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穿越 > 青山听雨著作小说《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最新章节目录

青山听雨著作小说《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最新章节目录

2020-10-17 14:19:40 作者:青山听雨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主要讲述了苏甜的穿越故事,作者青山听雨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穿越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苏甜穿书了,穿成了大佬用来冲喜的亡妻,她对剧情唯一的推动作用就是,给大..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小说介绍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主要讲述了苏甜的穿越故事,作者青山听雨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穿越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苏甜穿书了,穿成了大佬用来冲喜的亡妻,她对剧情唯一的推动作用就是,给大佬添了个已婚标签,苏甜来到这里第一天,丈夫冷淡,婆婆冷漠,弟弟冷眼,后来,丈夫温柔得怕把她宠化了,婆婆慈爱得像亲妈,弟弟可爱得像个二百斤的熊猫,苏甜:我可能看了一本假书。

青山听雨著作小说《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最新章节目录

  秦封手边的鼠标停顿了下,将以上文件一一删除关掉。

  比起其他人的片面之词,还有这些苍白无力的文字,秦封更愿意相信他看到的东西。

  更何况……

  青年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有些无奈。

  他温声解释:“我让你们查的不是这些。”

  叶临愣住,不解地问:“不是这些?”

  秦封想知道的不是苏甜跟苏家的情况?既然这样,为什么让他们去调查苏家?

  秦封轻垂下眼帘。

  脑海里闪过的却是那天夜晚见到的,那只伤痕累累的手腕。

  她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面对死亡。

  秦封顿了顿,随即摇头道:“算了,不用再查了。”

  也许这件事对于她来说,是她不愿意被人提起的伤疤。

  小助理直到现在都有些云里雾里,处于状况之外,听见老板的话,听话地点了点头。

  这个话题才刚刚过去,向秘书却想起了另外的事情,“说起来,那位苏总最近借着秦家的名号,做了不少的的事情。”

  上流圈总有着一些鄙视链,像苏家这种才刚在港城站稳脚跟的公司,在底蕴深厚的豪门世家眼里就跟暴发户没什么区别,所以但凡有点背景的家族,都看不上像苏氏这样的暴发户。

  这使得苏氏在港城结识人脉的时候,或多或少会受到点阻力。

  而秦家的这面大旗,对苏家来说无疑是很好用的,同时也是他们融入进上流圈子不可或缺的的桥梁。

  要是换做平时,秦封估计是不会管这种闲事,但是现在……

  秦封回想起邮件里看到过的东西……

  他轻声道:“让他们多注意下。”

  这句话很明显表明了他的立场。

  向秘书反应过来:“我知道了。”

  *

  苏家。

  别墅里一片安静。

  自打宁士兰跟她的律师来到这里之后,屋里就一直是这么一个寂静氛围。

  苏舒搂住苏太太的手臂,依偎在她怀里,小心翼翼地望向坐在沙发的另一个女人。

  那是一位气质优雅的女性,浑身上下无不透露着精致的气息。

  她安静地坐在那里,根本不需要说一句话,就能让所有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聚焦在她的身上。

  宁士兰静静地审视着这个家庭,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转移到了苏父身上。

  苏父面色难看地按住额角,沉声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宁士兰没开口,只看了眼自己带来的律师。

  苏父在看见她旁边的人时,像是被提醒了些什么,一张脸更加难看。

  律师拿出一份文件,解释道:“苏先生,这是股份转让书,我的委托人已经让我拟好合约,请你过目一下,如果没什么异议的话,可以就在上面签字了。”

  苏舒内心隐隐的不安促使她从母亲怀里抬起头,怯生生地问道:“什么转让?”

  宁士兰似乎才留意到屋子里有人,转头望向她,语气温和却又一针见血,“你的母亲没有教过你礼仪吗?长辈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况且……还是与你无关的事情。”

  什么跟她没有关系?!

  事关苏氏的股份,怎么可能跟她无关?!

  苏舒心里不满,正想反驳,就被她的母亲硬生生拽住了手。

  力度之大,疼得她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

  苏舒忍住痛意,下意识看向母亲,苏太太面上冷静,甚至还带着优雅的笑容,看似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但握住苏舒的力度完全出卖了她自己。

  苏舒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她一见到宁士兰,就开始深深地讨厌这个女人。

  苏舒一直觉得她的母亲优雅大方,跟其他人的妈妈不一样,可宁士兰的出现却在告诉她,不仅是她比不上苏甜,就连她的母亲也比不上苏甜的妈妈。

  苏舒望向父亲,希望他能说点来反驳这个女人,可他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沉着脸色接过律师递来的文件,慢慢地翻阅着。

  宁士兰声音平静,陈述事实一般地继续说道:“先前说好的,等苏苏嫁人了,你会将20%的股份转到她的名下。还有苏氏旗下的两间珠宝店,以及城郊的那几块地皮。这件事情,你没忘记吧?”

  “我没忘!”苏父高声道,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他一把拿起黑色钢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

  手机忽然响起来的时候,苏甜在毯子里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它。

  一个从未备注过名字的号码出现在屏幕上。

  苏甜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端的人显然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接通了,安静了一阵,才轻着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苏苏,你跟霍希要到了吗?”

  苏苏。

  这是一个在苏甜记忆里无比熟悉却又陌生的名字。

  苏甜脑海里忽然闪过了很多的画面。

  笑容温柔的妇人抱着女儿,将她带到钢琴桌前,教小女孩弹小星星,并笑吟吟说道:“我的苏苏真厉害,学一遍就会了。”

  年幼的小苏甜抱着一个比她还要高的玩偶熊面无表情地站在角落,听着佣人们说道:“真可怜,年纪这么小,父母就离异了,等以后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小小姐就真的里外都不是人了。”

  随后,便是小苏甜看着自己的母亲语气温和地对另一个小男孩说了句什么,满脸宠爱地揉了揉他的头发。等到看见苏甜时,她便又笑笑,似乎想要过来抱她。苏甜却张嘴,狠狠地咬了一口母亲,非常激动地让他们滚。

  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弥漫上心头。

  原本以为早就已经被遗忘的事情,只是被埋在了记忆深处罢了。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苏甜

  苏甜拿着手机,没有应声,泪却无声地掉了下来。

  她知道,那是属于苏甜的记忆。

  霍希一直在留意着后座的动静,见后方忽然没了反应,不太放心地看了眼后视镜。

  等到看清女孩脸上的泪痕,他似乎凝滞了一般,握住方向盘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青年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直接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苏甜回过神来时,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她怔怔地抬头,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条手帕已经送到了她面前。

  霍希伸手,摸了摸苏甜的脑袋,他似乎不太擅长做这样安慰人的事情,语气无措,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笨拙地安慰她道:“妹妹,不哭……”

  苏甜很小的时候,就总是听身边的人说,你的母亲根本就不爱你,所以才会选择跟你的父亲离婚,只有苏家才是你的家。

  那时候的苏甜,跟她母亲的关系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僵硬。

  父母离异之后,苏甜跟了父亲,而她的母亲宁士兰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望她。哪怕没办法过来,她也会通过视频通话了解苏甜的近况。

  每当苏甜跟母亲见面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起父亲跟家里的佣人对自己说过的话。

  她不懂得怎么分辨这些话的真假,但她更讨厌那些人对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露出来的表情,尽管那时候的她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但已经无比厌恶这样的目光跟神色。

  宁士兰再婚的时候,曾经问过苏甜的意见,并问她要不要跟自己去霍家,那时候苏甜只问了一句:“你结婚了会不要我吗?”

  当时苏舒已经出世,敏锐的苏甜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尤其在看见后母跟她的父亲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时,这样的一幕更是让她感觉到无比的刺眼,她开始感到不安,企图从家人身上得到保证。

  宁士兰没有片刻的犹豫,很认真告诉苏甜,她是她在这世上最爱的人。

  如果苏甜不愿意的话,她会尊重女儿的意见。

  苏甜便点了点头,说道:“好。”

  如果当时没有人从中作梗的话,或许小苏甜就真的跟她的母亲离开了。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

  就在宁士兰来苏家接她的前几个小时,从小一直照顾苏甜的保姆抱着小苏甜,并低声告诉她:你妈妈有了另外的孩子,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爱你,你跟着她走的话,就再也见不到爸爸,也见不到你最心爱的小熊了。

  同样的话,苏甜听过很多次了,她看似没什么反应,其实一直默默地把这些话记在了心里,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可这句话从从小照顾她的保姆嘴里说出来,无疑对苏甜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而其他人在宁士兰面前又表现得太好,以至于她一直不知道这些人是在女儿面前这么贬低自己的。

  宁士兰带着霍希来接妹妹,她蹲下身子抚摸小霍希的头,温声对他说“霍希是哥哥,以后要照顾好妹妹”的这一幕,被当时受到刺激的苏甜看见。

  导致它像导火线一样,让原本不安、缺乏安全感的苏甜,在这一刻宣泄了自己对父母的所有不满跟怨恨。

  所有人都在告诉她,宁士兰不要她了,而她的母亲却又在这个时候带着另一个孩子来到了苏甜面前。

  小苏甜狠狠地咬了她一口,大叫着让他们滚。

  这样的回忆是灰暗模糊的。

  苏甜梳理着童年记忆时,内心深处那种无法言喻的悲伤就一直纠缠着她。

  旁观者清,但当局者迷。

  就像宁士兰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约定好会跟自己离开的女儿突然变卦,受了刺激一般地不愿意跟她走;那时候的苏甜也不知道,为什么答应了会一直爱她的母亲,会带着另一个小孩过来见她。

  22岁的苏甜回想起这段尘封已久的往事,当然能想明白其中到底是谁在搞鬼。

  可对于当时年纪还小的苏甜来说,她是真的认为母亲那时候在骗她,宁士兰有了新的家庭之后就不要自己了。而在苏家人的各种挑拨离间之下,使得苏甜跟宁士兰逐渐疏远起来,她只能依赖于苏家人偶尔从指甲缝里挤下来的那丁点可怜的亲情。

  这样的做法,跟PUA没有什么分别。

  苏家还真是烂透了。

  苏甜在心里骂道。

  她接过霍希递来的手帕,轻声说了句:“谢谢。”

  霍希没作声,只是又摸了摸她的发顶,用这种方式安慰着她。

  掌心的温度仍旧温暖。

  话到嘴边又突然一顿,霍希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停声。

  那句还没说出口的称呼,就这么被收了回去。

  他的视线在苏甜泛红的眼角停留一瞬,握紧了刚才被泪水打湿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放回口袋,准备把另一条干净的手帕拿出来时,门口的服务生已经迎了过来,“二位有预约吗?”

  霍希回神,将帕子塞回到口袋,声音沉静地说道:“有约。”语气公事公办,跟刚才对苏甜的口吻截然不同。

  服务生便没有再多问,满面笑容地带两人进了餐馆。

  宁士兰此时早就在包厢里等着他们。

  两人还没走进去,大门就已经从里推开,听到脚步声的女子步伐匆匆地走了出来,准备要去接人,正好跟苏甜他们碰上。

  在即将撞上之际,她的脚步适时停下。

  她抬头看向二人,视线更多的停留在霍希身后的女孩身上。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苏甜,就好像苏甜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一样,但又带了点近乡情怯的不安,以至于她不敢直接走上前来。

  苏甜看见她,立马就确认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因为她们两个人的眉眼实在是太像了,要是两个人站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她们的关系。

  霍希偏过身,将身后的女孩露出来,他说道:“宁姨,我们来了。”

  苏甜抬眼,对上她的目光。

  其实不仅是他们会感到不安,就连她面对着宁士兰也同样有着一种“近乡情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待他们,更不知道这位母亲现在对她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感。

  只是在看到宁士兰眼中温柔的目光后,那一瞬间的不适应似乎都被抚平了。

  苏甜静静地望着她。

  宁士兰轻声细语,似乎怕惊扰到了眼前的女生,小心翼翼地唤道:“苏苏。”

  苏甜垂下眼睛。

  没有得到回应,宁士兰也并不失落,苏甜能够答应见她,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进展,她并不为此感到气馁。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