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耽美 > 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免费阅读 余深梁卿书最新章节

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免费阅读 余深梁卿书最新章节

2020-10-17 17:46:31 作者:承认欲求 

《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小说是承认欲求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余深梁卿书。《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精彩呈现:本来只是想平平凡凡上个学,没想到学校却变成了残酷游戏场,一个学校划分成两股势力,为了个筹码争得..

《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 小说介绍

《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小说是承认欲求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余深梁卿书。《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精彩呈现:本来只是想平平凡凡上个学,没想到学校却变成了残酷游戏场,一个学校划分成两股势力,为了个筹码争得你死我活,而主角惯例在比较惨的那一拨,敌方小少爷高贵冷艳,我方队友又蠢又毒,开局只有一百个筹码,左看右看都是一个死,能怎么办?

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免费阅读 余深梁卿书最新章节

虽然到目前为止,余深给人的感觉是很可靠和值得信赖的,但他的绝对理性带来的缺乏关注,也让你三有模糊的不安。

余深似乎只凭自己的意志和信念做事,不受任何外部力量的约束。

信仰这些东西是虚幻的,谁知道它们有一天会崩溃呢?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钱好东是个男人,没有太多的想法,他只关心下一场比赛,高寒走了,对我们没有太大的影响。

余深直截了当地问:警报器要多久才能响呢?

比赛开始后,蔡林文派人去接同学们的手机,幸好钱好东有戴表的习惯,看了看表说:不多。还有大约10分钟。

够了。沈宇没有表情地指点那两个人。现在你去旧校园里的其他学生那里,把我刚才说的话传达给他们。最好是直接收集卡片,等我一回来就把它们分发出去。

尤桑认出了他话的含意:你呢?你要去哪儿?!

余深听了这话,不由得笑了笑。

去拿高涵的名片。

-

半分钟后,余深从最近的裁判处借了一副手套。

在这场比赛中,裁判自然不准备工作手套或橡胶手套,只有几只备用的白色手套进行许可。

不过,余深不在乎这些,慢慢小心戴上手套。

借手套的裁判有点奇怪,即使透过太阳镜,他也能看到皱眉像山一样皱,好像他对剩下的深问题无能为力。

四五分钟过去了,余深从楼下直接拿着高寒的名片回到大厅,和你三到老校园的人聚在一起。

余深白手套沾满了灰黑的墙灰,他无情地扔进垃圾桶里。

不仅白手套脏了,高寒的名片也莫名其妙地沾满了大量的水,特别是三个受惊的人。

如果余深的表情不是太冷漠,特别是三个人几乎怀疑这张牌是不是沾满了水,而是沾满了血。

高和高韩呢?于三紧张地说:他不跟你一起去吗?

  “不。”余深随口道,“他的名牌在我这里。这几局他都不会出现了。”

  尤三更惊恐了,满面狐疑道:“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余深直接无视了他的问题,转而问了岑浩东一些情况。

  根据岑浩东的说法,今天旧校区来的9个学生,除过高涵已经全部都集中到这里了。他们听了余深的提议后,都表示愿意配合。

  9人里有一个之前在蔡林文说了小黑屋之后忍不住大哭大叫的女生,她的名字叫做杨森媛,当岑浩东和尤三找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崩溃了,正哭得声嘶力竭地求别人和她对决。

  然而,当时旧校区的其他人也都处于揣揣不安之中,没有人愿意应她的挑战。

  不过现在有了余深,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如余深所猜想的那样,旧校区学生们的手牌果然都是按照3-1-1的张数领到手的,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

  唯一的问题就是,8个人的牌可以消除地干干净净,但旧校区却有整整9个人。

  因为每个人的卡牌上都有标记,蔡林文也规定了一个人的牌之间不能互相消除,这就注定9个人必然要有一个人被剩下[作话]。

  “这一轮我交两个筹码进门。”为了安抚大家,余深态度很是果断,“从下一轮开始,尤三交两个筹码进门,就这样轮换着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众人也没功夫去考虑这个办法合不合理了,都纷纷照做。

  余深承担起了管理所有人卡牌的重任,他站在三张比赛桌的中间,不断地给大家发平局用的牌。

  其他人一领到牌,就在裁判的监督下迅速消掉扔到回收箱,一人重复四次这样的流程后,再匆匆跑往楼下找门。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余深留到最后一个才离开大厅。

  他出去的时候,警报还没有拉响,原本像幽灵一样隐藏在厅里的新校区学生正排着队往大厅外走,看样子是准备集体进门了。

  刘佩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手上拿着一个铁托盘,给新校区的学生们发放进门所需要的筹码。

  ——新校区果然也已经结成了平局同盟。

  不过对这一点,余深并不意外。

  他知道梁卿书必然会有所行动,所以从游戏一开始,就重点注意过对方的动作。

  直到看到梁卿书派刘佩去召集新校区的学生们,余深便明白了,梁卿书和他考虑的,其实是一样的事情。

  两人都想用平局的方式,带着各自校区的学生们从游戏中安然而退。

  而且新校区的手段似乎还更加冷血一些,连学生们的筹码都跟着一起收了,直接杜绝了玩家们私下互做交易的可能性。

  余深没有做过多停留,他扫了一眼发现新校区里并没有眼熟的面孔,就打算离开。

  既然这些里没有认识的人,那到时候能利用的就只有……

  “余深。”正在这时,忽然从他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与黑莲男友的终日对决  余深,梁卿书

  脑中所想到的脸和这道声音重合,余深转过身去——正是梁大少爷。

  >>>

  “我知道你把高涵锁在厕所里了。”不等余深说话,梁卿书就先开了口,“你胆子也太大了。”

  余深扯了扯嘴角,镇静自若得看不出任何动摇的情绪。

  如梁卿书所说,他的确是把高涵打晕了,关进了楼下男厕的单间。

  他问过老师,只要暴力无从佐证,就没办法把施暴者送进小黑屋,所以在处理的时候,他很注意地没有留下伤痕。

  余深谦虚地回他道:“还好,只是用了些正常手段。”

  “正常手段?”梁卿书往他面前走近了一点,挑眉道,“我不怕我现在就去告诉裁判吗?你一会可以在小黑屋跟他们好好聊聊,什么叫做正常。”

  “你会吗?”余深却完全不怵这话,“从我把他关起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五分钟了。想玩告状,五分钟还不够吗?”

  “何况这么长的时间,你要是想放他出来,也足够了。不是吗?”

  余深说这话时,充满了一股看穿对方的自信和笃定,这让梁卿书似乎有些不悦。

  “我只是想还上一次骑马的人情。”梁卿书说,“但你最好别太过分,不要以为我真的不会告发你。”

  余深闻言,忽然低头从手里的几张牌里抽出一张joker,举在他面前。

  梁卿书:?

  “我猜你应该是要去joker的门。”余深很坦然地笑了笑,像是邀请又像是贿赂,“那要不,我们一起去?”

  “……”

  -

  十几秒后,厅内的警报按时响了起来。尖锐的铃声像是狠狠划裂了空气,在人们的耳膜上嘶吼。

  好在梁卿书已经提前派人探清楚了每一处门的所在地,无论想去哪一间都游刃有余。

  托他的福,余深也很容易就摸到了门的所在,不需要费心从36扇门里挨个找。

  每扇门的外面被蔡林文布置得花里胡哨的,是人头牌就画着那些历史名人的模样,不是的则画着其他叶子、西洋剑、铃铛、硬币之类的小物什,点缀得很有西方古典气息。

  “听说法国人管扑克牌的四种花色叫矛、心、方形、丁香叶,德国人又叫做剑、硬币、棍、酒杯。”梁卿书看了一眼门上的装饰,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看得出是为了顾客的安逸和舒适着想,整个酒店的隔音都做得很好,各处铺着厚厚的柔软地毯,角落里还燃着味道怡人的熏香蜡烛。

  两人一路走过来,岁月静好得不像是在参加一场惊心动魄的赌局,更像是单纯来这里散心玩乐。

  明明两人立场不该是平和的,但是每次和梁卿书单独呆在一起,余深却总是能感到这种温和宁静的氛围。

  这点让他感到很有意思。

  好像他费了半天劲儿才拧成一股绳的旧校区众人并不是他的同伴,给他带不来丝毫安心和放松,而本该是对立的梁卿书却让他莫名觉出了丝丝安定和闲适。

  “嗯。”余深回答说,“确实有这种说法。”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joker的门。

  根据之前发牌的情况来看,joker牌每个人都有一张的,因为最方便消除,余深在一开始就让旧校区的人用掉了它们。

  新校区那边估计也是一样的情况,所以进joker门的人格外少。

  即使有几个零星的人影,在看到梁卿书和余深齐齐进门后,也都下意识地往旁边退了退。

  等人到齐后,门卫告诉大家要在这里呆够五分钟才能上去领新一轮的卡牌。

  “知道了。”梁卿书自然地朝着门卫命令,“把门关上吧。”

  门卫点点头,照办了。

  房间里大得出奇,梁卿书并不怎么客气地往宽阔的沙发上一坐。

  余深看着他整个人都渐渐放松下来,才对他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刚才也用了两个筹码才进门。”

  梁卿书很随意地“嗯”了一声。

  “旧校区和新校区今天各来了9个人。”余深说,“18个人,这是个偶数……”

  但他话还没说完,梁卿书就伸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梁卿书一点面子也没给他留,斜倪着他道,“但要两个校区合作是很难的。”

  “哦,是吗。”余深不以为然,“我还想着要是你发话,他们都会听你的呢。毕竟,连收筹码他们都没有反抗。”

  “你这话听起来,不知道是想讽刺谁。”梁卿书抬眸,“怎么,是想说旧校区的那些人不听话吗?”

  余深摇摇头:“我对控制别人没有兴趣。”

  梁卿书嗤道:“那你还真是爱好和平得不行。”

  余深没接这带刺儿的话。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