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修仙 > 我能听见你的系统音[伪穿书]

我能听见你的系统音[伪穿书]日日复日日-著

主角:俞乔姬长离
俞乔姬长离是小说《我能听见你的系统音[伪穿书]》的主角,由日日复日日倾心创作,《我能听见你的系统音[伪穿书]》全文简介:俞乔穿成一本虐恋修真文《修仙之上邪》里的恶毒女配,最后被男女主联手弄死,她手拿死亡剧..
状态:连载时间:2020-11-17 11:45: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俞乔姬长离是小说《我能听见你的系统音[伪穿书]》的主角,由日日复日日倾心创作,《我能听见你的系统音[伪穿书]》全文简介:俞乔穿成一本虐恋修真文《修仙之上邪》里的恶毒女配,最后被男女主联手弄死,她手拿死亡剧本,决定先下手为强,抱紧酷帅狂霸拽的反派大腿,先把男女主弄死再说,成功抱上反派魔尊的大腿,成为魔尊的心尖宠后,俞乔一不小心听到魔尊和系统的对话。

《我能听见你的系统音[伪穿书]》 俞乔姬长离小说精彩阅读

  俞乔眼前的画面被暗影挡去,是姬长离垂下的袖摆,微弱光线中,能看到他袖口上绣就的繁复暗纹。

  他抬步往楼上走去。

  袖摆之中龙涎香的气息更浓,姬长离就跟个多动症患者一样,手指反复捏玩着碎片,将她的神识搓来揉去,冰凉的麻意窜遍神识,连身体都起了层层鸡皮疙瘩。

  俞乔能感觉到彤兽的举动,它可能见她抖得厉害,以为是被冷着了,于是更加用力地团住她,俞乔的身体陷在它毛绒绒的肚皮上,快被生生给勒窒息了。

  俞乔弱弱道,带着一点哭腔:“求您别揉了。”

  捏着碎片的手指蓦地一顿。

  系统忍无可忍,怒而从姬长离肩上飞起来,扑到他脸上叫嚣,“听听!她都被你欺负哭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女主!”

  姬长离一把将它拍开,恼怒道:“闭嘴!”

  俞乔:“……”

  【叮——女主好感度下降20%】

  系统:“活该!”

  姬长离:“……”

  好在那手指真的没有再乱捏碎片,俞乔松了口气,老老实实闭上嘴巴,不敢再去招惹他。

  片刻后,从姬长离袖口传来一丝光亮,紧接着视野再次开阔,琼华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俞乔一眼便看见空旷的大厅中间那一朵被莲花光晕包裹的火苗。

  姬长离带着她上了朱雀塔最顶层。

  “那是无暇之魂的魂火。”姬长离说道。

  俞乔愣了愣,无暇之魂她知道,这是魔物的克星,魂火能燃天地魔气。

  楼下那位女主便拥有无暇之魂,最后重建朱雀塔时,是沈依溪燃烧自己的神魂,牺牲自己将姬长离重新封入漭荡深渊内。

  难怪第一次进塔时,倒影里他越靠近这朵魂火,身上的火焰便越烈。

  琼华怔怔地站在魂火前,他身上满溢的血煞戾气似乎也在这柔和的火光中燃烧殆尽,眉宇之间纠缠的黑气也渐渐退去,“师妹。”

他又回到原来的上帝的记忆中,一根骨头,两只袖子清了,慢慢地抚摸着他的袖子,青色的长袍沾满了血,触角沾满了血腥的湿气。

我不知道他在剑下砍了哪一扇门。

琼华的背直弯下来,像一把弯剑,整个人都在发抖。

你不喜欢听钢琴吗?纪昌突然走了。

俞乔听到了声音,季龙离开钟摆,坐在地上,纤细的手掌越过空隙,一支深红的古琴出现在膝盖上,钢琴的身体是深红的,有水似的断线,琴弦是纯黑的,冰冷的光,季龙的手指抚摸着琴弦,黑白相间,一见钟情。

我不.她还没说完,钢琴的声音就升起来了。

俞乔颤抖着,不知道能不能捂住耳朵。她以为自己会听到一首黑社会的音乐。她没想到钢琴会像明培环那样安静而清晰。她是个外行,什么都说不出来。她只能想到一个词。

灵魂的火焰摇曳,琼华在钢琴的声音中颤抖得厉害,几乎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他扭曲和挣扎的精神。

俞乔看到琼华的心从阴影中散开,很像一朵花的形状,书上说,大魔头屠宰场后,灵魂的花朵无处不在,不一样,这是为了耗尽灵魂,把肉当作营养,滋养花朵,是地下的花朵。

俞乔感到心痛。

琼华散开了黑灵的心灵,把他的心灵撒出了花儿,他的眼睛红红的,一步一步地拿着剑。

没过多久,她就听到沈一喜的尖叫声。

琼华熄灭了所有的灵魂之光,外面的莲花也枯萎了,最后把沈一喜和剩余的灵魂从塔顶的烈火中塞进了她的灵魂里。

我能听见你的系统音[伪穿书]  俞乔,姬长离

她的三个灵魂和七个灵魂是完整的,为了容纳残存的灵魂,她必须带走两个灵魂和三个灵魂。画灵魂的过程会让人战战兢兢。俞乔可以看他的脚趾,挖他的脚趾。

沈一喜受尽折磨,迷失了方向,只有布娃娃这个词才能准确地概括出来。

俞乔:.书中的东西太危险了。

你可以在真实的领域里玩耍,她害怕,想回家哼唱。

珍惜月亮是什么感觉?

俞乔大吃一惊,狗说:他怎么能和你比较呢?太远了。妈的,季龙走了,监视她!人们珍惜月亮儿弹钢琴快乐,你弹钢琴就死定了,比不了。

她真搞不懂姬长离的意思。他在生日宴会上和她合作,拿反天平,用她的血制作木偶,破坏泰亨山上的玻璃碎片,帮助她避开琼华的追求,这就像一个活生生的雷锋,乐于帮助别人。

  他故意将她的神识拉进手办体内,让她尝到被一剑贯穿喉咙的滋味,再是一番说教,难道是为了让她吃一堑长一智,记得深刻些?

  深刻是真的很深刻,她恐怕这一辈子都忘不掉。

  俞乔不由得想到她博览过的群书,什么穿成女配后我和反派在一起了,什么穿成炮灰后我攻略了大魔头,还有什么穿书后我成了魔尊大佬的心尖宠,诸如此类,这类题材在某绿色文学网站上风靡一时。

  但凡她稍微恋爱脑一点,就得以为大魔头对她一见钟情,馋上她了。

  俞乔正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一阵猛烈的震动,随着最后一缕残魂被塞入沈依溪体内,无暇魂火彻底熄灭,朱雀塔摇摇欲坠。

  她听到塔门被劈开的巨响,秦无念的喊声隐约从下方传来。

  俞乔震惊,这么快?原著里明明说一个月才能攻破,这才几天啊,朱雀塔也太豆腐渣工程了。

  她抬头看向姬长离,想看看他准备怎么做,结果还没看清他的模样,视野就一阵天旋地转。

  姬长离屈指将琉璃碎片弹向半空,伸出手,一把将琉璃捏得粉碎。

  俞乔的神识从琉璃粉末中飞出,匆忙地扫过周遭。

  视野余光里,俞乔看到飞奔而来的秦无念,看到琼华心口越发鲜红的魂花。

  沈依溪坐在地上,缓缓抬了下头,她的神情木然,只有眼眸里含着一丝悲悯,俞乔碰到她的目光,没来由的,想到寺庙里悲天悯人的佛像。

  “师兄,你错了,你的心魔不是我,”沈依溪……准确地说,应该是她体内还未完全融合的另一半灵魂,“你的心魔是她,你对自己徒弟产生了欲念。”

  琼华真人跪在地上,低泣了一声,心口魂花破体而出,他的神魂被彻底吸食干净,只剩一具行尸走肉。

  到头来,这原来是一个“我以为我还爱着白月光,只把你当替身,但实际上已经不知不觉爱上替身,最后还被白月光抓包”的狗血故事。

  俞乔看得正起劲,目光隔空与姬长离淡漠的视线撞在一起,他的口型像是在说,“好戏看完了。”

  下一刻,俞乔的神识就被人一巴掌抽了回去。

  她身上又热又闷,被勒得喘不过气来。

  俞乔倏地睁开眼睛,眼前还残留着手指朝她抓来的余影,身体本能地在彤兽团得严严实实的肚子上挣扎了下,彤兽立即舒展开身体,扭过脖子回头看她。

  它头上的翎火像一盏小灯,映出俞乔发愣的表情。

  杀千刀的姬长离,竟然抽她巴掌!

  俞乔躺在彤兽身上缓了一阵,她的神识被姬长离困住五天,彤兽一直都团着她不放,就连九尾狐过来,都呜呜威胁着不准她靠近,俞乔感动坏了,抱着彤兽的脑袋撸,“崽崽乖,你真是妈妈的好大儿。”

  彤兽不高兴地发出喷鼻,它只是护食,护食懂不懂?

  俞乔被它灼热的气息喷了一脸,也毫不在意,伸手想要抱住它好好揉揉,却在这时,船身没来由地猛烈一晃,几乎上下颠倒。

  彤兽四肢的铁链哗啦啦响个不停,一人一兽都不受控制地随着船身东倒西撞。

  俞乔并起二指,剑光一山,只听笃一声响,长剑钉入铁链中。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