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恐怖 > 民间风水师

民间风水师老十三-著

主角:吴虞
《民间风水师》小说是老十三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吴虞。《民间风水师》精彩呈现:我爷爷洋洋得意,从兜里翻出一张木牌来,一众人压根儿没听过什么玄空派,顿时失望到了极致,更有几个不明所以的娃娃还以为我爷爷是..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11:47:3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民间风水师》小说是老十三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吴虞。《民间风水师》精彩呈现:我爷爷洋洋得意,从兜里翻出一张木牌来,一众人压根儿没听过什么玄空派,顿时失望到了极致,更有几个不明所以的娃娃还以为我爷爷是在聊游戏,凑过来,一众人早已喝醉,倒下桌,就地睡了过去。

《民间风水师》 吴虞小说精彩阅读

那另一个院子里的人为什么不站出来解决呢?或者你心里有个鬼魂,不敢让张家知道这件事,所以你打电话给我?

张诚立刻笑干了,不知不觉地掏出烟盒,递给我一个,看见我没有回答,只好把它拿回去,回来了:

主人,你不知道。我太低了不能打扰他们。即使我说,没有人会站出来帮助我。只有到那时你才在这里找到你,你必须帮助我。

我叹了口气,没有这样的问题。显然,没有什么帮助。张成了铁腕,想骗我。我担心我无论如何都会陷入困境,我也帮不上忙,我也帮不上忙。张家人真的很难对付。

好吧,我明白了。你回去吧。我明天就到。

张诚回答我,问我是否还好,所以他离开了房间。

我一个人坐着,情不自禁地想,张诚要把我拒之门外,怕我会挑孩子吗?

一想,敲门声就响了。

我说,我怕张诚回去了。我站起来开门,但门口没有人。

有人去错房间了吗?

我坐回床上,又敲了敲门,我很生气,这显然是有人故意搞我的!

我爬到门的一边,不急着开门,所以我站了起来,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轻轻地问:是谁?

门外没有人吱吱叫,但微弱的敲门声还在继续。

我心里毛茸茸的,我怕没有人会那么无聊地在半夜敲我的门。

鬼敲门这个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把我的心放了过去,接着我的手动了一下,几乎在眨眼间打开了门,定睛一看,门前还没有人!

但余光注意到一个女人站在离门不远的走廊上,手里拿着请柬,脸上有点憔悴,惊恐地看着我,显然是被我打开门的速度吓坏了?

只要看看他的衣服,很明显他是从张家的另一个院子里出来的。

怎么了?我问。

小姐,请你吃饭。

我眉头一皱,她嘴里的小姐,想来就是我这未婚妻了,也不知道此时来约我几个意思,难不成她认出我来了?

我满脑子的疑虑,眼前的女人顾不了那么多,像是刻意与我保持着距离,即使是在深夜,即使四周根本没人,但还是一副生怕被人误会的模样,将请柬塞到我手里后,便朝着电梯间的位置去了。

关上房门,我看着手里的请柬,简直可以用简陋来形容。

只是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时间和地点,连个落款都没有。

我自嘲地笑了笑,看来我对于张家来说,没有丝毫的地位可言,连请柬都这么敷衍了事?

也不知道爷爷让我入赘的意义在哪里?

被这送请柬的女人这么一闹,我再也没心思睡觉,索性下了楼,打车往张成的别墅去了。

塞上江南别墅区自然算得上是临江市的地标性存在,以至于我在告知出租车司机目的地后,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艳羡。

大半夜地去往别墅区,自然会让司机联想到一些别的事,只是我实在无心去理会这些,即使被司机高看一眼,我也给不出任何的小费,说不出“不用找了”之类的豪迈之言。

民间风水师  吴虞

下车,站在别墅前,阴气已然有所收敛,只是日头算不上太好。

已然深夜,雪依旧下个不停,窸窸窣窣地落下,将街面上的尘埃掩埋住,夜空里挂着的几朵云,没有丝毫的彩,倒像是被弄脏的棉花,给人一种被糟蹋的错觉。

我翻过围墙,脚还没来得及站定,一张严肃且冰冷的脸就凑到了我的跟前。

是个女人,撑着伞,衣衫实在有些单薄,嘴里哈出白气来,带着些许令人迷醉的香气,显然,她站在这里已经有些时候了,只是我一直没注意到她。

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像是想从我的身上找到某个问题的答案,“回去吧。”

我有些莫名地微微皱眉,这女人出现地实在有些突兀,像是提前就知道我会来,所以故意等在这里,听这话里的意思,是要劝我回去?

“为什么?”我不急不缓地问道,将肩头上的积雪抖落,“你又是谁?张成请来的?”

她对我的问题置若罔闻,自顾自地回道:“这件事,明摆着是个圈套,对你没什么好处,张家在等着你出糗,玄空一脉向来不过问这种闲事。”

“你就不想解释一下?”我问道。

她转身就往别墅大门的位置走,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是翻越围墙进来的,就是不想被人撞见,却还是跟她撞了个正着,她却大摇大摆的朝别墅正门走,没有丝毫的避讳。

很显然,她不是张成请来的人。

我追上前去,看着她略微有些消瘦的背影,问:“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我只是来给你提个醒,若是你一意孤行,我也不拦着。”

她就这么走了,消失在夜色雪幕中,我站在别墅门口,顿时有些两难,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既已收了张成的钱,这事不办也得办,是个圈套,我也得往里跳。

就像她说的,玄空一脉向来不管闲事,但收了银钱,那就算不得闲事了。

我小心翼翼的走向别墅的大门,这时才注意到两侧摆着石狮子,左公右母,公的右前爪摆弄着绣球,母的左前抓卧着一只幼狮。

两双眸子空洞,望向西北。

这石狮是风水之物,摆在适当的位置可以为宅子主人带来好运,但暗合五行,不能相冲,狮子属于乾卦,居西北方五行属金。

从风水布局上来说,狮子凶猛,煞气较重,用来阻止邪祟鬼怪进屋,但也只能解屋外凶煞,屋内的事,狮子可管不着。

再定睛一瞧,这狮子一高一矮,显然不是一对,我顿时明白过来,别墅里女鬼身上的煞气,怕是就此而来。

狮子公母为一对,左右不能混淆,如果其中一只受损,得换一整对,像眼前这样,把剩下的一只留在原处,煞气自然而生,也难怪别墅里的女鬼成了这副模样。

屋外的煞气挡不住,甚至还会招来更多邪祟煞气!

我暗笑张成不懂行,这么低级的错误也会犯,同时心里也有些同情屋里的女鬼了,她这是迫不得已成了阴煞的结合物!

翻窗进屋,我直奔最里侧的房间。

越是往里,阴气越是重,加上天寒地冻的,我不免打了个寒颤,她便这样飘忽忽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面无表情,浑身恶臭味难以遮盖。

“来了。”

女鬼极为平淡地朝我招呼道,像是在跟“故人”寒暄一般。

我有些不适应地点了点头,问她说:“你叫什么名字?”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