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恐怖 >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疯兔仔-著

主角:薛淮牧长野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小说是一本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是作者疯兔仔的最新小说作品,主角是薛淮牧长野。主要讲述了:作为大瀛朝当之无愧的道教第一人,薛淮穿到千年之后的现世,还成了靠脸混探灵节目的神棍,原文中节目..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11:31:0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小说是一本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是作者疯兔仔的最新小说作品,主角是薛淮牧长野。主要讲述了:作为大瀛朝当之无愧的道教第一人,薛淮穿到千年之后的现世,还成了靠脸混探灵节目的神棍,原文中节目组不慎挑中极凶阴地,暴露了原主弄虚作假的事实,导致原主身败名裂,面对极凶阴地中来势汹汹的众鬼,薛道长随手丢了张五雷符出去,劈的众鬼差点魂飞魄散,连忙跪下喊祖宗。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 薛淮牧长野小说精彩阅读

看到这种情况,薛淮从心底叹了口气,说礼似乎是没有道理的。

既然你不配合,别怪我的粗鲁。薛淮没有生病,也没有放慢脚步,他冲到长野田园,看了一眼,把它拿出来。

生出这样的桃花仙女是很少见的,他不想太粗暴地伤害桃花仙女。

那只长骨的手一言不发地抓住了桃树的枝条,突然他的手掌里长出一根黑发。他一拔出来,就有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孩从树上拉了出来,头发从树上拔了出来。

哎哟!

女孩掉下了一个屁墩,愤怒而又害怕地盯着他们,于雪满脸不满:我说我在找,你没有任何耐心!

薛淮:.

人们:.

摇动枝叶也叫说话?

女孩站起来,拔出额头上的杂草,愤怒地对长野喊道:我讨厌鬼,把我所有的辫子都扯掉!

眼皮微微抬起,她惊恐地跳到树的后面,惊恐地望着他,怕他再伸出手来。

可是,田园野人根本没有看她一眼。

只有到那时,女孩才勇敢地从树后出来继续说话。今天的人们,啊,对任何事情都没有耐心,如果他们对婚姻不真诚,就会被雷声震死!

很难积累力量来帮助实现愿望,但结果却是令人不快的困难。

嗯,我再也不会结婚了!

薛淮被打扰,打断桃花仙女没完没了地抱怨:他的桃花纸条呢?

桃花仙女一窒息,他的心就睁开了,他怒气冲冲地哼着歌。我不是在找它吗?真不耐烦!

薛淮没有错过她的假眼睛,正色说:到底东西在哪里?

桃花仙子的眼睛飞扬了四眼,但不看他们,嘴里也说:最近收到太多桃花笔记了,我得去找它。

薛淮的眼睛有点重,好象不吃饭就不诚实。

  他掏出一张五雷符,转头对姜先生说:“消耗一张五雷符,酬金加上五千块。”

  看着这个五六岁女童模样又长得玉雪可爱的桃花仙,姜先生有些于心不忍,他眼一闭心一横,“再加一张五雷符吧,直接凑一万!”

  这家伙把儿子害得这么惨,现在还不肯把桃花笺交出来,要是薛大师能劈死她就最好了!

  柯扬:“???”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姜叔叔。

  “好说。”薛淮微微一笑,看着桃花仙越发惊恐的眼神,他慢条斯理地又取出一张五雷符。

  还没等他注入法力,桃花仙立刻举起一张桃花笺,“不不不,我找到了!找到了,就在这呢!”

  “呵。”

  薛淮冷哼了声,把两张五雷符放了回去,接过她手中的那张桃花笺。

  刚一入手,薛淮眼神微变。

  牧长野第一时间发觉他的眼神变化,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张桃花笺,注意到右下角那个印记后,牧长野略微思索,从尘封已久的记忆角落里找到了这枚印记——

  “上清道印。”

  这是由上古符图化用而成,上清道宗的人经常会把这个印记烙在法器或画在符图上,有强化放大的作用。

  瞥见画有上清道印的桃花笺上写着的“姜劲秋”和“张芦纯”,薛淮面不改色地烧掉桃花笺,俊美白净的面容在火光的映衬下沉静如水,难辨喜怒。

  火光在桃花笺上蔓延开来,薛淮松开手,火光立刻扑向最后那一角,整张桃花笺燃为灰烬。

  “唔…”

  原本温顺沉默的姜劲秋忽然发出迷糊的呢喃,他像是清醒过来似的,眸子逐渐有了神采。

  姜劲秋一抬眼就看到周孟和一个戴鸭舌帽和口罩的男人盯着自己,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你们看着我做什么?”

  柯扬指着自己,“劲秋哥,我是谁?”

  姜劲秋:“……”

当祖师爷穿成神棍  薛淮,牧长野

  姜劲秋哭笑不得,“你当我傻了吗?你是柯扬啊。”

  “你认得我啦!”柯扬没忍住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你终于恢复正常了!”

  “等等,”姜劲秋被他撞的下巴疼,他不解又难耐疼痛地皱着眉:“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我恢复正常了?我——”

  姜劲秋的脑海里掠过几个画面,他困惑的表情凝固在脸上,脸色逐渐变得苍白,“我、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疯狂示爱一位大一新生,言辞轻佻赤|裸,这和耍流氓有什么区别?

  他都要和小予结婚了,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这不怪你,都是那个张芦纯害得你!”

  “妈?”姜劲秋诧异地回过头,这才发现父母竟然都在这,“你们怎么……不对,是我纠缠她,怎么叫她害我?”

  姜夫人听到这话泪水落得更凶了。

  “不是!哎,张芦纯骗你在一张桃花笺上签了名对不对?”柯扬着急地解释说:“她把桃花笺交给桃花仙许愿,让桃花仙保佑你们俩能够姻缘美满,所以你才会突然变心,这根本不是出自你的本意。”

  “你在说什么?”姜劲秋只觉得荒谬,虽然他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他更倾向是自己有精神分裂症,对张芦纯纠缠示爱的是另外一个人格。

  他摇头,“哪有什么桃花仙——”

  “喂喂喂,我还站在这里呢!你居然当着我的面说世上没有桃花仙?”

  桃花仙很生气,她好不容易保一次媒,当事人竟然认为桃花仙并不存在。

  这不是耍她玩吗?!

  “你?”姜劲秋看到那个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女童时,没忍住笑了起来,“你们想骗我也要找个年纪大一点,这孩子才多大,上学了吗?”

  桃花仙气的都想跳起来捶爆他的脑壳,“你才是孩子,我今年已经一百二十七了!”

  “事情已经解决了,记得把酬金打到我的卡里。”薛淮出声打断他们,问:“张芦纯是哪个班上的学生?”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时间陪他们掰扯这世上到底有没有桃花仙这种蠢问题。

  姜夫人正想说话,被姜先生一把拉住,“没问题没问题,我们等会儿就打给您。”他说完看向儿子,“那个学生是哪个班的?”

  姜劲秋被转开了注意,本想问什么酬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要去找她的麻烦吗?”

  看到姜劲秋警惕的眼神,薛淮颇感无奈,他看起来像个恶人吗?

  “不用紧张,只是有点事情要问他。”

  姜劲秋的态度让柯扬有些不高兴,他拉了姜劲秋一把,“是我请薛大师来帮你的,要不是薛大师帮忙,你现在还像个变态一样纠缠张芦纯,你竟然还护着张芦纯,你是不是——”

  没等柯扬说完,姜夫人生气地抽了下姜劲秋的手臂,“你这是对谁说话啊?多亏薛道长出手你才恢复正常,你这样对薛道长说话?那个学生害得你没了工作,小予也和你分手,你却向着她,我怎么教出你这么个拎不清的儿子?!”

  姜劲秋被围攻地完全说不上话,他既苦恼又头疼,怎么连他们都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什么大师道长的,明明就是神棍。

  不过他是怎么让自己的主人格出来掌控身体的?

  见姜劲秋左右为难,薛淮不在意地摆摆手,“没关系,不说也不要紧,我有办法找到她。”说完,他看向气鼓鼓的桃花仙,后者心里一个咯噔,如同漏了气的气球一样,警惕又委屈地嘟囔:“你看我干嘛?”

  “你为他们系过红线吧?”薛淮冲桃花仙抬了抬下颚,“把张芦纯的红线给我。”

  “我——”桃花仙眼珠一转,还没来得及说话,余光瞥见薛淮把手伸进口袋,她吓得叫了起来:“给你给你给你!”

  这人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不合他的意就要掏雷符!

  桃花仙哀怨地取下头绳上的一朵桃花,那朵桃花的花蕊化作一条细小的红线伸向远方的建筑。

  “以后别乱牵线保媒,知道吗?”薛淮叮嘱了一句,接过那朵桃花后,转过头就看到姜劲秋一脸震惊地看着他手中的桃花红线。

  薛淮说:“你们以后签名要谨慎,没别的事我们先走了。”

  签名代表的是承诺的意愿,这次是姜劲秋运气好,对方只是想和他在一起,万一被骗着签下出卖灵魂的契约,那即便是杀了那个邪道,到时候也回天乏力。

  “好好好,多谢薛道长出手相助,稍后我就把钱打给您,您慢走!”姜先生连连点头,越发觉得这位薛道长道法高深还胸襟开阔,他的蠢儿子言行冒犯,薛道长都没有计较的意思。

  柯扬见状扒开姜劲秋,抬腿就要往薛淮身边凑,还没靠近,忽如其来的危机感让柯扬浑身一紧,他这才想起牧先生还在旁边,于是连忙刹住保持着安全距离,“薛大师,我们跟您一起去!等会儿顺便送您回家。”

  “不必了,你们先回去吧。”薛淮客气地拒绝了他同行的请求,“等会儿我们自己回去就行。”

  他有些事情要询问张芦纯,不方便让外人知道。

  薛淮和牧长野刚顺着红线走了,姜夫人正想看看儿子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水,就听一声惊叫:

相关资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