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耽美 > 五年之痒:情敌与替身的终极较量

五年之痒:情敌与替身的终极较量绝世猛A-著

主角:江迟成席
五年之痒:情敌与替身的终极较量小说是作者绝世猛A的作品,主角是江迟成席。主要讲述了:江迟,把学校当自己家T台秀的霸王花,为了气他爸,终于对着学校的男助教成席表白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一场恶搞,成席居然答..
状态:连载时间:2020-10-05 15:50:4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五年之痒:情敌与替身的终极较量小说是作者绝世猛A的作品,主角是江迟成席。主要讲述了:江迟,把学校当自己家T台秀的霸王花,为了气他爸,终于对着学校的男助教成席表白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一场恶搞,成席居然答应了,于是江迟稀里糊涂的就跟成席在一起了,还一下来了五年,然而五年之痒还没解决,俩人的情敌居然都回了国。

《五年之痒:情敌与替身的终极较量》 江迟成席小说精彩阅读

姜志直到消息传开后才知道。姜志很惊讶,立刻跑到谭谈的宿舍,蹲在她身上。等了一天后,我终于找到了看起来很糟糕的谭。

江迟有精力支持他来谭和他说话,现在看到谭说这种失落的灵魂,突然有一种疲惫的感觉。

现在他很确定谭谈喜欢的人是阮南风。

谭说要见他,没有表情向他退下来,好像在等他说什么。

但江迟什么也求不到,只是觉得特别难过和无力。

谭说,当他只站着不说话的时候,他抬起腿,从他身边走过。他说:以后不要来找我。然后马上就走了。我也不回头看。

蒋志明什么也没说,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整个胸膛里充满了无力的感觉,他的心跳也变得如此沉重和痛苦。

此时,他终于意识到,他的失败,即使还不愿意,面对这样的谈话,他也很清楚,无论他做什么,只会引起她的反感。

江迟终于醒了,去酒吧喝了一杯,当他死了一半的时候,他跑进了一张很多天都没人看见的桌子上。

江迟喝得太多了,下意识地走到桌边。因为喝得太多,坐在旁边的时候,其中一人失去控制,撞到桌子上。

成席意识地扶着他,闻着他的酒味,皱着眉头,不以为然地看着他:你为什么喝那么多酒?你还醒着吗?

江迟摇了摇头,清楚地看到他头晕目眩的天空在旋转,还傲慢地看着桌上的烟指着手中的烟,命令道:我,我闻不到烟。你怎么能,你怎么能抽烟,抽这个东西?

程看着他喝了很多酒,一只手搂着他的肩膀,担心他会摔倒,另一只手无助地按住香烟:好的,不要再抽烟了。好,好,不,不。你和谁一起来的?你的朋友们呢?

江迟到头晕,感觉好些后靠在座位上,只是靠在身上,也闭上了眼睛。虽然此时他不想说话,但他觉得很糟糕,但当他问他时,他回答说:不,我没有朋友。我失恋了。我没有朋友。

程望着那个靠在肩膀上不说话的大男孩,闭上眼睛,看上去真像阮阮。

程晨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想到阮南峰,不慎撞上阮婉红的眼睛,泪流满面,梦中的阮南峰的额头上有那么强烈而痛苦的吻。

阮阮发现了他,没有惊慌失措,只是看了一会儿自己,等着惊慌失措,才对自己说:程熙兄弟,对不起。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但我不想让我哥哥待我像我死时的兄弟一样。

程被阮阮眼中的偏执和热情打败了。

他突然开始为自己对阮思明的感情感到羞愧。你为什么不想去阮世明?为什么每次你都要找借口说时机不对?准确的时间是什么?他在等什么机会?

连阮阮,我阮阮,面对这更难的感情,也选择把一个篮子放进一个篮子里,现在我不确定自己的心思,又有什么资格和勇气,对阮婉媛说:我喜欢你好多年了?

  成席落荒而逃。

  成席收回思绪,望着眼前川流不息车辆,轻轻地说了句:“我也失恋了。”

  而这句像是叹息一样的话语,飘散在了风里,却又恰好吹到了他身边那个将睡未睡的男孩儿耳朵里。

五年之痒:情敌与替身的终极较量  江迟,成席

  等江迟再醒过来的时候,入目的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

  比理智更先清醒的是嗅觉,他能闻到房间里好闻的柑橘香,这股香味很好的缓解了自己宿醉的头痛。

  坐起身来,环顾了四周,床头柜上放着一杯凉白开,杯子下面还压了张纸条,上面写着“醒了喝”

  字迹他倒是挺熟悉。就算字迹自己不熟悉,床头摆着的照片也告诉了他这个房间的主人是谁。

  拿过那张三个人的合影,成席站在最中间笑得明媚的耀眼。左右手一边搂着一个阮家兄弟。

  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成席好像说了他也失恋了。

  江迟拿着照片的表情有些古怪。他在想:正常人会把自己跟朋友的合照放在床旁边一伸手的位置吗?成席可是个基佬,他对阮南风,该不会......

  “噔噔”的敲门声,把江迟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把照片扣在了床上,然后故作自然的看向门口。

  成席倚着门看他一些列的动作倒没说他什么,只是挑挑眉说:“江同学,醒了就赶紧出来吧?”

  江迟脸有点红,没什么底气地反驳:“谁还稀罕你的破床,我才刚醒。”

  成席转身走开,边走边不走心的敷衍道:“是是是,江同学赶紧喝了水出来洗漱吧,一会儿还要去学校呢。”

  江迟拿过水来喝一口,又看了眼成席的卧室,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乖乖地去洗漱了。

  洗漱好,一出卫生间,就看到成席围着围裙在厨房里煎蛋。

  江迟心里的那种一样的感觉又开始冒头了。说不好是什么感觉,反正搞得自己怪别扭的。

  成席扭头看他戳在卫生间门口半天不动,还面色古怪。成席皱着眉,一脸便秘的表情看着江迟说道:“你该不会把我的马桶用堵了吧?”

  “怎么可能!”江迟被气得跳脚。

  “不是就好。”成席没理他,毫不掩饰的松了口气,“如果你要是堵了我的厕所,那我可不管你今儿有没有课了,通了才放你走。”

  江迟没好气地坐在餐桌旁:“你话好多,什么时候吃饭啊?”

  成席哼笑了一声,把煎好的蛋装盘挤好酱料,端到江迟跟前,好笑地说道:“江同学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连声老师都不叫还要催饭快点上。”

  江迟不理,真当作自己家似的动手吃饭。

  成席看着江迟吃的还挺开心,觉得现在这景象也是挺神奇的,上个学期他们两人还闹得不可开交的,恨不得让对方滚出这个学校才好,现在居然还有用着同一张桌子上一起吃饭的时候。

  成席摇摇头,也开始吃起饭来。

  等两人都吃完以后,江迟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闭着眼睛惬意的晒着肚皮,成席知道不能指望这位大少爷有意识去洗碗了,于是自己只能任劳任怨的把碗筷收起来拿去洗。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