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总裁 > 肆意捕获

肆意捕获摇兮-著

主角:姜鹿也傅靳延
《肆意捕获》是摇兮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肆意捕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姜鹿也傅靳延。精彩章节阅览:逃亡到北城,十七岁的姜鹿也在垃圾桶旁遇见了傅靳延,男人模样矜贵清傲,冷漠厌世,一派富家子弟的风范,..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08:28:4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肆意捕获》是摇兮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肆意捕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姜鹿也傅靳延。精彩章节阅览:逃亡到北城,十七岁的姜鹿也在垃圾桶旁遇见了傅靳延,男人模样矜贵清傲,冷漠厌世,一派富家子弟的风范,却瘫坐在马路牙子上,抱着瓶路易十三插吸管当饮料喝,见姜鹿也翻垃圾桶翻得又可怜又辛苦的,他一脚踢翻姜鹿也放在路边的盒饭。

《肆意捕获》 姜鹿也傅靳延小说精彩阅读

  虽然在外人看来傅靳延不过是很普通的询问语气,一向对傅靳延设有自动敏感仪的沈夏安都没察觉出什么,但在叶眠听来却是另有一层意思在,叶眠捏着杯子的手顿时有些抖,赶紧解释道:“对不起靳延哥,我不知道她在后面,这次我真不是故意......”

  “这次?瞒着我还有上一次?”

  傅靳延只是口吻淡淡随便反问一句,却把叶眠给当场问住了,人呆呆愣愣地站着,模样慢慢有些许委屈起来。

  傅靳延这人向来就不怎么细心,又或许是根本不在乎,没注意到叶眠的情绪变化,而是马上扣住姜鹿也的脖子,顺着厨台边沿把她给揪出来,“愣着干嘛,还不跟我回楼上房间换衣服等着被烫死?”

  被遏制住命运后脖颈的姜鹿也:“......”

  房间就在主卧的隔壁,只隔了一堵墙的距离。

  傅靳延把姜鹿也逮进去就松手,“张志为应该给你准备了挺多换洗的衣服,随便挑一套换了,腿没事吧?没被烫伤吧,不会留疤吧?这个叶眠怎么每次来你都出事?”

  连着问了四个问题,姜鹿也后知后觉,这时候才想到要看看腿怎么样,她将贴着腿的裙摆往上提,到膝盖那里就停下来看,皮肤只是有点泛红,并没有刺痛的感觉,她便摇头回答道:“没事,咖啡不是特别烫,留不了疤。”

  “那就好,”傅靳延垂眸快速且仔细瞥了眼姜鹿也的腿,就收回了视线,两手抄进裤兜里,仰仰下巴示意姜鹿也去衣柜那边,“快换衣服去,晚饭不用做了,我一会儿叫餐厅直接送过来,还有......之后你就先待在这里,等唐琰那边什么时候有消息了,你再走。”

  姜鹿也惊讶,神情掺着些喜色盯着面前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询问:“你,不送我去孤儿院了吗?”

  “不送了。”傅靳延说。

  “谢谢你傅靳延,我这就去换衣服。”姜鹿也开心起来,步伐雀跃的走去衣柜那边。

  这小鬼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得那么兴奋,之前可是从来不给他好脸色看,仿佛他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似的。

  现在的这些00后小姑娘难伺候啊。

  仅是走神片刻,傅靳延准备关门离开时,姜鹿也从衣柜里拿了条裙子出来放在床上,直接毫不顾忌地当着他的面,抓住裙摆就往头顶上脱。

  “......”傅靳延愣了神,脑子里恍然有朵小火花在噼里啪啦地炸着响,就在裙摆被捞到大腿根部的时候,傅靳延反手摔上门,阔步走过去及时抓住了姜鹿也的裙摆,给往回压住。

  “嗯?怎么了?”姜鹿也回头好奇地望着他。

  “没,”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傅靳延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普及一下男女的知识,因为姜鹿也此时的模样,跟天真无邪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差不多,亵渎不了,通俗点来讲就是屁事不懂傻憨憨一个,对视了会儿,傅靳延松开裙摆,挺直背脊,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便说,“我就是忽然间想起一个问题,为什么那晚在警局门口你跟我说关于你身世的事情,不怕我是坏人吗?”

  姜鹿也神色微微一滞,她转过身来,修长白皙的脖颈挺着,嘴角含了抹认真的笑,仰着一张干净无瑕的脸看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坏人,那时候不是,现在也不是,而且你是第一个朝我伸出手的人,不管是以前还是我独自逃跑的这段时间里,都只有你一个人伸了手,也只有你会这样。”

  那时候的他......

  不知想到了什么,还一口气说了一堆话,姜鹿也微微张着嘴呼吸着,冲傅靳延傻傻地笑了起来。

  相信这两个字不用说出口,傅靳延就已经猜出了个大概,看来唐琰分析的没错,虽说不知道这小鬼对他傻笑干什么。

  反正傅靳延对她的这番说辞很是受用,傅靳延勾起唇,露了个淡淡的括弧出来,轻佻道:“爷坏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行了,不跟你多扯了,我关门你再换衣服,知道了吗?”

  “嗯!”姜鹿也重重地点了下头。

  叮嘱完,傅靳延转身就朝门那里走,速度有点快,怕这小鬼又莫名其妙在他面前脱衣服。

  关了门出来,从转角处突然冒出来的顾月白差点没把他吓个魂飞魄散,“干嘛呢傅少,我在一楼都听见你在楼上砸门,遇到什么事儿了这么想不开,小也没跟你在一块儿吗?”

  顾月白伸长脖子朝后面看,傅靳延抓住他的衣领就往楼梯口那边拽,“在一块儿怎么了,你嫉妒?赶紧给爷下去打电话点外卖。”

  “八二年的拉菲可以点吗爷爷?”顾月白问。

  “点,今儿爷高兴。”傅靳延说。

  是真的高兴,满桌的海鲜和西餐加上一堆酒,资本主义腔调的音乐从留声机里溢出来,确实很像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大派对。

  姜鹿也坐在唐琰旁边吃得很满足,唐琰一边喝酒聊天一边时不时会帮她把螃蟹用钳子撬开,方便她一口就能咬到蟹肉,沈夏安则在一侧看着她吃,等她想吃小龙虾了,就将刚剥好的一整盘虾肉推到她面前。

  两个男人坐在左右两侧的感觉,便是什么也不用做就能吃到美味的海鲜。

  没多久,姜鹿也就吃得很撑了,幸好换的是宽松的裙子,看不见她鼓起来的肚子,她悄悄揉揉像个皮球的肚子,喝完杯子里最后一口果汁,就放下了筷子。

  “小也吃饱了呀,还剩这么多海鲜,多吃点儿长身体,”顾月白逮着机会就打趣,顺便歪头递了个眼神去傅靳延那边,“小姑娘家家的太瘦了不好,风一吹被拐跑了怎么办。”

  姜鹿也摇摇头笑了笑,“已经饱啦。”

肆意捕获  姜鹿也,傅靳延

  傅靳延顺着顾月白的话锋抬眼,人散漫地靠着椅背,捏着高脚杯喝了口酒,喉结滚动着眼神落到姜鹿也的唇侧。

  姜鹿也察觉到,想也不想就伸手去扯了两张纸巾擦嘴,傅靳延微微勾起唇。

  餐桌是长方形的,坐在斜对面的叶眠看了过来,从饭局开始到现在,叶眠一直表现得挺照顾姜鹿也的,可能是担心泼咖啡的事会让傅靳延膈应她,此时便继续操着一副大姐姐的温柔嗓音关心道:“是呀鹿也,你还是长身体的年纪,是得多吃点儿,姐姐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经常都是胡吃海喝的,根本胖不起来,现在倒不行了,多吃一口都会长肉,保持现在的好状态可难可难了。”

  顾月白却好不厚道地就笑出了声,“人家小也是天生的,你从初中开始就减肥,经常跟我吐槽这腿怎么那么粗,腰怎么一点都不细什么什么的,年前的时候还跟我说准备去抽脂打个瘦腿针,你妈妈同意了吗?”

  众所周知,傅靳延是长腿细腰控。

她说:这句话立刻点燃了叶棉,想要杀死谷月白,立即把身体扔出来,原本是想吸引傅靳延的注意。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发现傅靳延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面。她正拿着一杯酒和唐燕谈话,她盯着顾月白一边,笑着肉,不笑。她说。闭嘴别说话。没人知道你傻。

这种发型在你的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发霉的。

我说的是实话。我不相信你问了夏安。很明显,顾月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突然闪过,停止拉着黑色的叶子睡觉的物质,倒了半杯酒给江鹿喝。肖怡,我特地为你点了这款果酒,不是苦的,而是甜的,尝起来吧。肖怡,我给你这瓶酒。它不是苦的,它是甜的,它是甜的。

月亮是白色的。唐燕喊道。

顾月白的头脑一见钟情,逼着他的眉毛让唐燕忘记了。

姜鹿也看了两个人一眼,然后把肩膀缩到椅子上,盯着透明酒杯里血色的液体看了一会儿,迅速摇了摇头,拒绝了,你也骗不了我。

哟,我很警惕,顾月白笑着喝着,神秘莫测地看着傅靳延。金嫣,这个女孩死于民防。这一次你很难挑战。

你只要把成语印在头上,谁会喝就行了,傅靳延看着对面的生姜说。吃饱了,就去客厅看电视。

嗯-嗯。姜鹿也站起来很听话。

你想让你妹妹陪你吗?叶棉走了进来,我的兄弟们在喝酒,我在这里很无聊,就像我们有约会一样。

不,她自己会打发时间的,傅靳延说。快走。

叶棉被拒绝所取代,被惊呆了,然后拖着说:哦,没关系。在80后和我们90后之间还有一些代沟,鹿的妹妹喜欢独处是很正常的。

姜鹿也点了点头,朝客厅走去。

当人们走得很远时,傅靳延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只是不要去客厅。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酒打电话,我就叫管家马上带你回去。

打开电视,网络是自动连接的,也有会员,你想看什么,姜鹿也按照遥控器上的号码,搜索最后一次在唐燕的办公室看动画,发现看到收集点就玩,坐下来看吧。

这几天她一直在追这出戏,但这部戏太长了,还没看完。

客厅的这一边是动画的声音,餐厅的另一端是几个人推杯子笑,等钟一直到10点,姜鹿也看到了一点困倦,拿着枕头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盯着电视,不知道自己是在看还是心不在焉。

张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唐燕都是一个接一个地被送走的,剩下的只有傅靳延和她了。

我们得去打扫餐厅。

在坐下之前,他摇了摇她面前的一瓶酒,接着在她面前摇了一双长腿,然后朝一个方向转过身来,在她的脸的短边坐了下来。在一声声中,瓶子放在了瓶子的短边。

  这个男人怎么老是喜欢插着饮料管喝酒啊,这样看起来很酷么?

  姜鹿也不惊讶,而是神奇地撇一眼酒瓶子,再抬起头瞧着醉意浓浓的傅靳延,把脚放下去,穿上拖鞋就轻声喊他:“傅靳延。”

  “啊,”傅靳延双腿大剌剌敞开,两只手肘压在膝盖上,背微微往前倾,歪头瞥了瞥身后闪烁的电视机,“看完了?”

  天花板上柔和的灯光洒在他头顶上,晕了一层薄薄的光圈在四周,衬得他的眉眼愈发隽黑清晰起来。

  他语调也如光般软塌,声音就迷迷糊糊地从嘴里跑出来,像被什么东西轻轻压了一样,音色有些许沙哑。

  让姜鹿也觉得还蛮啃耳朵的,她喜欢听傅靳延的声音。

  “还剩好多集没有看呢,”姜鹿也也轻轻柔软地如实回答他的话,先找来遥控板按了暂停键,客厅一下变得安静了,她倾身靠近傅靳延,“你要和我一起看么?”

  傅靳延回过头来,眼神打量了会儿姜鹿也,深深吐了一口闷在胸腔里的浊气出来,上半身忽然间往前低低压来,一头磕在了姜鹿也的膝盖上,认真地问她:“小鬼,你爱老子吗?”

  “嗯?”突如其来的问题,顿时将姜鹿也搞得有点云里雾里的。

  “快说有多爱?三分还是十分?”他仿似急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