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言情 >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甜椒最甜-著

主角:陆白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小说是作者甜椒最甜的作品,主角是陆白。主要讲述了:陆白意外绑定快穿系统,再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一本名为《被抱错到豪门的病美人受有三个霸总哥哥》的团宠文里的恶毒男配,系统:你要委屈..
状态:连载时间:2020-11-16 11:01:1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小说是作者甜椒最甜的作品,主角是陆白。主要讲述了:陆白意外绑定快穿系统,再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一本名为《被抱错到豪门的病美人受有三个霸总哥哥》的团宠文里的恶毒男配,系统:你要委屈求全,你要大度隐忍,陆白:去他妈的隐忍大度,陆白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吃过的亏,受过的苦,必将百倍奉还。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 陆白小说精彩阅读

  “锦天哥……是你吗?”

  贺锦天转头,原来他们竟然迎面遇见了陆琼。萧隋站在陆琼面前,明显是要拦住他。可陆琼却很执拗,非要见贺锦天一面不可。

  “锦天哥,我知道你忙,但我有东西想要送给你。”陆琼手里拿着一幅画,小心翼翼的递给贺锦天。

  贺锦天没有接过来的意思。

  陆琼顿时眼圈红了,“锦天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他原本就在病中,这么一委屈,顿时就显得更加可怜。按理说,贺锦天于陆琼不过是世家关系,私下并不熟稔。可在外人看来,陆琼一颗心都落在贺锦天身上,贺锦天未免太过不近人情。

  萧隋最腻歪的就是陆琼这幅样子,过往也没少吃亏。可但是遇见,他依然忍耐不了,开口就要说话。却被抢先了。

  原本被贺锦天护住的陆白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贺锦天身后探出头来。打量了陆琼半晌后,陆白突然笑了,说了一句话,“小阿琼,你画的这是什么呀?”

  陆琼满眼都是贺锦天,仿佛陆白说话,他才看见陆白一样,顿时吓得后退了一步。就这么凑巧,他带来的那副画也落在了地上,包着画布的纸散开,赫然是一副栩栩如生的摩天大楼。

  这个点,医院停车场外已经十分热闹,有不少路过的听见声音都看了一眼,忍不住惊叹道,“我的天,这也太像了!”

  “是啊!画的真好,和真的一样。”

  就连萧隋几个也吓了一跳。陆琼这幅画的完成程度,虽然不至于以假乱真,可就学生水平而言,绝对称得上顶尖。可贺锦天不善画是出名的,陆琼拿这么个东西过来,一但贺锦天交上去,就和告诉别人他找了抢手有什么不同!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这陆琼到底想做什么?在想到陆白抱错的事儿,萧隋对陆琼就更加恶心。

  贺锦天不动声色,可萧隋已经炸了,“你他妈……”

  他顾不上陆琼备受宠爱,上去就想质问。可陆白却再次把他拦住了。 

  “小阿琼是新画了画想要拿来给我们品评吗?”比起萧隋的暴躁,陆白的一阵见血才更加打脸,“如果是临摹,也临摹的太差了些。”

  他根本不给陆琼反驳的时间,捡起地上的画说道,“线条偏硬,颜色却很虚幻。最重要的,你审题就错了。”

  “写实派讲究的是一花一木,所见即所画。所以要求按照风格临摹,那么临摹的就是《摩天大楼》这幅画。你连题目的意思都没懂,画本身也就一文不值。”

  “这有什么区别?”萧隋听不懂。

  陆白指了指贺锦天手里的,“你看一眼就明白了。”

  萧隋把贺锦天手里的画接过来,打开的瞬间也愣住了。

  贺锦天画的也是《摩天大楼》。然而和陆琼那种几乎分毫不差的照搬不同,贺锦天画的,是他看见的书里的摩天大楼。

  整个画面是从贺锦天视角出发,内容是桌上摊开的《现代青年画家作品大赏》,书翻开的那一页,正是作业里要求的《摩天大楼》。

  因为主体是书,而书上的画便要求没有那么仔细。相当精妙的布图,既掩盖了贺锦天糟糕的画画功底,又巧妙地点了题,扣住了写实画法的特点。

  “这是,锦天哥你画的吗?”陆琼完全不敢相信。

  后面闻讯而来找弟弟的陆玕更是直接被惊住了。贺锦天竟然能画了?

  虽然没明着说,可两人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贺锦天会不会找人代笔。

  旁边一个路过的小护士忍不住说了一句,“都画完啦!昨天我看还有一半。”

  贺锦天温和回答,“晚上熬夜画了。”

  这两句对话顿时让陆琼之前的惊讶显得格外微妙。

  陆琼赶紧解释道,“锦天哥,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帮帮你。我真的画了好几天,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可落在他人耳朵里却只让人觉得陆琼这个人莫名其妙。贺锦天不会,陆琼大可教他,帮他代笔,还画的这么花里胡哨,这不是生怕贺锦天不被老师发现吗?

  “什么玩意儿。”萧隋冷笑一声,语气格外不客气。

  陆琼眼圈发红,可半天解释不了。像是被逼到了绝路,看起来格外可怜。

  可贺锦天并不打算给他留面子,直截了当的说道,:“抱歉,我不喜欢这样的弄虚作假。”

  这一句话,看似是在拒绝陆琼,却也像是在暗示陆白和陆琼的身份。

  “贺锦天,你别太过分!”陆玕火气顿时上来。

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  陆白

  可这次挡在贺锦天面前的意外却是陆白,他只说了一句话,却让陆玕和陆琼同时脸色大变。

  陆白:“陆玕,我报警了。”

  “我报警了”这句话一出,瞬间大半个停车场都沉默了下来。

  “只要陆家倒霉,我什么都不怕。”

  陆白从不干委屈的事儿,陆家要一步一步掩埋他存在的痕迹,他偏要在全世界刷满他的名字。

  陆家人自诩风光霁月,他就要一张一张剥下来他们虚伪的假面。

  陆玕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更深的算计。不过攘外必先安内,想必有这么一出,陆玕最近能消停许多。

  至于陆瑜,他应该也品得出来贺老爷子的意思,陆白以后背后是贺家,所以陆家人的手不要在伸到他身上。

  系统只觉得不寒而栗,他问陆白:“你是算计好的吗?从第一次见到贺锦天开始,到让陆玕差点掐死你,都是算计好的吗?”

  陆白轻声笑了:“你猜?”

  系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能干脆沉默。

  可此时陆玕那头,却狼狈至极。他素来在人前都是优雅矜贵,几乎从未有过狼狈的时候。

  可警局不同,不管他是什么身家背景,进来都要按照规矩行事。

  身上所有东西,包括手表都被收缴后,陆玕低垂着眼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他明白,在陆瑜派的律师到来之前,他不能说话。至于陆白的指控,肯定也会因为证据不足最终撤销。

  但他越知道结局,心里就越煎熬,对陆白的恨意也更深一层。

  而此时的陆瑜也因为被陆白摆了一道也气愤。但在此之前,他必须先把陆玕从局子里弄出来。

  陆家顿时乱成了一团。

  然而不管陆家因为他的转变陷入一场什么样的兵荒马乱当中,可陆白在学校的境况却是实打实的解决了。

  他本来就换到了单人宿舍区,贺锦天萧隋他们就住在陆白的楼上。

  算是不打不相识,这帮人最近总是找陆白来玩。

  陆白善画的事儿,他们还不知道。但是他们也已经知道陆白的确会画。并且也真情实感的觉得陆白肯定画的不错。最起码心思一定巧妙。否则又怎么可能仅靠几天就把贺锦天这样的绘画苦手给训练成功。

  这天下课回来,萧隋敲开陆白的门强行拉着陆白聊天,“小陆白,你是没看见今天课上大家的反应。”

  “老师都惊了!”萧隋搂着陆白的肩膀把人往自己怀里带,“哥和你说,要不是老师仔细看了线条,确定的确是锦天画的,他们都以为锦天找了什么人代笔。”

  陆白也不说话,只是转头看这随后进门来贺锦天,含着笑意的眼仿佛在问他,画的这么烂?

  贺锦天无奈的把陆白从萧隋身边拉起来,然后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陆白身上。“晚上叫王姨给你送汤,你有没有喝完?”

  “我盯着他喝了。”萧隋见缝插针。

  贺锦天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心知肚明两人肯定有猫腻。陆白大病初愈本来吃的就不多,贺锦天请了一个老中医给他看诊。大夫说,他亏得太厉害,必须仔细温补。萧隋表面强硬,实际上扛不住陆白撒娇。小孩一个求助的眼神就把他制住了,捏着鼻子帮着陆白喝完药膳也是说不定的。

  “以后我盯着你喝。”两人的沉默肯定了贺锦天的猜测。他干脆利落的做了新决定。

  “对了,陆白周日和我回去去见爷爷,我让他的中医给你再看看。”

  “我真的没事儿。”

  “听我的,明天第一节有大课是不是?今天晚上得早睡。”贺锦天难得强硬。

  陆白盯着他看了会,只能讨价还价,“我晚上还有画没画完,还有作业没有写。请假三天我已经跟不上了。”

  “不能画太晚。经管系的作业吗?发给我看看。哪里跟不上我教你。”

  “学长,你这算不算是礼尚往来?”

  贺锦天看他没心没肺的样子捏了一把陆白的脸颊,语气格外严肃,“叫哥。”

  陆白嘻嘻哈哈的躲开他的魔爪,直到过了好一会,贺锦天和萧隋要走了,他才拉住贺锦天的衣角轻轻地喊了一声,“贺锦天。”

相关资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