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穿越 > 不吃鱼丸著作夏意迁小说在线阅读 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小说

不吃鱼丸著作夏意迁小说在线阅读 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小说

2020-10-17 17:01:44 作者:不吃鱼丸 

《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夏意迁是小说的人物,由不吃鱼丸倾心创作,《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全文简介:这个世上有一种人,她们高贵优雅,世上爱慕她们的男男女女不知凡几,但她们却..

《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 小说介绍

《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夏意迁是小说的人物,由不吃鱼丸倾心创作,《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全文简介:这个世上有一种人,她们高贵优雅,世上爱慕她们的男男女女不知凡几,但她们却偏偏爱着一个傻哔,而现在,夏意迁:我要来当这个被爱的,又蠢又作的傻哔对吧?行啊,虐人我最拿手了,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漂亮小姐姐就手下留情的!

不吃鱼丸著作夏意迁小说在线阅读 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小说

  “我会小心的,你看我把辫子都剪了,是不是很乖,你要给我奖励。”

  ***

  “上午十点召开股东大会,下午一点会见……”施青竹依旧一大早便等在总裁办外,第一时间向夏总汇报一天的工作行程。

  俊美斯文的男人不经意间扫过夏总脖领下的玉颈,比雪尚且白上三分的肌肤光洁如玉,但施青竹却敏锐的在往领口延伸下去的地方捕捉到了几点及不易人察觉的痕迹。

  那是即将消退的浅淡樱粉,但由于女人过于白皙的肤质,哪怕是一丝丝的色差在她的身上都明显到刺目。

  施青竹瞳孔骤缩,在一瞬间,竟感到了恍然难以承受。可是明明在昨天他主动将消息传递给明惜泽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不是吗?

  为什么还是会感到难受?

  控制不住的,每次看到都会令他感到窒息般的阵痛的,甚至想要干脆杀掉那个在她身上留下痕迹的男人的冲动。

  明惜泽,明惜泽,他不配啊!

  “晚上的宴席你和张部长一起参加。”夏意迁吩咐完,却没有听见施青竹的应声。

  她疑惑回首,就见她一向能干的施助正望着她的脖颈发怔。

  夏总眉梢轻挑,不动声色的将有些许敞开的衣领压下,掩住了半露的春//色。

  现在还没到他爆发的时候,可不能把小狼崽子逼急了。

  “施助,回神了。”

  几乎刻进骨髓的清冷女声轻易唤回了施青竹的神智。

  他略有些狼狈的俯首,歉意的谎言不需要打草稿就流利而出:“抱歉夏总,我昨天没有休息好,今天状态不太好,我能请个假吗?”

  夏意迁看了他两眼,不甚在意的收回目光,点头道:“当然,你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如果确实不舒服多休息几天都可以。休假前记得交接好工作。”

  她表现的态度太过于正经,就像是每一个老板对于下属的态度。

  不,应该说还要冷漠一些。

  她甚至没有意向过问他哪里不舒服。冷漠的近乎无情。

  但这确实是夏总对待异性员工的态度,矜持有度,因为身份的缘故,她极少会给予异性员工过多的关心,杜绝一切让他们产生幻想的可能性。

  这原本是让施青竹最放心的一点,此刻却像是反噬的利刃插/入他的胸/膛,他以为自己应该是不同的,但实际上,他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夏总眼里,不同的人只有明惜泽。

  或许,还要加上那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叫林清言的穷小子。

  施青竹垂落在腿侧的指节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男人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已经恢复到了往日里严谨可靠的施助的姿态:“好的,我会将工作交接给李秘书。”

  “李秘书?”已经坐在桌前批改起文件的夏总随口应道。

  “是的。”施青竹颔首,哪怕知道夏总此刻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也依旧保持着最优雅悦目的仪态,“李诗雨,李秘书。”

  夏意迁将不过关的策划案放在一旁,抽空思考了一下李诗雨是哪位。

  好像是在发现施青竹是重要男配不得不提拔前她最看好的一位秘书,施青竹现在的位置本该是她的。

  其实交接给谁都无所谓,能进入总裁秘书办的人没有哪个会是废物。“可以。”

  施青竹退出了夏总办公室,动作轻缓的关上门。

  “施助,您找我有什么事吗?”面目清丽的女子小心的来到他身边,声音拘谨畏惧的问道。

  施青竹缓缓转身,身形高大的男子形似疲惫般的摘下眼镜,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眉心,慢慢揉了揉。

  李诗雨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已经见识过施助另一面的她,在面对这个在夏总面前伪装的人畜无害的男人时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果然,当施青竹再抬起眼时,就如凶兽出笼,脱离了驯兽师的看守,男人狭媚的狐眸里闪耀的是血性未消的寒光。

  那是高等猎食者对于低等生物的威慑和轻蔑。

  “我要休假两天,这两天我的工作就要由你来代劳了。”野兽披着斯文的表皮,向着他的手下败将发出命令。“在我不在的这两天,希望你能帮我完成工作。”

  李诗雨有些发抖,她现在看见施助这张脸就觉得胆颤,但她也不是个蠢的,求生欲让她捕捉到了施助言外有意:“是,是的。我自然会做好工作,施助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见李诗雨还算上道,施青竹这才收起了一身威压。毕竟他要李诗雨做的事有违工作准则,不在气势上压着点她,她还真有可能不会答应。

  “我不在的时候,如果有什么身份特殊的人来找夏总,我希望你能帮我看着点。”

她却爱着一个傻瓜[快穿]  夏意迁

身体,特殊的身份?李世宇有点傻,你什么意思,一个特殊的身份?

史庆柱笑了笑,以一群清风结月结束:就像唐人和黎族人一样。

唐丽.是为了接近夏天的将军而混进秘书做的,但不幸的是暴露了疯狂/汉本/性,被夏天的第三代老板赶出去了!

救命,这是给她监视夏先生的!

李世宇瞪着眼睛,下意识地会拒绝,她对夏天有热血的将军!拿夏天的总钱,吃夏天的食物,还舔夏天的脸每天,你怎么能吃内外!

想清楚再说并不难。这只是为了让你关注整个夏天的游客,这就是总统的职责。石庆柱狐狸眯着眼睛,像锋利的刀刃割给李世宇那样的丝绸危险气息。你在这里已经四年多了,现在是升职的时候了,不是吗?

石庆柱也不喜欢李世宇,如果不是他把人围在身边,他就不会利用她了!

李世宇顽强地战斗着,终于在帮助的冷眼下倒下了。

看着后面的帮助离开,李世宇几乎咬了一口银牙。

她的夏季老板!你为什么让这样的动物在你身边?

新的戒指俱乐部建筑群

史庆柱换上了他笔直的西服。

其实,他不喜欢穿这种正式的、笨重的三件套,总能给他一种窒息感。但石庆柱也很清楚自己的优点,一旦他的外表显得过于随意,就会显得轻浮,但如果穿上白色衬衫和金边眼镜,则是另一种写意的笔触。

用一个年轻女孩的话来说,这似乎是.禁欲/欲望?

石庆柱摘下眼镜,秀发遮不住纤细的眉毛,如神话的诱人精神和灵魂的狐狸。

他脱下黑色西装外套,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解开上衣的扣子。

不幸的是,不管他长什么样,他期待的那个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盯着他看。

更衣室的门被推开了,慢慢走的那个人没想到里面还有人。

一个小佛痣的人皱起眉头,冰冷的黑眼睛扑向石庆柱。

段先生。石庆柱抬起嘴唇,带头打招呼。

  “这里是私人更衣间,你不应该进来。”段玉眠移开视线。

  他显然是刚刚运动完,略长的几缕黑发湿漉漉的黏在他的面容和脖颈上,与一般男人相比更显苍白的肤色是久未见光的病态。

  姿态清艳的美人此刻却比冰霜更加冷漠,字里行间驱逐之意昭然若是。

  所幸施青竹并不是来和段玉眠叙旧的,也就不在意他堪称恶劣的态度。

  同为在夏总面前一副面孔,外人面前一副面孔的人,施青竹对段玉眠的冷淡适应良好。

  “何必这么着急赶我出去。”施青竹换上击剑服,缓缓整理着白羊皮手套,姿态悠闲。“明惜泽知道你回来的消息了。”

  段玉眠摘下指套和护腕,苍白的手背上泛着深色的红晕,显然是刚刚用手重击物体后造成的,他将手放在水管下,任由冰凉刺骨的水流冲刷过滚烫的手背,轻描淡写道:“他能这么快得到消息,难道不是你告诉他的?”

  “是我。”施青竹点点头,分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他甚至好心的帮段玉眠将一旁的毛巾递了过来。“不过段先生放心,我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段玉眠用毛巾擦手的动作微不可察的一顿,他阴晦的看了眼施青竹,沉下的眸瞳中喜怒难明。

  “没有针对的意思?你不会不清楚,明惜泽一直都想让我死。”

  他两年前被逼退出国内的权势角逐,就是因为明惜泽的算计。

  那时明惜泽甚至还不是夏意迁的情人,不过是同样的心怀不轨者。却因为在两人起冲突后,明惜泽先行向夏总示弱,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得到她的庇护。

  于是段玉眠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驱逐去了国外。

  然而这并不是明惜泽的最终目的,那个疯子视他为威胁,因为看出了他对夏总隐秘的心思,怕他哪天攀上了夏意迁,所以一直想让他死。

  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能力,不自量力的东西。

  施青竹同样清楚在夏总身边乖的像狗一般的明惜泽是什么货色,见人就咬,恨不得夏总身边所有的雄性生物都死光好独占夏总。

  但那也不过是痴人说梦,也不看看他到底配不配。

  “现在明惜泽不会想让你死了。”

  段玉眠背对着施青竹脱下上衣,他的肤质虽是病态的苍白,但那并不代表他的身体状况也同样病弱,男人ch果的背肌线条紧实流畅,腰线紧窄漂亮。

  但在腰侧的一个狰狞疤痕破坏了段玉眠背部的整体美感,施青竹认出那是子弹取出后留下的痕迹,因为他曾在夏总身上看到同样的伤口。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