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系统 > 蜜罐里的娇美人

蜜罐里的娇美人寒木枝-著

主角:林灼灼卢剑
《蜜罐里的娇美人》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林灼灼卢剑,是由寒木枝创作的系统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林灼灼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娇美人,却在婚嫁上栽了大跟头,太子的白月光是她堂姐,娶她只是为了堂姐有朝..
状态:连载时间:2020-12-08 10:49:5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蜜罐里的娇美人》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林灼灼卢剑,是由寒木枝创作的系统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林灼灼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娇美人,却在婚嫁上栽了大跟头,太子的白月光是她堂姐,娶她只是为了堂姐有朝一日能顺理成章嫁过去当媵妾,太子痴情不渝啊,三年后,终于以林灼灼不孕为借口,欢欢喜喜纳了堂姐,从此出双入对,一睁眼,林灼灼回到了未嫁之时。

《蜜罐里的娇美人》 林灼灼卢剑小说精彩阅读

  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他们忍不住微微探出脑袋,偷窥。

  只见搂了人,一路冲过去后,马速渐渐放慢下来……

  林灼灼吓得魂都快飞了,身子在空中坠下又腾起,那种不知要摔落软软的草地,还是碰上粗壮的大树,亦或是一头撞向尖锐的石子,未知的命运,令林灼灼内心饱受煎熬和刺激。

  终于,从空中落到了实处,一头扑上了“铜墙铁壁”。

  林灼灼本能地,双手紧紧箍住,如溺水之人遇上浮木。

  双眸紧闭,往死里箍。

  良久,良久。

  恢复了点安全感,林灼灼脑子才终于清醒了点,这时,也终于察觉到了点不对劲……

  手中抱着的东西,额头磕着的东西,虽然硬如铜墙铁壁,但似乎很暖。

  像人的身体,暖暖的,还有热传过来。

  一惊,林灼灼连忙睁开双眼,低着头的她,最先入目的是一件男款的白色衣袍。

  她的脸蛋,全贴在这个男子胸前的衣襟上。

  意识到这一点,连对方是谁,长相如何都没看,出于本能,林灼灼慌忙一推,猛地将白衣男子推开。

  自然,白衣男子岿然不动,稳坐马背。

  那推力就如反弹回来似的,反弹到林灼灼身上,她一个没稳住,猛地后仰……

  跌下了马背。

  “啊……”林灼灼一声呼痛,屁股先着地,仰摔在草地上。后脑勺也有点磕着了。

  “嗤!”白衣男子讥诮出声。

  林灼灼忍住痛,循声望去,躺在草地上微微抬头,下一刻,对上了一张陌生的俊美男子脸。

  春日明媚的阳光下,陌生男子面庞白皙,似美玉。

  上头汪着一双潋滟桃花眼,这款眼型最是多情,无意撞了进去,人家原本对你无情,你也能品出三分柔情来,勾人那种。

  不过,此刻,那双本该多情的桃花眼里,林灼灼竟察觉到一丝,讥诮。

  哪怕一闪而过。

  稍纵即逝。

  林灼灼依旧一愣,仰躺在草地上,久久凝视对方。

  卢剑高坐马背上,居高临下扫过狼狈跌落的林灼灼,再次一“嗤”。

  随后,一夹马腹,奔走了。

  再不看林灼灼一眼。

  ~

  大树后偷窥的徐常笑和方濯濯,全都一副没眼看的神情。

  可怜啊,他们剑哥,好心救下林灼灼。

  却被林灼灼再次当面打脸,宁愿摔下马背,都不肯在剑哥马背上坐上片刻啊。

  这打脸打得“啪啪啪”哟。

  “剑哥脸,真疼。”徐常笑龇着牙,摸脸道。

  “幸亏咱们哥俩聪明,猫得快,要不被剑哥发现……糗事又被咱俩偷窥去了,还不得眼神那啥了我们……”方濯濯做了“杀”的动作。

  徐常笑点头如捣蒜,搭着方濯濯肩头,一副难兄难弟,劫后余生的神情。

  “今儿个,剑哥心情不好,咱哥俩先撤,有事明儿个再回禀?”方濯濯小声道。

  “我也这么觉得。”

  说罢,徐常笑和方濯濯,蹑手蹑脚寻了条不惊动人的小道,摸下山。

  却不想,两人刚不再蹑手蹑脚,悄咪咪走路,改为大踏步向前迈。

  前方林子突然拐出一匹高头枣红色大马,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马背上,坐着的,居然是一袭白衣的四皇子卢剑。

  两人脚步一顿,忙腆着脸,上前笑:“剑哥!”

  “该禀报的事,禀报了吗?”卢剑高坐马背,视线居高临下,一一扫过他俩。

  这一眼扫的,徐常笑和方濯濯莫名胆寒。

  方濯濯忙上前道:“剑哥,刚刚得到消息,东南沿海倭寇严重,民不聊生。太子一党,有意向推选,镇国大将军前去镇压。”

  镇国大将军?

  林灼灼之父?

  卢剑眯了眯眼,一嗤:“亏太子一党想得出来,镇国大将军,西北战场刚大捷,还未凯旋归京呢,他们就忙不迭地又给人安排上新活了。怎的,太子一党是没人了么?逮着一头雄师,就可劲儿使?”

  “太子一党,可不是没人么,前阵子,他们的常胜将军,骠骑大将军摔了头,瘫了。”徐常笑,回忆道。

  卢剑眯眯眼,一嗤:“没人了,好办得很,那就力荐太子亲自挂帅,前往沿海走一遭。”

  徐常笑和方濯濯纷纷一愣,太子亲自挂帅?就太子那副养尊处优的小白脸模样,也能带兵打仗?

  怕是太子自个都得被活捉了,给倭寇当俘虏。

  要让太子愿意去,这个难度有点大啊?

  但两人凝视了眼马背上的剑哥,立马懂了,剑哥是谁啊,崇德帝最宠溺的皇子,有剑哥在,不过是皇帝耳边吹吹风的问题。

  崇德帝下了旨,哪还用管太子愿意不愿意。

  这事儿商议完毕,轮到徐常笑上前禀报道:“苏炎和林二姑娘的亲事,也办妥了。林二姑娘……自打剑哥离开后,便一直安安稳稳睡着,没能返回定亲现场,破坏定亲。我一直守着她呢,直到……苏炎寻了来,我才赶紧撤。”

  卢剑点点头:“差事办得不错。”

  徐常笑和方濯濯被夸了,心下一松,觉得今儿个安全了,不会被林灼灼所连累。

  却不料,下一刻,卢剑又扫眼他俩道:“可你俩禀报不及时,居然还想拖到明日再报,办事太拖沓了!”

  徐常笑:……

  方濯濯:……

  剑哥,这不是您又被林灼灼那姑娘打脸了,咱们不敢去您跟前讨嫌么。

  卢剑看也不看他俩,嘴里飘出一句:“自行领罚,一千个蛙跳。”

  说罢,卢剑一袭白衣,乘坐枣红大马,绝尘而去。

  只留下徐常笑、方濯濯两个难兄难弟,一脸苦逼地,蹲地、双手抱头,“一、二、三、四……”开始蛙跳。

  两人一边跳,一边对视叹气:“就知道被林灼灼惹了,剑哥心情准不好,这不,又殃及无辜了吧。”

  “唉。”

蜜罐里的娇美人  林灼灼,卢剑

  “早知道,再溜快点,不被剑哥逮住就好了。”

  “论命苦,还是咱哥俩命苦哇!”

  第11章

  【上一章末尾,增添了2500字,还没去看的小仙女,记得去看哟,好多男女主互动】

  白衣男子丢下一“嗤”,绝尘而去,出了桃林。  

  独留林灼灼一人,跌在草地上,保持仰躺的姿势。

  林灼灼愣愣的,直到白衣男子彻底消失在桃林外,背影不见了,还回不过神来。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当面一“嗤”呢。

  林灼灼有点懵,她一个十三岁的大姑娘,骤然发觉自己抱着个陌生男人,她哪能不惊慌?慌乱失措下,猛地一推,导致不慎跌落马背。

  从逻辑上来说,她的行为很正常啊。

  为何那白衣男子要对她闪出一丝讥诮?

  好似她先前得罪过他,如今,又怎么了他,再次把他给得罪了似的。

  真真莫名其妙。

突然,林森森想起她以前见过这个穿白衣的男人。

今天坐马车来宝华寺的路上遇到的那个白衣男子就是他。同样的衣袍,同样的美,看一眼就忘不了的她不会看错。

此时,白衣男子正在教麻雀们拉屎。这时她正趴在窗户上,不料与坐在树上的他四目相对。

眼神交集的一刹那,林作作的感觉清晰。白衣男子与自己擦肩而过时,眼神中流露出诧异的神情。

现在想来,当时白衣男子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诧异,还带着一丝嘲讽似的调侃。

两件事一合在一起,林火灼迅速得出结论:这个男人真的真的是个怪胎!

“是不是很奇怪?第一次见面,哪有面对这么小姑娘的。”

咕哝着,林想翻身站起来。

“哎呀”一声,突然喊了起来。一扭动身体,屁股就疼得厉害。这才想起她刚刚从高高的马背上摔下来。全身上下的臀部最疼,好像是臀部先着地。

我该怎么办?稍微一动,就像屁屁在绽放,疼得要命。

除了臀部,腿似乎也被擦伤了。

举目四顾,先送她过去的那匹大黑马也不见踪影,桃林里似乎只有她一个,想找人帮忙也没人能找到,孤单无助。

没人帮忙,只能自立。

林子一只手撑着地,慢慢地爬起来,找了一根树枝,当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出桃林。从桃林回宝华寺禅院,采集马少说也要两分钟。这样一瘸一拐地走,恐怕要等到天黑才能回去。

森林非常生气和痛苦。早知道这世道会变,竹林没了,竹屋也没了,她要不是白跑了这一步,也不会到这么可怜的地步。

正拄着树枝一瘸一拐地走着,忽然从前面的树林里走来一个披着小竹篮的女孩,看她的打扮,穿着粗布衣服,头上系着头巾,像是附近村子里的小丫头。十来岁的样子。

林仙霞顿时高兴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挥手致意。

幸好那个女孩也很热情,瞥见林爵腿脚不便,主动迎了上来,问:“小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摔倒了吗?”

林阳光国手尴尬了,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嗯,刚才骑马太快了,从马背上摔下来了。”

“喂,看你这样子,摔得不轻,看我身上真有药。”说着,小姑娘就在篮子里翻了两下,又真的拿出一瓶瘀伤药递给林华作。“我出去拿了,你拿去用。”

  若林灼灼心细点,会察觉这药瓶有些贵重,压根不是普通村姑用得起的。

  但眼下的林灼灼,正落难等待救济,确实观察不了那么多,屁股和腿又疼得紧,急需上药。见小姑娘为人很热情,也就没想那么多,腼腆地接了过来。

  小姑娘是真的很热情,还主动给林灼灼站到路口去把风。

  林灼灼起先还有点扭捏,毕竟姑娘家伤在那种地方,要脱下裤子才能抹药的,怎么可能没有警惕心?

  但这渺无人烟的山头,除了信任这个小姑娘,也别无办法。

  最后,林灼灼寻了个稍稍隐蔽的树丛,一咬牙,退下裤子,火速把药给上了。

  幸好从马背跌下来时,马匹已经彻底停住,林灼灼擦伤不算严重。药粉一敷,疼自然是疼,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提上裤子,拾掇好裙子,林灼灼红着脸走出树丛。

  那个小姑娘正在把风呢,见林灼灼出来了,瞅了瞅林灼灼的走姿,笑着宽慰道:“这药效果很好的,我哥哥每回破了皮都用它,两天伤口就愈合了。”

  林灼灼要将药瓶还给小姑娘,小姑娘却摆着手道:“送你了,今晚你还得再上药呢。”

  林灼灼哪里肯这样占人便宜,连忙推辞,可小姑娘委实太过热情,推辞不过,最后,林灼灼只得将药揣进了自己怀里,琢磨着等会回馈小姑娘一点什么。

  “那是我家哥哥的骡车,今儿个我们兄妹上山来砍柴。恰好就遇上你了,算是有缘。哎,你住哪?坐上骡车送你一程吧。”小姑娘搀扶着林灼灼往桃林外走,指着不远处的骡车道。

  听到这话,林灼灼心头一喜,她正腿脚不便,走不动路。

  到了骡车前,林灼灼也不推辞,只在怀里掏了掏,想掏出点值钱的东西当路费,可怀里偏偏空空如也。

  最后,灵机一动,林灼灼摘下耳朵上那对红珊瑚耳坠,交到小姑娘手上:“这个你收着,就当做是我的路费,你要是不收,我就不好意思坐你们的车了。”

  小姑娘本不愿要,听到这话,也就勉强收下了。

  大概是东西太贵重了,村里出来的小姑娘,从没见过这么昂贵的首饰,忙从怀里掏出白帕子,小心翼翼地包好,揣进怀里。

  然后对林灼灼腼腆一笑:“这个包回去交给娘收着。”

  说完,小姑娘搀扶林灼灼上了骡车。

  小姑娘的哥哥,也是个憨厚的小伙子,听了妹妹的一番解释后,二话不说就赶起了骡车,朝宝华寺的方向跑去。

  林灼灼觉得自个真的是太幸运了,遇上了这样热情的一对兄妹,坐在骡车上,还与小姑娘聊上了,聊着村里的趣事,一路眉开眼笑下了坡。

  林灼灼朝前走了,她若是回回头,便能看见,一道白衣男子骑在马背上,一动不动地立在远远的山坡上,目送她离去。

  “四皇子,您放心,奴才找的这对兄妹可靠得很,绝对会安全的,将林姑娘送回去。”一个小厮来到四皇子卢剑身边,垂首回禀道。

  卢剑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策马缓缓离开。

  离开前,冷冷丢下句:“那对红珊瑚耳坠,给我拿回来。”

  ~

  宝华寺后山下,一个废弃的陷阱里,一个美貌的姑娘困在里头。

  不过美貌的姑娘,双眸闭着,似乎睡着了,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尽管如此,睡梦中的姑娘,面颊上犹带着一丝恐惧,像是昏睡前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不……”

  姑娘忽然摇着头,惊慌的喊着什么。

  “不!”

  随着一声惊慌的嘶吼,姑娘醒了过来,立马抱膝坐起,恐惧的环顾四周,再抬头,这才发现自己坠落一个陷阱,捕猎的那种,很深。

  深到凭她自己的力量,绝对爬不上去。

  但她并不害怕爬不上去,甚至压根就没想爬上去,她没忘记洞口外那群狼。

  念及那群狼,林真真浑身再次颤抖。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