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恐怖 > 重生以后天天见鬼小说章节内容在线免费阅读

重生以后天天见鬼小说章节内容在线免费阅读

2020-10-15 08:00:31 作者:栋里云 

《重生以后天天见鬼》主要讲述了江星源凌蓝的恐怖故事,作者栋里云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恐怖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江星源重生之前是个尊贵无上的皇帝,重生以后,差点成了鬼的他,不仅开了天眼..

《重生以后天天见鬼》 小说介绍

《重生以后天天见鬼》主要讲述了江星源凌蓝的恐怖故事,作者栋里云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恐怖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江星源重生之前是个尊贵无上的皇帝,重生以后,差点成了鬼的他,不仅开了天眼,还成了某人的捉鬼助理,江星源气呼呼:“这是什么!好恶心!”“这是从鬼身上掉下来的残体。”凌蓝瞄了一眼,“烂成这样,看不出是什么了。”

重生以后天天见鬼小说章节内容在线免费阅读

  “好,那理智又伟大的凌蓝大师,现在怎么样?你想怎么样?”郑重大力牵住了黄欧的手,拉着他一并坐下,接着扬起下巴,朝凌蓝的方向点了点,阴不阴,阳不阳地问。

  “我会去查那个男人的行踪,以及他的目的。”凌蓝脸上和语气都还是淡淡的,对郑重的怒气置若罔闻,“不管是对人类世界,还是对地下办事处,抑或是此时游荡在外的大多数鬼魂来说,他的存在都是一个威胁。”

  “你要怎么查?”

  “我和江星源在高天岳的别墅里,发现了一只残体。他是现在唯一一个知道那个男人信息的残体。”

  “残体?”不止是郑重,在场的大家都是一怔,接着便陆续地各自拿出一副眼镜戴上,开始四处查看。很快,娜娜便指着江星源的手臂惊叫出声:“残体正在星源的左臂上挂着!”

  郑重也看到了:“能量等级很高。”他摘下眼镜,若有所思地看着江星源,“残体似乎很依赖星源。”

  江星源笑了笑,没有说话。

  “好吧。”郑重不再纠结残体的事情,还似乎是避之唯恐不及地,迅速转换了话锋:“那从高天岳三魂七魄中出来的那一魄,怎么样了?难道也被蓝心吞噬了?!”

  凌蓝轻轻摇了摇头,“我在它身上打了标记,送去了地下办事处。”

  此言一出,不仅是郑重,就连江星源和鬼脸,也大吃了一惊——“高夫人”原来还没有完全消失!那不就是说,它还有重新投胎的机会!

  但凌蓝接下来的话却兜头给江星源和鬼脸浇了盆冷水:“因为它出自高天岳的魂魄,换言之,从根本上来说,它就是高天岳。但因为高天岳本体却正困在第九层大牢中,所以它能顺利投胎的机会不大。至于它最终归宿会如何,还要看冷部长决定。”

  看来凌蓝还是没有把事情做绝——郑重的怒气当即消了一半,但还是一脸“尽给我折腾”的沉重表情挂在如霜的脸上。就在他张开嘴又想说什么时,放在他手边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郑重马上拿起手机,堪称变脸地瞬间换上副温和神情,语气也亲切柔和了不少:“你好。”

  但是接下来的半晌里,郑重不再出声,眉毛却越皱越紧,脸色也一寸寸沉下去,到了最后竟比刚才和凌蓝对峙的时候还要沉郁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和对面说完最后一句话,他啪地把手机挂断,随即抬起头,冷峻的视线扫过下属的脸,最后停留在凌蓝那冷淡的脸上,才说:“有尸体进来了。但是——”

  似乎是有一大团棉花堵住了他的喉咙,让他艰难地无法开口。在沉默了几秒后,他才艰涩地道:“但是尸体被毁容了。”

  ——凌蓝倏然抬起头,眼神似夹了无数森然发光的冰碴,精准且快速地投向郑重,在迎上郑重担忧看着自己的神情后,他的眉心皱了起来。

  这也是江星源首次在凌蓝的脸上,看到了除冷淡以外的其他表情——

  恚怒。

  早上八点半,坊游市殡仪馆解剖室。

  江星源身上套着白色防护服,脸上结结实实戴好了防护面具和口罩,纤细的十指被粗糙的防护手套裹住,正站在角落里,拿着一部相机低头摆弄着,脑海里快速过了一遍在进解剖室前,黄欧教他如何使用相机的步骤。

  江星源记心极好,上手也极快,黄欧边说边演示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待黄欧让他自己试试,他更不打话,抬手拿过相机,接着便精确无比地照着黄欧方才的演示步骤,利落地开机,调整,取景,最后咔擦——黄欧那张带着愕然和惊喜的表情瞬间被江星源捕捉下来。

  此时黄欧已经离开了解剖室,而在黄欧打开门走出去时,江星源便从他打开的门缝中,一眼就扫清了站在房外走廊上的一众人等——两个穿着相同制服的小年轻,四个穿着和黄欧他们类似的常服的、比郑重年纪还要大的陌生男人。而除了小年轻,那四个陌生男人看来和郑重都是相熟的。

  其中有一个两鬓已经花白,但脊背挺得笔直的,看起来年近半百的男人,想来又是比同伴们更与郑重相熟。这个男人说起来其实并没有对郑重表现出任何的近乎和亲热行为,甚至可以说,男人的神情非常严肃,饱经风霜的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从刚开始出现到此时此刻,和郑重说过的话也只是寥寥几句。但江星源还是敏锐地察觉到,只有在和郑重说话的时候,男人那紧绷的嘴角才会有些微松动,而郑重这种平素里说话做事都滴水不漏的老油条,也在面对这个男人时,眼底流露出了罕见的信赖和敬佩。

  郑重和这个男人的相处,俨然就是关系亲密的晚辈与长辈的相处模式。

重生以后天天见鬼  江星源,凌蓝

  江星源有意无意拨弄着相机直角的手指慢慢地停了下来,半晌,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温热的气体一触到严实的口罩,便即缓慢地回裹,直把江星源鼻子以下的部分都烘得热气十足——

  眼眶都快要被烘红了。

  “在想什么?”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忽然响起,江星源不用抬头看都能知道是谁。

  “没什么。”江星源迅速平复好,把喉头那争先恐后泛涌上来的酸胀感强硬地压下后,便拿着相机走到解剖台旁,望着已经穿好一身白大褂,同时脸上也戴着一个口罩的凌蓝,“要拍哪里?”

  当其时天光正亮,凌蓝站在透明窗边,从外面透进来的白光打在他锋利的侧颊之上,根根分明的眼睫毛在眼脸投下一片明明暗暗。口罩规整地卡着他挺直的鼻梁,顺势把他的下半部分脸给遮挡得结结实实。凌蓝本来脸上就没有什么表情,可一旦戴上口罩、站在这个解剖台前,江星源却倏然觉得,凌蓝整个人都不同了。

  比之平常,更为冷酷,也更为锋利——仿佛与他此时手里拿着的那柄解剖刀一样,倏忽化身为一道白光,毫不犹豫地就要去破开那蔼蔼黑雾。

  江星源忽然很想扯开凌蓝的口罩,去看看他此时的嘴角是否比平常也更为紧绷了。

  “拍死者的面目。”凌蓝指了指,平淡的声音中是不容拒绝的意味。

  江星源终于下定决心,艰难地转脸过去,颤抖着眼皮,看向从进来解剖室时就一直刻意避开的,那具仰躺在解剖台上的女尸。

  他的手却忽然软了,登时几乎拿不稳相机。电光火石间,他忙紧紧用上臂护住在怀,这才稳住了相机,避免相机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凌蓝一直静静地等待着,半个多小时前的震怒已经在他脸上找不到任何痕迹——实际上,当时凌蓝脸上的恚怒,也不过是一闪即逝。

  江星源强压住内心抖震,连续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勉强稳住手腕力量,尽可能平稳地举起相机,对准那具面目全非的女尸——

  头部已经被砸出凹洞,五官更是被毁得血肉模糊,根本已经分辨不出哪里是眼睛,哪里是鼻子,哪里是嘴巴,只有一团让人触目惊心的骨血皮肉和脑浆的混合物瘫在已经露出白森森的头骨之上——就好像在砧板上被剁碎了的猪肉,黏稠不已的血泥如浆一般乱七八糟地搅在一起,盛在白森森的容器上,最后被某双神秘的手端了上来。

  江星源快速又重重地吞了好几下已经干涩的咽喉,才把从胃部飞速涌上喉咙的胃酸给吞下去。

  他快速地按动快门,并绕着解剖台移动脚步,从不同角度把这让人胆寒反胃的一幕拍下来后,便飞快地抬起头,眼睛也毫不留恋地从取景框移开,如释重负地进而移到凌蓝脸上:“好了。”

  “嗯。”凌蓝应了声,右手拿起剪刀,走到解剖台尾部,接着便干脆利落地把死者身上衣物剪开,露出一副年轻的女性身体。

  虽然皮肤已经呈青紫色,全身的肌肉也已经大面积地出现了尸僵现象,但少女独有的青春气息仍顽固地残留在上。江星源望着这曾经是何等活色生香的生命,此时却连面容都难辨地、生冷地躺在冰冷的解剖台上,顿时便觉心脏如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一般,直让他呼吸不得。

  “你要习惯。”一直在专注查看尸体情况的凌蓝头也不抬,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让江星源不明所以的话。

  江星源:“习惯什么?”

  “死亡。”凌蓝指了指少女尸体上的左心口,淡淡道,“拍照。”

  江星源依言,捧着相机举起,黑亮的眼睛却在取景框中陡然一沉,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她的心呢……?”

  ——少女的左心口处有个凹陷下去的深洞,圆形切口边缘平整。再往里看,却见胸腔空空如也。不仅连心脏,就连胸腔内的所有血管都似被连根拔起的大树根须那般,彻彻底底地被清理干净,仿若是内壁平滑的杯子内部。

  原本温度正好的解剖室,此时却蓦然弥散着一股让人胆颤的森然寒气。

  江星源手一歪,价值不菲的单反相机眼看终于真的要磕在坚硬的解剖台边,就见凌蓝眼疾手快伸出长臂,大掌一托,在单反即刻光荣碰瓷的瞬间,将其稳稳托在了掌心。

  凌蓝沉默地把单反递到被吓得心惊肉跳的江星源面前。江星源嗫嚅着接过,小脸却皱着,眼睛不住往少女心口那个空洞上瞄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