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穿越 > 《炮灰逆袭从抓鬼开始》 薛淮牧长野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炮灰逆袭从抓鬼开始》 薛淮牧长野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2020-10-17 16:55:55 作者:疯兔仔 

炮灰逆袭从抓鬼开始小说是作者疯兔仔的作品,主角是薛淮牧长野。主要讲述了:作为大瀛朝当之无愧的道教第一人,薛淮穿到千年之后的现世,还成了靠脸混探灵节目的神棍,面对极凶阴地中来势汹汹的众鬼,薛道长随手丢了..

《炮灰逆袭从抓鬼开始》 小说介绍

炮灰逆袭从抓鬼开始小说是作者疯兔仔的作品,主角是薛淮牧长野。主要讲述了:作为大瀛朝当之无愧的道教第一人,薛淮穿到千年之后的现世,还成了靠脸混探灵节目的神棍,面对极凶阴地中来势汹汹的众鬼,薛道长随手丢了张五雷符出去,劈的众鬼差点魂飞魄散,连忙跪下喊祖宗,薛道长微微一笑:“就这?”

《炮灰逆袭从抓鬼开始》 薛淮牧长野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什么?!”

  柯扬急的站了起来,“什么叫他自己招惹的,难道劲秋哥遇到狐狸精了?”

  狐狸精三个字惹得姜氏夫妇震惊地看向他,夫妻俩一时间甚至想不通柯扬口中的“狐狸精”到底是字面意思还是它现如今的普遍含义。

  “不是狐狸精。”薛淮否认到,他走到姜劲秋面前,对柯扬说:“把他左手袖子拉起来。”

  柯扬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他所说的拉开姜劲秋左手的袖子,露出一截手臂。

  薛淮两指夹住符纸在姜劲秋的手臂上轻轻一擦,只见原本白净的手臂上浮现出一条细细的红线,那条线从手臂内侧延伸至无名指指根,在指节上绕了一圈,就像是一枚红色的戒指。

  果然是这样。

  大家震惊地瞪大眼,姜夫人失声叫到:“劲秋手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是什么?”

  之前明明都没看到,难道就是这个东西害得儿子变成这样吗?

  “这是桃花姻缘线。”薛淮的眼神有些复杂,“有情人会把名字写在一张桃花笺上,用红线绑住桃花笺扔到桃树上,向桃花仙祈求姻缘美满长久。”

  “这个仪式必须是本人亲自写上自己的名字才会生效。”

  所以他才会说这是姜劲秋自己招惹的。

  不过这里竟然有桃花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柯扬一愣,他眼睛一转,说:“那个女学生是劲秋哥班上的学生,说不定劲秋哥是被骗着签了名呢!”

  薛淮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这当然也是有可能的,桃花仙只认这名字是不是本人签的,至于其他的,它可管不着。

  姜夫人急切道:“这能不能解开?他工作丢了、小予要和他分手,他现在哪里像个正常人,这东西根本就是害他!”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都哽咽了。

  姜先生搂住妻子的肩膀,恳求道:“还请大师出手,不管多少钱我们都愿意出!”

  “要解决这个也不麻烦,只要找到那张桃花笺烧掉就行。”薛淮看了姜氏夫妇一眼。

  姜夫人听到这话面色一喜,“好好好,我们这就去找!”,她抬手抹掉眼泪,转身就要出去。

  还是姜先生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海市的桃花树那么多,你去哪找?”

  不等姜夫人抽噎哭泣,姜先生问薛淮说:“道长有没有什么办法找到那张桃花笺?”

  找到那张桃花笺有点难,但他有办法找到桃花仙。

  “自然是可以的。”薛淮若有所思道:“不过我先给你们算算价格。”

  姜氏夫妇听到这话一顿,心里并不反感,这位道长在办事之前先报价格,总比办完事再报价要好得多。

  不过不管多少钱他们都愿意出,只要儿子能恢复正常就好!

  姜夫人立刻说:“您说,多少钱都可以!”

  “倒也不必。”薛淮气定神闲道,“我帮他解决问题算五千,这期间消耗的符纸另算价格,刚才额外用了一张安神符,加起来总共一万块。”

  这件事不涉及鬼怪害人,但是对姜劲秋的生活造成了极大困扰,所以他解决这个问题可以稍微多要点报酬,不至于折损功德。

  这个价格听的几个人都傻了眼。

  “就…只要一万块?”姜夫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之前那几位大师张口就是五万、十万,结果还什么都没查出来。

  这位道长明显有一手,帮忙处理问题竟然只要五千,剩下的五千因为用了符纸才另算的。

  这也太便宜了吧?

  姜夫人的语气听的薛淮越发无奈,这人是嫌钱多没地方花吗?

  他解释说:“要多了会折损我的功德,一万块就行。”

  众人顿时恍然,原来如此。

  薛道长果然是真高人、真大师,品德果然高尚!

  “我现在就把钱打给您!”姜夫人连忙就要掏出手机,希望这位道长能快点解决掉儿子身上的怪事。

  薛淮抬手阻止她,“不必,等我解决了再给我是一样的。”,他看向乖巧坐在沙发上的姜劲秋,说:“你们把他带上,烧掉桃花笺需要其中一方在现场才行。”

  柯扬和周孟闻言便把姜劲秋扶了起来,牢牢地压制住他,深怕他一个使劲又跑出去了。

  不过这会儿符纸仍旧有效,姜劲秋温顺地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任由他们架住也不挣扎。

  薛淮掏出一张符纸,两指轻轻夹住,符纸倏地燃烧起来,燃烧着的火光化作一只巴掌大的红色灵蝶,灵蝶在薛淮面前飞了一圈,扇了扇翅膀,朝着门外飞去。

  薛淮同牧长野跟了上去,他刚走两步发现其他人都没有动,大家都傻愣愣地看着那只灵蝶发呆,薛淮立刻出声催促:“赶紧跟上!”

  “啊?”

  “哦哦哦!来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地往外赶,心里却还震撼不已:

  乖乖!道长就是道长,这一手简直比电影特效还炫酷!

  众人连忙跟着灵蝶走,灵蝶飞的不快不慢,正好能让大家跟上它。

  起初柯扬还看了眼路人,却发现路人对那只罕见的冒着光芒的红蝶视而不见,似乎只有他们才能看到这只灵蝶。

  “薛大师,他们看不到吗?”柯扬忍不住问。

  薛淮正要开口解释,一旁的牧长野忽然说:“只有目睹灵蝶诞生的人,才能看到它。”

炮灰逆袭从抓鬼开始  薛淮,牧长野

  他突然说话惹得众人背脊一寒,柯扬更是下意识往旁边退了两步,只是牧长野的解释让他惊异不已,“这也太神奇了。”

  但凡他早一点或者晚一点出生,八字都不会像这样轻,那他现在就是薛大师的徒弟了!

  哎,当初怎么就不能忍一忍再出来?

  真是不争气!

  对柯扬的遗憾不甘一无所知,薛淮惊讶于牧长野突然的开口,他印象中子慎不是热心助人的性子,难道这千年之久都让子慎改性子了?

  注意到他的目光,牧长野问:“怎么了?”

  薛淮摇了摇头:“没什么。”

  现在不是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这些事情等会儿再说也是一样的。

  这段路程并不远,看到不远处的建筑,姜夫人惊讶道:“这不是东大吗?那张桃花笺在东大?”

  像是怕薛淮不明白,柯扬小声解释说:“劲秋哥就是东大历史系的老师,那个女学生是他带的大一新生。”

  薛淮盯着那只灵蝶没有说话,一旁的姜先生若有所思地说:“这么说起来,东大有颗桃树很有名,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姜夫人想起来了,“对!对!劲秋还说学生都把那棵树叫姻缘树!”

  上百年历史的桃树,这的确是修炼出桃花仙的必要条件,但仅仅有上百年的历史可没办法做到,还需要大量的信仰加持才行。

  难道东大的学生都对这颗桃树祈祷过姻缘?

  灵蝶很快就带着他们进入学校,姜劲秋本身就帅气文雅,在东大里称得上是明星老师,加上前段时间在学校里闹出的那档子事,许多学生一眼就认出了他,见他们进来纷纷侧目。

  “诶,快看,那是不是薛淮?”

  “卧槽,真是薛大师,难道姜老师之前是撞了邪?”

  “肯定是撞邪!我见过姜老师的女朋友,甩那个女生一百条街,要不是鬼遮眼,姜老师才不可能放着女朋友不要、喜欢一个刚成年的学生。”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相信世界上有鬼吧?”

  “蠢儿子们快起来,薛大师带着姜老师到学校来了,就是探灵直播的薛大师,昨天热搜上搞出雷暴的那个!快快快,我先跟着他们去看看!”

  ……

  他们才走进来没一会儿,已经有几个学生跟了上来,柯扬连忙拉低鸭舌帽,想要把自己遮的再严实点,免得被人认出来。

  经纪人周孟却不像他这么乐观,他看了眼身后的学生,焦急道:“薛大师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让他们跟着吗?”

  这总不是个事啊,薛大师被认出来了无所谓,但柯扬要是被认出来,那就很麻烦了。

  薛淮心底叹了口气,没想到过了千年之久,还是有这么多人喜欢凑热闹。

  眼见着有个学生想要凑上来,薛淮转头和身侧的牧长野说:“帮个忙,让他们注意不到我们。”

  听他主动开口,牧长野唇角上扬,“没问题。”

  只见那个凑上来想要说话的男生忽然顿了一步,脸上压抑着的兴奋之色被困惑所取代,他左右看了眼,迷惑地嘀咕着:“不是要去食堂吗?我为什么要往这里走?”

  男生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似的,他不明所以地抓了抓头,转回到了原来的道路上。

人们:?!

不仅是那个男孩,还有刚才偷偷看他们的学生,跟着他们的学生不是转过身,就是越过他们到了另一个岔路口。

总之,其他人好像看不见似的,转身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克扬的语气抑制了兴奋。这也是道吗?

这太容易使用了。如果他学会这样做,他就不用担心出门时会被认出!

不,这叫摇头丸。薛淮平静地说着,在追逐蝴蝶的过程中瞥了一眼田园长野。

哦.牧羊人低声笑了笑,没有说话。

克扬和周蒙听着雾,鬼狂喜?

但是薛淮没有解释,加快了追上蝴蝶的步伐。

蝴蝶把它们带到图书馆,那里有一片密密麻麻的桃林,一对小夫妻在桃林的石凳上调情,不知道它们的近在咫尺。

蝴蝶飞向一棵薄桃树,绕桃树飞了两次,然后身体塌陷成了一丝微光。

我找到了,桃花仙女就在这儿!

江太太一惊呆,就回来问:这棵树上的桃花纸条是吗?

问题是这棵树没有干净的东西!

这会是.错误的改变吗?

薛淮看着桃树,微微皱起眉头,看不了十多年,桃花仙女能离开桃树生存,四处走动吗?

你把他带到这里来了。薛淮指着他旁边的位置,克扬和周蒙立即帮助蒋金秋站在他指定的位置上。

薛淮对桃树说:谢谢你的婚姻,但这次婚姻不是出于他的初衷,还请你把桃花纸条还给他。

他一说完,桃树的枝叶就微微颤动,好像摇了摇头,拒绝了。

薛淮的眼睛沉了下来,语气彬彬有礼:你的行为违背了他的初衷,好心做坏事,还会损害功德。

  那枝叶摇晃的更厉害了。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