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恐怖 > 我在聊斋当县令

我在聊斋当县令小狐昔里-著

主角:程晋(程亦安)
《我在聊斋当县令》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恐怖小说,小说人物是程晋(程亦安),作者小狐昔里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恐怖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程晋以为自己穿越农家子,拿的是科举种田文剧本,..
状态:连载时间:2020-09-21 17:24:3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我在聊斋当县令》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恐怖小说,小说人物是程晋(程亦安),作者小狐昔里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恐怖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程晋以为自己穿越农家子,拿的是科举种田文剧本,谁知道等他劳心劳力考中进士外放当县令时,老天爷居然又给他发了个鬼怪剧本!程晋看着手里的聊斋剧本:地铁老人看手机。

《我在聊斋当县令》 程晋(程亦安)小说精彩阅读

我还想请这位老先生把史玉的案卷交给这位警官。至于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这位老先生会看的。

当然,说到这一点,李的书就没有理由再拒绝了。只有在这时,他才明白,大人看起来像春风一样温暖,但他的心却很坚定,他不能用几句话来推敲过去。

请等一下,大人。

李大师的书还真有剩下的案卷在他手里,不仅如此,除了尚世余案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档案没有寄出。

不久,程进带着这些档案回到了亚门,黑山带着商人的三个兄弟姐妹回来了。

朱盛案有经验,虽然没有朝廷服务,但城县政令已经熟悉,准备开放一段时间。

尚世玉有一个老妻子,一共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大儿子尚晨,字明路,小儿子尚丽,字明心,今天最小的女儿只有十六岁,闺房的名字是三个官。

尚世玉读过书,从这三个兄弟姐妹的名字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事业的遗憾和渴望,从三兄弟姐妹的谈话中,他们应该读一些书,但从李氏书的档案来看,商务部长和商务仪式都没有这样的名声。

根据理论,一位学者的父亲告诉我们,只要没有低成就感,就不难找到一个儿童学生。

法官阁下,这是朗迦镇一位当地亲戚的证词。

有些尚秀才不想葬在他面前,他们都是村民。他们说大家都很谨慎,不敢说话,但说尚秀才的死是无害的。

那一天,当舞台上大声疾呼不公正的时候,尚世玉只是说他喝醉了,说了钱家的坏话,太笼统了。果然,程进看了看证词,发现不止这些。

上明路,我们的官看你帅,演讲很出众,为什么不取功劳之名,服侍宫廷啊?

上明路一听,就毫不掩饰,这个朝代有规定,儿童学生考试必须在本县参加,登记必须有两名人才保证。商业仪式不想参加考试吗?当然不行。他们根本不能参加儿童考试。

。在我父亲去世之前,他乞求他所有的同学和朋友,他们中没有一个愿意为我的兄弟们保护自己。花了很长时间才知道,是我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嘲笑钱一家,后来被那些迷恋的小人物发现了,对我家人来说,钱变得很困难。我父亲听不到,每天都喝酒,喝酒后终于说出了真相,但谁又指望这笔钱如此恶毒!

也就是说,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一年,尚明路仍然很悲伤。

程进可以理解,但他没想到于,一个商人,在他年轻的时候仍然是一个疯子。

你喝酒后说什么?上面写了什么?

尚明路有点犹豫,毕竟,他父亲喝醉了,他说的话真的很辣,这位新县长比他年轻,真的能和那个有钱的家庭竞争吗?

他一犹豫,站在后面的三位小商人的官员就不想拖那么久,既然他决定尝试,就没有理由隐瞒,于是他向前走了一步,说:成人宽容,钱一家已经在唐溪好多年了。近几年来,他与匪徒勾结,不仅为了压低药农的药价,还为了延缓他人的病情。他的家人在城安大厅开了一家名店,是个大恶霸。有钱人不仅看不起医生,还把其他医生赶走了。如果他们不向城安堂求助,他们就会把手折断,扔给山贼来对付他们。我父亲不能看,没有人敢说,但他敢!你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吗,大人?

我在聊斋当县令  程晋(程亦安)

  程晋想给小姐姐鼓掌了:没错!完全没错啊!

  “那钱家因此便记恨我父亲,不仅阻挠我家两位兄长的科举事,更是放出话来,说家兄志大才疏,除了我父亲,其他秀才公都看不上,我家敢怒不敢言,即便是如此,那钱家也没放过我父亲。”

  商三官跪叩在地上,声声泣血:“大人,求大人还我父亲一个公道。”

  这谁说女子不如男,论果决勇锐,商家小女比她两个兄长强多了。

  程晋打现代而来,纵使在古代呆了十来年,但他的三观早就形成,当然不会觉得商三官抢白无礼。商臣商礼本还担心妹妹行径僭越,想开口圆话,却未料这位新任县令非常快人快语,只听得人道:“好,若本官查证无误,必定还你父亲一个公道。但若你三兄妹胡乱攀扯,本官也不会因此法外容情,可明白?”

  商家三兄妹闻言叩谢。

  官府断案,不能凭主观臆断,当然也不能听信片面之词,即便是城隍爷让鬼魂来找他伸冤,程晋也不会随随便便就给钱家老二定罪。

  钱家是汤溪首富,虽然这点儿家底搁在京城算不得什么,但在汤溪却真是实打实的土财主。最初的时候,钱家只经营诚安堂,因医术精湛成名,后来又做了药材生意,等到了钱员外手里,生意更是一扩再扩,借由山贼的垄断之路,成就了自己的首富地位。

  “怎么了,你潘大牢头知道这户人家?”

  潘小安拿着个香瓜吃着:“没听说过,不过姓钱,应该很有钱吧?”

  “哦,是吗?那姓黑,岂不是很黑,小安啊,胆子挺大呀,居然都敢影射大妖了。”

  猫猫:香瓜差点没拿稳.jpg。

  “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乱说,想让本喵替你去打探消息就直说,居然挖坑让本喵跳,你你你你居心不良!”猫猫义愤填膺地指控道。

  这才哪到哪啊,人姓钱又不是他给取的。

  不过程县令还是接下了这句“赞美”:“什么?你愿意替本官分忧?这多不好意思啊,那钱家之事,就有劳潘大牢头了。”

  ……什么潘大牢头,简直难听死了。

  猫猫气冲冲的离开,但……看在报恩的份上,他忍了,他就不信,贼老天一直偏向这该死的大力县令。

  把猫牢头气走,程晋开了牢房门进去。牢房深处那位不知姓名的牢客依旧坐在阴影之中,这些日子,阿从一直给这人送饭,饭倒是吃了,嘴却没张过。

  说起来,因为他的“招安告示”,这些日子千里送的山贼加起来一共有四拨人,拢共加起来也有三十来号人,这些人来弄他,他却还得给人提供食宿,程县令越想越觉得亏,这会儿脑子已经动起来了。

  这么多山贼,按照寨子出身一共关了四个牢房,刚好一排,程晋也懒得提审,直接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外面,拿着面锣鼓将所有人敲醒。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