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玄幻 > 不死美人[无限]

不死美人[无限]蜀七-著

主角:闲乘月
《不死美人[无限]》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玄幻小说,小说人物是闲乘月,作者蜀七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玄幻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所有任务者都听说过闲乘月的名字,知道闲乘月是任务世界中的“..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06 10:25: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不死美人[无限]》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玄幻小说,小说人物是闲乘月,作者蜀七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玄幻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所有任务者都听说过闲乘月的名字,知道闲乘月是任务世界中的“老人”,无论多难的副本,哪怕死得只剩下他一个人,他都能毫发无损的走出来,每个人都希望能在副本里碰到闲乘月,抱上这位的大腿,活着离开副本,想抱大腿的人不计其数,又都不知道从哪儿下手,直到闲乘月身边有了固定搭档。

《不死美人[无限]》 闲乘月小说精彩阅读

  “闲哥,我现在腿肚子都在抽。”陈炜苦笑。

  闲乘月:“回去跟你哥说,下次你们兄弟俩抽到一起,就让他听你的。”

  陈炜瞪大眼睛。

  这是什么意思?

  闲乘月没有解释,而是走出院子。

  ·

  宿砚醒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了闲乘月的身影,只有林敏跪坐在他旁边,给他擦额头的汗,宿砚嘴唇发白,脸色很差,额头总是冒着虚汗。

  他现在倒不觉得疼,只是全身没有力气。

  “闲哥呢?”宿砚的声音沙哑。

  林敏也有些没精神,听见宿砚的问话之后才抓住宿砚的手说:“闲哥出去了,你没事吧?你再坚持坚持!我听他们说,不管在里世界生多大的病,哪怕断了手脚,只要出去了就又是没事人!”

  林敏落下泪来:“砚哥,你坚持住。”

  宿砚扯了扯嘴角,他要是真的伤口感染,要死了,他能靠坚持活下来吗?

  “没事,我觉得问题不大。”宿砚笑道,“我现在不觉得疼,今天就要去祭祀了,我待会儿想想办法。”

  他这个样子,也不像是马上能走。

  “不用想了。”一道身影挡住了门外照进来的光。

  宿砚朝那道身影看过去,闲乘月背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被光勾勒出的身形。

  在宿砚和林敏的注视下,闲乘月走近了屋内,他看了眼宿砚。

  宿砚的情况并不好,很可能撑不到任务结束,闲乘月把一根拐杖放到桌边。

  “找村口的老爷子换的。”闲乘月坐到椅子上,双手环胸,他下巴微抬,开始闭目养神。

  多余的话闲乘月一个字都没说。

  宿砚:“谢谢闲哥。”

  闲乘月“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日近正午,“叮铃铃”的钥匙声由远及近。

  闲乘月站在屋檐下,林敏扶着宿砚,所有人都注视着从院门外走进来的老村长。

  几天时间不见,老村长还是那副阴恻恻的模样,他打量了一圈人,被他目光扫视过的人都在那一刻脊背发凉。

  “东西都准备好了吧?”老村长双手背在身后,弓着腰,脸上的褶皱带着不多的肉一直往下掉。

  闲乘月提着鸡,举起来晃了晃。

  被解开了绳子的鸡放声高歌,叫个不停。

  其他组也都准备好了祭品。

  梁舒恍惚的端着那盘绿豆糕走到老村长面前——谢悠敏昨晚死了。

  她还记得谢悠敏昨天跟她说,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活下去,不过一天的时间而已,谢悠敏就没了。

  那个跟她抱在一起取暖,互相安慰的女孩没了。

  轻飘飘的,不真实。

  一个人怎么会那么突然就失去生命?

  老村长一个个看过去,看到酒水的时候,他挑起眼皮看了陈炜一眼,站在陈炜身后的组员都恐惧的往后站,唯恐陈炜去偷酒的举动拖累了他们。

  陈炜脸上挂着笑,看起来云淡风轻,但腿脚已经软了,就算老村长要对他做什么,他都没有逃跑的力气。

  现在的他虚弱的就像纸片人,似乎风一吹,他也要被吹走。

  老村长目光阴鸷的从他脸上扫过,那双浑浊的眼睛盯着陈炜。

  时间像是被无限拉长,陈炜觉得时间从没有过得这么慢过。

  他就像一只疯狂挣扎的猪,刀在村长手上。

  老村长低下头,闻了闻碗里的酒,他重重冷哼了一声。

  躲在陈炜背后的人有一个没撑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人小声哭诉:“我说了让他别去偷,我说了的,是他非要去!”

  “是他自己做的,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都是他做的!”

  陈炜全身僵硬,他觉得自己要死了,目光不由自主地穿过人群,落到了闲乘月身上。

  闲乘月张开嘴,做出了“没事”的口型。

  那一瞬间,陈炜觉得身上的压力和恐惧全都没了。

  果然,老村长没有对他动手,而是去看蒋忠旭他们准备的无根水。

不死美人[无限]  闲乘月

  无根水是蒋忠旭他们昨天刚下雨的时候放了个木盆收集的。

  蒋忠旭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冲老村长说:“幸好昨天下了雨,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村长也只是看了他一眼。

  “既然你们准备好了,那就跟我来吧。”老村长转过去,佝偻着往院外走。

  当他站在门槛上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的那一秒,他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个笑容。

  他的嘴角拉到了耳根,眼睛眯成一条缝,就像是老年版的滑稽娃娃。

  脸上的皱纹似乎也跟着这个笑被拉长。

  “我们也准备好了。”

  阳光炙热,明明是秋天,秋老虎却来得这么迅猛,枯黄的树叶似乎不是因为季节,而是因为被这光晒得失去了生命力。

  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原本湿润的土地现在却已经干得泛起了沙。

  村民们走在前面,他们手里都拿着东西,有肉有菜,还有野果,甚至还有人手里拿着野花,风吹来的时候,走在末尾的闲乘月似乎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花香。

  而在闲乘月身后,宿砚被林敏扶着,他只能拄着拐,慢慢往上走,眼睁睁看着陈炜跟在闲乘月旁边叨逼叨。

  闲乘月忽然转头,朝山坡看下去,山坡下是一条河。

  一条奔涌着的,猛兽一样的河流。

  所有线索忽然被连成了一条线。

  他知道他们是来祭祀谁了。

  今天会不会死人,死多少人,闲乘月不知道。

  但破局的关键就在今天。

  他在这个里世界已经待得够久了,这么多天没有换衣服,已经快让他的忍耐力被崩到极限。

  最后一次接过祭品,村长看了闲乘月一眼,他一言不发,下去摆好之后慢悠悠地走了上来。

  他站定的一瞬间,村民们像潮水一样往后退,他们甚至退到了山坡外,站在草地上,只把任务者们留在原地。

  任务者们也想退,但村民却用一双双眼睛注视着他们,阻止他们往后。

  但真正让任务者们动弹不得的,还是村民手里的斧头和镰刀。

  老村长走到任务者们面前,用一种古怪的,悼念一样的强调,拖长了嗓音:“待会儿你们就下去,香烛燃尽,鸡叫停下的时候你们要出来,记着,必须要香烛燃尽,鸡叫停下——”

  那只被闲乘月抓出来,受尽磨难的鸡,现在被扔在寸草不生的空地上,估计以为自己已经重获新生,正昂首挺胸,器宇轩昂的来回踱步,鸡冠鲜红如血,随时准备着高声鸣叫。

  所有人都站在山坡上,不敢上前,没法退后,那黑压压的洞口像是能吞噬人命的怪物嘴巴,时刻准备着夺走所有人的生命。

  村长仰起头,喉咙里发出古怪的长音,当地俚语在他口中像是一长串没有音调的咒语。

  当他念完的那一刻,鸡鸣骤然响起,鸡鸣声高亢尖锐,声声不停。

  闲乘月率先走下了洞口台阶。

  入口窄且小,最窄的地方在拐角,一次只能容许一个人通过。

  体型偏胖的人必须疯狂吸腹。

  通过拐角,才能看到村长布置的祭品,老旧的烛台正燃着两秒跳跃的烛火,最前面摆着的就是糕点水酒,后面则是水果鸡鸭。

  而祭祀的对象似乎就是烛台后的那一扇木门。

  门上贴了黄纸封条,封条上用朱砂写了什么,像花纹又像文字。

  鸡叫声还在响个不停,声音似乎能穿破一切阻碍。

  闲乘月没有祭祀过,他只在每年清明和鬼节去上过坟,后来跟妈妈去了大城市,到时候就准备个铁盆,在楼下烧纸,烧完还得把垃圾处理了。

  “怎么祭祀?”闲乘月转头问哆哆嗦嗦站在他身后的人。

  他一转头,把躲在他身后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我也不知道……”

  “这个、现现代没、没人搞这种封、封建祭祀了吧?”

  “应该要念、念什么词来着……”

  “我们也不会啊!”

  “要不,就鞠个躬?鞠个躬咱们就上去?”

  似乎也只能鞠躬了。

  这里也没有香让他们点,一群人乱七八糟鞠完躬就等着香烛燃尽。

  那跳跃的火光似乎并不想让他们如愿,上下跳跃的火光带起两缕黑烟,慢悠悠的往上飘。

  红烛滴泪,燃得很慢,慢到一秒像有十秒那么长。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