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穿越 > 虫族军雌皇子嫁给了穿越乞丐雄主

虫族军雌皇子嫁给了穿越乞丐雄主乐鱼爱吃小鱼-著

主角:洛离云峰
《虫族军雌皇子嫁给了穿越乞丐雄主》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洛离云峰,是由乐鱼爱吃小鱼创作的穿越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洛离穿越了,穿到了一个雄尊雌卑的虫族世界,本想好好享受一把被人伺候的感觉,突..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11 09:27:2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虫族军雌皇子嫁给了穿越乞丐雄主》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洛离云峰,是由乐鱼爱吃小鱼创作的穿越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洛离穿越了,穿到了一个雄尊雌卑的虫族世界,本想好好享受一把被人伺候的感觉,突然发现自己因为虐待多名雌子而失去奉养变成了一只乞丐,乞丐就乞丐吧,虽然失去奉养,但是一般人也不敢对尊贵的雄子动手,找个工作勉强也能生活,就是,突然接到通知把皇长子云峰匹配给自己了怎么办?

《虫族军雌皇子嫁给了穿越乞丐雄主》 洛离云峰小说精彩阅读

  洛离上前拿清醒剂在雌虫鼻子上嗅了嗅,看着虫的睫毛微微动了下就连忙闪开。

  雌虫慢慢睁开眼,却并没有发狂,他之前只是被芯片的副作用所累,实际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发狂了。

  面前两只虫,其中一只还拿着棍子,这种场面他在研究所几乎每天都见,已经免疫了,尽管身体被绳子捆着,他还是艰难的挪到地上,跪在那儿不说话。

  洛离看着他乖顺的样子,知道他已经清醒过来了,便放下心,这个世界的雌虫总是很乖的。

  他刚往前走了一步,就发现雌虫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便停在那儿,安抚道:“你别怕,这位你认识吧,皇长子殿下,是他把你救回来的。”

  雌虫听见皇长子猛的抬头,确定这确实是云峰,脸上才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而不是那种麻木到没有感情的样子。

  “上将,”雌虫似乎把云峰当成了求生的浮木,被捆住的身子艰难的往前挪动:“我是第二军团属下的军雌。”

  他喊的是上将,只有第二军团的他的直属军雌才会喊他上将,其他虫都是喊殿下的,他一出口云峰就相信了。

  云峰快步走到雌虫的身边却没有给他解开绳子,蹲下道歉:“抱歉,我先不能给你解开。”

  雌虫表示理解,不等云峰询问就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上次您被抓走之后,我们几个不服气打算找新来的上将替您申诉,那个原斯表面上答应我们,私下却把我们送到了第一研究所,做,做实验,还,还,还肆意玩弄我们,不服的话就会生不如死,他们还给我们植入了一种芯片,我们不得不听话。”

  “现在,现在只剩下我自己还活着,其他兄弟都已经被玩坏丢了。”

  他脸上的痛苦尽现,还夹杂着恐惧,却没有求云峰为他做主,而是仔细的看着云峰,那眼神,好像是在看云峰身上有没有伤口一样。

  “上将没有谋反,您绝对没有谋反。”遭了这么多磨难,他的精神有些受损,魔障了一样一直念叨这句话。

  他的身体还被绳子捆着,洛离有些不忍心,说道:“把他解开吧,他不会伤害你的。”

  一个痛苦成这样的雌虫都还紧紧记得上将没有谋反,洛离不相信他会伤害云峰。

  云峰犹豫了下,仍是摇了摇头:“雄主,先别解开了,他对您有敌意,对雄虫有敌意。”

  他刚刚醒来,虽然乖顺的跪在地上不说话,但他后来又跟云峰说了在研究所的遭遇,很明显是被研究所的雄虫玩弄了,现在放开,说不定会伤害到雄主,云峰不敢冒险。

  云峰心里很难受,很不舒服,他很气愤,他以为芯片的研究还没完成,雄父一时生气植入到他身上,他可以忍,但是研究所的虫拿这种害虫的东西植入到无辜的虫身上,他觉得自己之前的忍让都没有了意义。

  他本来想自己忍一忍,等查到研究芯片的地址再一举捣毁,不是没有能力反抗雄父,却不想直接忤逆,也是为了雌父,但他没想到研究地就在最光明正大的第一研究所,没想到这些雄虫那么残暴。

  怪不得查了那么久都没查到,就在眼皮底下,很容易就忽略过去了。

  云峰把雌虫送到了雌父的房间由雌父照顾,一不留神就注意到雄主担忧的看着自己,心中也多了些许庆幸。

  幸好,还不算太惨,他还有雄主,如果说这场磨难就是为了遇到雄主,那他甘之如饴。

  云峰从克里房间出来,主动牵住雄主的手,说:“雄主,我们为他也找个雄主吧。”

  最好找个像您这样的,不必多么温柔,能像您一分,估计他也能恢复。

  “好。”洛离点点头,他知道云峰心中有愧意,云峰就是这样,可以自己受苦,却见不得别的虫为了他而受苦。

  洛离抱了抱云峰,把他按在沙发上坐好,自己蹲下身子从怀里拿出一个礼盒,说:“看,我带了礼物,你猜他喜欢吗?”

  云峰本来以为礼物是给自己的,却听见雄主问“他”喜欢吗?突然就有种失落,却仍接过盒子说:“雄主的礼物没有虫不喜欢。”

  洛离点点头:“我猜也是,你打开看看。”

  雄主送给别的虫的礼物,自己打开好像不太好,云峰犹豫了下,在拒绝和打开之间选了打开,他还是想看看雄主要送什么礼物给别的虫。

  手指轻挑,盒子的蝴蝶结开了,云峰打开盒子,里面赫然躺着一件衣服。

  一件没有他一个抹布大的衣服。

  云峰不可置信的拿出来看着雄主。

  洛离却得意的笑了笑,指着云峰的肚子说:“怎么样?我今天看了看孕期大全,你很快就会有蛋了,等你有蛋后我就就让他穿,我给他买的衣服,你说他会喜欢吗?”

  云峰拿起那巴掌大的衣服看了又看,先不说蛋还没有生出来,昨天才刚做了一次,就算这一两天能怀上蛋且能生出来,虫崽他也说不出来喜欢不喜欢吧。

  可雄主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云峰昧着良心说:“雄主买的他都喜欢。”

  洛离也是去图书馆的路上经过了一家育虫店,鬼使神差的就进去了,幸好刚刚在研究所没有把礼物弄丢了。

  “喜欢就行,我以后多给他买。”洛离想了想又抬头问:“你说我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我刚刚去图书馆的时候除了雌虫孕期指南还买了一些其他书,打算好好帮他起个名字。”

  “……”云峰刚刚被雌虫下属带来的忧伤此刻全都被冲淡了,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无奈,又有点不知所措,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雄主,似乎太着急了。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被期待的虫崽,要是,要是生出来的蛋雄主不满意,那是不是到时候的失望会跟现在的欣喜一样大呢?

  云峰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还是硬硬的,线条分明,根本就看不出这里面有一个小生命,事实上却是还没有,他才刚被浇灌了一次而已。

  洛离看他的动作也想上手摸一摸,门铃却响了,只好遗憾的收回手,施肥浇灌不敢下手,连摸一摸都不给机会了,烦心事太多啊。

  洛离发出了一声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老成的叹息,养崽不易,大崽小崽都不易。

  洛离打开门,亚尔斯,侯长青,连同原黎和胡生都过来了。

  亚尔斯不好意思的解释:“我去的时候都在,就都带过来了。”

  洛离莞尔:“没关系,都来了也省的我挨个去请了。”

  刚刚在来的路上亚尔斯就已经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此时众虫都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侯长青把他那一大堆看家工具都倒在了桌上,说:“洛离你要做什么尽管说,我肯定支持。”

  他们憋屈了好几个月,如今有了平凡的机会,都有些激动。

  洛离拿起那天他见到的侯长青直播用的光脑通讯器说:“你帮我开个直播,我记得你好像一夜之间涨了好多关注,我们先发制虫,占取舆论优势。”

  “这没问题,说起来还是托你的福,现在我的粉丝也不少,都等着看你和殿下呢。”侯长青手脚很快,三两下就弄好了,洛离坐在沙发上看着屏幕打了声招呼:“大家好,我是洛离。”

  也幸好他现在的名声很好,弹幕上都是“啊啊啊啊啊……”和一些“我可以,太帅了”这类的。

虫族军雌皇子嫁给了穿越乞丐雄主  洛离,云峰

  没有人不喜欢被夸,洛离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他正了正神色拿出刚刚克里洗出来的他拍摄的研究所的照片说:“我今天被调去了第一研究所,没想到刚去就遇到了一件事情,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也为了,”洛离扭头看了一眼旁边一直注视着他的云峰说:“也为了给我的雌君正名。”

  “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入职第一研究所,结果刚到就看见了研究室有一只发狂的雌虫冲了出来,双目猩红,失去了理智,这是照片。”

  照片上雌虫的样子狰狞可怖,满目青筋,胸前露出清晰的虫纹。

  看着众虫都担心问洛离有没有受伤,而且还有一部分骂那个雌虫的时候,洛离拿出了第二张照片。

  战士不能被侮辱,暂时的也不行。

  “大家都知道雌虫只有不受控制的时候才会露出最原始的虫纹,这表示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所以大家不要骂这位雌虫了。”

  “据了解,这位是云峰担任上将的时候的一位直属护卫。在云峰被判定谋反的时候他们想去为云峰争取一个辩解的机会,却被送进了第一研究所,这张照片就是研究室内景。”

  照片上研究室一片狼藉,出来破碎的机器还有一只躺在地上带血的雄虫之外也看不出什么。

  洛离为大家科普:“大家可能不认识这些仪器,事实上我也不认识,但是据我救回来的雌虫说这些都是用来控制他的仪器,这些仪器的作用就是牵制芯片。他体内被植入了一种芯片,这种芯片的作用就是为了控制虫,稍有不稳定就会出现发狂的样子……”

  洛离尽力根据刚刚了解到的信息给众虫直播,众虫从一开始的舔屏到后来的责问直到现在所有弹幕都停了,一时都不能接受这个巨大的冲击。

正当洛离认为他们又不相信他们想说的话时,一句评论出现了:那么,这个芯片是干什么用的?你打算把它种在我们身上吗?

首先,有数以千万计的跟进,没有必要由罗来控制,昆虫已经分析了许多可能性和阴谋论,但最终舆论的所有方向都变成了:请陛下解释这件事,大儿子是否因为他发现了这件事而叛逆。

洛离松了一口气,剩下的留给侯长青。现在他只想拥抱云峰,拥抱他的委屈,午夜拥抱他的失眠,在他拥抱他之前像冰一样拥抱他。

云峰顺服在洛离的怀里,他也看到了画面上的评论,他总觉得自己能忍受委屈,能独自承受这些,作为长子,接受一切昆虫的支持,应该是为他们承受这些苦难,但当上帝拥抱他时,他只是想说我受伤了。

云峰的委屈只持续了一段时间,恢复了,他站起来说:师父累了。我来做饭

洛离愿意让他做饭,最后决定让克里做饭。

克里默默地去了厨房,当当一个女父亲不容易的时候,曾经养过一个,现在又要养两个。

原来李先生看到每个人都有事可做。弱者问:殿下,我能做什么?

等等

你还在等什么?

当然是在等秦始皇的消息。

原来的家

袁石期待着看他的女父亲,一看直播,他就回家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洛离在广播中没有提到他,但一切都与他有关。

例如,疯女人是他送去的,虽然他不知道皇帝研究过控制芯片。他只听说第一次研究缺乏一些实验,就把这些仍然支持云峰的雌性送去了过去。

例如,正是他把罗转到了第一所研究所,才导致了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洛离有机会打破了这一令人惊异的事件。

从皇帝的角度来看,他是揭发事件的策划者。洛离只是一名演员。从洛离的观点来看,他是皇帝的走狗。一旦舆论再次扩大,他很可能会成为皇帝的替罪羊。

原来的石头显然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现在,除了男性自卑的铁律外,虫族也变得非常民主。如果太多昆虫不满意,皇帝就会再次当选。

但由于皇帝是昆虫崇拜的,所以所得到的资源和教育是最好的,即使发生了什么事,昆虫也会帮助掩盖,而那些贵族昆虫总是能看到他们的选择。

洛离的出现是偶然的。他不是世界上的一只虫子,所以他跑进了一个洞里。

  这件事不但是民众的大忌,传出去了也会让那些贵族虫不满,谁知道这东西出来后会不会被用在自己身上呢?

  原石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他忐忑又期待的看着他雌父,希望雌父能够像他每一次惹了麻烦之后的样子摸摸他的头告诉他:“别担心,有雌父呢。”

  谁知道雌父这次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出一句话:“这件事得告诉你雄父。”

  “告诉雄父?”原石不可置信的抬头,要是雄父知道了不得打死他,雄父一向严厉,这次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还不知道雄父会怎么处置自己呢。

  “雌父,”原石跪在地上求他:“雌父没有办法吗?只不过是一个乞丐而已,您想办法把新闻压下去,别告诉雄父了。”

  雌父也蹲下身看着原斯:“崽崽,你现在是上将了,比我这个在家的雌君有权势的多,你有办法压下去吗?”

  符合大家利益的,才会有虫帮忙压,可这种新闻,虫虫自危,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变成枪子,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会被植入这个芯片,为虫所用,遭受控制。

  “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一只虫的事了,你要是背了黑锅,我们原家就成了整个虫族的罪人,他们会觉得这些事都是我们家做出来的,是我们家大逆不道意图谋反才会研制那些控制虫的芯片……”

  原石终于不敢再抱一丝希望,和雌父一起去了雄父书房。

  原世覃年纪大了,而且有很多事务要处理,平时根本就不看这些直播啊星网论坛之类的,最多看看军虫新闻。

  现在听见原石说完后没忍住一脚将他踹到了墙上。

  原世覃年纪大了,又是个雄虫,本来力气倒不是很大,可愤怒之下,力气就有些吓虫了。

  原石从地上爬起来,不敢再去原世覃身边,也不敢擦自己身上的血,在原地跪下低着头不敢说话。

  见原世覃还要再打,他雌父也跪下求饶:“雄主息怒,都是我没教好他,之后再罚他吧,现在当务之急该怎么办?舆论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原世覃被拉住了,心中的怒意却没有减弱分毫,他用力甩了雌君一个耳光,将虫打的摔倒在地上才呼出一口气。

  原世覃出了口气,盛怒之下倒变得平静了很多,他坐下喝了口水压了压火气,平静的吩咐:“去找原黎。”

  ···

  原黎的通讯器响的时候云峰松了口气,终于来了。

  他需要盟友,单单舆论只能将这件事炒热,要办事还是得需要权利,而正好原家主是个明白虫。

  “雄父。”原黎有点紧张,他是原家主的雌侍所生,一向不得宠,这还是第一次接到雄父的电话。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