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恐怖 > 北古街37号

北古街37号米酿-著

主角:阑
《北古街37号》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阑是小说的人物,由米酿倾心创作,《北古街37号》全文简介:相传,北古街开着一家奇怪的店,店里只接待阴鬼,不接待活人,“只要付出代价,就满足你残存人间的愿望。”店老..
状态:连载时间:2020-09-16 08:47:0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北古街37号》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阑是小说的人物,由米酿倾心创作,《北古街37号》全文简介:相传,北古街开着一家奇怪的店,店里只接待阴鬼,不接待活人,“只要付出代价,就满足你残存人间的愿望。”店老板面色苍白,肩宽腰窄,天生一副脱骨相。

《北古街37号》 阑小说精彩阅读

我给自己做裙子有多久了?

三年还是五年?

考虑到儿子厌恶的眼神,郭霞让鬼魂付钱。

你也想改变。

即使你住在泥里,你的嘴和鼻子都被堵住了,你无法呼吸。

你也会想用一只手伸出手来,努力看到头顶上的阑天。

只是两秒钟不高兴,突然下起大雨挡住了她回家的路。

郭霞惊慌地跑到公共汽车站,抱着新买的布。

没有雨伞,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雨如火如荼地倾泻下来,就连不远处的灯光也有点模糊。

真是个鬼

郭霞吞下了剩下的东西,几乎咬了她的舌尖。

因为她刚刚发现她并不是唯一一个站在汽车站的人,而且还有另外一个三米远的人影。

这个人很高,看起来有点瘦,穿着一套奇怪的黑唐装,他的脸很可怕,就像一本图画书里的白脸鬼。

最奇怪的是,那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

带着雨伞和避雨的地方,郭霞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把一些东西移到一边。

你好

郭霞一摇,她就真的害怕将来会发生什么。

她微笑着看了一眼,反复证实她发现那个男人真的在自言自语。

你。你好,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你需要雨伞吗?衡先生礼貌地笑了笑,但刚才大量的阴气使皮肤变白可怕,然后穿黑唐装,像刚从阴草地府爬出来的孤独的灵魂野鬼一样。

  郭霞:“......”

  被夹在伞里的黑毛兔:“......”

  “不......不用了!谢谢!”郭霞一边摇手一边惊恐地向后退。

  阑先生明显有些受伤,但话还得继续说,他又将嘴角咧开得更大了,向前一步柔声说道,“你不要害怕,我是来.......”

  “啊——!”

  还没等他说完,郭霞大叫一声直接冲进了雨里。

  她宁愿淋成落汤鸡,也不愿意跟这个诡异的男人共处同一片屋檐了!

  “.......帮你的。”阑先生坚持说完剩下的,轻叹口气,随即朝天空招了招手。

  雨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小直至停止,乌云消散,月光重新露出一角。

  黑色飞鸟穿过人群,稳稳地落在肩膀上。

  “爷,我能下次干点别的吗?”鸟喙一下下顺着毛,乌鸦不满地嘟囔着,“我好歹也是只千年大鹏,成天让人下雨下雨,我又不是雨神手里的泼水盆儿。按阳间的话讲,您这叫大材小用!”

  “那你去把那只白面鬼扇回地府怎么样?”

  阑先生保持着刚才笑容转过头看它。

  乌鸦被笑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迅速变了副脸,谄媚地贴上来使劲儿蹭着,“您说什么呢,那可是白无常~下雨挺好的,我就爱下雨~嘿嘿嘿.....”

  黑伞重新撑起,圆滚滚的胖兔子掉了下来被稳稳接住。

  阑先生望着郭霞逃跑的方向,第一次感到头疼。

  短命就算了,短命还胆小。

  这可怎么办。

  阴鬼不可直接伤人,他也一样。

  天理循环,若是处理不当,别说帮了,恐怕还会害了郭霞。

北古街37号  阑

  只剩三天。

  郭霞一路小跑回家,直到把门关严实了才逐渐放下心来。

  “我的天老爷,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吓人的人呢?”她抚着胸口,将东西拿进厨房喃喃自语,“还穿了一身寿衣到处走........”

  就跟在她身后撑伞站着的阑先生:“......”

  寿、寿衣?

  郭霞转了两圈,发现家里没人,陈浩出了门,陈朗朗也还没回家。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庆幸。

  把那件红色布料拿出来放在身上来回比量着,嘴角也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真好看,颜色很显白,料子也舒服。

  要是做成连衣裙,不比商场玻璃展柜里的那些差。

  郭霞做的一手好衣服,以前还没进城时,周围几个村儿的姑娘都来找她做。

  她选的颜色和做出来的版型比别家的裁缝店都要好得多。

  只是后来嫁给陈浩进了城,生了朗朗,就被一句“妈妈”拴住了。

  “女人就该在家带孩子做饭收拾屋子,出去干什么活儿?好好伺候家里就得了。”

  这是陈浩那时候最常说道一句话。

  郭霞天真地接受了,只是没想到这一呆,就呆了十七年。

  镜子前的手慢慢放下,拉扯动作导致脖颈处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

  她将新布料叠好藏进衣柜最底端,拿出红药水,脱下了上衣。

  随着衣物离开肌肤,原本被包裹住的伤口全露了出来。只见她浑身上下几乎布满了淤青,大片大片连在一起,像浓重的墨,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渗出了血,变成极深的紫色,那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造成的。

  阑先生垂下眼,离开了卧室。

  “去看看陈浩在干什么。”

  “是。”

  乌鸦化成一道黑气,从窗缝儿卷了出去。

  阑先生手一抖,将伞收了起来,抱着黑毛兔静静站在客厅里观赏着墙上挂的一张全家福照片。

  郭霞上药上得很慢,从卧室里出来是半小时后了。

  她一手拿着小药箱,一手拎着换下来的衣服,在推开卧室门后猛地僵在原地。

  那个在车站看见的神秘人,此时此刻正距她几步远的地方沉沉地盯着她看。

  郭霞心脏骤停,仿佛已经直接在第二天新闻头条里看见自己了。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阑先生抬手打了个响指,把她剩下的尖叫全都堵了回去。

  毕竟是居民楼,让她喊出声会有点麻烦。

  而且也没那么多时间了。

  郭霞张着嘴,发现自己一丁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惊恐地朝后退,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你不用害怕,郭霞,我是来帮你的。”

  明明两人之间隔着几米远,但那人极低的声音像附在耳朵边儿上,刺得她浑身一个激灵。  

  巨大的恐慌在胸口蔓延,郭霞捂着嘴,脑海里蓦地冒出一个想法。

  他不是人。

  过于苍白的脸,瘦骨嶙峋的样子和宽大的寿衣。

  郭霞想起小时候老人给自己讲的有关于饿死鬼的故事。

相关资讯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