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恐怖 > 除厄

除厄coma-著

主角:江怜萧张
《除厄》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江怜萧张是小说的人物,由coma倾心创作,《除厄》全文简介:不称职的父母分头跑路,江怜被风水师爷爷带回老家抚养长大,成了一个半吊子风水师,本想赚点外快支付爷爷的医药费和自..
状态:连载时间:2020-09-25 09:08:2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除厄》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江怜萧张是小说的人物,由coma倾心创作,《除厄》全文简介:不称职的父母分头跑路,江怜被风水师爷爷带回老家抚养长大,成了一个半吊子风水师,本想赚点外快支付爷爷的医药费和自己的学费,却卷入诡异案件,原刑警队长萧张因办案不力调职到特殊案件处,和未婚妻江怜狭路相逢。

《除厄》 江怜萧张小说精彩阅读

是萧张的声音。

江怜忙退开几步,扯开嗓子回道:“在,怎么了?”

“出来吃饭吧。”

江怜紧张的咽下口唾沫:“好,我等等就出去。”

“那我在这里等你。”

江怜:“……”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她怎么诸事不顺?!

察觉到外面的男人真的在等她,并且全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江怜在房间里磨蹭了半响,自己都觉得自己傻X,深呼吸几口气,这才推开了门,露出职业假笑。

萧张笔直的站在门外,没想到她会在这时打开门,嘴里的烟刚移开,烟雾轻飘飘地飘了出来。

江怜笑得灿烂,迎面就被吹了一口烟,一时没反应过来,呛了好几声。

“抱歉。”萧张转身就把烟给扔了,作势就要给她顺顺背。

“没事!”江怜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萧张伸出的手就这么滞留在半空中。

江怜一声咳嗽非常不科学的卡在了喉咙里,抬起脚步又往前迈了一步,主动把自己身体侧开一点把后背送上去,想要把刚才退后的动作一笔勾销。

萧张却是笑了,把手收了回去:“刚才那话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我明白。”萧张这话已经不是给她台阶下,而是给她铺好了一条康庄大道了。

江怜忙爬了下来:“你能理解就好。”这么说显得自己有点刻薄,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是讨厌你,你在我心里是一个尊敬的,尊敬的长辈!对,就是长辈!”

长……辈……

“那长辈有件事想问你。”萧张把双手背在身后,优越的身高压了江怜足足一个头,江怜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虚,扬起下巴望着他那坚硬线条的下巴,磕磕绊绊:“你你你说。”

萧张那带着疤痕的剑眉闻言微扬,声音低哑得好听:“之前你说的,你只是单纯的不想谈恋爱,还是只是不想跟我谈恋爱?”

江怜懵了,理解了一下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说道:“前者。”

他脸上浮现一抹笑,那抹笑痞气十足,让她忽然想起了某个电影里的一幕,一个阳光的午后男孩把女孩挡在了楼道里,那少年的光仿佛逆了一个夏天,此刻他比光耀眼。

“出来吃饭吧。”

“哦。”江怜跟在他的身后,盯着他的后背,脑袋乱成浆糊,他这话究竟是几个意思?该不会是在提防她打他的主意吧!

饭桌上,李男跟王紫薇两人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王紫薇脸色异常阴沉:“有羊有鸡,我家年夜饭都没这么丰富,吓得要死换来一盘鸡补身体,也真是他们能干出来的事儿!”他刚去看过被吓病的何望,此刻对这群迷信的村民怨气正盛,吃着都不落别人一句好话。

李男望着萧张随意夹了快羊肉放进江怜的碗里:“老大,我刚才接了个电话,梁村的村长回来了,他约了我们晚上去他们那里聊一下。”

“约的几点?”萧张问。

李男答:“七点半。”

王紫薇:“现在才七点不到,来得及。”

什么来得及?!江怜囫囵地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她深知这群职业病的人三分钟就可以解决吃饭问题,可她不一样啊,她在家跟爷爷吃饭吃习惯了,吃半个小时都是快的,这会儿他们饭碗都空了放下筷子齐刷刷的看向她。

江怜此刻伸出去的筷子还没夹起肉,默默地放了下来,昧着良心道:“我吃饱了。”

“那走吧!”王紫薇起身。

江怜依依不舍的看着盘里的鸡腿,她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太可惜了!

梁村虽然就在隔壁村,翻一边山的事,看着很近其实要过去还是需要耗费点时间,走小路的话大概十分钟左右,走大路要二十分钟,小路他们不熟黑灯瞎火的也不安全,所以他们选择大路开车去。

江怜都没有吃饱,心情不佳的坐上了车,李男系上安全带回头看她:“等回来我把菜给你热一下,你尽情吃个够。”

“好!”江怜嘴里是这么说的,但心里只有那个没吃上的鸡腿,家里还有何望在,万一何望吃了怎么办?!

她苦闷的想着,感觉鸡腿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同时忽然嗅到一股味道,定睛一看,她怀疑自己在做梦,这不是自己心心念念没吃上的鸡腿嘛!

“吃吧,小朋友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萧张抬手落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老气横秋道:“这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

江怜不知为何听这“长辈”两字瘆得慌,双手恭敬地接过那个用透明的袋子装着的鸡腿:“谢谢长辈。”

“不客气。”

王紫薇跟李男你看我我看你,彼此一脸懵。

这不是爱情故事吗?怎么突然改剧本变成家庭剧了?!

——

车到梁村,江怜手里的鸡腿刚好吃完,刚想从包里掏出纸巾身旁一只修长的手递过一张纸巾。

“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那男人又说了:“这都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

江怜:“……”这话细听不得。

来这里以后,江怜才发现,电视新闻上说的并非是假话。梁村跟安村相比较之下,那可真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一个紧跟着政策的新农村,一个是依旧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停滞不前还诸多神位的旧农村。

梁村是安和县发展最好的农村,它的发展离不开眼前这个梁村村长。

一开始江怜还真的吓了一跳,这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居然是村长。吓一跳归吓一跳,不知怎么的江怜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就觉得这人讨厌,甚至到了厌恶的地步,这张脸看着有点熟悉。

“各位好,我是梁村的村长,姓刘,你们叫我原明就好了。”

刘原明……江怜沉思着皱起了眉头,分明听过这名字。

刘原明走过来一一握手:“我前段时间一直在出差,今天刚赶回来真是抱歉了。”

江怜把手伸出去刚想握上,身旁的萧张越过她的手伸过去跟他握上:“不用走这些过场了。”

“好”刘原明收回手,感激道:“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们能尊重我的意见没有跟我们村民透露这件事。我们村的村民最讨厌的就是封建迷信,如果他们知道你们来调查这些询问鬼神的话,我怕你们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王紫薇一听可乐了:“这山头可真是有灵性,隔壁安村的迷信得要死,你们倒是民风开放。”

“这都是因为早些年被鬼神传说害惨了,所以才这么憎恨,你们也千万不要在他们面前提起安村的人。”刘原明叹气,苦恼道:“梁村早些年跟安村有些过节,这么些年都没化解得了,提起都不行。”

“你刚才说你姓刘,那你不是本村人,听你这话也不像是当地的。”萧张上下看了他一眼,用确切的语气道。

“真不愧是萧警官,以前就有耳闻你的能力,今天一看不仅一表人才实力也是相当了得。是,我不是本地人,我老家是在阳城那边的,考上了这边的公务员来这里当了个村长。”刘原明看上去年纪比萧张还小,官威倒是不小,打官腔的本事一套一套的。

萧张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微微皱起眉头。

“阳城?江怜,这居然是你老乡!”李男拉了拉江怜的手:“天呐,阳城就这么大点地方你们居然在这么大的蘄州碰见了!”

也不怪李男激动,当时的她知道江怜是阳城人因为没有听过这个地方还专门上网找过,江怜是她遇到的第一个阳城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到今天居然遇到了另外一个阳城人。

刘原明也很惊讶:“是吗?这么巧,说不定我们之间还认识,这么一说我觉得你有点眼熟啊,名字也很熟悉,我们是在哪里见过吗?”他的目光定在江怜的脸上,仿佛一把刀在刮着她脸上的面具。

除厄  江怜,萧张

江怜被那把试图要看穿她的刀刮得血流满脸,不知道自己此刻脸色有多难看,勉强的客气笑了笑:“我长得比较大众,你觉得我眼熟也正常,但我真的不认识你。”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克制得在抖。

刘原明,时间隔得太久,她还真的差点忘了这人了!

“怎么可能,你这脸要是大众,那一条街都是美女,美女……!江怜!我想起来了,你是以前阳城二中的!”刘原明现在像极了一条含着剧毒的蛇在朝江怜吐着鲜红恶毒的信子:“你变了很多啊,我差点没把你想起来,这些年你没有跟苏至在一起吗?对了,当年你爸还……”

“闭嘴!”江怜声音尖锐,仿佛指甲刮过黑板。

“我不认识你。”

刘原明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怎么可能,明明……”

他的话再次被打断,萧张道:“刘村长,我们不是来叙旧认亲的,她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你也听见了。”

刘原明这么圆滑的人,怎么会听不出萧张这话里的意思。

“各位跟我走吧。”刘原明在前面领路。

王紫薇好歹当警察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来这其中不简单,兴奋得跟大母猴似的,刚想上前问那么几句就被萧张拉走,被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李男握住江怜因为情绪而颤抖的手:“对不起啊。”

虽然不明白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江怜厌恶这个叫刘原明的人。

“没事。”江怜把手抽了出来。

空落落的手,泛凉的风穿过指缝。

——

刘原明带着他们来到一老爷爷的家里,看得出来这老人家境不错,家里装修得虽不像是城里的高级,但在这种地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了。

这老人已是耄耋之年,离老远就嗅到他身上有各种药油还有酒的味道,皱纹在他的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他拄着拐杖在身边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过来。

“各位警官坐,我去给你们倒茶。”招呼的这年轻女人气质盖过了一切,大方得体,说话温柔得跟水似的,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种优雅的知识分子气质在这样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这是梁爷爷孙子的女朋友,吴倩。”刘原明介绍道。

群众向他们问好。

那三个人来这儿是为了?这位老人有一个全身,但他的嘴很尖,但他说的是他们不懂方言,只能靠刘元明来翻译。

老人说这三个人是他们要找的三个人。

萧张回答说:是的,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三个人在一起,一群骗子!这位老人发脾气,一提到兴奋就拍拍桌子。

此时,吴谦送茶和小吃,却把酒倒进老人的杯子里。

可以看出,这位老人是个酒鬼,脾气暴躁。

这就是他们让我变成这样的。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件事!老人抓起酒杯里的酒,急急忙忙地喝了起来。

那是什么意思?萧张拦住吴谦往杯子里倒茶的手,拿起另一只手,往老人的杯子里倒了一杯,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些,拿着杯子,向他致敬。

由于这一举动,愤怒的老人看着他,警卫显然放松了,拿着杯子,摸着他。这时,萧张把另一只手举到杯子的底部,低下了嘴。

老人终于笑了,说:没有多少年轻人还在谈论这样的规则。

萧张温柔地笑了。

老人喝了一杯酒,然后说:我知道你要找的是杨大光,因为杨大光以前的女人就是我现在的女人。

起初他们不明白。刘元明翻译完后,王子伟脱口而出。

李楠拽着他,王子伟立刻闭上了嘴。

老人回忆道:梁村和安村原来是一个村,他们来的那年我还小,可是啊,我记得很清楚,他们三个突然来到村里,穿的不是乡下的衣服,说的是城里的口音,先说是来接老婆回城的,没见过世面啊,这里都穷又不敢进城,很多姑娘都排着队要嫁,原来阿峰不愿意嫁给他,阿峰还是一个娃娃,我年轻,我保护不了她,眼看着阿峰嫁给了杨大光他们三个人只有杨大光嫁到了这里,另外两个都没有结婚,以为他们就这样回去了,没想到他们年复一年地待在这里,后来,名字叫任伟和乌海死了,两个人一夜之间就死了,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杨大光把他们埋在这里,扎根在这里,然后村里就分裂了,杨大光家在安村,自从村里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杨大光。几年后,我听说阿凤给了他一个孩子过着悲惨的生活,当我好好的照顾她时,我知道她身体不好,我想带她出去过好日子,可是安村的人不让我们进去,又让她出去,我的腿就是带阿凤出安村被他们的野蛮人打的!

老人很生气,腰间咳了几次,咳得很深,好像要吐出所有的肺似的。

奶奶现在怎么样?萧张问。

老人泪流满面:阿凤出来几年后就死了,都被杨大光的动物弄伤了。阿凤住在那里,根本没有人的生命。她的身体受伤了,整个背都花光了!老人在这里说,眼泪滚落下来,伤心到了极点:我的阿凤,阿凤。

刘渊明自己在翻译时也哭了,整个场景看上去异常悲伤,这段永不放弃的爱情故事实在太感人了,江怜也跟着红眼。

只有他们这些做警察的,职业素养高得过分,完全就是一脸公事公办,别人在述说自己悲惨的遭遇他们在遭遇里逐个字眼的找线索,听得格外认真。

“您说奶奶的后背被刮花了,正常来说如果是利器刮花了整个后背,那应该感染的机会很大,所以奶奶后背上是被什么弄花的?”

江怜愣愣地吸了一下鼻子,发现刑警关注的重点她永远都跟不上,萧张这样的人搁在学校里那都是挑老师错误答案的学生。

梁爷爷凝重着一张脸:“是针。”

“奶奶后背上的伤应该不是乱画的吧。”萧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有了自己的答案。

如果单纯只是泄愤可以用别的,用针这样细水流长的方式,对于男人来说不太可能,除非他选择这样的方式是有目的的,而这个目的很可能就是他要创造些什么。

“不是。”梁爷爷抬眸:“上面有一双很奇怪的眼睛。”

奇怪的眼睛……萧张立即掏出手机打开了相册:“是这种吗?”

老人浑浊的眼球猛地缩紧:“对!就是这些!”

是坟地里人头骨上那诡异的符箓。

这根本就不是巧合!

这符箓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杨大广是做什么的您知道吗?”江怜问。

“种地啊,听说他们三人在这里开荒种地,天没亮就去了,天黑了都没回来,很勤奋。”

江怜没等刘原明翻译接上话:“那奶奶生前有没有跟您说过,杨大广这人有没有些奇怪的地方?”

“这我倒没听过,阿凤她怕我嫌弃她,从来不在我面前说这些,她也不想提起,所以我也就没问。”

“关于奶奶的事情您还记得些什么吗?譬如她的生辰八字什么的。”

“这我不清楚,我记得阿凤比我还小……”

本还想多问些事事情,只是老人家毕竟年纪大了,越问到后面越是不清醒,说的话还前后矛盾,他们也只好告辞了。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安村的门禁时间,回到安村一片死寂,这种跟梁村热闹相比的反差让江怜还真的一时半会儿没适应过来。

到家后,看到桌面上贴着一张纸条,是何望留下的。上面写着:水已经烧好了,菜也热好了,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先去睡觉了,明天再补上进度保证不耽误工作。

李男看着那叫一个感动:“真是贴心的小棉袄。”

相关资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