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同人 > 非议[娱乐圈]

非议[娱乐圈]崇绝-著

主角:夏星冉池瑶
小说在线小编为您推荐2020年好看的小说,由著名作家崇绝创作的小说《非议[娱乐圈]》,小说人物夏星冉池瑶,这是一本值得看很多遍的小说,情节紧凑,精彩无限:新晋偶像夏星冉从女子组合里单飞,网传她接下来会接拍影..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15:49:4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小说在线小编为您推荐2020年好看的小说,由著名作家崇绝创作的小说《非议[娱乐圈]》,小说人物夏星冉池瑶,这是一本值得看很多遍的小说,情节紧凑,精彩无限:新晋偶像夏星冉从女子组合里单飞,网传她接下来会接拍影视剧,黑粉冷嘲热讽,唱跳流量又要用瞪眼睛嘟嘴的演技来辣眼睛了,夏星冉的粉丝都在猜测,自家宝贝要接什么剧,优秀ip有好几部,没过多久,小道消息流出,饭圈哗然,这回粉丝也不干了。

《非议[娱乐圈]》 夏星冉池瑶小说精彩阅读

  虽然不太能解释的通,但她找不到别的理由了。

  牛奶从微热慢慢变凉,夏星冉心事重重的喝了一口。

  那又是什么让池瑶决定回来?还接拍了《缚》这样一部同性电影?仅仅是因为林纬梁去希腊找她吗?

  夏星冉想不通她,牛奶喝光,郁闷的把三明治吃掉。

  饭后,邱蓝打来了电话,她的春节十天假要结束了,接下来要和组合成员一起录制元旦晚会,紧随其后,还有组合成团满一年的告别演唱会要开。

  她的行程十分忙碌,池瑶也真如所说的那样,一直没有见过她,也没和她联系,甚至就连《缚》的定妆照,两人也是分开拍的。

  临近三月一日,望霁市,《缚》剧组即将在此举行开机仪式。

  望霁市地处南方,正如名字一样,望霁,盼望云销雨霁,是一个潮湿多雨的小城。

  剧组不吝资金,特意为电影在城南搭建了一座影棚。

  夏星冉提前一天才将所有事情处理好,心情畅快,整装待发,带着热情和期盼,奔赴望霁市。

  【我到酒店了。】在酒店大堂,她给池瑶发了微信。

  半天没有消息,夏星冉撅撅嘴,也不知道池瑶在哪个房间。

  尹唯薇在前台办好入住,过来找她,“夏夏,前台给了总统套房的卡,说是我们剧组订的。”

  “总统套?”夏星冉讶异,“不至于吧?”

  “可能林导不差钱。”尹唯薇吐了吐舌,“走吧,我们上楼,来,我帮你拿行李箱。”

  小城市的酒店说不上多豪华,总统套房全酒店就这一个,并且也只是叫了个名字,房内布置够不上级别,两间卧室,客厅厨房,倒像是个两室两厅的住宅楼构造。

  夏星冉选了间卧室,对着另一间问道:“唯薇,你住这间?”

  “不,我也有房间,在楼下。”

  “那.....”

  “叮——”微信新消息,是池瑶。

等你到了那里好好休息。我还在省会。我明天早上开灯前就到。

原来池瑶还没来呢。

突然间,夏星冉傅灵芝,这家饭店只有一间总统套房,那是给你的吗?

尹伟伟拉下夏星冉的手提箱,还在等她说把它放在哪里,但看到夏星冉突然忍不住要挑嘴角了。

?她挥手说,你在笑什么?

我差点忘了我旁边有个人。夏星冉清了清嗓子,假装很冷静。好吧,没关系,那个。回你的房间去,早点休息。她把人推了出去。

哦,不,我可以把你的手提箱放在哪里?

哦,哦。这只是想起了自己的盒子,夏星冉环顾四周,你把这个放下来,我自己来做。

那我就走。哦,晚安。

晚安

关上门,夏星冉回到门上,充满了舒适感,虽然在家里和池瑶住在对面的门上,但这一次,他们在同一屋檐下的身份就会大相径庭了。

想到剧本,一些桥梁使她脸红,望着她没有选择的卧室,她的心跳加快了。

我希望今晚能很快过去,多年来的秘密爱情终于可以公平公正,通过表演来表达。

她等不及要把它打开了。

深夜,在王吉市的床上,夏星冉闭上眼睛,在心里念起了池瑶的名字。不远处,池瑶刚就和一名妇女在省会吃完饭。

两人从女玛莎拉蒂的公共汽车上下来,一起乘电梯回酒店。

后背是池瑶,前面是女人,池瑶留着长发,用围巾遮住了一半的脸,女人戴着墨镜。

电梯门开了,一对小夫妻走了进来。

这对小两口一出来,就看见戴着墨镜的女人头上戴着墨镜,姑娘对她怀旧。

她低声对男友说:哦,你觉得这副太阳镜看起来像舒英信吗?

  男生回头,池瑶二人已经进了电梯。

  他觉得不可能,“看错了吧?舒颖欣不是嫁到香港豪门做富太太了吗,怎么可能在这种三线城市看见她?”

  女孩犹疑,“那个穿风衣带围巾的我感觉也有点眼熟。”

  “你又觉得像谁?”

  “光线太暗了,我没看清。”

  两人走远,电梯也缓缓上行。

  女人背对池瑶,摘了墨镜。

  她生着一张很干净的脸庞,喜欢看电视剧的人对这张脸一定不陌生,女孩没有认错,确实是她,一线女星,收视女王,舒颖欣。

  2006年,池瑶的《妖风》在影院上映,同一时期,一部名为《长信灯》的古装穿越电视剧正在电视上热播,女主角便是舒颖欣。

  池瑶与舒颖欣在首电是室友,关系很好,互相提起,都言必称好友闺蜜,刚出道的两人都是清纯干净、灵动生姿的类型。

  彼时论坛上流传着新四小花旦,二九年华的她们,青春无限,容颜正盛,为首的是在《妖风》中一鸣惊人的池瑶,舒颖欣位列其次。

  池瑶是电影咖,而舒颖欣拍电视剧,电视剧的受众更广,老少咸宜,故而舒颖欣名气更大,池瑶倒是显得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可拍电影的好像总比拍电视剧的高级,池瑶的影迷有一种高贵的自矜,对于好事者的比较,总觉得舒颖欣够不上池瑶的咖位,言语之间不免瞧不起,那两年,两家粉丝关系闹的很僵。

  池瑶的影迷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五年后,看看谁才是超一线。”

  然而豪言未待,仅仅过了两年,2008年的那个夏夜,池瑶遭遇变故。

  顶级会所围起了警戒线,警车拉起的警铃声吸引了各家媒体的注意。

  有人拍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被人从会所里抱出来,穿过警车和警戒线,上了车。

  网友眼尖的认出,那是池瑶。

  她的存在引爆了网友的关注。

非议[娱乐圈]  夏星冉,池瑶

  当晚警情通报就出来了。

  【朝阳警方通报:6月4日晚10时许,朝阳区警方接到报案称xx路xx会所508包厢有人聚众xi||du、piao||娼,并听到女性的挣扎喊叫,疑似发生qiang||jian。接到报警后,警方迅速赶到,在508包厢缴获bing||du,大||ma及其他du||品若干克,当场抓获朱某某、王某某等十二人。其中,四名女性以非法卖||yin被警方拘捕;王某某等五名男性以聚众xi||du、piao||娼被处以行政拘留;朱某某等三人涉嫌强迫他人xi||du、qiang||jian,已被警方刑事拘留。被害女性目前情况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池瑶、被害女性、强迫xi||du、qiang||jian,几个关键词让论坛激起了千层浪。

  事件空前发酵,网友不约而同的觉得那名被害女性是池瑶。

  第二天,娱乐新闻满天飞,头版头条用尽了噱头。

  【玉女不再!当红女星池瑶xi||du被qiang||jian?】

  各种真真假假的流言满天飞,在会所上班的某些“知情人士”更是曝光了有关那晚的长篇大论,池瑶几点进的包间,和谁,待了多久都有清晰的时间线。

  娱媒无孔不入,池瑶去公安局做笔录的照片被曝光。

  未过多久,法院判决,顶石集团董事长朱戎辉因qiang||jian罪,强迫他人xi||du罪入狱。

  网友认定了猜测。

  这件事之后,池瑶在公共场合的露脸越来越少,完全投入拍戏,她的演技有目共睹,斩获了多个电影节影后,但她从不参加节目,更是极少接受采访,让人很有距离感。

  舒颖欣的轨迹和她截然不同。

  没了强劲的同类型对家,舒颖欣走上了自己的上坡路,担纲女主的电视剧红透半边天,她也越来越活跃在各个综艺上,名气大涨,粉丝基础雄厚,被冠以收视女王的桂冠,跻身超一线女星的行列,还在巅峰期嫁入香港豪门,夫妻恩爱,事业爱情双丰收。

  那个曾经放过豪言的池瑶影迷后来说了这样一句话:“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人生居然如此的变幻。”

  今天,2020年2月29,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十二年。

  没人能想到,今晚两人会相见。

  刚刚的晚餐,吃的很平淡,没有了大学时代的谈天说地,曾经的闺蜜隔着一张餐桌,菜肴之间零落着渐行渐远的客气。

  其实她们之间有一件不为人知的事,但一个不愿提,一个想抹去,这就导致相处时仿佛一直有东西硌着,硬生生的难受。

  就连现在踏入电梯,也都嫌上升的数字太慢。

  池瑶站在后面,一层一层的数着,等楼层变成三十五。

  舒颖欣从镜子里看着她的脸,忽然开口:“阿瑶,明天早上我们几点走?”

  池瑶被从出神的状态里揪回来,略微沉吟,“开机仪式十点开始,开车到望霁市要一个半小时,七点半走吧。”

  “好,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可以。”

  “那我明天早上叫你。”

  “嗯,好。”

  闭塞的空间,时间居然如此漫长。

  沉默片刻,池瑶对着前面的背影,谢道:“这次真的很感谢你向林导推荐我。”

  舒颖欣的丈夫比她大很多,出身香港豪门,不爱做生意,倒是喜欢摄影,在好莱坞当了很多年的摄影师,与林纬梁是十几年的故交。

  林纬梁有了拍《缚》的打算后,由于对国内的女演员了解不多,苦于挑选女主,便飞赴香港找舒颖欣的丈夫出主意。

  舒颖欣从丈夫那里得知后,推荐了池瑶,林纬梁看了池瑶的作品,心中甚慰,觉得是心中的人选,听说池瑶三年前去了希腊,几乎淡出娱乐圈,求贤若渴的他带着剧本亲自找了过去。

  林纬梁一直是池瑶很敬佩的导演,这次能有和林纬梁合作的机会,感谢舒颖欣是应该的。

  “还提,我们什么交情,都说了别和我客气。”舒颖欣故作生气。

  池瑶微微笑了笑,“好。”

  舒颖欣轻叹,“你也知道......我欠你的,这是应该的。”她声音低了下去,灯光不明,她的脸色瞧不清。

  就像豌豆公主终于找到了床下的那颗硌得慌的豆子,某件事,呼之欲出。

  往事的嶙峋感,让池瑶本能的回避。

  她肃起脸,“别这么说,我不觉得你欠我什么。”

  舒颖欣未作声。

  电梯终于到了。

  走廊有监控,池瑶拉了拉围巾,遮住半边脸,走出来。

  舒颖欣没动。

  池瑶回头看她。

  舒颖欣对上她的眼睛,低头,戴上墨镜,出来。

  有了遮挡,似乎面对过往也有了勇气,“阿瑶,当年的事,确实是我欠你。”

  “别提了。”池瑶轻轻摇头,转身往房间走。

  她们的房间相隔的不远。

  舒颖欣跟上两步,“阿瑶,你......你会不会怪我?”

  她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池瑶的心渐渐发沉,她闭了闭眼,而后淡定的转过身,神色大度,柔声道:“别说了,我怪你做什么?从来没有的事。”

  舒颖欣还想说什么,被池瑶抬手打断。

  她漫不经意的微笑,“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我们明早见。”

  回房,关门。

  心跳渐渐升起,池瑶背靠着门,闭上眼睛。

  半晌,她长叹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情绪。

  双手发凉,可能是倒春寒吧,她想。

  舒颖欣看着她进房的背影,原地杵了一会,而后也回了房间。

  她先是坐在椅子上,又坐在床上,心中莫名不平静了起来,焦躁感愈演愈烈。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