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言情 > 明明是个暗恋狂最新章节 明明是个暗恋狂全文阅读

明明是个暗恋狂最新章节 明明是个暗恋狂全文阅读

2020-10-17 17:49:36 作者:薄荷迷 

小说在线小编为您推荐由著名作家薄荷迷创作的小说《明明是个暗恋狂》,主角明雪许昀郡,情节紧凑,精彩无限:明雪初一那年,暗恋过她爸班上一个男生,最后被人当面戳破无疾而终,几年后他成了她的老师,对方似乎已经..

《明明是个暗恋狂》 小说介绍

小说在线小编为您推荐由著名作家薄荷迷创作的小说《明明是个暗恋狂》,主角明雪许昀郡,情节紧凑,精彩无限:明雪初一那年,暗恋过她爸班上一个男生,最后被人当面戳破无疾而终,几年后他成了她的老师,对方似乎已经忘了她,于是,她也装作忘了他,一天他突然提醒她:你看上去比几年前黑了点。

明明是个暗恋狂最新章节 明明是个暗恋狂全文阅读

  进场的几步路,明雪虽没有明着往那边的方向瞟,却一直在暗中留意,所幸他们打得投入,并没有往这边看过来。

  明雪走到场地边,放下网球袋和保温杯,先做了几个热身动作。

  苏亭站在她边上,将手机对着前方举了起来。

  明雪一看就知她什么意图,把手机挡下来:“你低调点,被人发现怎么办?”

  苏亭根本没在乎:“发现就发现,而且我就发群里面,给她们俩人看看,这巧妙的缘分。”

  很快她就拍了一张,传到了宿舍群。

  明雪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觉得只要苏亭不做什么惹眼的事,她们可以若无其事地消遣完这场运动。

  “待会儿你注意点,别让他们认出来,不然看见我们这么菜说不定会来围观取笑。”打球之前,明雪这样跟苏亭说。

  或许这话提醒到位了,苏亭也没想着让人发现,两人就自娱自乐地打起球来。

  关于网球,明雪接触的不多,大一体育选课时曾想选网球项目,结果人额超了没选上。

  明雪不甘心,一冲动就跟苏亭在网上一人买了一拍子,准备自练成才。

  然而这拍子到手后,没怎么发挥它的作用,常年待在宿舍吃灰。

  算上这次,明雪总计打网球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

  虽然看过打网球的教学视频,但因打羽毛球的习性在前,手便听从了记忆的使唤,握拍姿势老不对,力气也不够,导致球飞出去后劲不足,有时候连球网都没越过,就点着地面溜场边去了。

  十分钟下来,俩人跟盘散沙似的,既没打成一个堪称合格的回球杀,手臂还又酸又累。

  “你怎么比我还菜呀。”苏亭已经捡了不下十几次球。

  明雪寻找借口:“我这面迎着光,看球的时候都眼晕。”

  苏亭做出退让:“那咱俩换个位置。”

  换了位置后,光线的确顺眼不少,明雪原地练了下姿势,准备好好发个球。

  结果球抛高了,她心一急,仰着头预判好下来的高度,铆足了劲挥动拍子将球打飞了出去。

  球正中拍子中心,倒是甩出了一条长弧线,高速越过球网上方。

  苏亭不断退步,伸长了手臂去接,空挥了两下愣是没接到,也没见球落地,她回身去瞧了个究竟,下一秒心说完蛋。

  围墙向上延伸的隔网中心有个断口,不知是被什么利器刺穿扭曲的,刚好让网球的横截面给卡住了。

  明雪看到这球的结局差点没晕,她穿过半个球场跑过去,跳着身子拿球拍挥了两下,想将球从卡口里抠出来,实则远差半个身的高度。

  苏亭环视周围,准备借助长杆或者棒子,无奈场地上干净无一物。

  明雪立刻想了个法子,看着苏亭问:“你蹲还是我蹲,只能这样了。”

  苏亭瞅她那薄瘦的身子骨:“你确定能背得动我?”

  说着自觉蹲了下去:“上来吧,你别晃啊。”

  明雪小心翼翼跨上了她的肩膀,两手抓住铁丝网被慢慢抬了上去。

  刚站直,苏亭就觉得脖子要断了:“你看着挺瘦的,怎么也这么重啊?”

  “废话,我是一个成年人的体重。”明雪极力仰着头,试了下拍子能够到的高度,“你再往前走一步。”

  苏亭闻言靠近铁网,艰难支撑了好一会儿,却没有什么结果,正想叫她快点,自己要撑不住了,忽听身后有脚步声在靠近。

  随后传来一句问话——

  “同学,不需要帮忙吗?”很耳熟的男声。

  明雪跟苏亭同时一愣。

  苏亭耳尖地听出是谁的声音,但因抱着明雪的双腿,不方便立刻回头,赶紧救命般高声呼道:“需要帮忙,陈老师!”

  明雪低头看着苏亭脑袋顶,心说你挺有本事,没看人都能认。

  紧接着她转过头,就看见陈盛威跟许昀郡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近的,手上各拿着球拍,正在下方一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呃——”明雪已经没法掩饰此刻自己的狼狈,硬着头皮依次喊道,“陈老师,许老师。”

这太危险了。先下来。陈胜伟认出了那两个学生,向她挥手。

明雪紧握铁网上的空隙,想等苏婷慢慢放下,但我不知道苏婷是缺少筋还是心不在焉,他来扶住苏婷的腿之前,一句话也没说,没有救她的脖子。

这导致现状是,明雪整个人依靠手腕的力量,会在铁网里自行脱去空气,而脚则被苏婷抓住,却不知道该如何下地。

下来!苏婷叫她。

听起来她似乎愿意坚持下去。

明雪瞪着她,心里说真的有你,我怎么能下来,在两位老师面前像猴子一样跳下去?

但没有办法,看上去不高,只能跳下去。

她要求苏婷放开自己,随时准备放开双手,在那一刻自由地倒在地上。

谁知道苏婷退得太快了,她还没准备好,双手僵持了一会儿,整个人都崩溃了,赶紧放手。

腿一触地,整个人就会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因此,人们没有摔倒在地,而是用手借力,随意抓住一个人的手臂和胸部。

稳住后,明雪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傻乎乎地撞上了徐云县平静的眼底。

这场面太尴尬了,以至于运动后鼻尖都能闻到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一时反应迟钝,明雪立即站直,退了几步,刚刚把她拉在手背上,丝毫没有拉走的痕迹。

对不起,徐先生。明雪这样说,脑袋还很乱。

徐云县是一样的样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平静的像一个佛陀,他一句话就会传递出尴尬的气氛。

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球的?这个词是不可想象的。

明明是个暗恋狂  明雪,许昀郡

明雪抬头看了看那个卡住的球,想马上戳它,所以他干脆从墙里跳了出来。

这是我的发球。她低声承认道。

这是一种很大的力量。我不知道它是自吹自擂还是士气低落。

  陈盛威走近两步,研判了下这颗球的卡位,提议道:“看来得用细铁杆撬,我回宿舍找一下工具,你们在这等会儿。”

  说完留下拍子,自行离开了。

  球场上一时间就剩下三人,一男两女。

  正是午后温度最高的时候,明雪忽然觉得热,尤其腰部那块地方,好像还贴着一只手,源源不断地传递着热量。

  她觉得自己想法有毒,将帽子摘了下来,当扇子往脖子里扇风。

  原以为苏亭会趁机跟许昀郡搭讪,调节当下的气氛,谁知她找了个借口说“真热”,就往另一边喝水去了。

  明雪觉得要是自己也这么走开,似乎在制造尴尬,不如就趁这个时机聊两句,化解先前那份不可言说,她先开口:“许老师,你们怎么也在这儿?”

  许昀郡原本在欣赏周边风景,听见问话朝她看了过来,透着反问的语气:“你们到的时候,不是已经看见我们在这了?”

  多嘴,太多嘴了。

  明雪知道自己笑得傻兮兮的:“怪不得之前看着有点眼熟,原来是你们啊。”

  许昀郡确认道:“就是我们。”

  明雪由此深刻认为,许昀郡真的有把天聊死的能力,她现在僵笑着脸,已经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庆幸的是,苏亭拿着水杯走回来了,也拿了明雪的一起。

  明雪正觉得口干舌燥,打开杯子喝水压惊。

  只是下一刻,苏亭的话跟打脸似的,差点将她喉间的水噎住。

  “许老师,你们刚才的球打得太好了,我们一来就看到,像职业网球运动员。”

  许昀郡转向苏亭,笑笑:“多训练就行。”又问,“你们打网球多久了?”

  苏亭认真算了算,回答:“大学进来到现在,不超过三次吧。”

  明明是四次,明雪小口喝着水在心底纠正。

  “没有学过?”许昀郡问。

  苏亭唠嗑起来:“大一的时候想选网球课来着,但是太热门了,我们选得太迟就没选上……后来我们俩都没什么时间,关键她比我懒,放假就爱睡觉,我还是挺喜欢运动的,可没人陪我打,就不了了之了,你看球拍到现在都还是新的。”

  说话的期间,明雪想起自己手机还在场边,她过去拿了又走回来的途中,发现许昀郡站在那有意无意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审视什么。

  明雪瞧这眼神就发憷,赶紧看向苏亭,生怕她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见她扬着假式微笑脸,一副我刚才夸你了的表情。

  待她走近,许昀郡突然开口:“打网球最重要的是握拍姿势,我教你们几个准备动作吧。”

  苏亭听了求之不得:“好啊好啊。”

  明雪愣了下,也跟着说:“好啊。”

  她想他肯定是觉得她们水平太次,才行好事来当一回免费教练。

  许昀郡站在她们前方,原地摆起了姿势,双脚分开上身微倾,同时口中指导。

  “右手握住拍柄,左手扶在上面,举到身体前方。”

  或许是怕她们看不见,他转过身来给予参照。

  明雪和苏亭跟着做了起来。

  “脚尖的重心要稳,腰身挺直,眼睛看着来球的方向,侧过身体后摆准备,注意双脚的转动,迅速挥动。”说着他旋转腰部,将球拍往左侧利落地甩了一个来回。

  明雪对着空气甩了出去。

  许昀郡在旁观察,指着她说:“击球完毕也要立刻回到准备状态。”

  明雪稍稍握紧了球拍。

  许昀郡绕到了她们身后,给站立的俩人亲自指正刚才挥动中的细节。

  他懂得保持一定的接触距离,所以仅仅只是简单比划。

  到了明雪身后侧时,他说:“不用握得太紧。”

  明雪正开着小差,心想什么不用握得太紧?她握紧什么玩意了?

  哦,他说拍柄,明雪松了下握力。

  他又在食指上虚点了下,说:“下来一点。”

  明雪起初没听明白,她把整只手往下挪了点。

  许昀郡见她会错意,就直接掐住了她的指尖,重新强调:“手指拿下来一点。”

  被牵着鼻子走的手指很委屈。

  明雪觉得被掐过的地方有点痒,快速用拇指挠了两下食指指尖。

  许昀郡瞧见这个小动作,瞥了她一眼。

  “继续。”他走到一边说,“打十个来回,要标准到位。”

  这种无实物训练多少有些乏味,明雪压根没想到她有生之年除了能听到许昀郡的国经课,还能上他的网球课。

  十个动作完毕,明雪迫不及待想有一颗球在前面,跃跃欲试了。

  却听他说:“现在换成反手击球。”

  于是,她们又做了一组相反的击球动作。

  反复来回,明雪一直在期待许昀郡能将手中的网球放出来给她们击打,但他始终没有。

  就这么练了会儿,陈盛威回来了。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