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穿越 > 渣男不配洗白[快穿]

渣男不配洗白[快穿]流光闪腰-著

主角:谢辰扬
《渣男不配洗白[快穿]》是一本熬夜必看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谢辰扬,是由流光闪腰创作的高口碑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钢铁直男谢辰扬莫名其妙被系统选中,原剧情中的受被渣攻虐的狼狈不堪、家破人..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10:49:4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渣男不配洗白[快穿]》是一本熬夜必看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谢辰扬,是由流光闪腰创作的高口碑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钢铁直男谢辰扬莫名其妙被系统选中,原剧情中的受被渣攻虐的狼狈不堪、家破人亡,却在攻放下身段哄骗一番后,就忘记一切,欲与渣攻重归于好?谢辰扬:“为什么选我?”系统:“因为你心性坚毅,够直,肯定不会原谅渣男哒!”

《渣男不配洗白[快穿]》 谢辰扬小说精彩阅读

  ……

  接到了英雄帖的门派,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清好了人准备动身。

  而谢辰扬把隗津带回山庄的第一件事,就是叫来山庄的弟子们。

  “这是隗津,我的爱人,从今天起,他就是名刀山庄的另一个庄主,见他如见我。”

  弟子们只是顿了一下,就纷纷叫道:“二庄主!”

  隗津救了他们,他们对他感官不坏。

  对于他要和庄主在一起这件事,他们是喜闻乐见的。

  他们心里其实一度担心过,庄主会不会放不下那个魔门奸细,会不会又要受到他的哄骗。

  如今庄主能移情别恋,简直不能再好!

  接收到弟子们期待的目光,隗津:“……”

  弟子们:加油啊二庄主!请务必锁死庄主,别让他给人哄走了!

  “哦?阿阳的未婚夫不是我吗?”

  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

  谢辰扬一回头,就看到了阮舟那张柔美的面庞。

  他身边跟着的两个白鹤谷弟子低下了头,没有露出情绪。

  隗津凉凉地瞥了一眼谢辰扬。

  谢辰扬一个激灵:“我不是我没有!那只是儿时戏言!”

  “家母和伯母可是说好了的呢,算不得戏言,”阮舟轻叹一声,“你们都先下去。”

  跟在他身后的白鹤谷弟子目光隐晦地瞪了谢辰扬一眼,才领命退下。

  隗津看了一眼凌弈。

凌仪明白了,甚至连忙挥手,还带走了著名的弟子刀别墅。

院子里一下子只剩下三个人了。

阮周看着谢辰扬那烦躁无聊的眼睛说:你太急了,等不了我们才宣布这件事。

谢辰扬莫名其妙地说:我和阿金在一起是我们的事,为什么要等你走才宣布呢?

阮周叹了口气,你以为我带着白鹤谷的弟子来为著名的刀山庄的人收集身体吗?

谢辰扬:是不是.

阮周点点头说:如果不是你我两门的结合,我的弟子怎么愿意这么做呢?否则,不是一个无名的老师吗?

我不知道,我以为他垂涎别墅。

即使著名的小刀山庄遭受了这场灾难,但也是第一座江湖别墅。瘦削的死骆驼比马还大,谁也不知道著名的小刀山庄是否有任何细节。

谢辰扬:我以为是因为两扇门之间的友谊。

但是仔细想想,事实上,著名的刀子山庄和白鹤谷的友谊并不深。

就在那一次,他因病要了白鹤谷。

在那之后,两位母亲交换了一封信,但只限于这两位妇女的私人熟人。

因此,谢辰扬一出这句话,就知道这是不恰当的。

我妈妈得知这座著名的小刀别墅被魔法门打破了,她很担心,阮周苦笑着说。我想出了这个坏主意,让我带人来帮我。

白鹤谷一直是世界上无可争辩的,从来没有参与过河流和湖泊之间的斗争。

没有合理的理由,他们到著名的道园来收拾烂摊子是不合适的。

其实,谢辰扬不懂这些波折,在他的思想里,只要拳头够大。

但是他们的别墅的其余部分才二十出头,所以他想出了一个主意,把正派的人聚集到一起攻击魔法之门。

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准备好和门徒们一起收拾身体了。

  当看到一切被白鹤谷处理得井井有条,他心中感激,也想过要如何回报这第一个伸出手帮忙的门派,但,他还没深想,原来他们帮忙是有着这样的理由的。

  “我很感激你们的帮助,也很抱歉没能了解情况让你失了脸面。”

  在白鹤谷的弟子看来,他一定是用完就扔,还绿了阮舟的渣男。

  唉。

  阮舟:“是我没说清,我以为你懂了我的暗示。”

  谢辰扬:“啊?有暗示吗?”

  阮舟:“……”

  他目光有些复杂:“我以为不管是初见时我表现出来的熟稔和亲密称呼,或是在后山说过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都算暗示。”

  他们多年未见,他上来就那么亲密,他还以为他懂了。

  谢辰扬:“……”

  “是我没说清,我应当私下找你商议一下的,”阮舟摇头,“事已至此,就不说这些了。”

  谢辰扬:【是吗?系统你听明白了他的暗示吗?】

  系统:“嗯?我不是在初见时就说了,他算是你的未婚夫吗哈哈哈”

  谢辰扬:【那不是你在开玩笑吗!】

  系统:“……”确实是的呢。

  隗津冷声道:“既然如此,我……”

  谢辰扬握住他的手:“不行,别想走。”

  隗津:“……”

  阮舟轻咳一声:“我会跟弟子们说好,我们的婚约不作数了,之后我们会以收英雄帖参加英雄大会的名义留下。”

  谢辰扬感动道:“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阮舟目光带着歉意:“只是之后或许他们态度会有些不好,还请庄主担待些了。”

  谢辰扬无所谓道:“我懂。”

  毕竟在他们眼中,他可是渣了他们少谷主啊。

  阮舟:“那我便不打扰二位了。”

  看到他的背影,谢辰扬道:“你们的相助,我会送上让你们满意的谢礼!”

  阮舟摆摆手,走远了。

  谢辰扬看着隗津的冷脸,靠在他身上:“你看到了,我跟他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隗津低头:“你打算送上什么谢礼?”

  白鹤谷第一时间为名刀山庄的人收敛尸体,办了丧事,耗费的财力人力都不少,可不是一般的恩惠。

  “放心,我有办法的。”

  心想或许名刀山庄有着什么可以让白鹤谷满意的重礼,隗津也没有多问。

  之后白鹤谷的弟子们做足了客人的模样,通通居住到了一个院落里,住不下的,就直接撤回白鹤谷了。

  名刀山庄没有了人手,只得二十一个弟子亲力亲为,忙得不可开交。

  “得想个办法,之后陆续会有其他门派的人过来,就这点弟子怕是忙不过来。”

  谢辰扬愁道,

  “要不我们下山雇佣一批人?”

  隗津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摸了摸剑柄:“你,知道我的身世吗?”

  谢辰扬:“啊?你不是孤儿吗?”

  隗津:“……”

  【他不是吗?】

渣男不配洗白[快穿]  谢辰扬

  系统:“我可从来没说过他是孤儿啊。”

  好在隗津的表情管理很不错,面色还是平淡缓和的,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谢辰扬扯着他的胳膊在床上坐下,好奇道:“难道,你是什么隐世门派的弟子?”

  “不是,”隗津把剑从腰上解下,放在旁边,“奚阳,你信我吗?”

  “我当然信啊。”

  谢辰扬回答得毫不犹豫。

  隗津垂下眸:“隗津是我入江湖后给自己取的名,我还有另一个名字。”

  谢辰扬面带好奇。

  隗津缓缓道:“夏章逸。”

  他说完,静静地盯着谢辰扬的脸。

  谢辰扬的面色很正常:“名字挺好……”

  系统:“这个朝代是夏氏天下,夏章逸,是当今长公主次子之名,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人会犯忌讳,和皇室中人同名。”

  谢辰扬的话一顿。

  【他不是一个苦修的剑客吗?惨的一批的只在山头有个小木屋的剑客?】

  系统:“……”

  隗津看到他的话突然顿住,眼神也飘忽起来,明白他是反应过来了,声音冷淡道:

  “如果你后悔,现在还来得及。”

  “后悔什么?”

  对上他茫然的眼神,隗津放缓了声音:“我的另一个身份,是皇室中人。”

  江湖和朝廷目前看似井水不犯河水。

  但他知道,事实上,没那么和平。

  谢辰扬直接把他扑倒:“我才不管你有什么身份呢,有一个你是跑不掉的,那就是我的爱人,名刀山庄的二庄主。”

  系统:“……”这不是挺会说嘛。

  隗津:“……你起来。”

  “不起,”谢辰扬低头亲了亲他的唇,含情脉脉的双眸中燃着两簇火焰,“我想你。”

  隗津哑了声。

  当腰带被解开的时候,他很清楚,身上这人没了内力,他能轻易推开他。

  但他没有。

  当那平和的面庞渐渐染红,冷淡的双眸渐渐失神,隗津承认,他这辈子是栽了。

  ……

  谢辰扬在床上睡得香甜。

  隗津却已经穿戴好,来到了他的书房,写了一封书信。

  他找到了凌弈:“派人把这封信送到山下渭城的出尘酒楼,交给掌柜。”

  凌弈接过信:“好的,二庄主放心。”

  隗津淡淡地应了一声。

  凌弈迟疑道:“二庄主……你是否身体不适?”

  “无事,去吧。”

  “好。”

  隗津面色自若地回了房,看到占了大半边床的谢辰扬,将他往里推了推,这才躺上去。

  谢辰扬醒来的时候太阳还没下山,他捂着肚子:【阿津呢?】

  系统:“在外面练剑。”

  谢辰扬的脸顿时黑了。

  【他还有力气练剑?】

  系统:“他毕竟武功高强嘛……”

  谢辰扬暴躁的穿戴好后打开门,气势汹汹的朝在院中练剑的那人走去。

  系统劝道:“他武功高强,内力也深厚,抵抗力要强一些,其实他也和你一起睡了一两个小时,才出去练剑的,你淡定点,别冲动。”

  啧,男人的面子啊。

  谢辰扬眼中的暴躁在看到隗津收剑,望向他的时候消失殆尽。

  隗津轻轻一掷,剑就被丢到了放在桌上的剑鞘上。

  精准入鞘。

  “醒了?”

  “嗯,”谢辰扬摸了摸肚子,“我饿了。”

  【等老子吃饱了再收拾他!】

  系统:“……加油?”

  隗津抹了把汗:“坐着等一下,我去做。”

  “你做?”

  “嗯。”

  谢辰扬看着他缓缓离开的背影,坐在了石凳上,赞道:“他的厨艺肯定一如既往的好。”

  隗津只是给他简单煮了一碗鸡蛋面。

  谢辰扬闻着很香。

  “你吃着,我去沐浴更衣。”

  “嗯嗯。”

  谢辰扬拿起筷子埋头吃面。

  直将汤都喝了个干净,打了个饱嗝:【煮碗面都那么香,不愧是我爱人!】

  系统:“饿了你吃啥都香。”

  【你不懂,只要过了爱人的手,那都是香的。】

  系统沉默下去。

  【怎么不说话了?】

  【诶?你们应该是有组织的吧?不止你一个系统吧?】

  【要不我给你放个假,你去联个姻?】

  系统:“不必。”

  【虽然你是一只箫,做不了什么,但谈个精神恋爱也是可以的嘛】

  系统:“宿主,你该洗碗了。”

  谢辰扬:“……”

  系统:“你不会等着隗津来给你洗吧?”

  【没有!我是准备自己洗来着】

  谢辰扬起身拿起碗筷就往厨房走。

  洗完碗筷,他还自觉地把厨房整理了一遍。

  等他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

  还没走近,他就看到了凌弈带着几个人在跟隗津讲话。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