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修仙 > 仙尊每天都在装高冷

仙尊每天都在装高冷瘦山寒-著

主角:陆急雪林惊风
《仙尊每天都在装高冷》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修仙小说,小说人物是陆急雪林惊风,作者瘦山寒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修仙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仙尊陆急雪是座难以融化的冰山,他的身边围绕了无..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06 15:58:2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仙尊每天都在装高冷》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修仙小说,小说人物是陆急雪林惊风,作者瘦山寒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修仙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仙尊陆急雪是座难以融化的冰山,他的身边围绕了无数狂蜂浪蝶,然而陆急雪只是假冰山,社恐如他,对这些狂蜂浪蝶避如蛇蝎,唯有他收养的小狼狗,冷面冷情,是个真冰山,绝世酷哥,谁都不爱,对他更是敬而远之,陆急雪与他相处最自在。

《仙尊每天都在装高冷》 陆急雪林惊风小说精彩阅读

  “怎么了?”

  陆急雪指着屋内的仙使,笑了笑:“你看他们,在房间里忙上忙下的,肯定渴了,你把海草汁给他们喝,怎么样?”

  云鲤双眼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云鲤兴奋地站起来,吩咐房间的仙使,“你们,全都站过来,本君有东西赏你们。”

  仙使们得了吩咐,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一次站到了云鲤面前。

  云鲤变出几个海螺杯,亲自给这些仙使满上了自己调制的海草汁。

  “你的,你的……”

  一圈发完,云鲤见自己的海草汁全都空了,心里十分美,她拍拍手,笑吟吟道:“好了,喝吧,本君赏你们的。”

  “这……”仙使们看着手中的绿色汁液,面露难色。

  云鲤收敛笑意,“怎么,本君的海草汁,不合你们的意?”

  “小仙不敢!”仙使们有些惶恐,他们是东海水君的心腹不嫁,可云鲤却是水君的亲妹妹,她的话,他们也不敢违背。

  “那还不快喝了!”

  “是!”仙使们捏着鼻子,将手里的海草汁,一饮而尽。

  一、二、三……陆急雪心里默数。快吐吧,快吐吧,惹怒了云鲤,你们哪凉快哪儿呆着去。

  才数过三声,这些仙使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陆急雪惊了,看着懵逼的云鲤,默默竖起了大拇指。

  这是事半功倍啊!

  “他们怎么了?”云鲤看着自己的海草汁,又看着这些晕倒的仙使,十分茫然。

  陆急雪笑道:“一定是因为你这海草汁太好喝了,他们幸福得晕过去了。”

  “真的吗?”云鲤一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满是骄傲。

  陆急雪背着自己的良心,点了点头。

  “那我们让他们睡一会儿,你带我去龙宫转转吧?”陆急雪对云鲤道。

  “好啊。”云鲤点了点头。

  陆急雪领着云鲤出门,然后他避过龙宫的仙使,一边走一边套云鲤的话。

  “云鲤啊,你哥平时在龙宫干嘛呢?”

  “我哥平时干嘛?”云鲤摸着腮帮子想了想,“没干嘛啊,就写写诗,飘到海面唱唱歌,偶尔练练丹药,还有……”

  “炼丹?”陆急雪默默记下,“你哥还有这爱好?”

  “估计是心血来潮吧,我哥就是这样,朝三暮四,不像我,只对海草汁情有独钟……”

  海草汁……陆急雪干笑两声,夸道:“真好。”然后又问:“那你哥前几天去雪谷干什么?”

仙尊每天都在装高冷  陆急雪,林惊风

  “不知道。”云鲤猜了猜:“估计是去采药吧,雪谷有许多别地儿没有的药材。”

  “采药?”陆急雪不大相信,“那还挺巧的。多亏云巡在场,我才得救。”

  “是吗?那仙尊哥哥可得好好感谢我哥那位客人。”

  “客人?”陆急雪皱了皱眉,“倒是没听云巡提起过。”

  “他没和你说吗?就是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人,不过长得挺正派的。我哥见过他之后,就去雪谷了。”云鲤说到这停下来,沉思起来。

  冒着黑气,长得挺正派?陆急雪暗暗记在心中……

  “我明白了!”云鲤兴奋地拍了拍手。

  “嗯?”陆急雪立即回神,云鲤这姑娘一惊一乍的,他偶尔还真跟不上她的脑回路。

  云鲤道:“定是我哥不想与别人分摊功劳,所以才不告诉仙尊哥哥的。”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鱼(愚)脑袋吧。

  陆急雪见云鲤坑哥而不自知,不由暗自摇头,但嘴上仍夸道:“你这小脑袋瓜倒还挺机灵,三言两语就说透了你哥的心思,他有你这个妹妹真幸福。”

  云鲤摸了摸鱼耳朵,骄傲道:“那当然了,我可是仙玉竹简人气……”说到这,云鲤声音一收,不再说话了。

  “仙玉竹简人气什么?”陆急雪有些好奇。

  云鲤捂着嘴,闷闷道:“没什么,时间不早了,仙尊哥哥,你累了吗,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

  陆急雪没有打探小女孩心思的想法,方才也是随口一问,见她不说,便把这事儿抛之脑后。

  ——

  与此同时,陆急雪客房。

  折回的云巡见自己心腹全都晕了,而本该在房间内的陆急雪不知所踪,当即大怒。

  他施法将地上的心腹唤醒。心腹们醒来,尚有些茫然,看见脸色得跟煤炭似的主子,心下大惊,纷纷爬过来,在云巡脚边跪成了一拍

  “拜见水君。”

  “陆急雪呢?”云巡一时心急,竟然直呼了仙尊名讳。心腹们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出声。

  云巡忽抬起脚,踹在了最近的那个心腹身上,“没用的东西!”

  那心腹仙使从地上爬起来,急急告饶:“水君饶命,是……是女君,女君给我每人都喝了一杯海草汁,我们喝下去之后,就不省人事了……再醒来,就是现在来。”

  “对啊,我们真的不知道女君的海草汁这么……这么……”

  “难喝!”

  “又是云鲤这个臭丫头。”云巡握紧拳头,嘴角微微抽搐,他看着脚边的心腹,不由迁怒道:“你们也蠢,她给的海草汁也敢喝?”

  心腹们心道:“我们也不敢拒绝啊。”

  云巡叹了口气,见这排人还老实跪着,心里更气了,当即吼道:“还跪着干嘛,还不快去找人!”

  “哟,这是怎么了?”陆急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