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修仙 > 嫁给反派王爷后(美食)

嫁给反派王爷后(美食)花惜言-著

主角:虞晚晚江泠
虞晚晚江泠是小说《嫁给反派王爷后(美食)》的主角,由花惜言倾心创作,《嫁给反派王爷后(美食)》全文简介:超级美食红人虞晚晚穿越成了骄蛮无脑的侯府大小姐,又遭人设计,被赐婚做了平北王江泠的准王妃,江泠是..
状态:完结时间:2021-01-10 10:51:2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虞晚晚江泠是小说《嫁给反派王爷后(美食)》的主角,由花惜言倾心创作,《嫁给反派王爷后(美食)》全文简介:超级美食红人虞晚晚穿越成了骄蛮无脑的侯府大小姐,又遭人设计,被赐婚做了平北王江泠的准王妃,江泠是凶名远播,婚事轰动京城,一干人幸灾乐祸,一干人吃瓜看戏,都等着瞧这鼎鼎有名的草包美人落入阎王殿,洞房夜,江泠正欲拿出写好的和离书,本以为会嫌恶、厌怕的新嫁娘,竟自行掀开了红盖头。

《嫁给反派王爷后(美食)》 虞晚晚江泠小说精彩阅读

  江泠根本没说话,只撩眼皮看了一眼押着这个太监的士兵。

  士兵掏出腰刀,众人就听噗的一声,鲜血迸出,人头落地。

  这一下,把谭嬷嬷这些人吓得,有的眼皮一番,直接晕了过去,有的抖如筛糠,瘫坐在地,有的裤、裆下就冒出了热腾腾的水汽。

  没人再敢说话了,一个个像烂泥似的,被士兵们拖走了。

  江泠又扫了一眼田嫂子和小邓子等人,他身后的吉福大声道:“都起来,到前堂去。”

  这些人才站起身,向江泠行了个军礼,排着队,整齐无声的退出了院子。

  院子里就剩下树上的虞晚晚了,江泠瞅都没往树上瞅一下。

  虞晚晚觉得有些尴尬了。

  她蹲在树枝上,既不好与江泠见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吉福仰头解了她的困:“娘娘,您稍等下,奴才去找个梯、子来。”

  虞晚晚忙感激的笑笑:“麻烦吉公公了。”

  可是她一说话,分神间,脚底一滑,便摔下了树。

  桂花树没有矮的,这棵更是有了年头,虞晚晚蹲的枝桠就能有两层楼高。

  虞晚晚不由得一闭眼睛,完了,这一下肯定摔惨了。

  但预想的疼痛没有到来,她落到了一个坚实怀抱里。

  虞晚晚蓦地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江泠。

  他刚才不是往院门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而且离得一丈远呢,他怎么接到她的?

  江泠抱住虞晚晚,第一个念头竟是,她不是很会做饭、很会吃吗?如何还会这么轻,抱在怀里软软的一小团。

  吉福看到虞晚晚摔下树时,忙冲过来,想趴在地上当个肉垫。可是身旁衣袂一闪,王爷竟回身一个健步跨过来,抢在他前面抬手接住了王妃。

  桂花树落英缤纷,黄色的花瓣纷纷飘起,似蝴蝶般缠绵飞绕着树下四目相对的两个人。

美丽的金光流过绿叶,男人又高又帅,女人又软又亮,美就像一幅画。

吉夫忙着屏住呼吸,不敢打扰这宁静甜蜜的景象。

但想想看,国王从家里的黑卫兵那里接过信鸽,就把他的亲兵从大军中带走了,一路走到马跟前,回到家里只花了一个小时,嘴角就露出来了。

吉夫虽然知道有兴趣,但还是有那一眨眼的,江泠和余深夜听着头顶上的喵喵叫,两个人一起看了看,看见老虎头站在树枝上,眼睛瞪着他们,好像在想,那两个人抱着什么,在做什么?

江泠很惊讶地意识到,他似乎握得太晚了,而且他已经拿了很长时间了。

不,不是他,她不会被他抱着的。

公主被欺负,像猴子一样躲在树上。既然他回来了,她就不想尽快回到田里去了。她还在这里做什么?

江泠的胳膊松开了,想把玉扔到深夜,但看着她的小脸黄了,头发散乱的样子,终于卸下了力气。

余后脚轻轻地落在地上,只想给江泠送礼物,看他已经转身大步走出了院子的门。

夫人,奴隶会带你回你的房间的。吉福留下恭敬地说。

余晚上回到他的院子里,两只春桃立刻哭了起来。小姐,你还好吗?

我很好。别哭了。警长怎么样了?

警长喝了药就睡着了。

余进了房间,摸摸蒋友安的头,没有发烧,只是放开了心。

女士,回你的房间休息吧。我在这里。夏,他仍然害怕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长女照顾了这个小县城一夜,差一点就被带走了。她应该休息一下,并尽快感到震惊。

不,你们两个给我穿上衣服!

穿好了吗?夏他不明白,可是春天的桃子突然激动地拉起了她的袖子。

傻啊,王爷回来了,大姐已经这么委屈了,当然,我得找王主人来替她下决心。

你得打扮一下

  春桃一边梳头,一边愤愤的道:“娘娘,这事儿肯定与蒹葭和白露脱不开关系。

  您就是太善良了,这两个仗着是王府老人,每日只给您请安一次,什么活都不干,只有王爷来了,她们才颠颠的跑过来献殷勤。今日还弄出告密的事情来,娘娘你千万不能饶了她们。”

  “对呀!她们俩身份不高,架子倒挺大,眼睛都长在脑瓜顶上了,还和奴婢们说什么,王爷喜洁,让奴婢等一天屋子里收拾三次灰,院子里水洗一次。否则王爷就会嫌弃。”夏荷接口道。

  虞晚晚知道春桃、夏荷心里早就对蒹葭两个不满了,这是撺掇自己借此事给她们出气。

  不过春桃倒说对一件事,小郡主晚上生病,谭嬷嬷她们第二天一早就过来。这要是没人给她们通风报信,她们哪能来得这么快。

  哼哼,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她是善良的过了头。

  不、更确切的说是她糊涂了。

  她忘记了她原是从哪里来的,她把自己活成了攀附着江泠这棵大树的菟丝花。

  今日江泠是及时赶回来救了她,但以后呢,再出类似的事情,她会有今天的运气吗?

  又或者江泠犯了糊涂,或者厌弃了她呢,那她该如何自处。

  今日的事,便是一记重重的警钟,她决不能把自已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

  等虞晚晚光华璀璨的出了院子,所有看见她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这位王妃自嫁进王府,基本不出门,也不接管府内庶务,只在自己院子弄吃的,活得就像透明人。

  可如今看她光艳无双的通身气派,也只有这等人物,才配得上自家王爷。

  平北王府是按照皇室规制,中轴对称而建,向东西两侧展开的。

  布局上分为正殿、中庭、后寝院。

  正殿是江泠公务所用,东西两侧配有审理所、奉祠所、良医所、长史司等办公区域。

  中庭十二间,是江泠自己的院子及家庙。

  后寝院是女眷居住的地方。

  外书房内,后寝院的暗卫将今早发生的事情详细禀过江泠:“属下见王妃娘娘孤身跑出院子,恐生意外,便把娘娘安置在树上,然后王爷发了信鸽。”

  江泠淡淡吩咐:“以后可酌情,直接现身。”

  暗卫心中一惊,暗卫的职责就是暗中保护,不能露脸。但没想到王爷如此看重王妃,竟撇了规矩。今日的事,也算他处理得当,否则王爷必会罚他。

  吉福进了屋:“王爷,一切查清楚了,王妃娘娘已经去了正殿。”

  虞晚晚是第一次从后寝院来正殿。

  皇家规矩,后宅女子不许干预政务,不允许来正殿的。

  但她传话要见江泠,江泠让她来,那她就不客气的来。

  江泠坐在正殿蛟龙椅上,望向开着的大殿门口。

  殿外,虞晚晚头戴丹凤八宝金丝冠,身穿大红凤纹宫袍。

  正午,烈阳灼灼,她从一片灿灿的光影中走来,一步一步,步步生莲。

  江泠第一次意识到他这个小王妃长得很美,怪不得外面的人都称她为草包美人。

  但经这些日子,在他看,她绝不是草包,但脑子也少了根弦,要不怎么能让人算计了。

  好在,还有几分胆色和聪明劲,没有被谭嬷嬷这些人吓倒。

  她这次若真的乖乖的一点都不反抗就被人带走,那她也真的不配做他江泠的平北王妃。

  虞晚晚进了大殿,吉福把她引到江泠旁边的银凤椅上。

  待虞晚晚坐好,吉福冲着殿外高声道:“把人带上来……”

  随着吉福的声音,一列亲兵押着一群人跪在了大殿的门口。又拎了两个进了大殿。

  “下官(奴婢),叩见王爷、王妃娘娘。”

  虞晚晚看其中一个正是谭嬷嬷,不过现在的她可没有了今早趾高气扬的模样了,是面色灰败的缩着身子。

  另外一个是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

  虞晚晚觉得江泠能带兵打仗,并且总打胜仗,在某些方面其实是深谙人心的。

  就像现在,他凶名在外,又冷着脸一言不发,跪着的人根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就会越来越害怕,以致心理完全崩溃。

  隔了片刻,江泠仍未说话。

  吉福开了口,但却是对虞晚晚道:“娘娘,这位是宗正寺尹李大人,娘娘不是想知道,李大人为什么要派人抓您吗?咱们王府便把他请来了。”

嫁给反派王爷后(美食)  虞晚晚,江泠

  虞晚晚心里给吉福点了个赞,到底是内务总管,说话水平就是高。

  虞晚晚当然得接下句:“对呀,本宫倒要问问李大人,为什么啊?”

  李大人以头抢地:“回娘娘,是谭嬷嬷拿了长公主令牌说是王府有人对小郡主不利,下官才派的人,下官若是知道他们惊扰的是娘娘,就是打死下官,下官也不敢。”说完连连磕头。

  大殿内铺得是坚硬的汉白玉地面,砰砰几声后,李大人的额头就青肿起来。

  但直磕到五十个时,吉福才喊了停:“李大人,不必再磕了,您说的也是一面之词,杂家也得再查问查问。”

  又有士兵把宗正寺来的五个太监押上来。

  。

  这五个想着刚才身旁人被砍头的惨样,哪敢说假话,不用问,就一五一十会交代了。

  宗正寺尹的确没有下令抓王妃,是他们在来的路上,谭嬷嬷说王爷不喜王妃,想用这个法子让王妃下堂,又许以他们重金。

  他们也听说过有关王妃传言,又想着谭嬷嬷是长公主府的,长公主又是王爷的亲娘,应该不能作假。

  但最主要还是被财帛迷了心窍,才铤而走险。

  谭嬷嬷跪在旁边,身子抖得就像秋风里的落叶,脸青红交加,心下一片冰凉,满是后悔、绝望。

  长公主因不喜江泠的这门亲事,大婚时没有从五台山回来,而是传给她一块令牌,让她可以先做后奏,便宜行事。

  她本没想用这块牌子,但没想到虞晚晚竟忽然与康宁郡主交好了,还撺掇小郡主不听她们的话,又替小郡主出头,打了韩嬷嬷。

  任谁都知道长公主不喜小郡主,虞晚晚这么做不就是在打长公主的脸吗?

  她一个名声极差的三等侯爵家的女儿若不是被皇后赐婚,怎么能高攀上平北王。

  她敢这样与长公主作对,说不定就是皇后的意思。

  涉及到皇后与长公主的之间的事情,那就不是家事了。

  而她作为长公主的心腹嬷嬷,就一定得按长公主的想法,给虞晚晚些厉害瞧。

  再则她还听说虞晚晚不顾王妃体面,竟甘当厨娘,给下人做饭,惹恼了王爷。

  成婚这么长时间,王爷基本上没在府里待着,一共才与她同房一次,自此看王爷也是极不满意她的。

  另外还有韩嬷嬷在旁添油加醋,煽风点火,此刻又传来小郡主在虞晚晚院子里中毒的事,江泠也正好不在府里,如此送上门来的天时地利人和,她便设了这个局。

  谭嬷嬷此刻看殿上的两个人,恨不得挖了自己的眼,她真是猪油蒙了心。

  以江泠的性格,今日能赶回来救虞晚晚,允许她坐在他的身侧。

  这哪里是不喜欢,这分明喜欢得紧呢。

  她今日办砸了事情,惹恼了江泠,长公主也不会轻饶她。

  看来,今天就是她的死期了。

  谭嬷嬷一个头磕在了地上:“王爷,一切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胡乱揣测长公主的心意,做下这等以下犯上的罪责,奴婢愿以死谢罪!”

  虞晚晚就听身边的江泠呲了一声,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如此直白的表示他的态度。

  但江泠没有理睬谭嬷嬷,而是对宗正寺尹道:“李大人,不管有什么理由,本王看此事,你仍难逃御下不严、昏聩失察之责。”

  李大人五体投地:“王爷说得极是,下官认罪,就此致仕解官,以明心志。”说着就摘下了头上的乌纱帽。

  虞晚晚心中感慨:江泠真是实权王爷,宗正寺尹好歹也是五品官,见到他连反抗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辞官了。

  江泠淡淡道:“李大人辞不辞官,本王管不着,这事你得去找皇上。

  但本王这里有一件事,谭嬷嬷本为长公主府中之人,却带人来平北王府抓人抄家,此等胆大妄为、目无国法之人本王必要交于官府严惩,现在正好你在,你就把人带回去吧。”

  江泠此话一出,宗正寺尹心中大喜,平北王这是放过他了,他的官算保住了。

  他忙道:“王爷放心,下官必当秉公处置。”

  谭嬷嬷和几个太监却是魂飞魄散,宗正寺那种腌渍地方,折磨人的手段不知有多少,进去后就是生不如死,更何况他们还因此事彻底得罪了寺尹。

  虞晚晚则有些奇怪,按道理江泠其实应该把谭嬷嬷先交给长公主处置的,他这么做不怕长公主生气吗?

  宗正寺尹押着谭嬷嬷一干人走了,但事情还没有完。

  江泠冲着殿外跪着的人:“今早,是谁碰的王妃?按王妃所说,砍了胳膊。”

  虞晚晚不禁看了江泠一眼,这么短时间,他连她当时说过的话都知道了。

  就有军士直接抓了韩嬷嬷到了殿外的广场。如今广场上王府的下人全到了,都规规矩矩的站着,人虽多,却没有一丝嘈杂声音。

  军士手起刀落,就听韩嬷嬷一声惨叫,断臂飞起。

  “是谁向长公主府通风报信的,又是谁开了王府侧门和后寝院的角门?”

  虞晚晚这才知道原来谭嬷嬷一行是收买王府的人,偷着进来的。

  殿下一片死寂,等了一瞬,军士上前揪人。

  虞晚晚一看,里面便有内院的大丫鬟白露和几名小丫鬟与婆子。

  白露直到被拖出去的时候,心中还是不敢相信。

  她和蒹葭,还有后寝院的丫鬟都是长公主派来伺候王爷的。

  长公主的意思她们都明白,各个都想着能做上王爷的通房,便是她们的福气了。

  奈何王爷不近女色,身边就是吉福带着几个小太监伺候,根本不让她们近身。

  她们想了各种的办法,都没有用。

  好在王爷对所有的年轻女子都这样,无论多么绝色的,还是地位多高的,都是不假以颜色的。

  可没成想王爷竟被赐婚娶了个声名不佳的草包王妃,她作为大丫鬟都觉得是委屈了王爷。

  就想着用小郡主中毒一事,借长公主的势,惩戒下这个无足轻重的王妃。

  可她怎么就落到这样境地了。

  吉福大声道:“白露等背主行事,心思歹毒,按府规每人五十杖罚。”

  虞晚晚就见这些人,被人堵了口,分别按到了长条凳上,凳旁的壮汉们举起了手中的仗棍。

  广场鸦雀无声,这种瘆人的安静,更加放大了仗棍打在人身上的砰砰闷响声。

  开始白露还呜咽求饶,但只两棍下去,就没了声音,昏死过去。

  “王爷、娘娘,奴婢作为王府内院的统管大丫鬟,今日失职,请王爷与娘娘处罚。”

  虞晚晚没想到今天第一个自己站出来领罚的竟是蒹葭,这倒是个聪明的。

  吉福看了一眼江泠,才道:“蒹葭,按府规,降为三等丫鬟,罚薪半年,另今日在广场罚跪半日了,以示效尤。”

  蒹葭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处罚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

  自王爷十二岁从北胡回来,开了王府,她就被长公主殿下派来伺候王爷,到现在已经了九年。

  九年间,后院的丫鬟来来去去的换了一茬又一茬。

  王爷是个嫌麻烦的人,所以丫鬟们是换人不换名的。

  她,蒹葭,一直都在,而白露这个名字已经换了四个人了。

  现在这个白露是两年前来的,人长得比前三个俏丽,心气也前三个更高,那点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可惜,王爷从没正眼瞧过她。没想到她竟胆大包天的做出这种事来。

  而她自己幸亏在几年前,有刺客行刺王爷时,知道了院子里是有暗卫守着的。

  白露干得这点事,人家暗卫都会看到。

  她才没跟着这些人胡闹,还规劝了谭嬷嬷和白露两句。

  王爷也肯定是因为她的规劝的话,才饶了她这一次。

  然后又有王府的侍卫长,管事等等出来领失察、失职的处罪。

  虞晚晚跟着江泠站起身,来到了正殿的长廊下。

  白玉台阶下,正在行刑。

  虞晚晚看着眼前场景,虽与她接受的教育和三观是背驰的,但她并没有圣母心,也不同情,作为被陷害的一方,若不是今日她得了侥幸,现在可能就在宗正寺受着这些了。

  而且她也明白江泠为何这样做。

  因为这一切不仅仅是惩罚,更是一种震慑!

  在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忘义背主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虞晚晚忍不住看了一眼江泠,他只静静的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座有着巨大气场和威严的神祇,让人肃然生畏。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