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恐怖 >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薛淮牧长野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薛淮牧长野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2020-10-17 16:51:12 作者:疯兔仔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薛淮牧长野,是由疯兔仔创作的恐怖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作为大瀛朝当之无愧的道教第一人,薛淮穿到千年之后的现世,还成了靠脸混探灵节目的神棍,原文中节目..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 小说介绍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薛淮牧长野,是由疯兔仔创作的恐怖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作为大瀛朝当之无愧的道教第一人,薛淮穿到千年之后的现世,还成了靠脸混探灵节目的神棍,原文中节目组不慎挑中极凶阴地,暴露了原主弄虚作假的事实,导致原主身败名裂,面对极凶阴地中来势汹汹的众鬼,薛道长随手丢了张五雷符出去,劈的众鬼差点魂飞魄散,连忙跪下喊祖宗。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薛淮牧长野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一旁的宫肃突然开了口:“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前辈,希望前辈能为我解惑。”

  宫肃的话音刚落,正在和经纪人说话的柯扬立刻闭嘴竖起耳朵。

  他对这些事情太好奇了,尤其是这些玄学道法之类的东西。

  薛淮听到这话也不惊讶,自从上车后,宫肃就有意无意地看着他,大概是做了半天的心理准备,等到现在才开口。

  他淡声道:“你想问我师出何门,和你们南城宫家又有什么关系?”

  宫肃愣了下,旋即应声:“没错,我的确想问这个。前辈所用的道法符图似乎都出自上清道法,但上清道宗在千年前就已经消失,难道当初上清道宗还有一脉传承下来了?”

  “上清道宗到底有没有人传承下来,你宫家难道不清楚?”薛淮抬了抬眼皮,语气说不出的讥讽。

  宫肃被他嘲的面皮发热,他一个小辈不好评判老祖宗当初的行为,但是说到底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当初宫家就是凭着内斗发家,宫家的一切都源自上清道宗,这是宫家的原罪。

  见宫肃惭愧地低下头,薛淮心里点了点头,这小子好歹有点良知,品性还不错。

  薛淮不想过多地刁难一个小辈,他声音淡淡道:“我是上清道宗的第九代弟子,算起来,就算是你们宫家老祖也得叫我一声师——”他顿了下,顺势改口说了声“师叔祖”。

  “不可能!”宫肃下意识反驳道,“那都是一千两百年前的事情了,您怎么可能是第九代弟子?”

  一千两百年前?

  在“宫肃原来出身于传承千年之久的古家族”和“薛大师竟然是一位活了上千年的得道高人”之间,柯扬决定先感叹后者。

  毕竟这年头的古家族不算少,柯家勉强算一个,但活了上千年的得道高人,他就见过薛大师这一位。

  薛淮斜睨了宫肃一眼,“怎么不可能,我师父是上清道宗第八代弟子清崖道长,他传授我上清道法,我自然算九代弟子。”

  第九代首徒这个身份肯定是不能用了,但师从清崖道长的事还是可以拿出来做文章的。

  薛淮轻哼了声,“正阳宗和清鹤宗不见踪影,南城宫家又是这幅样子,我师父担心上清道法即将湮灭,特意收我为徒,传我上清道法,希望我能将正统的上清道法传承下去。”

  “……”

  宫肃本想为宫家正名,但一想到薛道长所用的雷符、请神符,甚至是玄镜符都轻松碾压他,顿时没了反驳的底气。

  薛道长说的没错,宫家道法的确在走向衰落,它继承于上清道法却又丢失太多,古籍上记载的大部分道法都没有学习传承下来,他还以为是时代变化导致的。

现在看来,实践似乎根本不到位。

坐在前排的克扬听了这番话,顿时神魂颠倒,眼睛亮了起来:你怎么看我,我能不能敬拜我的老师,学会清道?

薛淮轻轻地对他笑道:这可不好。你太轻了,学不懂这类东西,如果你学会了,你会死的。

龚素动心时,从小就学宫廷道法,学上清道家道法,认为自己的才能不算太差,如果是他的话。

但由于祖宗所做的事,薛先生当然不愿接受他为徒弟。

想到这个,龚素的眼睛就低下了。

第二秒钟,他听薛淮说:如果是你,几乎没问题。

龚素下意识地抬起头,发现薛淮说这话的时候是在看自己,心里突然燃起了希望。

薛淮既不紧也不慢:但你将来要继承皇宫,把它传给你是不合适的。

龚素垂下眼睛,热心里溅满了冷水,他突然对自己没有这样说的事实做出了反应,心里突然燃起了小小的希望之火。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需要继承皇宫,我可以崇拜你当老师吗?他急忙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需要继承皇宫,我可以崇拜你为老师吗?他急忙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需要继承皇宫的家庭,我可以崇拜你做老师吗?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  薛淮,牧长野

薛淮说:不仅如此,你还得发誓,你不会把道法传授给任何人,除非是徒弟,否则你就不能这样做。

这很自然,刚要答应的龚素说,他突然意识到这不是由他来决定的,他只能按住激动的心,改变嘴,说:我真的很想崇拜我的前任老师。我的前任能等我回去问问他家里的长辈吗?

他受过继承人的训练,如果不继承,就不能说他不会继承,这必须告诉皇宫家族的长辈们。

即使薛淮对皇宫家族不满意,他也不能说这是错的,所以他轻轻地哼了一声,表示默许。

公苏明白他的意思,情不自禁地高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的重要性,他想直接打个电话问一问,最好当场决定。

这是清朝的正统法律,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是绝不能错过的!

  ……

当公共汽车到达民生社区外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在与几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后,薛淮向他们道别,下车,进入社区,回到租房。

薛淮一开门,就敏锐地发现房间里有更多的人,沙发上坐着一个高大的黑影,另一边感觉到这边的动静,就转过头朝这边看。

  薛淮伸手打开客厅里的灯,明亮的灯光刺的他本能地偏头避了下,余光扫到那位不速之客的面容时,他不可置信地睁大眼。

  “你——”

  “我等了你许久,终于让我等到了。”

  略显狭窄的客厅灯火通明,看清那张熟悉的俊颜后,薛淮惊喜又激动,忍不住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你怎么会在这?”

  牧长野是他从小相识的至交好友,后来他因为命格特殊不得不拜师清崖道长、前往上清道宗学习道法,而牧长野则跟着父兄一同前往北疆驻守,但他们仍会书信来往,见了面也不会生分。

  薛淮本以为自己穿到千年之后就再也无法见到曾经的亲朋好友,没想到牧长野竟然也出现在了千年之后!

  牧长野下意识想要伸手搂住他的腰,仅存的理智压下了内心的冲动,他不露声色地把手往上抬了几分,拥住薛淮的肩背。

  “我在地府挂职,听陆判说上清道宗的无晦道长借尸还魂,便上来寻你。”

  这都已经千年之久了,总算让他等到了。

  这句话冲散了薛淮旧友重逢的喜悦,他松开牧长野往后退了两步,仔细端详着好友的相貌,发现好友竟然一如离别时那样年轻俊美,不禁皱起眉:“你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当初发生了什么?”

  鬼魂会保持临死前的模样相貌,如果牧长野是寿终正寝,他这会儿就该是个老头子,绝不可能和年轻时一模一样。

  而牧长野现在却保持着年轻时的面容,和他记忆中的分毫不差,这表明在他离开后没多久,牧长野就死了。

  听他问到这个,牧长野如墨的眼瞳中隐隐有红光乍现,“你失踪后第两年,齐晟勾结漠狼造|反夺位,不仅贪|污了镇北军的军饷,还把北疆防布图送给漠狼,镇北军苦战三个月后全军覆没。”

  “漠狼攻破北疆后长驱而下直逼中原,齐晟还没坐稳皇位就被漠狼颠覆政|权。”

  他被副将偷袭后死在北疆的荒漠里,除了他,那里还埋葬着二十万不甘的英魂,那些英魂的怨怒杀意最终帮他凝聚成了实体,让他以另一种姿态重返人间。

  薛淮被这些消息炸的脑袋发懵,太子勾结异族谋朝篡位,最后还死在了“盟友”的手中?

  这番话忽然让薛淮心口一沉,见到至交好友的喜悦逐渐变为更加复杂的情绪。

  从大瀛朝消失在历史的滚滚车轮下,再到如今的现代社会,对他而言只过去了一天,但对牧长野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千年之久。

  这个牧长野,还会是他认识的那个牧长野吗?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