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耽美 > 抓狂

抓狂好橙子的皮皮-著

主角:寒星星
小说在线为您推荐网络作家好橙子的皮皮的小说《抓狂》,小说的主角是寒星星,快来阅读吧:连玩五把排位都输的寒星星此刻气的想问候队友的祖宗,手指不停的点着举报,想着想着,寒星星将书搭在了脸上,一丢丢的步入梦..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20 08:49:5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小说在线为您推荐网络作家好橙子的皮皮的小说《抓狂》,小说的主角是寒星星,快来阅读吧:连玩五把排位都输的寒星星此刻气的想问候队友的祖宗,手指不停的点着举报,想着想着,寒星星将书搭在了脸上,一丢丢的步入梦境,他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在流失一样,像是自己的shen体,又像是别的什么,潜意识感觉得到自己控制不住他的流动,算了,睡一觉吧,可能是太累了。

《抓狂》 寒星星小说精彩阅读

  寒星星抱着小狐狸到了住宿的地方,他就住在九夜的隔壁,早年修建的时候九夜根本没有打算收徒,自然也没有修建徒弟的房间,于是就将副间给了寒星星。

  “星儿,你以后就练这一本心法,阁中门规你不必遵守”九夜递了一本“冰心诀”给他。

  他并不知道这本“冰心诀”是孤本,也不知道这也是九夜找了好久才找出一本适合寒星星修炼的,九夜觉得既然当了师尊就应该所有好的毫无保留的教给徒弟,那才是为人师本。

  “谢谢师尊,师尊,以后九夜间就是我们两人住了,我给师尊做饭吧”寒星星极力的推销自己,想在九夜的生活里多沾染一分。

  这话一出九夜有些懵,???其实九夜早就到了辟谷阶段了,他以为寒星星是还没有到辟谷所以才会这样问。

  “好,不过切记修炼不可荒废”

  “是,师尊”

  寒星星回到房间打开那件夜弦歌,在光下更显得熠熠生辉,他迫不及待的穿上,结果夜弦歌根据寒星星的身材自由变化,还呈现了冰花的形状,似雪花又不像,比雪花更有冲击力,看起来更加的牛批。

  “我去,这衣服也太牛X了吧,还有这功能。”寒星星抑制不住的高兴,还摸了摸夜弦歌。

  “星星,你这衣服也太好看了吧,连你的发饰都变了”柳絮高兴的也在床上蹦跶几圈。

  “真的吗?”

  寒星星拿起镜子一看,头上的浅绿色簪子已经变成了冰花型的白玉簪子,这一身衬得寒星星冷冽了许多,到平白减少了几分随性,多了几分庄重。

  第二天一早,寒星星就做好了饭在九夜门口候着,九夜一开门就看到了寒星星,身上还穿着自己送的夜弦歌,有些惊喜。

  “师尊,早安”

  九夜看着寒星星一愣,想起了昨夜,又看见了寒星星手上的餐盒顿时明白了,委屈这徒弟了,跟着自己,不仅得自己做饭,还没有人陪,看样子得对他好些。

  “星儿早,进来吧”九夜打开了门,侧身让寒星星进门。

  早餐很简单,一盘土豆丝和一个蒸蛋,还有熬的粥。

  “星儿,以后每隔三天去一次总阁听学吧,多交些好友”九夜放下筷子开口道。

  寒星星不明白九夜为何这样说,但他还是同意了“好的,师尊”也只有多接触旁人,小狐狸才能查到那些人。

  “星儿,你需不需要武器?”九夜还没有看见寒星星使用什么武器,也还不知道他习惯用什么。

  九夜注意到寒星星至今没有使用任何武器,也只是看他化过一次冰凳,具体实力九夜并不清楚。

  “不用,师尊,我可以幻化出冰刃,那就是我的武器”

  九夜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个徒弟实力竟如此之高。

  “好,半个月后你去参加内门弟子的试炼,好像赢了会有奖励”

  九夜觉得得让寒星星多实践,如果只是表面功夫可不行。

  “是的,师尊”

  寒星星看着九夜:多参加实战也好,如今就是缺少战斗经验,面前这个人对自己是没话说,看着看着又看入迷了。

  “星儿”九夜被看的很不自然便出声提示。

  九夜觉得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盯自己,还一盯就愣神了。

  “对不起,师尊,你的眼睛特别好看,真的,很吸引人。”寒星星急忙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寒星星的错觉,九夜的眸色突然深了几分。

  九夜暗自握紧拳头,很认真的问出“你不怕吗?”

  寒星星有些不解“为什么要怕”,看着突然认真的师尊,寒星星闪过一丝心慌。

  “我的眸色与你们都不相同,这难道……”

  寒星星打断九夜的话,“师尊,很好看,特别好看,我很喜欢”你这可是天然美瞳啊。

  “……”

  九夜心跳加快了几分,还没有人当着他面说这些,小时候因为眸色被当成怪物,长大了有了实力之后这些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九夜尊者为人清冷,不与人来往,都奉他为神,可事实却并没有多少人愿与自己往来,所以他也一直在做证明自己的事,突然现在有个人告诉他眸色很好看,很喜欢,九夜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却又有些开心。

  寒星星看着沉思的九夜,突然想到了为什么自己的师尊要这样问,在古代一个人跟常人不同便是灾星的象征,除非你能坐上高位,而且还得是为普罗大众所想,而且但凡你有一点不一样了,又会被披上骂名,寒星星不能想象以前的九夜是怎样生活的。

  “师尊”以后有我,虽然现在的我还比较弱,但你等一等,很快的,你的以前没有我,我希望以后的你每一刻都有我,寒星星在心底念叨。

  “……”九夜回复了正常看着他。

  “师尊,一会儿我去总阁报道,与他们一起上课,但是我可不可以也与师尊一起修炼仙法,我不想和他们一起”

  “好,你先去,为师等你回来”九夜握紧了拳头,暗自下定了决心。

  “小狐狸,一会我把你揣在怀里,你记得看一看,闻一闻记住了吗?”

  柳絮自从到了夜落阁之后,经常变换大小,其实是可以带着灵宠上课,但是寒星星还是怕有心人注意到柳絮,毕竟一个族就剩下了柳絮,他得保护好柳絮,不能受到一丝伤害。

  柳絮咬了一口寒星星表示明白。

  总阁课堂内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断……

  “他就是九夜尊者的徒弟”

  “对,身上还穿的夜弦歌,不是他还是谁”

  “也不知道他的仙法如何?”

  “就是,从未听过这一号人啊”

  “别说了,别说了他转过来了。”

  寒星星听九夜的话一早便坐在课堂里等候授课老师。结果就听到这些人叽叽喳喳的谈论自己,他知道当了九夜的徒弟肯定会有所轰动,做了一些心里建设,知道肯定羡慕的不少,酸的人也很多,可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但也不至于这样吧,内心吐槽道。

  他不知道的是就辈分都高出了一截,夜落阁由九夜与九落共同创建,故曰夜落阁,九夜始终未曾收徒,而九落则担心没有人传承这一派,故收了五门弟子,结果弟子早已出师且位于夜落阁要位,现在的徒弟基本上都是这五位的。而且寒星星身上还穿着夜弦歌,想不引起人注意都不行,自然在打量的目光中有许多嫉妒和羡慕。

  至于寒星星为什么穿着夜弦歌,他只是觉得这件衣服很像情侣装,借这件衣服表达一下隐秘的爱意,而且他也不想穿学服,跟其他人都穿一样不就成了校服了嘛,自己都穿了十几年了,在古代才不要,而且九夜说过自己可以不遵守阁中规矩。

  “好,授课结束,有些人如果听不下去,可以不来”九落的小徒弟落五,也就是此次的授课师傅压抑着怒气说道。

  大家齐刷刷的看向寒星星,吓得寒星星一下就坐直了。寒星星也觉得委屈啊,这上面的字他就像看甲骨文一样,也只能根据一些变体能认得出,当时的通行玉牌他能认出来已经谢天谢地了,还要他认这些,于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于是连连向这位师傅道歉,可气狠了的落五没理他,不过却将他的作业拿走了。到了晚上落五看得时候气的更狠了,他本来还抱有期待,结果上面就画了一副美人图,还是个男的。

  寒星星抱着柳絮出了总阁,轻声问道“怎么样?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吗?”

  “没有,一点儿也没有”柳絮直晃脑袋。

  “算了,可能是人太多,比较杂,你可能没发现。”

  “为什么不是没有呢?”柳絮发出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寒星星。

  “你傻啊,他们都敢屠狐族,难道会不来参加夜落阁的拜师大典。”寒星星弹了一下柳絮的脑袋。

  “为什么?一定要参加这个拜师大典呢?”柳絮一口咬了回去。

  “你又忘了,四方之城:白虎城、朱雀城、青龙城、玄武城都奉夜落城为首,而夜落阁又管辖着夜落城,所以,你听明白了吗?”寒星星将柳絮放在自己的肩上,伸手抚平了夜弦歌的褶皱。

  “哦哦,所以,最厉害的是这夜落阁咯,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前来拜师。”

  “答对了”寒星星伸手比了个赞,每一次小狐狸做对了什么,他就会比一个这个,小狐狸也喜欢这个手势。

  回到九夜间,一眼就看见院中他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师尊手持一把通体白色的剑,动作行云流水,画面颇为治愈,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不,比其更甚一筹。

  “师尊,这柄剑好生厉害。”

  寒星星看着入迷了,不知道是剑,还是人,又或者是看着这人舞剑才入迷的吧。一直到九夜一剑舞毕,才敢出声询问。

  “星儿,你回来了”

  九夜略带惊喜的语气让寒星星觉得读书好像一点儿也不枯燥了,更冲走了课堂的烦闷。

  “是的,师尊,刚刚看见师尊舞剑不忍打扰,这柄剑看起来好生厉害。”寒星星目不转睛的盯着九夜手中的剑看。

  “哦,这柄剑有一个名字“夜雨”,夜雨一出鞘,必定会引起一些响动,故而为师也只能这样用一用他,这剑鞘就是他的封印。”九夜将夜雨展示给寒星星看,寒星星却不知这有点幼稚动作只为他一个人做过,敢劳烦九夜尊者给另一个人示剑的人怕是不想活了,九落就会第一个出战。

  “师尊真厉害”寒星星崇拜的看着九夜,笑的眉眼都弯了。

  九夜看着这个徒弟,一双星星眼直愣愣的看着自己闪闪发亮的,不由得有些脸红。

  “行了,星儿,今天为师就用夜雨攻击你,你随意防守即可。”九夜出声道。

  “好,师尊可别手下留情哦。”说着对九夜眨了一下眼睛。

抓狂  寒星星

  九夜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好像被猫爪挠了一下,有些勾人。

  寒星星看着自己的师尊手持夜雨向自己袭来,一瞬间竟有了就这样落于剑下的冲动。

  “星儿,看招”

  寒星星立马回过神来,接下了这一招,顿时冲击力四处发散,如果有人能看见,一定会大觉惊讶,居然会有人接下九夜这一招并且反击了回去。

  九夜也有些高兴,他本来只是想试一下寒星星的底线,没想到结果比他想象的还要好,本来能够使用冰系的在这世间就是少之又少,冰系极难习得,听说也就只有玄武城中的玄武堂堂主冰系很是厉害,没想到自己的徒弟还有如此高境界,心中不免赞叹不已。

  寒星星看见师尊露出了些许欣喜更加卖力的展示自己的能力,结果一时脚滑,倒向一边。

  寒星星内心吼道:艹,别摔,不能在师尊面前丢脸,稳住,一定要hold,哥们,加油,稳住,我能行。

  ……

  在寒星星闭眼准备接受着地,还要再梦中情人面前丢脸的现实后,一只手突然伸过来环住了寒星星的腰,原地转了几圈,稳住之后,寒星星睁开眼就看到了九夜完美的下颚。

  星儿的腰有些细了,看样子以前生活不是很好,得多补补。九夜暗自感叹到。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却没有一个人先打破这场景。

  “师尊?”寒星星扯了一下九夜的胸膛前的衣服。

  “下次小心一点”九夜将寒星星扶了起来。

  玉手似不经意见拂过寒星星的腰肢,却引得寒星星连连颤栗。

  “谢谢师尊”寒星星的脸上染上了几分薄红,不敢看眼前的心中人,生怕他察觉。

  “星儿,你这几天多练一练剑术,下次的试炼带上夜雨以防万一,记住了吗?”九夜突然想起了试炼,又看着自己徒弟瘦削的身材。

  “师尊,我现在可以幻化出冰剑了,夜雨还是你拿着吧”寒星星见九夜将夜雨递给自己,连忙推脱到。

  “此去前路未可知,带上夜雨防身,为师也可安心几分,且夜雨与我心意相通,你若有险,我也能知晓一二,到时候也能赶来。”九夜直接将夜雨放在了寒星星的手上。

  “好”寒星星不自觉的握紧了夜雨几分。

  暗自念叨:九夜,你可不要对我太好啊,我怕我会入迷,到时候是会做错的,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你可不许后悔啊。

  寒星星看着眼前乖乖的徒弟,回想起刚才的手感,下意识摸了摸手指,略微有些发热。

  翌日一早,总阁的人派了一位门生前来传话,寒星星由于昨夜的“黄梁美梦”还没有起床。

  “九夜尊者,请早”总阁的门生行了一礼。

  “你为何来这?”九夜看着这位门生顿觉奇怪,又不是十五,来着难道是为了小徒弟。

  “是这样的,落五师傅说寒师叔可以不用和众人一同去上课了。”门生有些为难的开口。

  “这是为何?”九夜顿时火了。

  自己的徒弟被告知不用再去上课了,谁会不生气。

  “这……”

  九夜看着来人吞***吐说不出个什么的样子,更加的生气了。

  “你但说无妨”

  不知是门生的错觉还是怎样,他感觉九夜尊者的语气更冷了,而且隐隐又发火的架势,颇有生人勿近的架势,不免有些害怕,可是想起了九夜尊者的人品,便定了定心神出声道。

  “昨日落五师傅授课时,寒师叔却睡了过去,功课也没有完成,而且字迹也是一塌糊涂,本该交上的作业,寒师叔却画了一幅画,故而师傅有些生气,竟没想,今晨的早课寒师叔也未曾来,所以师傅派我前来请寒师叔。”门生一口气说完了,低头闭着眼睛,不敢看九夜尊者的脸色,还将寒星星的作业递给了九夜。

  哼!派人来请,到底是怎样都清楚,我九夜的徒弟岂容你们教训。九夜抽走了门生手中的纸。

  “够了,你回去告诉你那落五师傅,我的徒弟不需要遵守阁中任何门规,还有是我告诉星儿,让他每隔三日去一次,既然他待不了,那就不用再去了,既然他没办法教我徒弟,我就自己来,我的徒弟还没到需要他嫌弃的份,别忘了,星儿跟他可是同辈,甚至比他的身份还要高一点。”

  九夜说完拂袖而去,独留小生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他本就知道这是个苦差事,却也没想到竟然会惹得九夜尊者大怒。

  九夜回到寝房拿出刚从门生手中拿下的纸,想看看自己的徒弟究竟差在哪儿了。

  这一看不要紧,纸上都是一个人。

  此人未曾竖冠,头发散开,随意搭在身上,微微依靠在床头,似要起来的样子。

  看得九夜脸有些发烫,因为这画中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九夜不由得想起了那天晚上……

  自己简单清洗完后,坐在床上修心,九夜总觉得最近心境不太安宁。

  “咚咚咚”寒星星在门外敲了敲门没得到任何回应。

  九夜没有听到寒星星的敲门声,他在修心的时候喜欢关闭五识。

  门外的寒星星抱着柳絮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等到九夜的回应。

  “师尊,师尊,你在吗?”寒星星有些慌了。

  “星星,你师尊不会出事儿了吧,怎么这么大声响都没听见,你快去看看。”

  “不会吧”说着推门而入,就看见九夜坐在床上练功,衣衫半褪,头发随意搭在身上。

  寒星星就这样坐在一边看着床上的美人,看着看着就不自觉靠近了几分。

  九夜练功完毕,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徒弟那张脸靠近了自己,床上还有他的狐狸,吓得向后一退。

  “师尊,你没事吧。”寒星星伸手扶住了要倒下的九夜,对自己的行为忍不住唾骂到,太不是玩意儿了。

  “星儿,我没事,你怎么大晚上的不睡觉,来为师房中干嘛”九夜定了定心神。

  “师尊,我有点害怕,想找个人说话”寒星星略显委屈的说着。

  床上的柳絮看着白了寒星星一眼,明明就是想看看不像白日里高洁的九夜夜晚是怎样的,还想这么个说法。

  九夜看着眼前的徒弟,便想到了以前的自己,顿时有些心痛。

  于是九夜和寒星星便谈天说地直到天快亮了才回去。

  而这些画就是那个时候的自己,被吓到的差点倒床上,看得九夜有些燥得慌。

  屋中的寒星星对这些一无所知,等他醒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顿时慌了,因为师尊的早饭还没做。

  急急忙忙的穿好鞋子,套好衣服就出门了。

  “师尊”寒星星一推开门就见九夜站在门前的院中,肩上还停留了一朵花瓣,足以证明他已经站立了很长时间,寒星星看着这样的师尊有些心酸。

  “星儿”九夜尽管不曾笑,却还是看得出温柔了许多。

  “师尊,对不起,我起晚了,我这就去做早饭,你在等一等。”寒星星努力抻平了衣服的褶皱,这般景象怎可平白污了这圣洁的眼。

  说着就前往小厨房的地方走。

  “等一等,星儿,你在总阁上课情况怎样?”九夜出声阻止道。

  寒星星顿时有些难为情,自己那情况能说的出口。

  “师尊,我……我可能不太适合”寒星星纠结的挠了挠头,才发现发簪有点乱。

  “无妨,你以后不用去了,由我来教你,本想着让你多与同龄人交流,结果好像适得其反,是为师未曾考虑周全,以后由我来教你。”

  一个惊天大礼有突然降落,砸的寒星星一愣一愣的,连手中的动作都静止了。

  “谢谢师尊,啊,不对,应该是对不起,给师尊添麻烦了。”

  不用九夜说寒星星也知道,肯定是有人告诉了自己的行为,这才会让九夜提出亲自教导自己的话,堂堂九夜尊者竟会因为自己而被他人欺负,寒星星顿时无力愧疚极了。

  九夜开始教寒星星才发现有很大的问题。

  “星儿,你不识字?”

  九夜用着怀疑的语气却说出非常肯定的话。

  寒星星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这无疑是告诉了九夜事实。

  “没关系,星儿,我教你。”

  九夜看着自己的徒弟,连字都不认识,异常的心疼,还被落五这样说,顿时对落五有些不满。

  “谢谢师尊”寒星星用一种蚊子音量细细的说出。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