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穿越 > 反派师姐她又重生了

反派师姐她又重生了水遇-著

主角:薛允孟清昼
《反派师姐她又重生了》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薛允孟清昼是小说的人物,由水遇倾心创作,《反派师姐她又重生了》全文简介:孟清昼重生之后又重生了,第二世的她误会了自己的小师妹薛允数十年,总认为她要害自己..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16:48:4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反派师姐她又重生了》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薛允孟清昼是小说的人物,由水遇倾心创作,《反派师姐她又重生了》全文简介:孟清昼重生之后又重生了,第二世的她误会了自己的小师妹薛允数十年,总认为她要害自己,害师门,直到小师妹挺身为她挡下致命一剑,并在死前向她剖白心意,她才明白一切,可惜悔之晚矣。

《反派师姐她又重生了》 薛允孟清昼小说精彩阅读

  又在满口难懂家乡的胡话了。

  徐白轩哼哼,一般薛允开始瞎几把乱扯的时候,是谁也说不过她的歪门邪道的。于是徐白轩非常有自知之明地闭上嘴,开始看山看水看鸟看虫。

  孟清昼给薛允挑的这块地方当真的练剑的好地方,正是天筑峰桃花成荫处,四处更有水潭环绕,十分凉爽。可惜唯独薛允平时用来练剑的那把小破木剑落在地上,上面落了好几片叶子,一看就知剑的主人起码大半天没动了。

  徐白轩看了一圈,又是艳羡又是不解,毕竟寂雪君似乎无意指导他修剑,只是传下一套功法,让他自己修行着玩。他虽不甘,倒也能理解,毕竟自己资质确实平平,这大半年下来,方才摸到了筑基的门....

  可薛允不同,她的那什么半神之体跟开挂了似的,不过半年,已从筑基进到练气,进阶速度时常让孟清昼也瞠目结舌,不可思议。

  薛允吸完了灵果汁,复又在树下躺平,一副忧郁的样子。徐白轩思量再三,终于忍不住八卦道:“薛允.....是我的错觉吗?你最近好像.....特别颓废啊。”

  虽然之前修行的时候也总因为偷懒被师姐训,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用功的时候的,许多日子还曾见她为了练剑得一句孟清昼的夸奖把手都磨破了包成一个大白粽子,最近这样彻底罢工倒真是罕见。

  薛允在树下躺着,手里拿了片桃树的叶子端详,闻言甚至懒得瞥徐白轩一眼,有气无力地否认道:“哪有颓废.....你的错觉。”

  噫,岂止是颓废,连说话都没力气,简直整个人都要变成一团废薛允了。

  徐白轩被她这种神奇的状态吓了一跳,又继续八卦道:“心情不好啊?”

  薛允撇嘴,翻了个身,否认道:“没——有——,少女的烦恼你不懂,少问!”

  这人的嘴巴真要闭起来,比什么都紧,徐白轩只得自己出动出击猜测。

  他问道:“让我猜猜——你思春期终于到啦?”

  “什么玩意?!”

  这话把薛允雷得垂死病中惊坐起,幸亏此时嘴里没含睡,否则非喷徐白轩一脸不成。

  薛允震惊道:“你脑子终于坏掉了吗?为什么这么说!”

  徐白轩道:“哎呀,你之前修行练剑都还蛮勤快的嘛。但自从玲珑仙宗开始准备武道盛会,各门各派的人都来了,你就颓了。到孟师姐的未婚夫,苍梧圣地的少主魏影来了,你就干脆罢工了。怎么?吃醋啦。”

  徐白轩一脸八卦,薛允一脸凝重。

  她起身,面色深沉地拍了拍徐白轩的肩膀,哀痛道:“徐白轩,你脑子终于跟着寂雪君吃瓜吃得坏掉了吗?”

  徐白轩毫不动摇,继续道:“那你颓什么?剑也不练了?难道武道会也不上场了?”

谈到武术会,徐白轩想起了方才吉合的委托,愤怒地说:啊,今天我跑出去的时候被孟姐和吉哥抓到了。看来孟姐这几天一直在帮郝月君接客人,没有跟她所谓的未婚夫在一起。所以不吃醋也没关系。

啊,啊,啊!他们说他们不在乎这个!薛允抱着他的头。

好吧,其实还有一点不小心,毕竟那是原来的后宫,碰巧是姐姐的未婚夫,怎么想一点关心都是很合理的!

但这是合情合理的!薛允觉得他知道了,心里稍微纠结就够了。

被别人说,总是觉得情况很严重,好像他们离不开老师和姐姐--其实不是啊!

是的,这只是另一个观点,只是一点点,非常少。

徐百轩说,你叫道,你说这不是嫉妒。这就是师父说她想拒绝欢迎的吗?

薛允懒得顾忌沈学君的话--不管怎么说,她总是觉得自己太顺从了,不能用自己的才能被困在寒冷高峰的角落里。凭借她的八卦能力,在世界上发展一个童话标题是没有问题的。

薛允按住徐柏轩的肩膀,诚恳地说:我们能不能别谈这个了?我能告诉你我为什么颓废吗?

哦,那你说吧。

反派师姐她又重生了  薛允,孟清昼

薛允郑重地说:我最近没有练过剑,因为我觉得自己太强壮了。

徐百轩口干舌燥,利用薛允的讲话,摸了一袋水喝,如果你想让薛允张嘴的话,说雷让他喷了半瓶水,真是太神奇了。

徐百轩不可思议地说:再说一遍?

太强大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呢?

也许薛允也觉得他说的话太粗心,太厚颜无耻了。她微微咳嗽,以减轻徐百轩震惊的眼睛盯着他的脸所引起的尴尬。

徐百轩问:你脑子还好吗?

薛允说:只有你脑子里才有问题。

为了证明她不是在吹牛,她哼了一声,轻轻地从草地上跳了下来。她拍着绿衣上的落叶,拿起离她不远的地上留下的剑,下巴轻浮,对徐百轩微笑:

你看,年轻人。

只有看到薛允的运气,围绕着前所未有的凝聚力,聚集在白色和小巧的手腕上。薛允闭上眼睛,沿着手腕聚集在剑上的精神力量。有一段时间,他似乎在冥想,所有的声音都恢复了沉默。

  这与她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很不相同,气氛肃穆,于是徐白轩也不由得屏蔽了呼吸。

  然不过霎时之间,薛允修长的眼睫毛又不安分得抖动两下,她飒然睁眼,眼神锋利,手腕轻轻挥动,一道灵力凝成的剑气势出磅薄。

  轰然一下,方才还被薛允这倒霉孩子睡过的那颗桃花树倒塌了。

  徐白轩在树下,呆若木鸡,被薛允这一剑震惊了。

  这是孟清昼的剑术路子,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讲究就是出其不意,先发制胜。孟清昼三世的记忆积累下的剑术经验对薛允毫无保留,不过半年,薛允的剑法上已经被调/教得标记了孟清昼的痕迹。

  徐白轩结结巴巴道:“好像.....是蛮厉害的?”

  薛允长舒一口气,从方才运剑的禅定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刚想嬉皮笑脸地在徐白轩面前炫耀一番,但是方才汇聚于剑上的灵力如同潮水一般退回体内,甚至还带回了少许不属于自己的天地灵力,涨得她经脉隐隐作痛。

  虽然还不明显,但半神之体的弊端开始体现了,即使距离结丹还远,薛允也感觉到了来自自己身体的违和感。

  把脑子里不好的想法挥去,薛允复又回到那得意洋洋的状态,她笑道:“我可从不唬人。”

  然徐白轩见识过薛允的剑法,反倒更疑惑了。

  他问道:“既是如此有天资,为何不练?依我看,这强是蛮强的,但也非无往不胜,你不会想上武道盛会挨打吧。”

  薛允:“........”

  薛允欲言又止,薛允难以启齿。

  该怎么和徐白轩说呢.....说其实前几天皓月君回来之后,验收了自己半年来的练剑成果,并当着师姐面夸了自己。

  ......虽经历半年已知师姐不是那样的人,但却唯恐她因为这一声夸奖对自己产生什么嫌隙。

  但是这种理由根本说不出口啊!!这样不就显得,显得自己很在意师姐吗?!

  薛允内心抱头痛哭。

  徐白轩见状了然道:“得,你不用说了,我都懂。”这副表情,八成是因为孟师姐。

  薛允刚想虚弱得问一句“您又懂什么了?”,一句轻飘飘的笑语却早于她启唇便先飘然而至。

  “懂什么?”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