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言情 > 灵异片场直播[无限流]

灵异片场直播[无限流]海李-著

主角:傅祈棠宫紫郡
《灵异片场直播[无限流]》小说是海李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傅祈棠宫紫郡。《灵异片场直播[无限流]》精彩呈现:靠脸出道的八线演员傅祈棠上错车了,一趟原本应该开往邻市的普通高铁,莫名其妙变成了穿梭于各个灵异直..
状态:连载时间:2020-11-10 18:20:1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灵异片场直播[无限流]》小说是海李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傅祈棠宫紫郡。《灵异片场直播[无限流]》精彩呈现:靠脸出道的八线演员傅祈棠上错车了,一趟原本应该开往邻市的普通高铁,莫名其妙变成了穿梭于各个灵异直播现场的指定交通工具,旅馆凶宅、古堡怨灵、活死人村……被选中的乘客将被列车带向真实的副本世界里经历恐怖,傅祈棠只好转行变成灵异主播,在各种灵异片中努力求生。

《灵异片场直播[无限流]》 傅祈棠宫紫郡小说精彩阅读

  “还有一个呢?”

  “张源锡死了。”宫紫郡勾起唇,丝毫不掩饰发自内心的愉悦:“而且死得很难看。”

  张源锡的死状完全可以称得上惨烈。

  全身的骨头尽数折断,裸*露在衣服之外的皮肤布满大面积的擦伤,血凝固在伤口处变成一片令人恐惧的暗红色。

  他的肩膀也被强行扭断,了无生气地向两边耷拉着,仿佛蜡烛融化一般,手臂却因此显得格外地长,透出一股诡异的不协调感。

  腰椎骨似乎也断掉了,他的脸明明朝着门口,脚尖的方向却完全相反。

  傅祈棠压下心中的憋闷,仔细看着202里的状况,随后判断出昨晚鬼应该是像拧绳子一样,抓住张源锡的头和脚,用一股完全无法挣脱的巨力将他整个人拧了一圈。

  青黑的面色,怒睁的眼睛,暗紫色的舌头几乎垂到喉咙,不得不说这样的场景确实极具冲击性。

  “昨晚我没听到任何动静,早上出门时才发现这里的门敞开着,源锡已经死了。”季涛道。

  他现在十分肯定当鬼出现时202就成为一个独立的空间,房间中的玩家必须自救,其他人帮不上任何忙。

  居高临下地停在尸体面前,宫紫郡沉默两秒,接着俯身从旁边捡起一张倒扣着的拍立得。

  照片上布满道道折痕,说明它曾经被张源锡紧紧抓在手里,视作救命稻草。

  但这却需要用别人的命来做祭品。

  “这是祈棠?”季涛看清照片中的人后愣了一下,语气疑惑,“源锡怎么会有祈棠的……等等,这个背景是公寓的储物间,这不是一鸣拍的那张吗?”

  “他有能复制或者继承其他人道具的东西。”宫紫郡阴沉着脸,仿佛一场风暴正飞快降临。

  “难怪那天他要主动替谢一鸣收尸,之后还要和我分头行动。”聂筱蓝道。

  她刚才有些事要做,落后了一会儿才来。起初看到张源锡的死状聂筱蓝心里还有些不忍,但现在只剩下无语。

  “平常真看不出张源锡是这种人……还好祈棠你没事。”聂筱蓝道,随即又问:“不过鬼昨天是怎么进来的呢,既然张源锡知道规则,肯定不会给它开门吧?”

  “应该是通风管道吧。”傅祈棠道。

  他走到房间的角落里,“张源锡一开始躲在这儿,距离门最远,而且视角也开阔,还布置了大量的道具,显然是做好死守的准备,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

  接着来到房间正中,“床有被挪动的痕迹,椅子搬过来了。看样子翻倒之前是架在床头柜上的。为什么要把椅子架得这么高?只可能是他要检查高处的某些地方,”傅祈棠抬了抬下巴,“那个出风口。”

  [44:666新人这是发力了啊]

  [25:总算来了个有用的,虽然还是得疯狼拖飞船]

  [58:楼上得了吧,疯狼不拆飞船就不错了,还拖飞船,你以为他慈善家吗?不过有一说一,新人确实不错,希望活得久一点]

  傅祈棠蹲在尸体面前,淡定地伸出手在两边肩膀上按了按,然后道:“肩胛骨末端的地方全都断了,显然是在极短的时间里被强行拖进了某个极为狭窄的地方,导致整具尸体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挤压感。更别提胳膊和腿上还有这么多的擦伤。”

  傅祈棠说完,不经意看向宫紫郡,后者对他点了点头,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真聪明。”

  “还用你说。”傅祈棠小小得意了一下,原话奉还。

  聂筱蓝瞪着眼睛:“你真是演员吗?不是警察或者侦探什么的?”

  “货真价实,如假包换。”傅祈棠笑,目光扫到她手上拿着类似图纸的东西,“这是什么?”

  “这栋房子的图纸,昨天疯……啊不,宫紫郡让我去找的。我刚趁老板娘不注意,偷偷溜进她房间找到的。”

  聂筱蓝把图纸递给宫紫郡,“我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不对,你要这个干嘛?”

  宫紫郡不答,接过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个明显的弧度,抬眼盯着正对面的那堵墙。

  “怎么了?”傅祈棠好奇,也不见外,凑上去和他一起看。

  起初傅祈棠同样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可随着宫紫郡的指尖点在二楼的平面图上时,他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包括旅馆和公寓在内,二楼一共8间房的面积都一样大,这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真当他昨天晚上的步是白散的吗?

  脑子里闪过一丝明悟,傅祈棠转头看向墙壁。

  这面墙的对面是公寓的4号房。它的确和202的面积一样,但比其他房间来说却明显小一些。

  墙的上方,黑洞洞的出风口如同一张干涸的嘴,无声地张开着。

  “除非有一部分被‘隐藏’起来了,这里面有夹层。”宫紫郡淡淡地道。

声音一落,他身后的门就砰地关上了,这时头顶上爆发出一声巨响,裂开的玻璃灯罩到处都是。

  咕嘟、咕嘟——

厚厚的黑雾,像沥青一样,从出口喷出,散发出刺鼻的酸度,四周环绕着四个人。

耳朵里传来一声长长的,几乎是刺耳的尖叫声:我死吧。

一刹那,似乎无数的铁针同时刺进了傅祈棠的头上。

剧烈的头痛首先引起头晕,接着是胃部的强烈不适。他隐约看到眼前的黑雾瞬间吞噬了地面的阴影,第二秒钟他就生下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

那人面对面地站在傅祈棠前面,然后慢慢地笑了笑,好像要发出同样难以忍受的尖叫声。

太吵了。闭嘴

一盏银色的光穿过,锋利地在所有半流质的空气面前切成碎片,最后可以一声,深深地钉在墙的中间。

银柄微微颤动。

龚子贤眯着眼睛,紧紧地锁在墙上某处,声音低沉而不高兴:离开你自己,离他远点。

[24:来了!来了!又是我最喜欢的疯狂狼悬链了!

[53]的确.但是疯狂的狼很久没有使用自己的武器了,头几次他用道具随意地对付它。这次是很严重的。

[32]无论你在楼上知道什么,与鬼魂搏斗并不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英俊。这才是发生在人们身上的事。

[07:请关闭CP粉末。我不想看爱情剧。我需要为一个坚强的人看到一些东西。]

[14:这是我的通讯号码,欢迎上楼找我玩哟!

[52:报告]

  ……

屏幕很热,但是房间里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被宫志县的刀刃割断,黑色的雾只是短暂地被惊呆了,然后又更加凶猛地回来了。

灵异片场直播[无限流]  傅祈棠,宫紫郡

  出风口彻底变成了一张恐怖的嘴巴,源源不断地向外喷吐着黑雾。

  光线被覆盖吞噬,房间中的能见度也跟着降低,空气里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酸臭味,还有肉*体腐烂时特有的湿热腥甜。

  抓住宫紫郡争取来的那一瞬间,傅祈棠拿出匕首,狠狠地向面前的黑影划去。

  这多亏了他上个月刚拍完一部动作片,虽然只是演一个小配角,可是导演要求严格,所有演员都参加了二十天的集训,天天在练功房摔来打去,好不容易练出点样子,没想到会在这里派上用场。

  只听“噗”地一声,匕首准确地割断了黑影的脖子。

  黑影那硕大的脑袋失去支撑,顿时掉在胸前,只有一侧还有一点点皮肉勉强连着,这才没有完全掉下来。

  大团黑雾从被扯开的口子里喷涌出来。

  傅祈棠回身闪避,余光瞥见那些黑雾并没有消散,而是聚拢在伤口附近重新填补进去。

  他反手又是一刀,同时整个人压向前,然而才刚往前迈了一步,就猛然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一双冰冷潮湿的手死死抓住。

  “开玩笑吗!”傅祈棠低头一看,不由骂了一句。

  抓住他的竟然是他自己的影子。

  不知何时,影子已经悄然脱离了他的脚下,再加上黑雾的填充,影子上半身如同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下半身却仍旧维持着二维的平面状态。打眼看去竟像是一个人被钉在了地板里,十分诡异。

  影子匍匐在地面上,双臂前伸,死死地抓着傅祈棠的脚踝,五根手指几乎陷进皮肉里,将傅祈棠困在原地。

  傅祈棠全力挣脱,弯腰用匕首刺去,可旁边的黑雾中又生出一双手来阻拦他。

  另一边的季涛和聂筱蓝陷入了同样的窘境。

  他们比傅祈棠经验丰富,早在顶灯炸裂的时候就抽出了各自的武器,但不巧的是他们的位置离墙壁更近,黑雾涌出来的刹那就被团团围住。

  季涛的武器是一把镰刀。他扬起来正要向前砍去,不料被突然活过来的影子暗算了。

  影子贴着季涛的后脑勺站起来,两只漆黑的手臂从脸颊两侧穿过,握住刀柄用力往回拉扯。

  同时另一个黑影从旁边伸手,捏着季涛的后颈狠狠地把他推向刀锋。

  “小心!”

  傅祈棠好不容易挣开,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不轻,连忙几步上前,看准空隙把匕首往前一送,一翻一挑之间,掐着季涛脖子的那只手应声而断。

  下一秒,只听“锃——”地一声,匕首和镰刀的刀身相撞,几簇火花从金铁之声的余韵里跳出来。

  “多谢。”

  季涛死里逃生,顾不得多说,抓着镰刀回身又是一劈。

  影子顿时散落,无数的黑色墨点仿佛聚起来的小虫子一般,扑簌簌地落到别处。

  另一边,聂筱蓝身上带着防御性的道具,被激活后紧贴着皮肤生成了一层仿若蝉翼般薄且脆弱的淡金色屏障。

  然而她身边足足围着三四个黑影,起初她还能勉强抵挡,但脚下的影子突然翻身,抓住她的小腿直接将她拉倒在地上。

  “滚啊!走开!!”聂筱蓝尖叫。感觉到十来只手从不同方位伸过来,在她是身上疯狂地撕扯抓挠,想要将屏障彻底撕碎。

  “闪开点!”傅祈棠大喊一声,把一个点着的打火机朝她猛地扔过去。

  火蛇带着风声短暂地驱散了沿途的黑雾,但它们转瞬又重新合拢,聂筱蓝抓住机会朝门口雾气稀薄的地方挪动,企图摆脱这些黑影的纠缠。

  一道人影和跳动的微弱火光错身而过。

  傅祈棠怔了一秒。

  只见宫紫郡浑身上下被数不清的黑影拉扯着,有的挂在他的肩膀和手臂上,有的拖住他的脚。

  一个个黑影如同融化的沥青,随着他的动作拉长变形,但仍旧死死地抓着他不肯放手。

  宫紫郡仿若未觉,丝毫没有被绊住的样子,还是和往常一样走到墙壁面前,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再说一次,出来。”

  毫无动静。

  “要我数数吗?”

  出风口猛地震了一下,更多的黑雾从里面涌出,就连原本缠着傅祈棠三人的黑雾也都转而奔向宫紫郡。

  操纵它们的人似乎在这一刻终于下定决心,集中力量先除掉这个看起来最强的家伙。

  宫紫郡的身影几乎被纯粹的黑暗遮挡住了。

  他能感觉得到这些黑雾发疯似的想钻进自己的身体里,它们湿漉漉地在每一个毛孔外面打转,急不可待地咆哮着。

  但很可惜,对他没用。

  抬腿,微微蓄力,接着朝墙面猛地踹过去。

  一下。

  又一下。

  “咔——”

  很快,细小的裂纹从受力点飞快朝四周扩散,前后连点支烟的时间都没有,墙面上便布满了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裂痕。

  墙灰和少量的砖石碎块扑簌簌地掉进空气里,整面墙摇摇欲坠。

  就在宫紫郡再一次抬起腿的时候,出风口剧烈地震动了一下,一个小小的黑影猛然蹿出,两条细长的手臂如同长蛇,指甲漆黑尖锐,眨眼间就扑到宫紫郡的面前。

  “嗬!!!”

  那个黑影从喉咙里发出低吼,大量的酸雾被他吐出来充斥在空气中,扬手朝着宫紫郡的脖子和眼睛攻去。

  傅祈棠的眼睛慢半拍地捕捉到它的影像——

  大大的脑袋,稀疏的头发,肚子高高鼓起,但脖子和四肢细长且扭曲,这黑影看上去竟然是个孩子!

  [20:我艹?搞什么啊?竟然是个小鬼?!]

  [03:难怪怨气这么重,能搞出这么多黑雾,小鬼难缠啊]

  [47:难缠又怎么样,还不是得死。疯狼又不讲尊老爱幼那一套]

  [31:楼上正解。快看快看疯狼拿武器了,眼神变了!!]

  [19:出现吧,黄油刀狼!!!]

  ……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