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总裁 > 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

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安安-著

主角:季星河沈清梦
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小说是作者安安的作品,主角是季星河沈清梦。主要讲述了:沈家被送去念了二十年经的长女回来了,传闻这位长女除了会念经吃斋什么都不会,看到电灯都惊讶,传闻她未婚夫嫌弃她太傻,宁愿和人..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6 17:46:2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小说是作者安安的作品,主角是季星河沈清梦。主要讲述了:沈家被送去念了二十年经的长女回来了,传闻这位长女除了会念经吃斋什么都不会,看到电灯都惊讶,传闻她未婚夫嫌弃她太傻,宁愿和人私奔也不要她,唯有季星河那个憨憨愿意当接盘侠,季星河:“小狐狸只是在你们面前傻,在我跟前精着呢!”再后来,沈小狐狸才发现,季接盘侠不仅不憨,甚至比她还狡猾。

《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 季星河沈清梦小说精彩阅读

第19章 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沈逸之在说出要走后,心一下子就开阔轻松了许多。

反正这个家里他也说了不算,还不如带着女儿离开。

这个家,谁爱要谁要去,他有长女一个就足够了。

“梦儿,爸爸带你走,这里的一切咱们都不要,以后咱们父女俩相依为命,再不在这家里受气了。”

沈逸之说的豪气冲天,已经憧憬以后父女二人温馨美好的小生活了。

沈清梦已经不想说话了,他俩相依为命去讨饭吗?

然后把沈家留给林芳雅和那个控制了沈家多年的老妖婆?

她爷爷和太爷爷的棺材板还好吗?此刻是不是已经在踹棺盖,无比迫切的想爬出来,活活掐死沈逸之这个孝子贤孙了。

望着脸上写满了坚定的沈逸之,为了防止以后她还得拿个破碗到处化缘去养渣爹。

沈清梦眼睛一翻,准备再来一次一言不合就晕倒的戏码。

老不老套什么的不重要,好用才是第一位的。

总不能让这个人到中年的二五仔真带着她愤而出走吧。

要是落个那样的下场,她还不如别回来。

折腾了一圈最后还是没摸到沈家门,她难道是只为耍个寂寞回来的吗?

没等她眼睛一闭软软往下倒,林芳雅在她之前先发制人了。

“老公,你的意思是,你要为了楚宁的女儿不要我和我们的孩子了是吗?”

沈清梦微晃的身子连忙站稳,晕倒什么时候都行,大戏错过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沈逸之此时已经打定了主意,心中气怒变得平缓了下来,说起话来也有条理了许多,“不是不要了,而是我对不起梦梦太多,我不能再让她受一分委屈了。乐水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哪像是对待亲姐姐的样子。”

“为了两个孩子好,也让我多放心一些,我和梦梦搬出去。他们若是想我了,也可以去看我。我搬出去了,也依旧是孩子的父亲。”

至于公司,像往常一样,你想让乐山加入公司,我已经安排好了。他想去的时候,只要提前告诉我就行了。

他对林芳雅有很大的宽容。

他心中所爱的人永远是朱宁。朱宁死后,林芳雅为他的母亲嫁给了他。

这些年来,夫妻不是很深情,只能说一句互相尊重的话。

而林芳雅这几年嫁给了沈家,也一直对外进退两难,内心深处管理着他与丈夫和妻子的感情和家庭,也为他生了一对孩子。

多年来,他心里对林方雅感到愧疚。

平时说话要和睦相处,也要尽量轻声细语,体贴细致。

即使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仍然有残余的愤怒,当他和林芳雅说话时,他的潜意识的语调还是很温和的。

它可以落在林芳雅的耳朵里,但它是完全冷的。

他用最温和的语气说了最酷的话。

他只谈论他的孩子。她呢?他一句话也没说。

那我呢?林芳雅向前走了两步,近距离站在沈以智面前。我呢?你打算怎么办?

季少,夫人她又A炸全球了  季星河,沈清梦

沈以智不明白她的意思。你还是你,孩子的母亲,沈家的妻子。

难道不应该是你的妻子吗?林芳雅的声音很尖,他的眼睛不禁发怒。

沈清梦退了一步,擦了擦耳朵。

中老年人的爱恨也是你是否爱我,为什么你爱别人不爱我这个例行公事,没有什么新鲜事。

是的,我没有说不。沈以智皱着眉头,不太明白林芳雅的愤怒。

既然我们在一起,难道我们不应该一直在一起吗?你知道,和你上床的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女儿!那你为什么不为你的女儿找个妻子呢?

沈清梦几乎被喉咙噎死了,皇帝很狂野,什么都敢说。

林方雅的表情使沈以智戴上了一顶与伦相悖的帽子。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沈逸之果然不悦了。

“我说的是大实话!沈逸之,你在由着你的脾气任性之前,能不能想一想我?哪怕只是一点点?”

林芳雅盯着相伴了二十年多年的丈夫,眼前一片模糊,心也痛得无以复加。

她深爱的男人,她用心去围着小意温柔了多年的男人,心里从来没有过她。

她以为,多年下来,哪怕沈逸之再是爱楚宁,也该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浅了淡了慢慢的消失了。

毕竟长久陪着他的人是她,深情不及久伴,她以为她早已把他的心捂热了。

却不想,那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她想。

在他的眼中,从来没有过他。

所以他才能在楚宁的女儿受一点委屈时,就要愤而离家。

丝毫没有想过他与她多年的妻子,他若走了,她对内该如何对婆婆交代。

对外如何去面对外面舆论的指指点点与悠悠众口。

“你不是好好的吗?”沈逸之满脸的不解,不懂为什么林芳雅会这么伤心。

这一句反问打击的林芳雅差点站不住,她指甲狠狠掐着手心,也无法压下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沸腾情感。

尤其是沈清梦还一脸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仿佛是楚宁正站在那看她笑话一般。

林芳雅脑海中的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终于崩断,她失控的朝着沈逸之大喊,“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我,是楚宁。你还会舍得走吗?你会觉得楚宁有没有你都无所谓吗?”

“你会舍得让楚宁遭受一点母亲的为难,让外面说她和你夫妻失和吗?不,你不会!你心里只有楚宁那个死人,时时刻刻的念念不忘。”

“我在你心里算什么?一个娶回家传宗接代的工具,一个搪塞了母亲的摆件吗?你娶了我又有了孩子后,你就感觉你的任务完成了,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天天怀念一个死人了是吗?”

林芳雅话里一提到楚宁,沈逸之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没等他说话,林芳雅就又自顾自快速说了下去,“沈逸之,我早就想问你了,我到底哪里不如楚宁那个死人了?我的出身,我成长的环境,我所受到的教育,都比她好了不知道多少。”

“她除了那张脸,能让男人为她神魂颠倒之外,还有什么?我不懂你怎么就能怀念她那么久。”

“当年,她一边和你结了婚,一边还和季如钧眉来眼去。勾的季如钧眼看着她都要死了,还能亲口允了和季二少的婚约。”

“她都这样明目张胆的不要脸了,你还对她心心念念着,沈逸之你说你溅不溅!你......”

林芳雅还要再说,却被沈逸之的一声暴吼打断,“你在胡说什么!”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