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耽美 > 羽蛇著作小说《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最新章节目录

羽蛇著作小说《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最新章节目录

2020-11-20 16:55:11 作者:羽蛇 

《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是羽蛇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曲沉舟柳重明。精彩章节阅览:一入深宫,万事不由己,曲沉舟只一句话,便害得柳世子家破人亡,其中缘由,只因..

《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 小说介绍

《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是羽蛇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曲沉舟柳重明。精彩章节阅览:一入深宫,万事不由己,曲沉舟只一句话,便害得柳世子家破人亡,其中缘由,只因他是皇帝手中剑,而世子则为皇帝眼中钉,可话总归是曲沉舟亲口所说,世子叛逃后发誓,有朝一日必然将他挫骨扬灰,他便为了这话,在京中等了世子多年。

羽蛇著作小说《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最新章节目录

  柳重明自己也做生意,知道这种事不可能没有记录,只是的确不会轻易示人。

  “反正改天我再帮你去看看。”

  “听说挂牌第一年风头最盛,结果杜权还没来得及给他涨价,他就跑了,被打得大半个月没下床。”

  原来是惯犯,柳重明有些烦恼,甚至还能体会杜权火冒三丈的心情。

  “后来他又跑了几次,卜卦走空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满大街都是半仙算命的,也不少他一个,就没什么人过去,去年就摘了牌子了。”

  柳重明沉默顷刻,问:“走空是什么意思?”

  “没人约卦,卜不出结果,还有就是他被打得起不来床。”

  虽然他也曾对白石磊的问题答得振振有词,但还是脱口而出问道:“怎么会这么苛刻,那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你想啊,他卖的可是死契,爹娘都没打算让他回去,那还不是生死都由主家?而且就是因为那么小,除了打还有什么吓得住他的?”

  “打了这么多次,不是也不管用?”

  “管用。据说最近几年已经不跑了,所有人都已经放松了戒备。不知道为什么,几个月前冷不丁地又想起来这回事。”

  柳重明知道,就是自己在街上看到的那一次,他也问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打潘赫,为什么突然逃走。

  得到的答案却让人啼笑皆非——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真真假假,扑朔迷离的回答和举止,让他彻底陷在牛角尖里,找不到出路。

  “那他在奇晟楼的这段时间里,都会去哪里,跟什么人接触的多?”

  “他连门都出不了,还能去哪儿,顶多在杜权名下的三座楼里走动,还得有人带着。大部分时间都圈在后院,给厨房帮工。谁都说他闷得很,不爱说话,也不跟什么人接触。”

  柳重明觉得这次自己真是遇到克星了,对方身上疑点重重,有悖常理,却蒸不熟煮不烂,软硬不吃,死不开口。

  他甚至想就此放手,不在这种事上节外生枝。

  方无恙笑眯眯地看着他,像是能看出他的心思一样:“世子爷,你不动用自己手下的人,让我这个野人给你跑一趟,又是因为什么?”

  “我去他老家转的时候,听说有别人也来问过他的事。”迎着柳重明的目光,他也没卖关子:“是江行之的人。”

刘崇明心里一动,就知道这一天不是漫无目的的。江兴问他什么?

那谁知道呢,都是同一个人的事,他什么也问不了,但是……方兴未艾地笑了笑,把手放在怀里,还有一些插曲。儿子真的想知道吗?

刘崇明用几张薄薄的纸看了看他的指尖,冷笑道:方没事,下次你被困在粉红色的坑里,你不想被钓鱼吗?

当你这么老的时候,难道你不想在你老的时候变得优雅吗?方武除了拿出他怀里的东西别无选择。我不好奇为什么小曲兄弟被卖得这么小。

那家人怎么了?这是最常见的事情。

没有。他们的家庭不富不富,也不穷。家里有五个孩子,弟弟是第三个孩子。

刘崇明想了一会儿,如果他不及格的话,他卖的东西通常是把头掐到最后,是最大的还是最小的,很少有人在卖场的中间。

因为他看起来怪怪的?

几乎猜不到。据说,当我出生的时候,它没有什么问题。当我快三岁的时候,我得了重病。在我康复之后,我的眼睛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刘崇明听了他的话,仔细看了看手里的报纸。

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  曲沉舟,柳重明

没有别的变化,但是有一天,他突然说邻居的孩子要淹死在河里,邻居气得要死了。没想到两天后,那孩子真的掉进河里淹死了。

据说当时邻居们还在捣乱门。我们能对这种事做些什么呢?只是当孩子们什么都不说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家里损失一些钱。

后来,他说他的大哥会被石头砸死,说他不会让任何人出去。没人听他的。他的大哥上了山,石头滚了下来。

不但村里的人怕他,连他的父母也怕他。他的长兄出了点事,他在村子里甚至无法容纳他,于是他找到了一个机会,把它卖掉了。

因为牙齿把他炸得遍体鳞伤,杜泉花了三两块银子买了他,否则就没人会买这么小的孩子了。

几页写一个孩子十多年,总是在一个小世界里,没有自由走在街上,甚至不知道是否有一个生活,直到明天。

刘崇明从来不明白奴隶是如何生活的,但想到那对平静而无浪的怪物小学生,心里难免生下一点苦涩。

方看到他沉默,突然意识到:顺便说一句,石艳告诉我,你从来不相信这些鬼神。

这并不是说他不相信,他说,一边听着外面的枷锁声,然后把书页放回网格里。他听得太多了,看起来很奇怪,在他的生活中,他不得不说出很多正确和错误的话。我真该亲眼看看,才会相信它是什么。

花厅外停住了脚步声,有人散开了:世界之子,人们把它带来了。

  得了屋里人的应允,曲沉舟被牵着迈过门槛,在花厅正中跪下。

  在进门抬眼的瞬间,他看到了坐在书案后的柳重明,曾经明晃晃的“天定之人”的卦言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白。

  跟上一世的一样。

  那个时候,他曾天真地以为这大逆不道的卦言消失便是万事大吉,即使皇上问起来,他也可以直言不讳,却没想到真正可怕的卦言在几年后才会出现。

  在柳重明身边的年轻人,是他不认识的,不过两人看似熟稔,数数重明身边没见过的人,他心中也对对方身份有个大概的猜测。

  “这就是小曲哥?”戏谑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扬起脸。

  “重明,我刚刚有没有告诉你,这孩子的娘亲年轻的时候,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美人,我看就算是进了宫也是拿尖的。如今哪怕上了点年纪,看得我心里也是扑通乱跳,真真是明珠蒙尘。”

  那张看似天真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看这轮廓,小曲哥倒真是随了他娘的长相,啧啧,可惜了,杜权也下得去手,这几鞭子打掉多少钱。要不然送去春庆楼接客,保准是棵摇钱树。”

  曲沉舟垂着目光,没有与方无恙对视,也没有半分惊讶,既然重明怀疑他,必然会派人回自己的家乡查探自己的身世。

  在这一点上,他毫不担心。

  他的身世还能有什么?无非是生死由命的下奴而已。

  可恐怕也正是如此,才与现在的他有这样强烈的违和感。

  柳重明的目光凝在他身上,没有去听方无恙的啰嗦,半晌放下茶杯,问道:“还发烧吗?”

  听他这样问起,曲沉舟才隐约想起来,在意识模糊的时候,觉得五脏六腑变得滚烫,可全身却冷得厉害,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考虑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柳重明会及时发现他起了热,还把他带回自己的卧房。

  这种若有似无的温情令他喉间有些哽塞,停了片刻才回答:“不热了,谢过世子爷。”

  “原来不是哑巴,”柳重明轻声一笑:“那还记得我的问题吗?”

  回答他的仍然是沉默。

  “呦,逼供是吗?”虽然对柳重明的事不关心,但这从不妨碍方无恙喜欢在中间插一脚:“这个我可以啊。”

  捏在下巴上的力道消失,一只手抓起拖在地上的铁链,将曲沉舟的双手提过头顶。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