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言情 >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周西瓜-著

主角:姜得豆沈一杠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小说人物是姜得豆沈一杠,作者周西瓜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言情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姜得豆是个假太监,被沈一杠识破了女子身份,她试..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05 17:32:4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小说人物是姜得豆沈一杠,作者周西瓜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言情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姜得豆是个假太监,被沈一杠识破了女子身份,她试过许多种方法同他培养感情,好让他不忍去揭发自己,她成功了,顺利得不可思议,后来,她发现沈一杠做了罪大恶极之事,准备离开时却被他喂了一记汤药忘却所有前尘往事。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 姜得豆沈一杠小说精彩阅读

  “没事,我等干爷。”姜得豆站在门前,左手撑着伞,右手提了灯,沿着长长的宫墙,遥望着宫墙的另一边。

  冬日。

  微雪。

  雪花铺满地,凉风入人怀。

  她鼻尖冻得通红,眼底笑意盈盈。

  烟雨有些困惑。

  “你没见过督主吧?”

  “怎么还那么期待?”

  “见过的。”姜得豆拢紧披风:“在我的梦里。”

  她经常做梦。

  梦里,他把她抱在怀里,头紧抵着她的额头,温润的呼吸洒在她耳边:“只是这次,请你不要再放弃我,好不好?”

  字字分明,隐着哀求。

  即使数月不见,姜得豆却丝毫没有陌生之感。

  她盼着他来。

  想告诉他,她不会放弃他。

  昏迷时总见他在身侧相伴,他待她那么好,她怎么会不要他呢。

  雪夜寂静无声。

  她等了一个时辰,灯笼里的蜡烛都换了一回。

  终于有沉重的脚步声打破了孤寂的夜。

  来人似是很累,脚步声沉重而缓慢。

  大风吹起,雪花飞舞,薄而碎的雪片飞入姜得豆的眼,她眯了眯眼,再睁开时,走廊另一边多了个身影。

  挺拔而消瘦。

  穿着戎装,没撑伞,肩头堆了厚厚的雪,银色铁甲破败不堪,划痕、窟窿和血渍交织在一起。

  腰间别着把细长的剑,随着他的步伐而晃动,剑鞘与铁甲摩擦碰撞,响起一片金戈铁马之声。

  通身的冷冽萧条之气。

  威严,肃杀,血气昭昭。

  他目光撞了过来,四目相对时他眉心一动,抬了抬眼皮,敛去眼里的锐利锋芒。

  他向她走去。

  身后留下一串整齐的脚印。

  姜得豆愣愣地看着他缓缓行来。

  “他怎么……”

  “像是从阎王殿里厮杀出来的凶灵一样啊?”

  烟雨眼眶瞬间就湿了。

  “哪里像,明明就是。”

  “他是从一路的明枪暗箭里杀出血路回来的啊。”

  烟雨快步提伞迎了上去:“督主——”

  “嗯。”沈一杠眼睛从他身上略过,语气平平:“莫慌,都过去了。”

  他在姜得豆面前数米处停下,看了她一会儿,叫她:“阿得。”

  姜得豆原本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他一开口,冷冷清清的,和她梦中那道声音一模一样。

  熟悉感袭来,她丢下伞,只提着灯,扑进他的怀里。

  她软软趴在他身上,手臂绕着他的腰。

  他的身体陡然一僵,眼底困惑之意浓浓,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

  “干爷~”

  她把脸埋进他的胸口,想念又委屈:“干爷你总算回来啦。”

  “?”

  沈一杠低头看她:“干爷?”

  “干爷。”她抬起头来,下巴点在他胸口,仰着脖子由下而上的看他:“干爷,我身体养好了,以后能不能带上我一起?我会骑马会射箭,不会拖西厂后腿的。”

  眼神纯净如姣姣明月。

  声音清润如潺潺流水。

  热忱又自信。

  多像八岁的谢兰兰。

  “……”

  沈一杠喉结大力耸动了一下。

  他抬手,大手落在她的头顶,轻轻用力,将她的脸埋入自己怀中。

  她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他看向了烟雨,一双眼凛冽如寒霜。

  在他犀利的眼神下,烟雨愧疚低下头去:“属下办事不力,多喂了一副。”

  “……”

  -

  药房。

  药炉滚水翻腾,烟雾缭绕。

  沈一杠手里拿着包草药,一动不动地站在药炉前。

  他已站了许久。

  炉中的水加了一波又一波,他捧着药,一动没有动。

  他的脸被烟雾吞噬,烟雨思量不出他的表情。

  他犹豫许久,道:“督主,你是想用药恢复阿得心智吗?这会令山水忘的药效会大减,时日一长,她极有可能会恢复记忆。”

  沈一杠一言不发。

  半晌,他掀开了盖子,把药草加了进去。

  他已经剥夺了她的记忆。

  不能再剥夺她的聪慧。

  -

  寝殿。

  炉火噼里啪啦地响,煨得屋内温暖和煦。

  姜得豆身体缩在被子里,露着脑袋,眼睛直直盯着沈一杠。

  他褪去了铁甲戎衣,卸下锋芒戾气,换了身黑色常服,手里端着碗药。

  “来,喝药。”他走到她床边坐下,将药递了过来。

  她没有接,试探性地问了句:“干爷可以喂我吗?”

  “……”

  他略一松怔。

然后,他拿起勺子,舀起一点汤,带到她的唇边。

她高兴地笑了。

一口喝完所有的药。

药很苦,她笑得很甜。谢谢你,师父。

沈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仿佛他在看着她,看着别人。

他见过她这样

那年,娇嫩的谢兰兰就像被父亲宠坏了一样,小心翼翼地拉着谢父的袖子,乞求谢兰兰带她去灾区。她说她会给病人吃药,她会成为一个好帮手。

谢神父同意了。

她笑了。

眉毛弯了,丹凤的眼睛笑得像春天。

姜独斗喝完药,躺在被子里。

沈倾身子,把后角塞进去。

你先休息,明天见。

她突然伸出手,拽着他的袖子。

低语着,满怀期待地说:干师傅,抱着我睡觉。

  ……

沈一排惊呆了,清军的脸又静又静,很难区分喜怒哀乐。

她的眼睛闪闪发亮,眨眼望着他:你愿意吗?

第18章

姜独斗盯着沈一巴尔看了一会儿。

  他沉静回望,半晌,在她床榻边缘坐了下来:“我看着你睡。”

  姜得豆抱着被子,往床内挪了挪,外侧空出好大一块儿床位。

  “一起好吗?”

  沈一杠默,蹙了蹙眉,黑眸幽深不见底。

  有审视的意味,但并不凌厉。

  姜得豆抿抿唇,试探性地伸出手去,指尖爬上他的衣领,触手之处寒气森森,他洗漱过了也换了衣服,却仍是一身的雪虐风饕。

  她眼尾发红。

  可以想象他灾区一行有多艰辛。

  她的手颤了颤。

  沈一杠垂眸,扫向她扶他襟口的手,纤细白润,在烛火下反着莹润的珠光。

  姜得豆顿住。

  他在让她放开他,她思索一瞬,手抽离回来,顿一顿,攀上他的手臂。

  手下的身躯僵硬了一瞬,他抬眸,眼神追过来,威压漫溢。

  她眼神闪了闪。

  目光扫过他的脸,常日的奔波,眼下发青,倦容明显。

  那么疲乏的一张脸,她和烟雨却都没发现,他的疲倦全被掩饰在了汹涌刚劲的戾气之下。

  姜得豆向下拽了一拽。

  这次没有问他,而是说:“干爷,一起睡。”

  她力气不大。

  手臂缠上他的,柳枝一样柔韧,他只需轻轻一挣便可推开,他望着她那双纯净期待的眼,思量了一瞬,随着她的力度,缓缓躺了下去。

  羊绒做成的铺子。

  一躺下来便陷了进去,上面还残留着她留下来的温度,柔软暖和。

  她无声一笑。

  生怕他反悔,快速将被子盖在他身上,她压了压背角,让他盖得更舒服一些。

  她侧躺下来。

  手臂搭在他胸前的棉被上,轻轻地、缓慢地、有节奏地拍打着。

  像秋实哄她睡觉那样。

  “……”

  她竟是在哄他入睡。

  烛火渐渐熄灭。

  室外暮色苍茫,室内炭火闪烁。

  姜得豆借着微弱的炭火火花,细细打量沈一杠。

用美色攻略病娇太监  姜得豆,沈一杠

  他的脸离她不过一尺,长睫紧闭,呼吸渐稳。

  他身上的温度隔着被子传到她手上,还是有些凉,但没有冷得那么吓人了。

  见他时,她扑进他怀里。

  瞬时染上一身的风雪。

  他身上的甲片冰冷生硬,刮得她有些疼,手环上他的腰,惊觉他的身体和铁甲一样,没有一丝温度,手下肌肉澎张坚硬。

  烟雨说过,他是个文质到有些孱弱的人。

  可现在。

  她触摸到的手臂、腰部皆是苍劲有力的肌肉,线条明朗,手上有薄薄的茧和许许多多的伤痕,深浅不一,有新有旧。

  短短数月,磨砺出钢筋铁骨。

  她曾问他身上还有哪里伤到。

  他平静地说无碍。

  丝毫不提过往艰辛。

  她盯他良久,忽然不怕他了。

  她凑近他一点,一手搭在被子外轻轻拍打着他,一手缩在被内抱着他的手腕,就着他平稳规律的呼吸声,慢慢睡了。

  放置在被子外的手渐渐停了下来。

  黑暗中。

  沈一杠睁开了眼。

  轻手轻脚捧起她的手,一点点放进了被子内。

  他掀起身上的被子,都堆在了她身上。

  她天真无邪不知男女之防。

  他欠她良多,不能趁人之危。

  他半坐起身。

  右手手腕被她抱着,他抽了抽,她嘤咛一声,又往自己跟前揽了一揽,毛绒绒的脑袋抵在他手上。

  指尖是她的脸颊,柔软,恰到好处的暖。

  他不再动了。

  怕粗糙的手划破他吹弹可破的脸。

  姜得豆惦记着沈一杠身上有伤,睡得不深。

  察觉到脸下的手越来越凉,她猝然睁开眼,发现枕边空空如也。

  她急急仰头,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他没走。他盘腿坐在她手边,头自然垂下,只着薄薄黑衫,左手微横放在腰腹处,手指弯曲相扣,那是握刀的姿势。

  这并不是一个好入睡的动作。

  可是他却握坐得稳稳当当。

  显然这一路就是这么枕戈寝甲过来的。

  她捏着背角,想给他盖上。

  才坐起一点点,他倏地睁开眼,深邃的眼里寒光四射,眼睛猩红,周身升腾起凶煞凛冽的杀意。

  “……”

  姜得豆一惊,被他突如其来的戾气震住。

  下一瞬,他的手向她袭来,径直握上她的颈。

  苍劲杀伐。

  她喊叫都不能,双手紧紧抓上他的手指用力掰了掰,从喉咙深处挤出两个字:“干……爷……”

  干哑虚弱。

  毫无攻击性。

  沈一杠一怔。

  瞳孔重重缩了缩,逐渐清明。

  眼中升腾地萧索狠厉渐渐退去,他看见了她的脸。

  不是疫区暗埋的刺客。

  明艳无双的脸。

  温温柔柔的眼。

  她正凝视着他,眼里焦急万分,却仍是温吞宽厚的,带着对他浓厚的信任和包容。

  他看到,他伤疤密布的手紧扣在她细长的脖颈上,她原本白嫩的皮肤被他弄得红肿不堪,她脸颊已成暗红色,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他忽地收回手。

  低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

  眸色渐深。

  灾区一行。

  九千岁对他的刺杀从未断过。

  他率领数千士兵,不想过早暴露实力,他只带了十二个亲卫,其他人都各方势力塞进来的人,他们各为其主心怀叵测,不知什么时候就是一场厮杀。

  他一时一刻都不能懈怠。

  身上的铁甲自打穿上便未脱下,多少次,他正入眠,耳边就传来了利刃出鞘声……

  风吹草动,兵戈相见。

  他早已满手血腥。

  他是从尸山血海里回来的。

  他以为他能控制好,他不是一个杀人如蒿的人,可是,身体已经养成了习惯,风动刀动,花摇剑摇……

  “咳咳……”

  她连连干咳,声音极低。

  他喉咙紧了紧,眼神闪烁着看向她。

  她顺了顺气息,爬坐到他身边,摆出一个笑来:“不痛,一点不痛。”

  “没事,梦魇而已。”她把被子搭在他身上,柔声道:“是我吓到你了。”

  他顺着她的脸,往下扫去。

  通红一片,五个手印赫然跳进他的眼。

  交错的指痕从她脖颈拧向了他的心里,狠狠揪着。

  “……”

  他的脸色暗淡下去。

  垂着眼眸,盯着自己的手,手不停地颤着。

  他怎么能……

  手上忽然多了一双明显不同于他的手,那双手,洁白无瑕干干净净,没半点血腥,也没可怖伤痕。

  落在他罪孽沧桑的掌上,格格不入。

  姜得豆捧着他的手放置回被子内:“干爷,我想随你一起当差。”

  声音嘶哑。

  残留着被他伤害过的痕迹。

  “我知道很危险,我不怕死。”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我骑术很好,箭术也不错,关键时刻我能保护你的。”

  沈一杠不语。

  面色沉重。

  “干爷……”

  她的手探入被中,摸索出他的衣摆,晃一晃:“不要总让我一个人,好不好?”

  她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也是真的想陪在他身边。

  沈一杠侧目睨她,眸中波光闪闪。

  这一刻,她是八岁的谢兰兰。

  说着少年霍奉天想说却又不愿意说出口的话。

  他说:“好。”

  她璀璨一笑。

  丹凤眼里妩媚多姿。

  眸里星光璀璨,点亮了寒冬的夜。

  沈一杠把被子掀起,结结实实裹在姜得豆身上。

  他下床,打开药箱,很快,捏了罐药膏过来。

  姜得豆配合他的动作,仰起脖子方便他上药。

  他用帕子沾了药,轻点在她脖子上:“只一点,你务必要答应我。”

  “你说。”她回答得很轻快。

  “如果遇到危险,宁可牺牲一切也要活下去,知道吗?”他紧盯她的眼。

  她点头,乖乖巧巧:“嗯。”

  他语气重下来,多了几分威压:“阿得。”

  她敏锐捕捉到他的严肃,挺了挺腰板坐直一点。

  他的话语落了下来。

  说话时,呼吸落在她脖子上,温温热热。

  “不要心软。敌人不会因为你的仁慈而放过你。”

  “只有让他们知道你不好欺负,他们才会掂量掂量轻重不敢冒然出手。”

  “明白了吗?”

  姜得豆似懂非懂,怕他不带着自己去,装模作样地点了下头。

  “嗯,听懂啦。”

  他坐了良久。

  不晓得她把他的话听进去几分。

  父亲不在了。

  姜得豆是他最在意的人。

  他太害怕她会重遇霍家苦难。

  如果真有那天,他希望她能不惜一切厮杀条活路。

  不要像他的父亲一样,心怀慈悲,甘愿赴死。

  沈一杠给她上完药,下床,把药膏置拢放好,打开香炉,丢了块儿安宜香进去。

  香烟渺渺。

  在阵阵烟雾里,他扶着她躺回床上:“睡吧。”

  困顿感袭来。

  她眼皮都快睁不开,却对他伸了伸手:“干爷……”

  他的手隔着袖口搭在她的手腕下。

  “我在这儿。”

  “我不走。”

  她反反手,指尖绕上他的,这才合上眼:“你……睡……”

  “嗯。”

  姜得豆睡了。

  安宜香很有用,她睡得很深,醒来时明日高悬,阳光穿过窗户洋洋洒洒铺满了整个床头。

  微风吹过,光影飘动。

  光从额头移到她的眼,她皱皱眉,睁开眼,满室的阳光。

  她快速偏过头去,沈一杠身姿笔挺地坐在床边的小椅上,右手正被她抓在手里。

  不知握了多久。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