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同人 > 最优解悖论

最优解悖论双星夜-著

主角:工藤纱纪
《最优解悖论》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同人小说,小说人物是工藤纱纪,作者双星夜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同人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工藤纱纪拥有名为最优解的异能力,她可以轻而易举引导事件往她..
状态:连载时间:2020-09-18 08:08:0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最优解悖论》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同人小说,小说人物是工藤纱纪,作者双星夜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同人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工藤纱纪拥有名为最优解的异能力,她可以轻而易举引导事件往她期望的方向发展,但她是个恋爱脑,致力于让自己喜欢的人获得最大的利益,于是,她最喜欢某首领的时候可以帮他把港黑发展成横滨一哥,觉得某黑泥不错的时候能轻轻松松救下他注定要便当的友人,渐渐的,想和她谈恋爱的人变多了。

《最优解悖论》 工藤纱纪小说精彩阅读

在那之后,他抬头看着泽田佑,用一种商业语气补充道:十一年前,你是死者遗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当时他的伴侣、你的妻子和孩子因事故死亡。

不!不!齐达被绑在凳子上,开始疯狂地挣扎,椅子固定在地上发出吱吱声,经过长时间的挣扎,他低下头,突然恢复了镇静。

如果我这么做的话,我就不会选择在下垂的分店开侦探队了。一个老管家和一个新的女佣通常会在房子后做这件事,而有一点头脑的人在那个时候也会这样做。

看到他不再尖叫,试图为自己辩护,松田往后坐着,坐直了。因为侦探们不知道你有超能力,他们只能作为你有罪的见证人。

泽天拍打他的舌头,瞪着松田,然后沮丧地闭上了嘴。

他没有几天可以活了。我为什么要杀他呢?当他说话时,他似乎感到困惑和皱眉致死。他被发现患有晚期肺癌,不能活两个月。如果是为了继承,我根本不用冒这个险。

松田耸了耸肩。也许高利贷太紧了。

泽达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他直视松田,试图做出最后的辩护。既然你知道这种能力,那就意味着世界上的人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而我在控制之下!

他说服了松田,还说服了自己,语气诚恳可信,控制心灵的能力控制我,我和父亲有很好的关系,我不能做这种事!

松田低下头,仔细地想了想,用手指在录音板上敲了一下。

我们会调查的。他临走前这样对泽达说。

一定是这样的!警官,你必须检查一下!

采访室的门轻轻一声关上了。

你认为他说的话可信吗?他的助手递给他一个棒棒糖。

松田伸了伸懒腰,直截了当地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摆脱这些胡说八道。

他低头一看,得知他想把糖纸拿掉,听到助手问他:那这次只是普通的犯罪吗?

不。松田拿起挂在门板后面的外套,向他的助手挥手。虽然这是个渣滓,但他的大脑还在工作,他说的话有点合理。我打赌这次肯定会有‘是’的。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松田点了一下,仓先生给了他一张照片。

松田拍打舌头后,按一下就打开了。

荆棘和玫瑰在钢条和火焰之间粗野地生长。

  玫瑰的颜色很诡异,像是白玫瑰从花瓣的边缘开始染上了鲜红的血,外围是大红,越往花心颜色越浅。

  “果然。”

  不起眼的黑色轿车行驶在深夜的东京,在十字路口前稳稳停下。

  红灯时间有点长。

  小助手和松田阵平不一样他已经在这个科室待了快三年了,他看了一眼红灯的倒计时,又忍不住从后视镜看一眼坐在后座的松田。

  看到他搭着腿闭目养神一派闲散的模样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东京的特殊事件处理科其实已经成立十年有余,不过一直以来都形同虚设,大部分权力还是集中在横滨。然而自从松田阵平突然空降成了小组长,助手便立刻注意到了科室出现的微妙变化——特殊事件处理科这个玩具一样的机器开始正式运转起来了。

  他还不太清楚是因为松田带来了这样的变化,还是正在调查的这起事件把松田卷进这个组织。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松田阵平比一般人知道的更多一点。

  绿灯亮了。

最优解悖论  工藤纱纪

  小助手松开离合慢慢滑出停车线。后座的松田睁开眼,露出一点惺忪的表情,看样子是差点睡着了又要强撑着清醒。

  “您可以先睡一会,距离仓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想到自从松田任职以来就没有断过的特殊事件让他已经连轴转了好几天,助理不由得提议。

  松田阵平也感觉自己的思维反应和判断力开始不断下降,再不睡觉反倒会影响之后的工作效率,赞同地点了点头,叮嘱道:“开快一点。”

  “是。”

  等到他们到达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仓的室长百贵船太郎迎接了松田,没有多做寒暄直入主题:“看到我发给你的照片了吗?”

  “嗯。”小睡了一会的松田看不出半点疲态,手撑在桌面上看向房间中央。

  那里有‘罔像女’通过先前他所采集到的杀意粒子构筑的‘井’中的世界。

  这口‘井’用泽田优的精神和思想以及他的潜意识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而仓中的‘神探’被投入‘井’中,忘记自己的一切,只为了寻找‘井’中某个少女的死亡真相而存在。

  少女是受害者的影射,而神探们在犯人的潜意识里寻找犯案手法以及凶手的真身,如果是异能力者犯案还需要找到异能种类。

  当然,这是一般流程,这次已经找到了答案现在他们只需要在井里寻找更多的线索。

  井中的神探在房间拐角的地方遭遇了突然袭来的火焰和钢筋,他踏上拐角处的墙壁贴着天花板躲过了这次的突然袭击,然后他稳稳落地,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一朵边缘染红的玫瑰花。

  神探觉得疑惑上前走了两步,像是拨开云雾那样看到了走廊尽头有一扇门,玫瑰和荆棘就是从这里面生长出来的。

  这短短一条走廊走得人心惊胆颤,几乎每一步都有致命的陷阱和伤害在等着他,然后险之又险得被他躲过。

  松田撑着下巴食指摩挲着嘴唇,“这扇门之后是什么?”

  百贵摇了摇头:“至今为止神探还没能进去过。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扇门的背后是泽田优妻子的房间。”

  松田说了个冷笑话:“嗯,毕竟夜莺就是为了别人的爱情才决定用血染红玫瑰。”

  说罢他凝神看向井中,神探已经到了门前,就要推门进去了。

  紧接着是记录员的声音。

  “神探酒井户死亡。”

  房间各个角落都传来大大小小的叹气声,明明这次就快要推开那扇门了!

  神探再一次重新投入井中,从见到死亡的少女‘佳爱琉’开始重复探案的过程。

  虽然大家都极力避免不去谈论松田还是提到了一个人,“虽然提到玫瑰的作品很多,但是这一朵不管怎么想都是夜莺与玫瑰,说起这个当然就是王尔德了吧。”

  科室里唯一的女性东乡点了点头,“算上这一起已经是第4次在异能力者案犯的‘井’中出现这朵玫瑰了。令人不解的是这四人生活轨迹没有半点重合,精神操控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唯一正面接触到王尔德的只有泽田优一个人。”

  百贵一直盯着井中神探的进展随口,“没什么奇怪的,根据武装侦探社那边提供的情报他的异能力和声音有关,很有可能被不知不觉中控制。”

  松田也在看,然后不紧不慢提出一个猜测:“通过声音控制异能力者的思想,如果不需要直接接触,可以通过搭载媒介...”

  仓里全员汗毛倒竖,“请不要提出这么可怕的猜测!”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