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都市 > 年年雪里

年年雪里长安烟火-著

主角:何为安贺明蓁
何为安贺明蓁是小说《年年雪里》的主角,由长安烟火倾心创作,《年年雪里》全文简介:何为安和贺年年的婚姻源自于一场阴谋,一场何为安的阴谋,他是出身于贫寒毫无背景的穷新科进士,深知自己若是想在盘根复杂的朝中..
状态:连载时间:2020-11-08 10:20:3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何为安贺明蓁是小说《年年雪里》的主角,由长安烟火倾心创作,《年年雪里》全文简介:何为安和贺年年的婚姻源自于一场阴谋,一场何为安的阴谋,他是出身于贫寒毫无背景的穷新科进士,深知自己若是想在盘根复杂的朝中立稳脚步,就必须攀附于他人,而贺家就是那根他看中的高枝,原本一开始他的目标并不是她的,谁知许是他的运气太好了,庶女竟然变成了嫡女。

《年年雪里》 何为安贺明蓁小说精彩阅读

  不过当时情况紧急,他也来不及去多想,去介意其它的,只想着能把人安全救出就来可以了。

  当夜明蓁虽然不堪的躺在那张床上,但她身上却并无其他痕迹。

  何为安也知道那呼延于戈并未曾得逞,但关于那张床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也大致能猜到。

  不过后来发生的那幕将他心里仅有的一点不悦也全都挥散去了。

  当他看到明蓁跌跌撞撞视死如归的要朝那楼上冲去时。

  他不再去想也不愿再去细究之前发生的事了。

  他难以言喻当时那一幕带给他心中的震骇。

  她出生名门,是高官世家娇养出来的的大家闺秀,姿容上佳。

  若不是他耍了手段,娶了她。

  依着他的身份,他们之间犹如云泥之别,对他来说就是想见她面也都是奢望。

  可就是这样一个世家小姐,把一颗心毫无保留的给了自己。

  在婚后的这段日子里,何为安也渐渐觉察到了她对自己的不同。

  她常常会羞涩的偷偷看他,还会因为他随口的一句话,不顾冬日的寒冷亲自去采雪只为给给他煮茶。

  会对他的一切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

  而他只需安然的享受她对自己的爱慕,她从不会对他有过多要求。

  从没想过她那么怕疼的一个人,竟会因为担心他而不顾自己性命,往那能瞬间吞噬人的火海里面冲。

  真是一个傻的能让人心疼的姑娘。

  何为安静静抱着她,闭眼假寐,却无法入睡。

  天光破晓后,何为安轻手轻脚的起身下床,在净室穿好衣物后,无声的出了房门。

  明蓁这一觉直睡到上午才起,见自家小姐难得睡到这么晚才起,还哈欠连连的。

  明蓁走过去帮他整理衣袍,抬头柔声问他:“要不我同你一起过去?”

  何为安握了下她说手,一笑道: “不用了,想来是翰林院的事,我很快回来。”

  说罢,快步同管家出去了。

  何为安这一走近两个时辰,亥时才归。

  回来时,见明蓁手执书册依床睡着了,上前抽出她手中的书,放在一旁,扶着她躺下时,人醒了过来。

  “夫君,你回来了。”明蓁刚醒,声音听着还有些软糯不清。

  “下次我若晚归,你早些睡,不必等我的。”何为安掀开被子,扶着她睡下,给她盖好被子,交代道。

  “没事的,我左右整日在家也无其他事。”明蓁浅浅一笑,眉眼弯了起来。

  “对了,祖父寻你说了什么?”

  明蓁见他这么晚才归,有些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何为安坐在床沿边上,回她:“严子鸣找到了。”

  年前严子鸣不见后,一直了无踪迹,这都两个月终于找到人了。

  明蓁见他却不怎么高兴的模样,不解的问:“可是出什么事了?”

  人莫名其妙消失了这么久,想来也是遇到什么事了。

年年雪里  何为安,贺明蓁

  何为安见明蓁已全然无了睡意都样子,细细朝她解释道:“无事,原来先前他家里出了急事,他匆忙赶了回去,托了人向馆长告假,只是不知道为何那人没有把口信捎到。”

  “现在他自己赶了回来,我们这才知道原委,只是他家中有事,不能再在庶常馆学习了。”

  好不容易考入庶常馆,且今年末即将到散馆考核了。

  无论如何他们都会被派往各部任职了,这个时候退出,确实太让人惋惜了。

  明蓁看着何为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早些睡吧,我去洗漱下。”何为安摸了摸她光滑的青丝,起身移步去了净室。

  净室很快传来了水声,约摸一盏茶左右的时间,何为安出来吹灯后,上床就寝了。

  刚一躺下,明蓁温暖的身体朝他靠近了些,伸出暖和的小手握住了何为安还带些凉意的手掌,便不再动了。

  何为安知道妻子是在担心他,反手把那绵·软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温声道:“睡吧!”

  一夜安眠,次日何为安依旧早早醒来就出去了。

  去找罗致的路上,何为安想起昨夜贺老和自己说的话。

  昨夜贺老说宋国公的事已过去一段时间了,如今朝中上下皆把注意力集中在西征上。

  纪家那边全力盯着兵户部,太子焦心查出郕国皇子遇刺的幕后真凶。

  这个时候谁都没心思再注意到严子鸣这个小人物了,此时正是送他出京的好时机。

  十年寒窗,一朝葬送。

  可笑的仅是看到了一幕贵人阴私而已,还险些性命不保。

  他们这些人生来就命如蝼蚁。

  大地回春草木萌发,万事万物欣欣向荣之际,严子鸣本该似锦前程,可锦绣未来都在这个春天结束了!

  何为安找到罗致,告知他严子鸣有下落了。

  罗致起先欢欣万分,在听完何为安后面的话后就沉默了下来。

  何为安告知他的说辞同昨夜贺明蓁说的一样。

  言严子鸣人就在香云山,今日便会离京,问罗致要与他同去送行不。

  罗致立即应了,去的路上二人都心事重重。

  三人在香云山相聚,见严子鸣身形消瘦了许多了,罗致笑着朝他打趣道,说山上风大,让他注意些别被风刮跑了,别的一句都未多问。

  “罗兄放心,大风来时,我会拽着你的,有你在定会稳如泰山。”

  严子鸣亦同他笑言。

  罗致家中十分殷实,是亦也是他们三人中体格最殷实的。

  离别的愁思也在几人故意说趣中散去了不少。

  三人在半山相聚,沿着山路继续朝上前行。

  登顶香云山时,风呼啸着穿林而过,严子鸣果然紧紧抓着罗致。

  三人皆重重的呼吸一下,让清冷的空气随着鼻腔流入四肢百骸,而后相视都笑了起来。

  记得初入庶常馆时,他们就曾一同来登过香云山,转眼两年多过去了,再度来时,竟已是离别之时。

  香云山只是京外连绵山脉中的一座较为高些的山峰而已,因山上香火旺盛的香云寺而得名香云山。

相关资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