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恐怖 > 最后的天师

最后的天师叁月-著

主角:王富贵
小说在线小编为您推荐2020年好看的小说,由著名作家叁月创作的小说《最后的天师》,小说人物王富贵,这是一本值得看很多遍的小说,情节紧凑,精彩无限:三十年前龙虎山一场大乱,爷爷成了叛徒,我们王家成为了叛徒之..
状态:连载时间:2020-09-16 09:27:1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小说在线小编为您推荐2020年好看的小说,由著名作家叁月创作的小说《最后的天师》,小说人物王富贵,这是一本值得看很多遍的小说,情节紧凑,精彩无限:三十年前龙虎山一场大乱,爷爷成了叛徒,我们王家成为了叛徒之后。三十年后,爷爷去世,大学系花找上门,揭开了当年叛乱之谜的冰山一角。

《最后的天师》 王富贵小说精彩阅读

  还没落座,我就调侃道,“怎么,你这是要请客?”

  李婉晴抬头看了我一眼,她穿着简单的居家服,冷冰冰的回了句,“就是要请客。”

  “请来了又怎样?”我针锋相对。

  在我心里,李婉晴一直都是最有嫌疑的人。

  玄关是她破的,养阴灵的地方就就在小区后门,李雨前脚回家,后脚就差点被小鬼害死,李雨在公司遇害的时候,李婉晴不在。

  现在,老头被杀,她终于坐不住了,摆了这么个鸿门宴。

  “你不是一直不信任我吗?”李婉晴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猩红的液体在被子里摇晃,然后优雅的一饮而下。

  高脚杯放下,她微微一笑,“今天我就是来和你解释清楚的,我不可能害李雨,这辈子都不可能!”

  我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李婉晴眼皮跳了跳,看向李雨,“妹妹,酱油没有了,你能下楼给我买一瓶吗?”

  李雨心思单纯,可是不傻,明白李婉晴是要支开她。

  她担忧的看着我。

  我冲着她笑了笑,伸手在肩膀上拍了拍,趁机将一张破邪符放在她的身上,“没事,放心去吧。”

  李雨离开后,李婉晴忽然说,“你爷爷是王喜。”

  她用的是肯定句。

  “曾经龙虎山弟子,现在为叛逃者,被整个天师府通缉。”

  顿时,我头皮一紧,手上捏的雷印差点就激发了。

  这是我们王家最大的秘密,她怎么可能知道?

  我紧咬牙关,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你是谁?”

  李婉晴撩起头发,“李婉晴,你不是知道吗?”

  她轻笑一声,“别紧张,现在我们能好好谈谈了吗?”

  我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在桌子一侧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白酒。

  红酒我喝不惯。

  二两白酒一饮而尽,刀割般的感觉顺着喉咙下去,我沙哑着声音说,“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你绝对不能活着出这个门!”

  我不想杀人,可这是爷爷守了整整三十年的秘密。

  “是吗?”李婉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手指飞速舞动,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符号,足足画了有半分钟的时间,落下最后一笔。

  看得出来这道符对她负担很重,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看清楚了。”

  红唇轻启,“阴阳有令,鬼魂往生,飛符捷疾,佐命九霄。遊觀太空,奔雲呼風。上其傳音,神上帝命。”

  阴阳令一出,整个房间都变得阴冷起来,一道黑红色的大门凭空出现,伴随着磨牙般的嘎吱声,缓缓开启一道缝。

  这已经是李婉晴的极限了,一只血红的爪子,从门缝里伸出来。

最后的天师  王富贵

  李婉晴收手,门哐当一声关上,门后传来了不甘的嘶吼声。

  她喘着粗气问,“你现在还觉得能留得住我吗?”

  看到门的一刻,我的脸色就变了。

  这是阴间的门,李婉晴刚刚画的符,念的咒,是三十年前龙虎山上已经失传了的阴阳符。

  爷爷曾经说过,龙虎山曾经有八大不传之秘,其中阳五雷为其六,阴五雷为第七。爷爷跟随老天师的时候有幸习得阳五雷,但在三十年前的那场灾祸中,龙虎山分裂成山门和天师府两个部分。现如今,天师府只有阴五雷的传承而已。

  而其他的七大不传之秘,早已经伴随着那场灾祸,消失在了历史中。

  但是刚刚,我亲眼目睹了不传之秘其五,阴阳符!

  以阴阳为令,打开阴间大门,生人死人都可以往返阴阳两界。

  更加让我惊讶的是,阴阳符的传承者,竟然是一个养阴灵的女人!

  看走眼了!

  说完,她吃了自己前面的贡品,站起来走了出去。

  同时,在她旁边坐着的一个小男孩也跟着出去了。

  我深吸一口气,问出第三个问题,“这两个人姓什么?”

  正南方的一个中年人开口,“李。”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我逐渐搞清楚了害李雨的人的大部分资料。

  姓李的少爷,李家的管家,年龄分别为二十四岁和六十五岁。李姓少爷是李雨认识的人,而李家管家涉世极深,只得到了一个不可说的答案。

  问到这里,一个人已经逐渐在我的脑海中清晰起来。

  我们的老同学,李子玉!

  看来这场同学聚会,我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我看向面朝着我正南的一个老太太。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看向我的目光有些眷恋。

  我很想问她是谁。

  但最后一个问题,我不能浪费。

  我缓缓开口,“三十年前,我爷爷为何下山?”

  老太太依然盯着我,目光慈爱,但是没有说话。

  我等的急了,又追问了一遍,“当年我爷爷为什么叛逃龙虎山?”

  老太太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动桌上的贡品,摇着头站起来,从我的身侧走过去了。

  我想去只,但没李婉晴拉住。

  “你别为难她,这件事牵扯太多,她不能说。”

相关资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