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耽美 > 一不小心当了白眼狼免费阅读 肖潇冯亭最新章节

一不小心当了白眼狼免费阅读 肖潇冯亭最新章节

2020-10-17 08:58:05 作者:叮咚 

一不小心当了白眼狼小说是作者叮咚的作品,主角是肖潇冯亭。主要讲述了:肖潇第一次见到冯亭,直觉这个日后的“家长”不好相处,作为监护人,他对着自己立下各种规矩,谁要听他的?肖潇暗自扒拉着后路,等一成年,就..

《一不小心当了白眼狼》 小说介绍

一不小心当了白眼狼小说是作者叮咚的作品,主角是肖潇冯亭。主要讲述了:肖潇第一次见到冯亭,直觉这个日后的“家长”不好相处,作为监护人,他对着自己立下各种规矩,谁要听他的?肖潇暗自扒拉着后路,等一成年,就离开了冯亭的地盘。

一不小心当了白眼狼免费阅读 肖潇冯亭最新章节

  身后传来的声音阴森至极:“听好了,孟辛,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去酒店,让我/操回来,二是在这里,我直接/上你。”

  孟辛:……两个都不想选!

  孟辛侧着脸,舔了舔嘴唇,试图为自己开脱:“昱哥,上次我被你灌得都断片了,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何昱的死亡凝视,嘴里顿时消了音。

  何昱也不说话,只死死盯着他,直到孟辛耐不住想甩开他时才幽幽地说:“宝贝儿,第一次你压/我,可以说你意识不清醒,后面那两次你解释一下?嗯?”

  看着孟辛脸上骤变的神色,何昱笑了。

  压了我就想跑?宝贝儿,看来你还是太天真。

  他腾出手捏着孟辛的下巴掰向自己,轻轻吻上去。

  今夜还长着。

  肖潇被吴北烦得不行,这兔崽子像看不到他的冷脸似的,撇下一桌人不理,对着他一口一个“肖哥”,硬是让他留下,在得知自己时不时在这里上场表演后,更是直冲自己闪星星眼。

  偏偏给孟辛发的短信到现在都没有回音。

  他烦躁的挡住吴北递过来的果汁,冷着脸说句:“不用。”

  吴北立马放下杯子,又凑过来:“肖哥,你下次上台是什么时候?能告诉我吗?我是你和孟哥的小弟,还没见过呢!你一定要告诉我啊!”

  下次?

  肖潇蹙眉,现在学业繁重,隐隐有些吃不消了,今晚估计是这个学期最后一次来琛哥这里了。

  晚上的时候和琛哥提了句,也拒绝了琛哥的报酬,他要静下心来,努力学习,争取考个好学校。

  手臂被吴北碰了下,让他一下子回神,转脸看着吴北兴奋又期待的目光,他压下心思,淡淡回道:“再说吧。”

  抬手看看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他站起来,边走边对吴北说:“走了,你也回吧。”。

  吴北“嗳”了声,心里美滋滋的,别看肖哥看起了冷冰冰的,实际上很关心他呢!

  他迅速和朋友告别,起身追了上去:“肖哥,我送你回去。”

  肖潇回到自己家,洗漱过后就瘫在床上,他实在是累惨了。

  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他闭着眼,摸到手机,手指凭着记忆一划,一接通就开喷:

  “孟辛你个孙子!这一晚上去哪了?去浪也不给兄弟说一声!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那边沉默了一下,“……我是冯亭。”

  肖潇顿时像被人按了消音键,没了声响。

  那边似乎对他的沉默并不以为意,磁性的低沉嗓音在手机里响起:“下飞机了也不打电话给我,黎尔说你到现在都没回家。你在哪里?”

  听着冯叔叔的质问,肖潇心里徒然升起一股委屈,这感觉来得迅猛又强烈,直逼得他喉头发堵,双眼酸涩。

  那边还在说着:“趁着叔叔不在,你就跑去夜店疯?今天就算了,明天就回家住。”

  肖潇费了很大力气才平复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心情,慢慢做了几个深呼吸,务必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往常一样,才道:“不了,冯叔叔。我不回去。”

  毫不意外听到冯叔叔的反对:“不行。”

  肖潇缓缓地说:“冯叔叔,我想在我家住,我要陪着我妈妈。她一个人,会寂寞的。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冯亭的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肖潇,我说不行。”

  肖潇顿了顿,决定放大招,“冯叔叔,我不想住你家,是不想碰到你带人回来后的一些尴尬场面,我心里素质差,见不得那些。就这样,冯叔叔晚安!”

  也不等冯亭再说什么,飞快挂电话。

  又翻了翻微信,只见孟辛半个小时前发来一句:明天替我请假。

  肖潇:……

  放下手机,他闭上眼睛,试着入睡,累了一天,他觉得自己应该很快睡着,然而脑子里乱哄哄的,各种各样的画面接踵而至。

  一会儿是冯叔叔带他爬山时那温暖的笑容、一会儿是他给自己检查作业时认真的神情。

  一会儿自己溺水时他焦急的模样、还有在自己脚受伤时行动不便,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

  意识模糊之前,停留在脑海里的是冯叔叔看着那个人时的眼神,那样的温柔和执着。

  这一夜,肖潇并不如他想象中的睡得安稳。

我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他眼角的泪水悄悄地滑落了。

第二天,肖潇很早就去上学了,他决定认真上课,尽力解决这个问题。

休息的时候,陈珊又把肖推到前排座位上。他不耐烦地回头说:肖大哥,孟师兄今天请假了?

看到肖潇点点头,他补充道:你听到那个谣言了吗?

肖潇很少好奇:什么谣言?

陈山小偷环顾教室,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一边,刚拿出手机,到肖潇去看校园网上的论坛,小声说:我听说国庆节那天有人在‘深蓝’上看到S大学的草,他把梦鸽抱在车里。我听说国庆节那天有人看见S大学的草何宇抱在他怀里。看看这张照片!嘟嘟,是孟子!

肖潇晓用圆圆的眼睛盯着这幅画。何玉抱着孟欣?错了!显然是他把孟欣带走了,两家人都认识。

一不小心当了白眼狼  肖潇,冯亭

陈山一听到,就知道肖潇知道了,就把头探得更近了:出什么事了?他们有戏吗?

肖潇摇了摇头说:这怎么可能?他们之间发生了冲突。

陈善新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孟欣在他们的话题中,此时还躺在河玉一家的床上,身上沾满了何玉留下的痕迹。

晚上自学课结束时,肖潇像往常一样离开了校门,去了公共汽车站。

一位熟悉的黑人迈巴赫在他面前停了下来,窗户下来,露出了管家叔叔的圆脸。

肖先生,先生,我来接你。

至于冯亭不懂人,肖潇知道这个人有多坚强,有多霸道。他知道一年多来,他彼此相处是多么的坚强和专横。

在拥挤的街道上,李尔下车,为他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微笑着让他上了公共汽车。

附近的学生们经常回头看,各种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所以肖潇想去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他想说不,却迷失在李尔的笑脸里,只能不想上车。

街道两旁的风景很快就退去了,肖潇静静地望着窗外,头侧着,一句话也没说。

有一段时间,李尔转过头去看他,发现他的脸不太好,想了一想,决定替他的丈夫说些好话,他们俩一起出去旅行,一个接一个回来,一定是和他的丈夫出了问题。

清了清嗓子,看到肖潇看着自己,笑着说:先生今天下午刚到家,给你带了很多礼物,让我带你回家看看。

  肖潇心里很不爽,面上却礼貌地对黎尔低声道谢。

  黎尔摆手,并告诉他:“除了先生给你带了礼物,你的父亲吴先生也送了礼物,说你生日快到了,怕到时候抽不出空。”

  肖潇半眯着眼,默不作声,所有思绪尽藏眼底,嗯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一路疾驰,车子驶进了那座富丽堂皇的庄园。

  肖潇站在别墅大门外,踌躇不前。

  这几天梦里梦外的纷乱画面又排着队打着呼啸从脑海里奔驰而过。

  他抿着唇,眼睛死死盯着那扇门,指节分明的手紧紧拽住书包肩带,脚步忍不住后退。

  就在他转身要走时,大门开了,冯亭出现在门口,肖潇的视线瞬间对上了他那锋利的眼神,心里猛一哆嗦。

  冯亭站在门里,招呼他:“肖潇,站在那里干什么?进来。”

  被吓一跳的肖潇,乖乖跟着冯亭进了门,换鞋,然后走到客厅,搂着书包坐到他对面。

  他要和冯叔叔谈谈。

  厨房里忽然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阿亭,谁来了?”

  肖潇猛然回头,只见那个在海边遇到的男人手里端着两个杯子,正从厨房里走出来,他走到冯亭身边,把其中一个杯子递给冯亭,看向肖潇,那双微圆的眼里泛着温润的眸光。

  冯亭长腿交叠,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喝了口咖啡,赞道:“手磨的果然更好喝。”又喝了两口,才给两人互相介绍:“这是吴泽的孩子,肖潇。肖潇,喊程叔叔。”

  肖潇看着程叔叔走近,飘忽的心忽然就踏实了下来,他定了定神,面上就露出一丝笑意:“程叔叔好。”

  程禹放下咖啡,也对肖潇笑了笑,问道:“喝咖啡吗?”

  肖潇刚想说不用,还没开口就被冯亭赶去休息,“很晚了,去睡吧,礼物放你房间了。”

  话是对肖潇说,眼睛却不离程斐。

  肖潇:……

  所以,自己那点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可以摁熄了。

  忽略心里烦闷的感觉,他向两人道声晚安,站起身准备上楼。

  身后又传来冯亭的声音:“过两天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肖潇忍不住回身,认真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谢谢冯叔叔,我不想要礼物,我想……”

  他顿了顿,双手握紧成拳暗暗给自己打气:“我想住校,马上就要上高三了。住校的话,我能更加用心的学习。”

  冯亭不置可否,淡淡开口:“住家里,周末我会给你请家教。”

  肖潇缓了缓吐口气,直面冯亭:“冯叔叔,我不想两头跑,那样太麻烦了。很晚了,我去休息,各位晚安。”边说边往楼上走。

  冯亭脸色微变,这孩子怎么回事?好端端又闹什么?他看了眼程斐,丢下句“孩子大了不好管”,起身三两步追上肖潇,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去了书房。

  见此,程禹眉梢一挑,随后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看向站在一旁的管家,笑道:“阿亭也会照顾人了。”

  黎尔笑咪咪地点头:“自从肖潇先生来了以后,先生变了很多。”

  程禹放下手中的咖啡,轻叹一声,说:“我在国外这几年,阿亭过得好吗?”

  他轻抚手腕上的钻表,似是无奈道:“我过问他,他总说很好,从小就这样,什么都愿不告诉我。”

  黎尔嘴角微抽,心里闪过不满。

  先生是他看着长大的,程禹对于冯亭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程禹结婚去了国外,先生整整疯了一年,先是每天醉生梦死,颓废得让人心疼,后来像是缓过来,却开始不停地带人回来。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