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言情 > 姐姐的奶味小狼狗

姐姐的奶味小狼狗婉之-著

主角:林子衿夏怀煦
《姐姐的奶味小狼狗》是婉之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姐姐的奶味小狼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林子衿夏怀煦。精彩章节阅览:夏怀煦卡在门和一个体重目测200以上的中年男子之间,吉他包跨在前面,小心翼翼护在怀里..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7 09:46:0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姐姐的奶味小狼狗》是婉之的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姐姐的奶味小狼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林子衿夏怀煦。精彩章节阅览:夏怀煦卡在门和一个体重目测200以上的中年男子之间,吉他包跨在前面,小心翼翼护在怀里,左右都贴着人,连扭动下身子都不能,只好僵直站那儿,好在身高腿长,高出平均身高一大截,头还能呼吸到一点地铁车厢上部的一点新鲜空气。

《姐姐的奶味小狼狗》 林子衿夏怀煦小说精彩阅读

  宝宝闷闷应了一身,但还是把脸埋在了林子衿脖子里,不敢回头去看抽血处“可怕”的场景。

  林子衿取了个号,把号递给夏怀煦,听着里面此起彼伏的小孩哭声,眉眼间泛起一丝不耐烦:“我带宝宝在外面等,号快到了叫我一下。”

  宝宝很乖,轮到他时,也没有哭闹。配合林子衿脱了自己的外套,将袖子撸起来,然后就将脸紧紧埋在林子衿怀里。护士拿橡皮圈扎紧手臂,在手臂上抹了碘伏。

  针扎进去时,夏怀煦站在一旁,明显看到宝宝身子颤了颤。

  暗红色的血液从扎针处流进试管里,做的检测多,抽的血也多。宝宝还小,夏怀煦看着这个场景,也有些不忍心,将目光移开,落到林子衿的脸上。

  林子衿倒是稳稳抓住宝宝的手臂,看着血液流到针管里,面色如常。

  护士动作很快。迅速抽完了三管血。林子衿动作也很快,迅速拿棉签按住针眼,然后把宝宝的袖子往下拉,外套批好,将宝宝抱到一旁。

  到底还是三岁的小孩,打针怎么可能做到不哭呢。但宝宝哭的很克制,头埋在林子衿胸前,不想妈妈看到自己哭,哭的声音很低,只是肩膀一抽一抽的。

  “娇气包。”林子衿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还是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宝宝的背,轻轻的安抚他。

  “妈妈……还要打多少针……我才可以不用来医院了啊?”宝宝抽抽噎噎问到。

  窗外阳光灿烂,夏怀煦从林子衿眼中看到了一点泪花。她快速将头转向窗户那一侧,夏怀煦从窗户的倒影里,看到她飞速用手指抹了下自己的眼角。

  这是夏怀煦第一次在林子衿身上看到脆弱的情绪。

  林子衿冷漠、毒舌,神色永远是淡漠的,哪怕对着自己软糯可爱的儿子,嘴里也说不出什么软话。但在此刻她也不过是个对着小孩的眼泪心软的母亲。

  “会好的。”林子衿抚摸着宝宝柔软的发顶,像是承诺一般郑重说到。

  宝宝很乖。抽血之后,剩下的检查都很顺利。

  一上午就做完所有检查,林子衿去取血检单,夏怀煦带着宝宝坐在一旁。

  “苏苏……我渴了。”宝宝脸皱成了个小包子,问夏怀煦要水喝。

  宝宝的水杯在林子衿身上,林子衿这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还好医院每层楼都有自动售卖机。

  “那哥哥去给你买瓶水。”

  夏怀煦牵着宝宝到自助售卖机面前,付好钱。矿泉水砰的一声就掉了出来,宝宝也跟着“哇——”了一声。

  夏怀煦牵着宝宝,坐到一旁。拧开矿泉水,递给宝宝。

  宝宝大概是很渴了,两只小爪子抱着矿泉水,咕咚咕咚喝水。

  正好微信响了一声,夏怀煦看宝宝喝水没什么问题,就低头看了一眼。是他论文指导老师通知明天论文开会。

  刚刚低头看了眼消息,回复了收到,就听到宝宝“呀——”了一声。

  矿泉水的瓶口实际上对于宝宝的嘴来说,还是太大了一点。宝宝抓着矿泉水瓶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角度,水一下就全部倒在身上了。

  夏怀煦看着水顺着脖子流到衣服里去,瞬间慌张起来。

  ——有心脏病的小孩心肺功能很弱,是不能受凉的。

  宝宝还没反应过来状况,还有点懵。两只手抱着几乎空了的水瓶,呆呆的看着夏怀煦。

  夏怀煦快速脱了自己外面的羽绒服,罩在宝宝身上。解开宝宝的围巾,查看衣服湿的情况。

  还好有脖子上的围巾挡着了一点,水把里面毛衣弄湿了,但最里面那件薄薄的秋衣,还是干爽的。

  夏怀煦迅速将果果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把自己的棉衣紧紧裹在宝宝身上。

  他今天穿的是件长款的羽绒服,快有两个宝宝那么长了,衣服也十分宽大,拉链拉到最上面,领口还比宝宝的肩膀要宽。夏怀煦只好用手笼着宝宝肩膀那块的衣服,不让风漏进去。

  “苏苏……鞋子……脏脏”宝宝怕鞋子弄脏衣服,想把鞋子脱了。身子往前扑,用手摸半天,都摸不到衣服下摆。

  “没事,脏了就脏了。果果你别乱动。”刚刚果果扭动一下,肩膀又从衣服领口跑出来了。

  坐在两人身旁等着排队拍片子的老太太看不下去了:“小伙子,你这衣服这么宽大,这样裹会漏风的。等你儿子着凉了,你老婆回来的时候肯定要骂你的。”

  “而且你穿的这么少,室内还好说,等下一出室外,风一刮,你这多好的身子也抗不住啊。”

  夏怀煦这会儿倒是无所谓自己感不感冒了。就是怕宝宝着凉。医院室内虽然开着空调,但很多地方通风,温度并不高。

  夏怀煦看向老人家,求助:“那您看怎么办。”

  “你这衣服也够宽大了,要不你自己穿着衣服,把宝宝裹你怀里?一来不漏风,二来你身上暖和,宝宝也可以取暖,不会着凉。”

  林子衿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夏怀煦坐在医院的凳子上,上半身鼓鼓囊囊,宝宝从他的羽绒服上方,探出一个头来。

  “妈妈——”宝宝远远就看到了林子衿。

姐姐的奶味小狼狗  林子衿,夏怀煦

  夏怀煦连忙用手臂抱住想把手从衣服里伸出来的宝宝。

  “怎么了。”看到一旁凳子上宝宝的衣服,林子衿声音也有些急。

  “刚才宝宝要喝水,我给他买了一瓶,然后喝的时候我没看住,水就撒在身上了。”夏怀煦十分抱歉。

  林子衿眉紧紧蹙着。手从夏怀煦领口伸进去,摸宝宝身上的温度,问果果:“冷不冷?”

  “不冷!苏苏身上好暖和啊!!”宝宝说着,扭过身子去,手抱住夏怀煦,在他怀里蹭了蹭。

  林子衿刚才手还在夏怀煦的衣服里,宝宝这一动,她的手也被跟着往夏怀煦身上带。

  夏怀煦感受到隔着毛衣,滑过自己身上的手,心上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撩拨了一下。

  他抬眸去看林子衿,林子衿此刻注意力全部都在宝宝身上,两人之间的距离尤其近。林子衿没有化妆,皮肤好的不行,脸上没有任何一点瑕疵,夏怀煦总觉得能空气里有一点淡淡的香气,不像一般女上身上的甜香,味道是冷冽的,干净而纯粹,像冬天伫立在雪地里的雪松。

  “对……对不起。我不该给宝宝喝矿泉水的。”崔静淑主治这个,夏怀煦从小就泡在医院,还是了解一下疾病相关的知识的,知道对于宝宝来说,受凉真的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而且当时要是他不看那么一下手机,就不会出这个事情了。想到这,他只觉得自己更加愧疚了。

  既成事实的事情,追究责任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林子衿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专注摸宝宝——她怕夏怀煦不仔细,宝宝衣服上还有水,导致着凉。

  夏怀煦被这不知喜怒的“嗯”弄得心里七上八下。林子衿又在他怀里摸来摸去,林子衿手往下面伸,摸宝宝腰的时候,手也快碰到了他的腰,鼻息喷在他的颈侧。他只觉得自己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偏偏人又离得那么近,他怕被发现异常,只好紧紧秉着呼吸。

  林子衿检查了一遍,确认宝宝身上衣服没有沾水,也没冷到,才松了口气。把手缩回来。拉上夏怀煦大衣的拉链,试图把宝宝裹得更加严实一下。

  夏怀煦被这一整套动作撩拨的脸颊发烫,偏偏罪魁祸心思全在果果身上,首毫无察觉。他不敢抬头看林子衿,只好低着头,装作在看宝宝,轻咳一声:“我妈在楼下有个休息室,等下我们去看看,有没有毯子什么的,再包一包。不然我怕等下去停车场的路上着凉。”

  夏怀煦抱着宝宝,林子衿拿着衣服下楼。夏怀煦相貌英俊,宝宝玉雪可爱,两人的造型又这么醒目,在医院穿行过程中,吸引了无数目光。

  两人从崔静淑休息室里找到个小毯子,不算厚,包住了宝宝的肩膀和背,彻底不用担心领口漏风,冻到宝宝,才出了医院大楼。准备返回车库。

  宝宝被毯子裹住了,动起来不方便。就只好乖乖的呆在夏怀煦怀里,头靠在夏怀煦的肩膀上,乖乖的。偶尔会抬起头,和他说几句话。

  之前林子衿就说回去的车她来开,这会儿宝宝又在夏怀煦怀里呆着,夏怀煦也没有手能够空出来开车了。

  医院到小区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这时候已经不是早高峰了,路上不堵,林子衿技术也好。大概十分钟,就已经开了回去了。

  上海已经彻底入冬了,白天的气温不到五度,林子衿不敢让夏怀煦在外面就把宝宝从衣服里“放”出来,带着夏怀煦走到了屋内。

  一进屋,就听到展翼的声音:“姐,毓哥我接到了。”

  展翼看到进门来的夏怀煦的造型,笑了:“呦,怎么是这造型。”

  “在医院衣服湿了,怕着凉,就这样裹着了。”

  夏怀煦看着跟着展翼一块到门口的那人——皮肤苍白,很瘦,眉眼间有书卷气,很是清秀,有种清癯支离的美。

  夏怀煦脑中迅速浮现之前在论坛上看到的这人的资料:钟毓,网友公认的林子衿的四妃之首,声音比很多女歌手都清透纤细,相传和林子衿的音乐天赋不相上下,填词填的十分好。据说有轻度自闭症,演唱会必须要林子衿在场才能安心唱歌。一年365天有200天住在林家的林家“常住人口”。

  加上还有一个排位仅次于钟毓的展翼。夏怀煦只觉得自己心里的醋坛子似乎又要翻了。

  “你好。”夏怀煦主动和钟毓打招呼。

  钟毓却并没回应他,径直走到他跟前,也没和他说话,目光直勾勾看钻在他衣服里的宝宝,伸手揉了下宝宝的头,然后将宝宝从夏怀煦怀里抱了出来。

  “钟苏苏。”钟毓一伸手,宝宝就很亲昵的伸手往他怀里靠,然后搂着钟毓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

  “毓哥他就这样的,他有时候只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作出回应,第一次见你,也不太熟,所以你别介意啊。”展翼连忙打圆场。

  夏怀煦轻轻摆了下手,表示不在意。

  宝宝不在他怀里,夏怀煦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在林子衿家待下去了。

  “那我先走了。明天我要去学校,就不和您一块去医院了,号小唯姐已经给您挂好了,加号是会排在正常面诊病人的后面的,所以可以稍微晚点去。”

  “好。”号已经挂上了,后续也不需要夏怀煦再帮什么忙。林子衿不喜欢把人情欠太久:“等明天看完,我找时间去看下你们的表演。”

  “先不急,您先忙宝宝的事情吧。”

  -

  夏才刚出林子衿家的家门,周正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在电话那头叽叽喳喳:“怀煦,你上热搜了!”

  “笑笑姐让我问你怎么和林老师又搭上关系的。”

  周正燚前言不搭后语,夏怀煦也大概猜出了前因后果,估计是在医院抱着宝宝的时候不小心拍到了,po网上了。

  电话那头周正燚还在那叽叽喳喳:“你怀里的小孩居然是林老师的儿子啊!!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感觉也没比我们大几岁,就已经有一个这么大的小孩了。”

  “她正好和我住一个小区,一来二去的就熟了。”夏怀煦没有说实话,避重就轻含糊道,“她今天一个人带宝宝去医院不方便,路上碰到了,就帮了个忙。”

  对周正燚他们,夏怀煦倒是不介意实话实说的。但电话那头还有一个杨笑。夏怀煦对杨笑的性格还是有了解的。并不是说杨笑的性格不行,而是杨笑本质还是个商人,要是知道林子衿欠了他人情,必然会打蛇随棍上,借此机会,让林子衿为他们写歌。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