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言情 > 耳鬓厮磨

耳鬓厮磨陈十年-著

主角:曾忱容起云
《耳鬓厮磨》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曾忱容起云是小说的人物,由陈十年倾心创作,《耳鬓厮磨》全文简介:曾忱在婚礼当天逃婚,同容二耳鬓厮磨,众人以为曾忱不知好歹,妄想攀容二这月亮,容起云此人,家世才能品..
状态:连载时间:2020-11-10 18:59:5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耳鬓厮磨》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曾忱容起云是小说的人物,由陈十年倾心创作,《耳鬓厮磨》全文简介:曾忱在婚礼当天逃婚,同容二耳鬓厮磨,众人以为曾忱不知好歹,妄想攀容二这月亮,容起云此人,家世才能品貌皆一流,唯独爱玩,身边女人没见过长久的,后来曾忱果真同容起云分开,独身离开北城。

《耳鬓厮磨》 曾忱容起云小说精彩阅读

  她心里焦急,根本顾不上这些。今天这世界仿佛都消失,只有她自己,和不停流逝的时间。

  曾忱隔三分钟,便要看一次手机。

  她早上给容起云发的消息,询问他是否回国,到此刻还没有得到回复。

  曾忱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甚至一瞬间想到她白发苍苍的样子。

  七点的时候,容起云终于回复她。

  “盛岸酒店,1506。”

  仿佛一时定时后退的炸弹,忽然间停了滴滴答答的计时声音。

  然后炸弹砰地爆炸。

  分明这炸弹爆炸了,曾忱却心安下来。她仿佛从一片废墟里,找到另一条通向光明的路。

  尽管这光明一下,是一脚踏空的悬崖。

  曾忱眼角终于染上喜色,化妆师笑道:“对嘛,新娘子就要高兴一点。”

  曾忱微笑,点头:“你说得对,我想上个洗手间。”

  化妆师点头,放她离开椅子。她才刚弄完头发,戴上头纱。

  没人想到曾忱会从自己家逃跑。

  杨梦忙着看镜子,自己打扮两个女儿,和她的丈夫。也并未注意到,曾忱出了门,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她穿一双七厘米的细高跟,却健步如飞。

  出了别墅区,随手在路边拦了一辆车。

  “你好,师傅,盛岸酒店。”

  等到身边的风景都往后退去,曾忱才忽然感觉到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她的心跳还在加速,脸颊因为太过奔忙以及激动而微微泛红,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为了迎接云层

为了和他的耳朵呆在一起,让他把这一切都处理掉吧。

想到这一切,她的心跳又平静了下来,热血渐渐冷却下来,笑容散去了。

她转过头,望着外面的景色。

这是明早的北城。

办公室工作人员的脚步仓促,高楼大厦总是醒着,总能带来一片漆黑的天空。

她不知道家里的一群人什么时候会发现她失踪了,她失踪后会有什么反应呢?

反正不关她的事。

她即将开始她的新生活,也许不是自由,也不是颓废和失败。

那条蛇在用苹果引诱她。

只要你吃了它.

于是她抓起苹果,咬了一口,发现那是她最喜欢的粉红色苹果。

曾忱摇了摇后座的窗户,催促道:师父,你能快点吗?

主人点点头说:好吧。

无论是上班族还是总是醒着的高楼,一切都会更快地退却。只有在她头上永远阴郁的日子,似乎随时都会降临。

那一层天塌下来,拼凑成一张云面,站在曾忱琥珀色的眼睛里。

荣先生,我可以进去吗?她的语气突然变大了,连她都看不出来。

他把胳膊抱在怀里,望着门对面的她。他刚洗了个澡,头发还在滴,他的白色浴袍露出了隐约的好身材,好像他能看见腹肌似的。

喉结,下颌线,腹肌,也是盲目的。

容千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进这扇门很容易,但不容易留下。

耳鬓厮磨  曾忱,容起云

  曾忱笑,撩起自己耳边的头发:“容先生愿不愿意留下我,是你的选择。而能不能让容先生留下我,是我的本事。”

  画面停在这里,曾忱从梦里醒来。

  这一场梦做得有些力竭,嗓子如同火烧一样,四肢如同中了软筋散,使不上力气。从床上翻身下来的时候,差点跌下去。

  嗓子里忽然如同进了一片羽毛,氧得人抓心挠肺,曾忱剧烈咳嗽起来。

  她扶着床边,抬手摸自己的额头,发觉有些烫手。

  她发烧了。

  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竟然会有些迷惑,好像并没有着凉,也没有任何征兆。

  这场发烧突如其来。

  曾忱从枕头下摸索出手机,解锁,才后知后觉头也有些晕乎乎的,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app标识,都感觉在晃动。

  曾忱艰难地点开了美团,而后搜索药店,买了退烧药和退烧贴。

  做完这一切,她蓄起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人往后软了一步,腰贴上床架和席梦思。

  曾忱闭眼,眼皮很沉,眼睛很痛。胸口也仿佛积压了一口气,无法疏通。

  曾忱扶着床头柜,手机掉落在地毯上。

  此时此刻,却忽然生出一些求生的意志来。

  曾忱深呼吸几口,直到感觉到肺部吸入了足够的氧气,人也比先前清醒一些。

  她抓起手机,扶着柜子起身,行至客厅饮水机出,接了半杯热水。

  接水的时候,手还有些颤抖,热水从边沿溅出来,落在她手背上。

  曾忱嘶了声,又兑了半杯冷水。温水润过嗓子,略微缓解了一些干渴,但还是疼。

  曾忱在旁边沙发上坐下,原本是轻微的叹息,因为这夜太过寂静,落在耳里,也变得格外沉重,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缓过神来,发觉吓到自己的不只有叹息,还有手机的震动。

  是系统的提示音,告诉她,商品已经送出。

  时间是夜里十二点五十分,这个时候,曾忱原以为不会这么快。当然了,配送费也高得离谱。这服务,兴许是与高昂的配送费相匹配。

  曾忱吞咽一声,不小心点进微信。微信里有江岳的几条消息,她和江岳已经有好几天不联系,想了想,还是回复了一条。

  除此之外,就很安静。

  容起云仍旧什么也没发,曾忱想起旧事,忽而无声轻笑。

  这人一点没变,像一只高傲的天鹅。

  即便这么说,他一定会怒目而视。

  曾忱咳嗽一声,看着他的头像,觉得自己一定是烧糊涂了。

  她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调戏他一把。

  如今什么都不同了,她再也不必做咬钩的鱼,也不想做钓鱼的人。

  理智很快把那一瞬间的冲动摁住,曾忱感觉到嗓子又一阵疼,她弯腰咳嗽起来,像是要把什么咳出来。

  这感觉实在难受。

  曾忱不是那种常生病的人,记忆中,从小到大,也就生过几次病,不过每次生病,都来势汹汹。

  上一次生病……还是三年前……

  不提也罢。

  她吸了吸鼻子,感觉到呼吸的沉重感。

  好在那位送药人终于抵达,曾忱接过东西,还是认真地道了声谢。

  她关了门,扶着门板,差点走不出直线。

  吃了退烧药,怕效果不够,又用了退烧贴。她想,双管齐下应该足够了。

  做完这一切,曾忱回到房间里的床上,扯过被子,把自己整个人裹住。

  尽管按照科学的态度来看,这样并不最佳选择。但这种时候,人还是屈从于潜意识里的信念。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