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总裁 > 用前夫的钱捧红他情敌[穿书]

用前夫的钱捧红他情敌[穿书]容烟-著

主角:林冉徐斯年
《用前夫的钱捧红他情敌[穿书]》是一本熬夜必看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林冉徐斯年,是由容烟创作的高口碑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林冉有个秘密,她爱豆徐斯年是梦里的一个虚拟幻象,她在梦里见证了爱..
状态:连载时间:2020-09-12 16:51:0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用前夫的钱捧红他情敌[穿书]》是一本熬夜必看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林冉徐斯年,是由容烟创作的高口碑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林冉有个秘密,她爱豆徐斯年是梦里的一个虚拟幻象,她在梦里见证了爱豆成长为娱乐圈顶流,又看他在排练室里崩溃大哭,最终选择自杀,一朝穿越,她这才知道,原来她的爱豆是某本古早霸总狗血文中的忧郁男二,被绿茶女主当做万年备胎,被霸总男主欺辱撤了资源。

《用前夫的钱捧红他情敌[穿书]》 林冉徐斯年小说精彩阅读

  在咖啡馆里,她和侦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侦探还感叹了一句:豪门恩怨真是多啊。

  林冉没搭茬,其实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估计是因为钱多吧。

  有了利益纷争之后,什么东西都没那么纯粹了。

  回家之后,林冉把u盘插到电脑上,只有一个文件夹,输入侦探说的密码之后很轻易就打开了,里面不止有照片,还有视频。

  视频里的两人在停车场尽情忘我的接吻,赵卓成的手在姜小鱼的腰间不断流连,姜小鱼被赵卓成压在车上,堪称活春宫的开篇。

  只是两人还有点儿分寸,没在停车场就来一场活春宫。

  直到上电梯,赵卓成还公主抱着姜小鱼。

  林冉把这些照片看了又看,啧了几声之后,挑了几张角度还不错的给赵卓成发到微信上。

  林冉:长得真好看。

  赵卓成:你跟踪我?

  林冉:你也配?

  林冉:不过,这算不算是你出轨实锤了?

  赵卓成:你真的以为凭借这些照片就能拿走所有财产?

  林冉:我不这样认为啊。/无奈我只是想恶心你。

  林冉:就像你在网站上恶心我一样。/鄙视

  没等赵卓成回骂她,她就把赵卓成的微信号给拉黑了。

  林冉找律师问过了,法律不保护婚姻,只保护财产,所以她们二人婚前的财产是各自的,而婚后的很多都是林冉自愿赠予,就算拿也只能拿一半回来,即便是在赵卓成背叛婚姻的情况下,他所分割到的财产都是不受损害的。

  而且打官司的这条路,漫漫无期。

  在涉及到巨额财产分割的情况下,双方律师都很强,一次又一次的上诉,分割,定义,新证据提交,繁复又冗杂,没有半年解决不了。

  林冉和林父商量的时候,林父只问她是怎么想的?

  林剑锋觉得林冉对赵卓成还留有余地,所以一直在等音信。

  而林冉想都没想就说:“我想离婚,但更想让赵卓成净身出户,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他起码把林家的钱还回来。”

  林剑锋望着她的眼睛许久,终于确定了她的意思,只说了一句:“让我来。”

  林剑锋在宁江的商界堪属传奇,林冉觉得林剑锋才是正儿八经的玛丽苏霸总男主。

  无权无势,凭着超高智商和超强颜值挣了巨款,迎娶了青梅竹马的谢芷汀,自此事业上的起起伏伏都不构成什么大障碍,身价一路飙升,成为了宁江商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超过了很多老牌公司,跻身上流社会,但从来不会逼着老婆去和那些富太太们交往,不抽烟不出轨,爱家爱老婆。

  当时望着林剑锋的脸,林冉脑子里只想了一句话:赵卓成你他妈死定了。

  初出茅庐的赵卓成就算有男主光环,那也打不过在商海浮沉多年的老狐狸。

  林冉现在做这些事儿也就是恶心恶心赵卓成。

  她生气,赵卓成也不能好过。

  林父在商界操纵的那些事情林冉也不懂,她在家闲的无聊就拿着电脑,开始学习饭圈的那些事儿。

  如何打榜,搬家是什么,站姐怎么当,超话需要多少管理层……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林冉感觉像在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

  她不断查资料,该充钱的时候就充钱,在网上还找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人,都是因为在某个一闪而过的片段里看到了徐斯年的脸,很想多看到他的作品,所以摸来了他的超话。

  超话在建立5天之后也只有20个粉丝,但她们的活跃度还挺高的,林冉就拉了个群,把有心应聘管理层的都拉进去,然后挑挑选选,最后选定了五个人,分工合作。

  林冉再三考虑之后,决定自己来做后援会会长以及站姐。

  但最关键的问题是,她们没找到徐斯年的微博账号。

  当时都已经晚上,林冉穿着睡衣,戴着一镜框眼镜,穿着拖鞋就去敲了林焰的房门,彼时的林焰正在房间打游戏,不甚耐烦的来开门,看到林冉那一刻呆了几秒,尔后嫌弃的皱起了眉,“林冉,你不是吧?”

  林冉:“???”

  “离个婚就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真疯了?”

  林冉:“……”

  前林冉喜欢戴隐形,但林冉更喜欢镜框,尤其每天盯着电脑,她就喜欢这种休闲舒适的打扮,不过为了弄后援会的事儿,她已经熬了好几天夜了,估计脸色也不好。

  她瞪了林焰一眼,“你管我。”

  “行。”林焰摇着头关门,“不管。”

  林冉一把抗住,“不是,我有事儿找你。”

  林焰用眼神示意,“嗯?”

  林冉想到徐斯年,谄媚的笑了下,“内个……你知道徐斯年的微博账号吗?”

  “比较官方的那种。”林冉飞速说:“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拜托你去问一下。”

  林焰:“……不知道!不去问!”

  林冉正想着用什么做诱惑比较好,电话就响了,她看了眼手机屏幕,来电显示是:妈。

  她想都不想的接起来,直接告状,“妈,林焰在家打游戏!还欺负我!”

用前夫的钱捧红他情敌[穿书]  林冉,徐斯年

  在家里待了快半个月,林冉和她们也没有最初的拘谨,对于从没享受过亲情的她来说,很快就能和他们打成一片,尤其是性格比较温柔的谢芷汀,所以跟她也能很自然的开玩笑。

  但没想到电话那头迟疑了两秒,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冉冉,你真回家了?”

  林冉的笑容僵在脸上,她又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呵呵,是赵卓成的妈。

  林冉迅速恢复正常状态,她不冷不热的回:“是呢。”

  “你有时间吗?”赵母说:“妈想和你见一面。”

  林冉:“……”

  不想见。

  但她还没来得及拒绝,赵母立马补充道:“冉冉不会拒绝我的吧?”

  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林冉哦了一声,在赵母爆发前赶紧道:“我记着这事儿呢,这不是很早就从家里出来了么?谁知道今天路上有点儿堵,我过会儿就到了,您等会呗。”

  语气痞里痞气的,赵母听着就不太舒服,但还是道:“我知道了,那你路上小心,慢点开车。”

  林冉在她说后半句的时候开口:“哎我去!这人会不会开车啊?红灯了还走!”

  电话里沉默了两秒,赵母强压着怒火,“出门没带司机吗?”

  林冉:“家里司机都派出去了,我只好亲自上阵。”

  林冉的车技不好,无论是原来的林冉还是现在的林冉,考驾照的时候跌跌撞撞,考完驾照基本不上路,毕竟出门都有司机,一旦开车就是马路杀手。

  林冉对自己非常有自知之明,所以她从来都是坐别人的车。

  今天过来也是司机送的她。

  赵母也知道林冉的开车技术,就没在电话里和她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了几句开车小心,她不着急,可以慢点儿。

  林冉连声应好。

  要不是因为能透过明净的玻璃窗看到她的面容,林冉都要当真了呢。

  赵母挂了电话就愤愤的骂了几句,看口型像是最好撞死你。

  林冉坐在那儿啧了一声,然后平静的玩手机,时不时抬起头瞟她一眼,尔后低头继续玩秒等到过了半小时,林冉才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补了个妆,往对面的茶馆走去。

  她今天穿的是很日常的衣服,张牙舞爪的宽松衬衫搭了一条黑色包臀短裙,又穿了五厘米的高跟鞋,显得腿又细又长又白,走在人群中气场全开。

  除了这一头略长的马尾。

  尽管林冉已经尽量把头发收敛了,但这一头长发扎起马尾来也很突兀,跟她的装扮格格不入,她走在路上就在思考要不要去弄一下头发。

  有的时候,不是头发长了就好看,挑一个合适的发型更重要。

  像姜小鱼那样儿的,黑长直比较符合气质。

  林冉就想去染个栗棕色,再烫个大波浪。

  成为渣女的第一步,就是大波浪。

  就这么想着,她已经走进了茶馆,来到了赵母的面前。

  赵母今天穿了一身很庄重的黑色,她留着及肩的卷发,气质温婉,笑起来还有个梨涡,尽管已经是奔六的人了,但完全看不出来,特别年轻。

  林冉看着她那张脸,内心os:这大概就是金钱的力量吧。

  刚上楼的时候,赵母还浑身散发着不悦的气息,但一见到林冉,立马换了个人似的,笑着拉过她的手,“冉冉,许久不见,你又漂亮了。”

  林冉略微有些尴尬,她把手从赵母的手里抽出来,不自然的笑了笑,“还行。”

  赵母的手悬在空中几秒,尔后又讪讪放下,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笑,“坐。”

  林冉和她相对而坐,赵母问:“喝什么?”

  “随意。”林冉无所谓地说,却在她要点的时候改口,“绿茶吧。”

  赵母脸色微变,却依旧抬手朝服务员说:“一杯绿茶。”

  “您找我有什么事?”林冉主动发问。

  赵母轻笑,佯装和蔼,“咱们两个就不说这么见外的话了吧……”

  “别。”林冉打断了她的话,“还是外人,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赵母:“……”

  “我不过是出了趟国,怎么回来你和卓成就闹成了这样?”赵母立马强转了话题,一脸惋惜,“任谁也看得出来你们两个感情好,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才要闹离婚啊?冉冉,你要是受了委屈就和妈说,妈替你做主。人们常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才能修得共枕眠,你们这一路走来也不容易,怎么说离婚就要离婚?”

  林冉捧起眼前的绿茶,轻轻吹了一下,还没沉下去的茶叶在水面上荡漾,她笑了下,眉眼冷淡,“这茶不错。”

  赵母一愣,空气突然安静,但纵横富人圈这么多年,赵母也不是善茬,又笑着说:“冉冉。”

  “嗯?”林冉淡漠抬眼,似笑非笑,“怎么了?”

  “林家在宁江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和卓成离婚这事儿可问过林总了?”赵母端起面前的茶盏,举手投足间风韵犹存,唇角微微勾起,“有时候,小孩子间任性任性也就罢了,可别真闹得满城风雨,咱们谁面子上都挂不住。”

  呀,这是拿林家来威胁她了?

  林冉眨了眨眼,“我都在家里住了快半个月了,您觉得呢?”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