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言情 > 火吻免费阅读 蒲斯沅歌琰最新章节

火吻免费阅读 蒲斯沅歌琰最新章节

2020-09-13 08:51:15 作者:桑玠 

小编为你推荐一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火吻》小说是桑玠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蒲斯沅歌琰。《火吻》精彩呈现:蒲斯沅每一次见到歌琰这个女人,就知道自己要倒大霉了,有一天,因为她,他们俩被同时关进了一间大密室..

《火吻》 小说介绍

小编为你推荐一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火吻》小说是桑玠大神的最新小说,主角是蒲斯沅歌琰。《火吻》精彩呈现:蒲斯沅每一次见到歌琰这个女人,就知道自己要倒大霉了,有一天,因为她,他们俩被同时关进了一间大密室中,这间密室由八个密室组成,他们只有24小时的时间可以破解密室逃出生天,走错一步就是死,歌琰:你负责破密码,我负责踹门。

火吻免费阅读 蒲斯沅歌琰最新章节

  蒲斯沅在威尔触碰到自己的时候,身体上本能地就迸发出了杀意,但最后他还是理智地克制住了身上肌肉一瞬间的紧绷,选择继续当个“昏迷的女孩”。

  威尔还不知道自己快要死到临头,紧跟着来了一句:“胸不大,屁股倒是很翘。”

  丹尼尔笑骂:“翘也跟你没个屁关系。”

  蒲斯沅:“……”

  被丹尼尔扛在肩膀上的歌琰差点破功。

  因为他们俩都像麻袋一样头朝下被扛在肩膀上,所以丹尼尔和威尔是看不到他们俩的正脸的。于是她实在没忍住,这时睁开眼去看旁边的蒲斯沅。

  看完她的笑声都已经在喉咙口了,又只能努力地吸口气再憋回去。

  某人现在的脸,简直比烧焦的锅底还要黑。

  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这座冰山被迫吃瘪,可实在是太令人解气了!

  丹尼尔和威尔把他们俩带下车后,这时大步往前方的一栋屋子走去。

  歌琰在他们走进屋子之前,睁开眼快速地以一个高难度的姿势扫了一圈四周的环境——这是一栋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单户小别墅,附近没有别的建筑。而这栋小别墅的四周围也都是层层叠叠的灌木和树丛,几乎没有其他人出没的痕迹。

  也难怪他们会选择这样一个根据地,因为这里确实有得天独厚的避世环境。而这栋别墅这么乍看上去其实并不大,所以她推测里面应该会有很深的地下室来专门进行他们的肮脏交易。

  进了屋子,人声就逐渐多了起来。歌琰闭上眼睛,竖起耳朵去听他们说的话,并根据丹尼尔他们行走的路线来判别整栋别墅的布局和方位。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大约走到别墅大厅右下角的位置时,丹尼尔便弯下腰拉开了一个暗门,然后开始沿着暗门下展露出来的木梯往地下更深处走去。

  这条地下阶梯,却比她想象的要更长。

  歌琰仔细地数着每一个丹尼尔拐过的弯,最后……总共数到了令人心惊的“六”。

  也就是说,这个不为人知的地下罪恶产业链根据地,有整整六层,这该是多么难以想象的庞大和五脏俱全。

  而这里,应该只是这些根据地的其中【之一】。

  到达底层后走了没多久,他们终于来到了一个暂时的“归宿”。

  丹尼尔和威尔这时将歌琰和蒲斯沅从肩膀上放下来后,解开了绑在他们手上的绳子,他们俩也趁此机会相继睁开了眼表示自己“恢复清醒了”。然而,到了这一时刻,歌琰也没有心情再去配合表演惊恐乱叫了,她看着这个所谓的基地,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

  丹尼尔用身上的钥匙打开了一间用锁链锁住的房间门,然后粗暴地将他们两个人推了进去。

  这是一间昏暗又潮湿的房间,完全没有经过装修,所有的砖头都是脏兮兮地裸露在外面的,上面还有大片的水渍。整间房间里,只有墙壁上挂着的两盏壁灯作为唯一的光源。

  而此时,在这间房间的墙角里,正瑟缩着十来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

  威尔看着歌琰和蒲斯沅冷静的模样,诧异地拍了拍丹尼尔:“你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两个奇葩的,哭也不哭,叫也不叫,胆儿那么大?”

  丹尼尔笑了一声,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对着蒲斯沅和歌琰连按了两下快门,再反手将门重新关上:“不知道,可能反射弧比较长,以为自己上哪儿来旅游了吧?”

  两个男人在门外龌龊地聊了几句有的没的,然后大笑着相携而去。

  歌琰这时转过头看向一言不发在观察四周的蒲斯沅,低声问:“你在这儿还能收得到信号和你的组员沟通么?”

  蒲斯沅:“通讯器的信号是在负三层的时候消失的。”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络。接下来,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鬼地方面对所有可能发生的一切。

  歌琰叹了口气:“你们的设备能不能更新维护一下?说起来是一个这么牛逼哄哄的组织,竟然通讯器都撑不过地下六层。”

  蒲斯沅扫了她一眼,冷冰冰地说:“要不请你来更新?”

  她连连摆手:“饶了我吧……不过,我倒是可以把你迷弟……就是南绍免费借给你用。”

  说到南绍,她这才想起来,当时在她下车跟着蒲斯沅前往咖啡店之前,她是特意叮嘱过南绍,让他全程跟着言锡他们的车见机行事的。这次因为她算计好了要和蒲斯沅一起行动,所以特意没有让南绍做她的技术支持,也没有戴和他之间的通讯器让他协助自己。

  而这个缺根筋的小子,也不知道在完全没有她的音讯也见不着她人的情况下,会不会等太久一着急做出什么傻事儿来。

  蒲斯沅这时仿佛像开了天眼一样,突然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他和言锡他们在一起。”

  歌琰听傻了:“啊?”

  他观察完了四周,耐心耗尽:“你的小搭档,被言锡他们发现了,现在在我们的车里。”

  歌琰一听,仿佛像听到了自己因为上班遇到急事没法去接的傻儿子被幼儿园老师带着照顾了一样,乐得眉开眼笑:“好呀好呀,就让他待着吧,他还能给他们讲讲段子逗乐。”

  此时被徐晟从自己的车里一路提溜到蒲斯沅他们车里、被迫坐在徐晟和童佳中间如坐针毡的南绍浑身泛起了一股恶寒:“……”

  眼见蒲斯沅没想再搭理她,歌琰又紧跟着追了一句:“那我们现在也联系不上他们,没法儿商量计划,该怎么说?”

火吻  蒲斯沅,歌琰

  歌琰回过头看了一眼蒲斯沅那张冻人的脸,“噗嗤”笑出了声:“对,不高兴姐姐天生就比别的女孩子高大,力气也大,他很勇敢,会保护你们的。”

  蒲斯沅原本静默不语地站在她的身后听着她说话,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目光微微动了动。

  她对这些女孩子们说话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特别自然的感情,更有点儿不易察觉的熟稔。

  就好像,她生来习惯于以一种姐姐的姿态,去引导比自己年纪小的孩子,并主动保护他们。

  这种特质,一般会出现在拥有亲生妹妹或者弟弟的人身上。

  歌琰接下来又和那些女孩子们聊了一会儿,并逐渐让她们信任自己后,才不徐不缓地说:“为了尽快把你们从这儿救出去,我希望你们可以尽可能多地告诉我和不高兴姐姐,你们在这个地方待了多久,期间发生了哪些事情,那些坏人们都做了些什么。”

  女孩子们彼此对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出了伊娃作为发言代表。

  伊娃说:“我们其实都是在不同的时间点进来的,我和海伦是昨天刚来的,然后雪梨她们几个是三天前来的,还有佐伊她们是一周前来的。”

  蒲斯沅这时也不动声色地在歌琰的身边半蹲了下来。

  他静静地注视着伊娃,低声开口道:“他们,那些坏人,是不是在刚把你们带来这里的时候,给你们每个人都拍过照片?”

  歌琰看了他一眼。

  为了照顾这些女孩们的心情,他特意避免使用了“蒙”和“骗”这种词,反而用了“带”。

  伊娃点了点头。

  蒲斯沅继续说道:“和你们一起来到这里的还有其他女孩子,但是她们中的一些后来又被带出去了。而有些比她们来得早的人,比如佐伊她们,却都还留在这儿。”

  伊娃:“是的。”

  歌琰这时和他凑近了一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他耳语道:“所以,她们遇到危险的时间点都是随机的。参考刚刚丹尼尔离开之前给我们俩照相,他们应该会先把女孩子们的照片发送给他们的客户。一旦客户挑中了自己想要的人,他们就会把那个被选中的女孩子带出去进行后续的工程。”

  他微微颔首。

  歌琰这时转过头,又问伊娃:“那些离开了这个房间的妹妹或者姐姐,后来有再回来过的吗?”

  伊娃咬了下牙,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一旦离开这个房间,也就意味着结局是凶多吉少的。

  没等歌琰再问别的,蒲斯沅忽然低声开口道:“歌琰。”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歌琰也条件反射地怔了一下。等她抬起眼,他已经起身走到了离女孩子们稍稍有些距离的地方。

  歌琰和伊娃她们打了声招呼,走到了他的身边:“有主意了?”

  昏暗的灯光中,他望着她,沉声开口道:“有个问题,我不太方便问,可能需要你来代劳。”

  歌琰:“什么?”

  蒲斯沅顿了一秒:“你问一下她们,是否有固定如厕和洗澡的时间段。”

  歌琰听完这句话,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显然这些女孩子们的行动是完全受限制的,除非丹尼尔那些人主动来将她们带走,不然她们就会一直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哪里也不能去,什么都不能做。

  可是,人都有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这个房间虽然潮湿阴暗,但地上并没有排泄物,女孩子们的身上也没有散发出太大的异味。如此推断,她们应该是有机会进行如厕洗澡的。毕竟,从那些人的角度出发,客户不会喜欢脏兮兮的“商品”。

  也因此,这将是他们逃离这间牢房唯一的突破口。

  “我去问。”歌琰利落地点了下头,刚想往回走,突然又顿了下步子,转过头看他。

  他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后文。

  “你现在知道了我的真名。”她抬了抬眼,“这位死神先生,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的真名?”

  蒲斯沅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有一瞬间,他差点又要被她给逗笑了——这个女人的脑回路真的很清奇,她每一次说的话、做的事,都会有点儿让他招架不住。就好比现在这样的时刻,她竟然会问出这样一个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问题。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所幸房间昏暗,她没有办法看清他此时脸上略与平常冰封般的神色不同的表情。过了半晌,他终于在一片安静之中低声开了口:“等你能走出这栋房子再说。”

  “又给我画大饼。”她听罢,笑着摆了摆手,“那我建议你先提前做好心理建设,应该很快。”

  -

  果然如蒲斯沅所料,歌琰询问过伊娃她们之后,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每天晚上八点整,牢房外的看守者都会将她们所有人带出来,押送她们去这一层最靠里的大浴室。

  她们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在这二十分钟里,她们要洗澡和如厕,多一分钟都不能在那里逗留。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