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都市 > 重生之岁月风云

重生之岁月风云闹闹不爱闹-著

主角:盛嘉树
《重生之岁月风云》是一本熬夜必看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盛嘉树,是由闹闹不爱闹创作的高口碑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他是被诸多社团拒绝承认身份的江湖人,他是一大批商人自知玩火也要合作的生意人..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16:25: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重生之岁月风云》是一本熬夜必看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盛嘉树,是由闹闹不爱闹创作的高口碑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他是被诸多社团拒绝承认身份的江湖人,他是一大批商人自知玩火也要合作的生意人,他是坑人坑到家破人亡却赢得无数赞誉的慈善家,用这些身份招摇撞骗二十年之后,他打了一场明知必败的仗,有人谓他香江无双,他答四字:何足挂齿。

《重生之岁月风云》 盛嘉树小说精彩阅读

然而,1900年后,南北街的几位商人主动向卫生部门捐款,允许香港政府在附近建一个公厕,从而解决了这个既方便又困难的问题。

当时南北经商的人大多是潮州人,所以小巷里的食物大多是潮州风味的,政府可能会觉得再叫石坑里有点不雅,所以主动在政府地图上给这条无名小巷取了个名字,潮州里一宣布,潮州人就砸了路牌,以前叫屎坑,现在叫潮州,不是说潮州是屎坑吗?

所以到最后,这条巷子里还没有正式的名字,只有一个粗俗的名字从嘴里传下来,便便坑里,但不影响许多食客和暴饮暴食者来这里吃饭。

这时,在挂着老尾牛标志的商店里,大个子柳龙,整个英国音乐的大个子,愤怒地举起酒杯,把一整杯大黄蜂酒倒进嘴里,然后重重地把玻璃杯扔到桌子上,把碗勺子摇到桌子上,发出响声。

我觉得你不应该叫一头火牛,因为你很生气。于兆汉手里拿着一瓶可乐,看着他对面的柳条龙。我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在于兆汉的印象中,很少能看到柳龙的怒气冲冲的样子。

没有理由!我失去了我最好的!华刘龙盯着于兆汉喘着气说:我的一个兄弟去年去世了,留下了两个孤儿院和寡妇互相依赖。他的女人一心想让孩子们读书。当然,我是他最大的照顾他的。今年我要带他到读书年龄,所以我要带他去报名。你猜怎么着?我接了你妈妈,700多个孩子上了那所公立小学的一年级。结果,学校只选了70个!那些想考试、懂英文字母、读古诗、懂数学的孩子可以选择。如果我的孩子知道,我就不用去那里读书,我就会学到鬼!

那么,你弟弟的孩子不是选出来的吗?于兆涵把吸管插进可乐瓶里,喝了一口。

华柳龙凄凉的脸:当然,他的老妈妈的选择并不成功,他整天帮九龙城那些狗肉火锅老板偷鸡摸狗,没时间学,我直接带人去校长的房间,我出去混了,我今天来送侄子上学,如果这样的小事不能解决,以后就会被嘲笑,只要你愿意帮忙,说个价,我就永远不做回头菜了。.

于兆汉没有回答,一小口可乐,看着柳龙描述今天发生了什么。

死者说,今年香港和九龙的官立小学加起来只有九千名新生,而今年则有近十一万名小鬼魂来学习。她说:如果我真的有这个技能,我会照顾十一万个家庭,这样孩子就不会抢我侄子的座位,分散他们会有一定的美。她说。她补充说,香港和九龙的所有官立小学加起来都是香港和九龙的官立小学,但今年一年级只有九千名新生。

你叫我不要来,让我帮你接11万人。恐怕整句话都不够。于兆涵不以为然地说,你不能对这样的事生气,对吗?

花刘龙抓了挠裤裆,然后把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我不生八女校长的气,我很生气,我们是这样一个坏人没关系,但我们的侄子想读书,想做个好孩子做不到!我想送他去一所名校,多少钱不重要,但同样不能去,那些学校要大人物的推荐信!所以我才生气。鬼和那些大人物不把我们当作个人,他们甚至没有给我们侄子一个成为人的机会!

你知道我今天也很生气吗?我今天去看了八个手指,说我要杀了这只螃蟹,这样他就不会毁了那根旧的火棒。余兆汉把可乐吸干,放回桌子上,用一种平淡的语气说。

华柳龙撇嘴说:你的怒气是白痴干的!

他压低嗓子,向前倾:不要谈论来自河流和湖泊的人。即使普通市民也知道,读过书的人,也不知道是否还得付这么多的本金和利息,但他还是借来的。为什么?

于兆汉盯着柳条龙,柳龙竖起两根手指:

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是螃蟹把钱拿到美国,把麻烦留给老火,要么就是债权人在号码过期后才能活下去,到门口去收钱。

在那之后,华刘龙笔直地坐了起来:如果你想忠于社会,这两天你就不急着这么做了。在螃蟹和酒摆好之后,做这件事就太迟了。

重生之岁月风云  盛嘉树

在半岛饭店的豪华套房里,豪伊·温特带来的三个白人年轻人在娱乐室里和一群俄罗斯白人妓女一起喝酒,他们从娱乐室到雪茄吧不时狂笑、夸大其词、大声疾呼。

“你骗了那些杂种一大笔钱,然后再设计干掉他们,我没有意见,可是你现在告诉我,那么一大笔钱,最终并不会留下?”豪伊-温特熟练的卷了一支大麻,在鼻尖轻轻嗅了嗅,随后咧嘴笑着递给对面的盛嘉树:“我特意从芝加哥带给你的墨西哥好货。”

他是在芝加哥桀骜横行的人物,更是之前盛嘉树所参与的那个小团体首领,此时虽然一身旅客打扮,但是此时坐在雪茄吧的沙发上,自然也好,刻意也好,正努力学着威尔-华莱士那种老头子的语气和气势。

盛嘉树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最近这几天我可没心情让大脑爽到忘我。”

“好吧。”豪伊-温特把大麻收回来,自己叼在嘴里点燃,舒爽的吸了一口,烟雾喷吐而出:“下次你想要来一支,可能要等到布莱克和大菲斯那些混蛋驾到了,算了,还是继续说说那笔钱吧。”

“那笔钱,一定要花出去,豪伊,无论是警察,官员,还是其他活着的杂种,都需要钱来让他们对死人视如不见,我不想杀完人之后逃之夭夭,我们需要的是在这座城市站稳,就像西西里,科西嘉走出来的那些意大利人和法国佬,在纽约,波士顿,芝加哥那些城市当年做的一样。”盛嘉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随后从果盘内捻起一粒葡萄丢入嘴里。

豪伊温特咧嘴笑了起来:“说起科西嘉那些法国佬,老爹上个月让人在纽约冒充国民警卫队,洗劫了他们的货船,那些家伙从马赛港运来的两吨粗炼海洛因,现在应该已经运到了芝加哥。”

说着话,豪伊温特直起身,端起红酒杯示意盛嘉树,盛嘉树举杯和他碰了一下,豪伊温特盯着饮酒的盛嘉树说道:“皮特,虽然这是你的城市,但你知道,我才是Boss,那笔钱如何分配,你应该考虑我的感受,我是说,如果你希望我留下来的话。”

盛嘉树不动声色的笑笑:“当然,你是Boss,从来都是,那笔钱你来处置。”

“Good,说起来,我似乎从来没见过你对哪个女人有过兴趣?丽萨,玛娜好像都因为你拒绝她们而泼过你啤酒,你今晚不准备帮自己选一个?”从盛嘉树嘴中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豪伊温特干脆的把话题转向女人,对盛嘉树发问。

盛嘉树弹了一下烟灰:“别把我当成处男,我七岁开始看色情画册,十三岁时就被我哥哥带去看脱衣舞,十八岁时我回香港过生日,哥哥还帮我找过一个女人陪我上床当成人礼,只不过事后被我父亲发现,他很讨厌婚前和女人发生点儿什么,于是狠狠教训了我,让我对这种事敬而远之,不过,也不用同情我,我哥哥被打的更惨。”

豪伊温特笑了起来,外面客厅的电话响起,一个白俄妓女衣衫不整的从娱乐室走出来接通了电话,几秒钟之后,她敲了敲雪茄吧的玻璃房门,语气妩媚的开口:

“酒店前台打来电话,说一位郑先生,想要约盛先生一起吃晚餐,他在三楼的餐厅。”

……

上环南北行街屎坑巷,巷内各种潮州风味的大排档和店面正忙的热火朝天,店铺伙计小跑着穿梭在各处桌位之间,手里高高举着托盘,嘴里还不忘提醒着食客们:

“滚水!小心!”

“唔该!收脚!”

各个食客们也都吃的满头大汗,不时与同伴举杯相碰,整条小巷的气质似乎与巷名完全不符。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