾清临庇护在身后的秦燊耳中,却字字锥心。

  说得一点没错……九歌,顾清临,前世不就这么为他枉送了性命。

  顾清临凌空而立,怀抱青翠的箜篌,修长玉润的手指搭在琴弦上,嗓音清朗,宛若玉石相击。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