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修仙 > 玄霄仙君

玄霄仙君孤星入梦-著

主角:柳元正
玄霄仙君小说是作者孤星入梦的作品,主角是柳元正。主要讲述了:大通河西玉岭南,柳氏修玄两千年,贯烧真焱灼金精,七符宝篆养玉莲,自言本是大教子,也曾捉妖镇洲关,盖因此辈修法之类,多以师徒相继,偶有发枝散叶..
状态:连载时间:2020-11-05 16:06:2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玄霄仙君小说是作者孤星入梦的作品,主角是柳元正。主要讲述了:大通河西玉岭南,柳氏修玄两千年,贯烧真焱灼金精,七符宝篆养玉莲,自言本是大教子,也曾捉妖镇洲关,盖因此辈修法之类,多以师徒相继,偶有发枝散叶,门徒鼎盛者,遂成一脉,曰宗派,曰仙门,大通河西,玉岭山南,便有一族,曰柳氏,依五雷仙宗,昔年有祖,得数部秘法,传续一族。

《玄霄仙君》 柳元正小说精彩阅读

  不过是巴掌大小的阴阳雷莲,几乎教少年脸色苍白,耗去体内九成法力。

  正此时,那法宝挥洒着明光,震开了一十八枚雷符,飞至少年眼前。

  这明光一经挥洒,倒也露出了法宝的本相。

  说来也奇,那法宝同样是一朵莲花形状,被炼制后,瞧不出是金是木来,唯有莲花中央,一团鎏金火焰缓缓升腾着。

  瞧见这法宝飞至,柳元正不闪不避,随即托起掌心雷莲,往那法宝面前一送。

  轰——!

  阴阳二色雷莲炸开。

  自半空处膨胀成一人大小的雷球,又陡然间收缩到一处去,再轰然蔓延开时,几如雷海绽放!

  狂风席卷,便是柳元正都摇晃着身形,颇有些站立不稳。

  一招手,一十八枚雷符悬在身周,好歹避开了狂风。

  眼见得那法宝被自己掌心雷莲轰飞到一侧去,少年重新扬起宝图,元磁神光席卷,手腕一抖时,不止是眼前的幡旗,连那宝光黯淡的法宝,都被少年一齐收进宝图中去!

  瞧见此景,那结丹禅师不进反退。

  身形刚刚一动,兀的便是一道神雷劈在这禅师先前立足之地。

  不知何时,宗安道子已经舍了主阵禅师,来到了这出手之人的近前。

  道子掌心雷光涌动,却驻足原地,未再出手。

  那结丹禅师更是脸色苍白的一笑,说道:“小修一时心急,忘了此间规矩,冒然出手是小修之过,那朵宝花便算是小修赔罪礼了,望前辈海涵,海涵!”

  说话间,这结丹禅师垂首而拜,等再起身时,便见宗安道子冷峻的面容稍有缓和,那一缕黯淡杀机也随之隐去了。

  只是凝视着这结丹禅师,自始至终,宗安道子却一言不发,只是偏头看向一旁。

  不远处,柳元正蹈空步虚而立,此刻已然大汗淋漓,脸色都显得很是苍白,却仍强行运转着几乎干涸的法力,双手成掌,紧紧地印在渡生山河图上。

  江河奔涌的咆哮声萦绕在少年身周。

这时,他没有时间为他,被迫催促三光神的水,不断地擦拭旗帜。

只是旗帜上的精神仍然是透明的,还有一种精神,即使它被藏在宝藏地图中,但它仍然在挣扎,摇曳着一千英尺的绿灯,仿佛在它的精神禁闭被三光之神的水完全冲走之前完全挣脱了。

结果,青少年的呼吸声变得沉重起来。

电光石火之间的对抗,厌倦了心,也让柳元正消耗了很多法力。

刚看到宗安子出现,柳元正就不再注意身边的变化,一心一意地插上压制旗。

连吉单禅师的话都没有听见心走,而是拖着三光神的水,口袋里的头倒在旗子和荷花的法器上。

……

这时,突然传来一种冷酷的声音。

我不知道距离,仿佛在每个人的耳朵里,也仿佛在空空如也的天空中。

补偿?无辜的!毕竟,因为我们是禅宗僧侣,所以我们才能上当受骗!说什么宣门一脉,但我等自己不相信的话!当佛陀在他的鼎盛时期,他为什么没有听到?在这种情况下,我放弃了佛陀!

阿弥陀佛!

有了长长的佛号,一个朦胧的身体就出现在柳元正身后不远的地方。

这个人摇了摇头,他的大部分脸都模糊了,但现在他有了一种庄严的珍宝感。

他的身体被明亮的光包围着,有点虚幻的朦胧感觉,慢慢地变成了镀金的神的芒!

布拉灵顿!

在百阳龙花的列阵里,宗林道子吓得转过头来,仔细看了看,主阵中禅师的身影慢慢地变成了幻影。

这一次,宗安道没有张口喝酒。

吉单兄弟开枪时,他可以警告柳元正。

但是苑瀛环境和尚开枪了,他又说了一遍,但不是在柳元正身后,而是在催促这名男子伤害凶手!

道跳空步虚,脚踩雷灯站起来。

  此刻,他只希望那禅师,或者说这佛修,继续说些什么,迟些开口,哪怕只是一两息,便已经足够让自己杀至!

  电光石火之间,忽然间,柳元正传出一声惊呼来。

  少年一掌仍旧压在宝图上,一手却诧异的按在胸口。

  那是忘忧符,此刻却兀的滚烫!

  这一刻,那人身上鎏金佛光氤氲,映得他宝相庄严,可是偏生他却露出了阴翳神色。

玄霄仙君  柳元正

  他冷冷的凝视着柳元正。

  “小儿辈好胆,也要欺压到吾等头上来!听闻汝是闻法七子之一,又是五雷宗开一脉法统的贤人,嘿!大好跟脚,怎的不惜命,要闯入这等是非中来?话又说回来,若是杀了你,要毁去五雷宗多少气运?”

  说话之间,那人脸色愈显狰狞。

  这一刻,幽冷的声音也好,胸口滚烫的忘忧符也罢,到底教柳元正回过心神来,瞧见了此间的变化。

  他心头一震,暗中叫坏!

  能抗下结丹禅师明显掺水的一击,已经使得自己手段齐出。

  如今元婴修士叛禅归佛,心生杀机,闪念间,自己哪里还有手段去应对。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仿佛有千钧山岳在这一刻压在了心头。

  一息之间,恍若万古一般漫长。

  柳元正站在那里,心神中却只是一片空白。

  昔日里记下的仙经、神通、术法,在这一刻被忘得一干二净。

  只有恐惧,属于死亡的恐惧!

  生身以来,柳元正度过了最为悠长的一个呼吸。

  他一手仍旧印在渡生山河图上,却直起身子,下意识的转过头来,望向那叛禅归佛的修士。

  一眼望去。

  柳元正的双眸似是蒙上了一层乌色薄纱。

  这一刻,连眼前的天与地都因之变得模糊起来。

  恍然间,柳元正踉跄着退后了一步,似是被人推开一般。

  再去看时,原地里哪里是甚么黑纱,分明是一道虚幻的人影蹈空步虚而立。

  是师尊宗萱道子!

  柳元正的手紧紧地攥在胸口,忘忧符此刻愈发滚烫灼热。

  这果然是左道魇魅之术!

  宗萱道子以忘忧草结符,寄托了自身的一缕气机,竟可以瞬息间,牵引神念而至!

  这一刻,少年失神的望着眼前的景象。

  可是宗萱道子的虚幻身影一经显化,却毫无迟滞,玄袍翻飞之际,一步迈出!

  闪念间,宗萱道子一手成掌,往身前虚虚推去,一手却往侧旁一招。

  哪怕宗萱道子并未开口,终于杀至近前的宗安道子却像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扬手时,一道道太阳神雷打出。

  果不其然,这纯白色的雷光迅猛,可到了宗萱道子近前,却似乳燕归巢般,被宗萱道子拿捏在掌心中。

  与此同时,宗萱道子往前推去的那一掌中,幽暗的雷光也同时闪烁起来。

  太阴神雷!

  旋即,宗萱道子双手合于一处,摊开掌心向外,自身前抹出一道浑圆痕迹来。

  轰——!

  阴阳二色神雷在宗萱道子身前摊开,凝成一面太极雷图!

  道子的身影虽然虚幻,可这神雷却真实存在。

  那元婴佛修眼见得此,脸色一变,就要抽身往后去撤。

  半悬空处,瞧见这电光石火之间的变化,那立于龙珠之上的主阵禅师却是长长一叹。

  他一抬手,震荡着脚下幡旗,青阳龙华阵一变,却将那佛修的退路拦下。

  登时,那佛修脸色骇然。

  “师兄……”

  “道友叛禅而去,莫称呼小修师兄。”

  “贫僧就此退去西方……”

  未及主阵禅师再说些什么,兀的一道清冷的声音却从佛修近前传来。

  “哼!秃驴!既生杀心,便自己过这生死之劫罢!”

  这是宗萱道子的声音。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