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玄幻 > 扭曲的王女控[星际ABO]

扭曲的王女控[星际ABO]米兰麋鹿-著

主角:艾德莉
小说在线为您推荐网络作家米兰麋鹿的小说《扭曲的王女控[星际ABO]》,小说的主角是艾德莉,快来阅读吧:帝国的王女殿下娶了个柔柔弱弱的Omega王夫,身为崇尚武力的暴力Alpha,她曾不屑地放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一..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10:04: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小说在线为您推荐网络作家米兰麋鹿的小说《扭曲的王女控[星际ABO]》,小说的主角是艾德莉,快来阅读吧:帝国的王女殿下娶了个柔柔弱弱的Omega王夫,身为崇尚武力的暴力Alpha,她曾不屑地放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一个连机甲舱门都拉不开的弱鸡Omega。”后来,在战场上,她看到被她休弃的王夫率领虫族大军,一拳一台A级机甲。

《扭曲的王女控[星际ABO]》 艾德莉小说精彩阅读

  王女?哪个王女?

  就是那个传言中顽劣不驯,暴躁恶劣的艾德莉王女?!

  开玩笑吧!媒体到底有多误导人啊,他们所见到的明明是一个沉稳强大,美艳耀眼的女武神,处于绝境依旧来去自如,庇护了这一船人脱离险境,简直是天生的指挥家。

  你管这叫顽劣,不堪大用?!是这些媒体不识字,还是他们这些大老粗瞎了眼?

  “我带来的无人机甲应该是够用的,”不知道周围船员心境的变化,安德烈粗略环视了一周,“毕竟能量罩外面没有氧气,等会就叫这些人都搭载无人机甲,暂时安置在我的主舰上。”

  艾德莉跟他报告了布伦希尔德号的惨状,他眉头一紧,也沉思道,“我会汇报陛下的。这件事有蹊跷,就算是靠偷袭,这些虫要解决布伦希尔德号也很困难。况且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一个大问题。”

  路易也忍不住插嘴:“我和殿下之前在这艘船上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对,艾德莉瞥了一眼身旁紧紧跟着她的少年,他比她矮一小截,依赖而专注地看着她,一双眼睛热情地像要烧起来了一样。也不知是不是雏鸟情节,一步都不愿意远离她。

  本来还以为底层舱的货物会是关键,谁知道那箱子里装的是这样一个丝毫没有作用的人类omega,也许只是单纯的人口贩卖?

  说起船长,她想起自从自己出了底层舱,就没见之前那两人的人影了,忙叫安德烈去找。

  “他们一定知道什么,尤其是那个短发的女人。”笃定的说道,艾德莉对自己野兽般的直觉很有信心。比起懦弱的船长,那个眼神狠厉的女人显然更符合幕后主使的身份。

  安德烈无条件信任她的决断,立即招来他的副官,一个银发的冷冽青年,朱庇特,让他带人一层层甲板搜查。

  等待副官回话期间,他似乎是不经意地问起了王女身边的Omega少年。

  在一群Alpha之中,这样一道柔弱的身影实在是过于显眼。

  “这家伙?”艾德莉转头,抓住少年的手腕,把他拖到安德烈面前,“他就是我之前说的,被关在箱子里的货物。之前不知怎么的自己跑出来,差点被虫杀掉。我救了他。”

  “你们很熟悉?”

  “不,才刚见面。”艾德莉回答。

  不知为何,听了她这话,金发青年松了口气,面对少年的笑容也温和了许多,“不好好穿衣服可不太好。这件外套是殿下的吧?太短了,把我的备用罩衫披上吧。”

  他作势伸手就要去换少年紧紧抱在怀里的外套。

  “唔!”

  他的手被打开了,刚才安安静静站在王女身边,除了过于炙热的眼神,其他简直是个乖巧小媳妇的少年此刻满脸抗拒。背对着王女,他看着安德烈的眼神怀着强烈的敌意,或者说——是恶意。

  安德烈一愣。

  少年转身,光溜溜的漂亮腰身和白皙的臀部在他面前一闪,他委委屈屈,像归林的小鸟一样投入了艾德莉的怀抱。

  艾德莉的手臂被拉开,搭在他背上,少年明明长得修长高挑,却要硬生生躲在她的腋下。手臂环着她的腰,眼角一抹红痕,像个无辜又天生媚骨的小妖精,柔弱无骨地依赖着她。

  艾德莉被他逼出了粗话,扯了他半天,硬是扯不开:“你他|妈给我滚开!”

  从她的视角只能看见他绒绒的发顶,他死命摇头,像是这时才后知后觉地被吓到腿软,一双手看着像柔弱的菟丝花,却意外地坚韧,无论如何都不愿放开。

  她一个Alpha,也不至于下狠手对他,要是真去掰他的手,她害怕给他整骨折。只能憋屈地放弃,任他把脸埋在她的怀里,冰凉的呼吸轻轻拂在身体上。

  ——拜他所赐,王女殿下从此,对omega有了更深的偏见。

  “不用理这个胆小鬼。说正事。”

  安德烈点头,也避嫌地移开了视线。心中却还为刚才看到的一幕而惊讶——是他看错了吗?那个少年本来圆圆的瞳孔,似乎有一瞬间,缩成了细长的竖瞳,里面一闪而过的森冷警告,让他都不由得浑身一震……

  这时副官已经完成了搜查,带回了一个浑身是血,委顿在地的人。

  “我在第二层甲板上找到了您吩咐的那两个人,那个短发的女Alpha已经死了,致命伤是脖子上的刀伤。我找到他们的时候,她的尸体已经被虫撕咬地残缺不全,难以辨认。这个船长伤势不重,就是精神不太稳定,可能是受惊过度。”顿了一下,副官继续说道,“他躲在一个储物室中,我们上去的时候正好见到他在和一只虫搏斗,顺手救了下来。”

  短发女死了,线索就断了一半。

  艾德莉走上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船长,逼问他:“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体面一点。”

  惊弓之鸟一样的船长一言不发,嘴巴紧抿着。

  还要负隅顽抗?

  无论虫是不是他引来的,就冲他买卖人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在她面前装什么坚贞不屈?

  想要用沉默来对付她可是打错主意了。她从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

  冷笑一声,艾德莉穿着长靴的脚沉沉地踩在了他的腿骨上,她脚尖一用力,一股钻心的疼痛就让船长破了功,忍不住惨叫出声。

  “再说一遍,我的耐心有限,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开口!”霸气的冷喝掷地有声,本来就瑟瑟发抖的船长在她的威逼之下突破了心防线,痛哭流涕地抬头:“我说,我都说……”

  他受不了了!他不像那个疯女人,为了点钱连命都不顾了。公爵给的酬劳再丰富,他也不要了!

  他正要开口,涣散的眼神却瞥到王女的怀里,那张在他看来与恶鬼无异的脸——

  那个怪物为什么会在这里!完了,完了……他竟然被唤醒了……

  “嗯?”枕在自己香甜食物的怀里,乖巧啃着指甲流口水的少年转头,懵懂地看了看瘫倒的船长,他眼里的恐惧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说到底,他就是以恐惧为食的怪物。

  小怪物露出了一个天真灿烂的笑容,笑出了自己满口尖牙。

  船长白眼一翻,呼吸一顿,就软软地瘫倒了下去,再也没了声息。

扭曲的王女控[星际ABO]  艾德莉

  众人都是一惊,副官上前检查了一番,无言地回头:“大人……这个人……”

  他似乎自己都难以置信,顿了一下才小心地开口。

  “……他活活吓死了。”

  一时间,没有人开口。

  众人都有些精神恍惚,毕竟这个答案实在是过于离奇。

  刚“吓死了人”的王女承受着四面八方偷偷投来的敬畏视线,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该说幸好这里没有狗仔吗?不然她是不是又要被传说能以眼杀人了?

  憋屈地吐出一口气,船长也死了,真相也就更加扑朔迷离。说到底,他恐怕不是被她吓死的,而是心里有鬼,被那个秘密吓死的。

  “我会审问其他的船员。总之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先登舰吧。”安德烈首先打破沉默。

  艾德莉点头,想起可以搭乘轻机甲,倒是有几分期待。

  “你和路易阁下就乘坐这两架轻机甲吧,我特意拉过来给你过过手瘾的。B312,洛克希德的新作,可以说A-级机甲里头最强悍的头狼。”安德烈颇为自豪地介绍道,望着她的眼神不知不觉也有些邀功的意味。

  艾德莉喜爱机甲,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

  据说她十三岁的时候,曾经闯入预备军校的军械库,劫走了一台代号雷霆之蛇的轻机甲,大摇大摆地开着它在大街上兜了一天的风。而追出去的警卫掉在后面,被她放风筝一样耍了一整天,一群成年人愣是没追上一个手短脚短的小孩子,事后羞愧地差点集体辞职。

  而那天首都的居民也目瞪口呆地看着市区街道上跑机甲,最前面的雷霆之蛇操作之骚,态度之贱,气势之盛给他们留下了永生难忘的记忆。

报应之后,皇帝问他的妹妹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殿下毫不羞耻地问:为什么不允许我打开我的机器甲?因为我还不够大?我不接受它。我喜欢开盔甲,并要求我道歉。除非这个国家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国家,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

后来,一位军士长听到她狂野的话语,非常愤怒地笑着,打破了这个案子,让她一位年轻的预备军校学生参加全国机械A大赛,说要让她看到天空和大地。

结果.那个大块头被打了一顿,肿了起来。

因为阿德利,伴随着雷声,一路走来,成为了全国机械A比赛的冠军。

站在讲台上,她愤怒地摘下眉毛,亲吻奖章,这张照片在网上流传开来,成为今年最热门的摄影作品。女王殿下的营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也很出名,没人知道没人知道,赢得了大批粉丝。

艾德莉望着眼前那银白色的高光盔甲,无法掩饰她的爱意,拿起她红的嘴唇,直接摸了摸它们。

机甲分为两类,一类是重型机甲,高达数十米,一般用于大型正面战场,攻击可以是手无寸铁的星舰,卫兵可以硬反星炮,深受士兵喜爱。

还有一种轻型盔甲,一般是根据司机的身材设计的,一般不超过两米高,有点类似于辅助外骨骼,或者是一件由衣服制成的钢。在沙滩登入时,地形复杂,不方便,可能会产生奇怪的效果。

重型装甲只能由专业的军队人员使用,轻型装甲是成年人,领取证书后可以直接驾驶。其中无人驾驶轻型装甲是一种特殊类别,在执行救援任务时特别容易使用。

例如,为了营救火灾受害者,你可以派一架无人机进入火场,人们的指纹被打开,进入无人驾驶飞行器,它会自动将驾驶员带出危险。

真是件好事,我喜欢。艾德莉也知道,没有必要只为了登上一艘船而带来这么一件美妙的作品,安德烈,他完全是为她而做的,转过头来,给他一个温暖的笑声。安德烈,你真是个朋友!

听完这句话后,这位年轻人目瞪口呆,痛苦地笑了笑,点了点头,并伪装成:别谢我,咳嗽。上去吧。

他瞥见那个仍在困扰着艾德莉的年轻人,并警告说:每一件盔甲只能载着一名司机。我会带你去另一边的

放手。不要在这里慢下来。奥德丽也皱了皱眉头。

年轻人抬起他的黑色睫毛,发现她真的很不耐烦,所以他不情愿地松开手,站在一边,但他的眼睛仍然盯着她一动不动。

艾德莉用机器甲输入的信息遮住食指,机器甲的内置人工智能识别了它一秒钟,打开了舱门:识别成功,种族:人类。号码:K 000021。请登上飞机。

另一边的路易,穿着无人机,冲过去说:我真不敢相信我这么做真的很安全。哦,我的天啊。他决定回去休年假,在家玩一个月的游戏,好好训练自己。

只剩下一个青少年还没有登录。

他站在机关枪前面,没有伸出手来。

怎么了?我能帮你吗?安德烈在他身后问他,他的眼睛在他身后来回扫视。

  艾德莉也穿戴好走了过来,不耐烦地开口:“不会用?很简单啊,把手指放在上面,AI会自动识别你的基因代码。”关怀还是关怀,只是别别扭扭的。

  躲不过去的。

  小怪物缩了缩指甲,慢慢伸出手,上面有着半凝结的血痕。

  “等等。”艾德莉皱眉,她掏出手帕,粗暴地给他一根一根手指擦过去,擦干了他流了满手的血。擦干净后,她才发现之前他手背上触目惊醒的伤口竟然已经结了痂,恢复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没多想,她放开了他的手,“可以了。”

  手指上还残留着人类的温度,小怪物虚握了握手,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在她身上闻到的味道竟然越来越诱人了,现在连他的心脏都有些承受不住似的鼓动起来。他的脸颊都忍不住被加快的血流流速带出了一抹淡淡的红色。

  好想快点吃掉她。

  虫是挑食的,身为王虫更不必说。他依稀记得前任王虫就只吃脑和内脏,因为那是猎物最鲜美的部位。

  他也是挑食的,至少从他诞生到现在,能让他产生这样的执着的,就只有她一个。更不可思议的是,她不仅仅心脏对他有吸引力,他渐渐觉得她总是含着冷笑的嘴唇看起来也很好吃,他看着看着就会忍不住吞口水,想要咬上去,厮磨出血来。她灼热的手指应该也是美味的,要是含在嘴里一根一根地咬断,嚼碎,光是这样的想象也能让他兴奋地红了脸。

  她白皙的后颈上面的腺体也让他难以忍耐。

  那里散发出的香味最为浓厚,之前在底层舱,就是那个味道唤醒了他。

相关资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