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穿越 >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青山听雨-著

主角:苏甜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是青山听雨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苏甜。精彩章节阅览:苏甜穿书了,穿成了大佬用来冲喜的亡妻,她对剧情唯一的推动作用就是,给大佬添..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14:52:4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是青山听雨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苏甜。精彩章节阅览:苏甜穿书了,穿成了大佬用来冲喜的亡妻,她对剧情唯一的推动作用就是,给大佬添了个已婚标签,苏甜来到这里第一天,丈夫冷淡,婆婆冷漠,弟弟冷眼,后来,丈夫温柔得怕把她宠化了,婆婆慈爱得像亲妈,弟弟可爱得像个二百斤的熊猫,苏甜:我可能看了一本假书。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苏甜小说精彩阅读

  苏甜心里一阵无语,是她之前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不过经纪人的出现倒是提醒了苏甜自己还没拉黑这个号码,她皱着眉把它删了,随口应道:“我都可以。”

  霍希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看了眼苏甜,随后回想起什么,又不由蹙眉看向宁士兰。

  尽管苏甜删东西的速度很快,但宁士兰还是依稀看清了几个字,她没有问多余的话,温柔地笑道:“好,那我帮你点几样。”

  苏甜这头清理着消息、拉黑人,在听到宁士兰报的菜名时,动作顿了顿,偏头看了过来。

  因为这些菜都是她喜欢吃的,而苏甜的喜好很久以前变过,早就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可宁士兰报菜名的时候却没有片刻的迟疑,全部都是照着苏甜现在的口味来。

  虽然她每个月都会过来看望女儿,但因为苏甜的抵触,所以无一例外吃的都是闭门羹,严格算起来她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而在这样长的时间里,足够一个人发生很大的变化。

  为什么……她还会对她的喜好记得这么熟悉。

  难道……

  宁士兰一直在背后默默关注着她的成长吗?

  苏甜思考这个问题时,整个人就显得有点沉默,一旁的宁士兰见她不出声,忽然意识到什么,不安地放下菜单。

  霍希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突然说道:“这间店的招牌菜是挺不错的。”

  宁士兰怔了下,她反应得很快,随即浅笑道:“啊对,听说这边的东西很出名,我就点了几样。苏苏……你等下多尝尝?”

  原本苏甜只是在怀疑,但听到他们掩耳盗铃的做法,却是百分百确定了。

  可确定之后,她的心情却不由更加复杂起来。

  因为以前的事情,苏甜非常厌恶他们再跟自己扯上关系,甚至也不允许他们打听自己的事情,所以哪怕他们再怎么样关心她的近况,也不敢让她知道,甚至因为怕她察觉到什么而生气,而特意将这次的事情说成巧合。

  苏甜没有拆穿这个善意的谎言,点了点头。

  宁士兰见她没生气,才放心下来。

  菜很快就端了上来,色香味俱全,看得人食欲大振。

  期间苏甜的手机又响了几次,这一次倒不是闻时的经纪人打来的,而是她的那位好父亲。

  苏甜挂断之后,那边很快又换了新的号码打过来,铃声不停地响起,最后她被吵得烦了,干脆把手机给关了机。

  她倒是没有想到,她跟亲生母亲见面的事情,能让苏家那边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过打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怀好意,先是教唆当时还是小孩子的苏甜跟母亲疏远,等到成功之后又是各种暗示明示告诉她不用管宁士兰、也不用跟她见面,用冷暴力来对待宁士兰,企图让她彻底死心。

  哪怕现在苏甜答应跟宁士兰见面了,但他们似乎还觉得苏甜逃不出他们的五指山,认为一无所有的苏甜会宛若救命稻草一般地抓住苏家不放,会跟以前一样还在意他们的亲情。

  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这么肆无忌惮地骚扰她,高高在上地指使她,给她打电话发信息,企图打听到她们会面的具体情况。

  苏甜看着结尾那几句话可以算得上是温情的关怀话语,不由嘲讽笑笑。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苏甜,看到这样的话应该会很高兴吧。

  只可惜,从前的苏甜已经被他们逼死了。

  ……

  “这个很好吃。”

  宁士兰见她不说话也不吃东西,担心她的胃会饿坏,便用公筷给苏甜夹了她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等苏甜回过神来,就看见碗里堆满了喜欢的菜。

  宁士兰看着她,眼神里有着期盼,也有着不安。

  苏甜神情一顿,在这样灼灼的目光下,便用筷子夹了一块肉到嘴边。

  宁士兰骤然一松,眼底的光更加亮了。

  而她的举动,似乎给他们带来了一个信号。

  苏甜才刚吃了两块排骨,霍希不甘示弱,也夹了几块肉给她,并且还是最大的那几块,直接碗给塞满了。

  他似乎觉得还不够,视线在餐桌上扫了一圈,试图寻找着别的食物投喂。

  苏甜见宁士兰又打算给她夹菜,连忙伸筷子往菜里一夹,放了几个鸡翅在她碗里。

  宁士兰一怔。

  苏甜说道:“……这个好吃。”

  宁士兰轻轻点头,抿唇笑了下,像个温柔的大家闺秀,看上去还有些腼腆。

  她低头咬着鸡翅,倒是没有再提给苏甜夹菜的事情。

  苏甜松了口气,总算完了。

  她正打算放心吃饭,却对上了青年无比专注的视线。

  霍希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苏甜:“……?”

  他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看。

  但苏甜半晌都没反应,反而还很诧异地望着他。

  末了,霍希似乎意识到什么,抿了抿唇,不太高兴地转开视线,嘴角也撇了下来,看上去还有点委屈。

  苏甜都不知道他到底在生什么闷气。

  *

  宁士兰手机响的时候,她看了眼来电提示,不动声色地按住电话。

  她抬头,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对着他们说道:“我有点小事需要处理,你们先吃着。”

  尽管这句话是对两人说的,但宁士兰的视线更多的还是放在苏甜身上。

  苏甜注意到她的视线,见宁士兰神色有些不安,知道她怕自己会生气,于是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宁士兰才放松地笑笑,神情温柔地点头,“好。”

  只是宁士兰这一趟去得有些久,一餐饭都快要吃完了,她也还没有回来。

  苏甜在屋里待得有点闷,抬手擦脸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妆有点花了,便说道:“我去下洗手间。”

  霍希抬眸看了看她,很快又垂下眼来,点了下头。

  苏甜看着他周身的低气压,半天也没想明白这个人究竟怎么了。

  她离开包厢,等到补完妆回来时,途径一个走廊,却听见偏僻的角落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嗯,所以呢?”

  苏甜脚步微顿,细细一听,才发现是宁士兰的声音。

  之所以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前后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对比起面对他们时的温柔与耐心,这会儿的宁士兰语气听上去既冷静又克制,甚至还带了点寸步不让的强势。

  她轻轻笑了下,“我出三千万给你们,不是为了让剧组的人说三道四,还有给我女儿摆脸色看的。”

  “哦,不是你们的原因?莫非那些不三不四的传闻不是《见江山》剧组传出来的?”宁士兰的语气轻轻淡淡的,她笑着反问了句,“不是你们的问题,难不成还是我女儿的问题?”

  苏甜听清楚这段对话,瞬间明白了过来。

穿成豪门文里的作死女配  苏甜

  难怪她在娱乐圈没人敢违背她的意思,一路畅通无阻一帆风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角色就要什么角色。

  原来是有人在她身后保驾护航。

  原本苏甜还在想,苏家有这样大的本事能够让她在娱乐圈一路开绿灯,怎么还会自顾不暇,沦落到需要借助秦家才能度过难关的境地,原来打从一开始就不是苏家的势。

  邵清华纵容苏甜是因为想要捧杀她,但宁士兰纵容苏甜,仅仅只是因为她喜欢。

  苏甜听得有些走神,不远处的宁士兰惦记着包厢里还在等自己回去的两个孩子,已经懒得再听他们辩解。

  她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不需要对我道歉,这些话留着对真正该道歉的人说。还有,记得我们的约定……”

  声音戛然而止。

  那边的制片人还在等着她的回复,宁士兰却消声了。

  她握着手机,看见不远处的女孩,有些局促地低下头来。

  刹那间,面对外人的疏离气场就这样消失了。

  宁士兰声音骤然轻了一个八度,眼底泛着温柔的笑意,“苏苏,你怎么出来了?”

  她似乎想到些什么,语气里也带了点希翼,轻声问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电话还没挂断、听到截然不同语气的制片人:“……”

  行叭,大老板还有两副面孔。

  其实苏甜只是去洗手间补妆,正好遇到了而已,但面对着这样充满希冀的目光,她完全没有办法给出否定的答案。

  于是苏甜沉默了会儿,点了点头。

  宁士兰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显然很高兴,她没有再理会电话那边的人,随手挂断电话后,对着苏甜温声笑道:“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回去吧。”

  而另一边,《见江山》剧组的制片人看着莫名中断的通话,抽了口烟。

  见此,总导演连忙问道:“怎么样了?”

  制片人知道他担心事情会影响到剧组进展,解释道:“闻时那个角色,已经决定改由陆斯年来出演。”

  陆斯年?

  出身于演艺世家的陆斯年,可以说是票房跟收视率的保证,他在娱乐圈的地位可不是一个小新人能比得上的。

  导演瞬间遗忘了角色改动给剧组带来的影响,向好友再三确认道:“这是真的吗?陆斯年确定要参演《见江山》?他愿意给其他人当配?”

  原本导演突然收到闻时被撤的通知时,还以为是苏甜跟闻时两个人又闹了别扭,毕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不希望他们二人的私事影响到剧组的进展,所以才会无意间向闻时经纪人提起更换角色的事情,希望他们可以尽快把私事处理好,不要耽误剧组的进程。

  但现在到底是不是因为私事引起的问题已经不重要了,陆斯年的出现足以让他们消除很多顾虑。

  至于闻时是怎么想的,在他们眼里并不重要。

  娱乐圈就是这么个现实的地方,没权没势没地位就只能任人宰割。

  在得到确定答复后,导演不再纠结换角的事情,果断道:“那就这么定了。”

  *

  回去的路上。

  霍希坐在驾驶位,借着余光看了眼后视镜。

  苏甜已经睡着了。

  她昨晚似乎没有休息好,以至于一碰到柔软的座椅就产生睡意,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这会儿的苏甜正安静地靠在宁士兰腿上,睡得很熟。

  霍希尽量将车子开得平稳一些,以免地面过于颠簸把熟睡中的人吵醒。

  宁士兰没舍得移开视线,专注地看着怀里的女儿,伸手顺了顺苏甜的头发,望着她的睡颜,笑得一脸温柔。

  晚风通过车窗吹进来时,宁士兰担心苏甜会觉得冷,便将边上的薄毯拿了过来,盖在了她身上,仔细地将每个缝隙掖好。

  苏甜睡觉的习惯跟小时候似乎没什么不同,还是一样这么爱动,盖好被子后总是会不老实,喜欢把手放在被子外面。

  宁士兰见苏甜的手再一次放到了薄毯外,无奈地笑笑,轻轻地将她的手收了回来,准备放进毯子里面。

  苏甜手腕戴了只漂亮的镯子,在动弹的时候,镯子轻轻往下划拉,无法避免地就会露出腕间的肌肤。

  宁士兰小心翼翼地握着她的手,担心镯子会弄伤苏甜,正打算将它放回原位,随后她像是看到了什么,动作微微顿住。

  她的视线落在苏甜的手腕上,紧接着,瞳孔便是一缩。

  玉养人,玉镯衬得苏甜的肤色更加细腻柔白。

  可就在这手镯遮不住的地方,却依稀能看见细细的小小的伤疤。

  那些明显是割伤的痕迹。

  宁士兰怔了好一会儿都没回神,怔怔地望着苏甜手腕上的伤疤。

  霍希意识到些许不对劲,抬头又看了眼后视镜,见她看着苏甜不出声,原本的温柔笑意也都消失了,他压低声音问道:“宁姨,怎么了?”

  “妹妹不舒服吗?”霍希接着问道。

  因为怕吵醒苏甜,所以他问话的时候尽量放轻了语气。

霍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当他看到宁士兰的样子不一样时,他觉得苏的健康出了问题,他禁不住担心。

宁士兰没有出声,她还沉浸在刚才看到的情景中,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恢复知觉。

没有等她回答霍奇的话,她的腿上已经动了一下。苏甜不安地动着,眼皮微微颤动,显然有一种醒过来的倾向。

霍奇不得不放下心中的疑虑。

宁士兰怕苏甜看到伤疤,又把手放回毯子里去了。

苏甜睁开眼睛,发现车里的气氛有点奇怪,气氛太安静了。

你还在吗?她问,声音有点嘶哑,因为她刚醒过来。

宁士兰说:还没有,只是有点堵车,快到了。

在这一点上,确实有许多汽车停在前面的道路上。

苏甜,嗯,要求不多,但是这时候是高峰时间,路上有很多车是正常的。

她的眼睛盯着宁士兰,当她看到指尖在颤抖时,不禁问:你冷吗?

在她说话的时候,苏甜想把她一半的毛毯给她。

宁士兰停止了动作,把剩下的毯子放回去,再盖上苏甜,她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没关系,我不冷。

当她说话时,她伸手去找苏甜,用体温告诉她答案。

苏甜觉得手心很热,一看见就不再坚持。

车开得很平稳,但也很慢。

无论多慢,车也要停下来的时候,几乎要到别墅区,苏甜开始提醒,表示她已经到了。

霍氏一家住在京都,而不是港口城市。

当她被送回家时,宁士兰不得不飞回京都,飞行时间非常紧迫。

要不是霍奇和宁士兰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回去,苏甜就一个人回秦家去了。

  霍希离开驾驶位,走到另一边帮苏甜开了车门。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