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耽美 > 鬓成霜

鬓成霜残荷夜听雨-著

主角:颜思泊齐骞
鬓成霜小说是一本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是作者残荷夜听雨的最新小说作品,主角是颜思泊齐骞。主要讲述了:玄远年间,万里长风吹度嘉澜,外有夷狄同西齐连手进犯,玄甲营全军覆没,寒夜登高楼,相思两鬓如霜,一样花..
状态:连载时间:2020-09-01 09:18: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鬓成霜小说是一本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是作者残荷夜听雨的最新小说作品,主角是颜思泊齐骞。主要讲述了:玄远年间,万里长风吹度嘉澜,外有夷狄同西齐连手进犯,玄甲营全军覆没,寒夜登高楼,相思两鬓如霜,一样花开一千年,一笑望穿一千年,几回知君到人间。颜思泊和齐骞大概是个千载相逢如初见的故事?

《鬓成霜》 颜思泊齐骞小说精彩阅读

这似乎是一种疯狂的心态。他回忆说,今天早上,他发现齐骞对他的脸很熟悉,他似乎打算在暗杀过程中去看戏。

你和我似乎.

今天早上,在义勇大厅外面。

那你怀疑我了吗?

齐骞深思道:说脚也是艺术的勇气,下一次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在绿色的天空里穿着一套夜晚的衣服走出去。我佩服这种勇气。

似乎是一场雷声。

玉哥操了我?!哥哥,我伤到我的心了!

脚不必在意这个,脚是第一刀,缺乏准备也是.

似乎从来没有想到过,第一件事不仅失败了,而且还被那个被暗杀的人刺杀了,这样才能给人安慰。这是刺客现在做的事吗?还是暗杀的主题?

听到文齐骞指出阎锡波很直接的地方:你们刺客越来越多,回来了?这座庙是给你三百年的,恐怕一次也不会成功。

齐骞打断了殿下的话,谁也说不出话来:殿下是怎么认出这个人的?

颜思泊:清清听说过江湖四剑客和刺客在一起吗?

齐骞:我听说了一点。四个刺客是:兴桥铁锁严兆堆,便衣飞花天一,火树金银花红锦,彩屏烛光愿蓝和半径。

这四个剑客是:

一把剑直指雪地,水红又回到琼天亚,

兰劝玉叠南韵城,乱云满川霜晚飞,对吗?

阎锡波点点头说:没错。

似乎是旅行云的方法是由四个刺客的烛光阴影创造出来的。

  四大刺客各有所长,善于锤击斧砍的燕昭尘、喜一身白衣,花叶作飞刀的风流刺客攲天衣善于飞刀匕首、善于叉刺箭射红瑾枳、善于剑刺溢杀步法一绝祝兰桡。

  行云法似乎证明不了什么。

  颜思泊:“本殿见过你。你是惊鸿照影,影惊鸿的小弟子。你和北吟打过一架,他怎么会不知道你?”

  当然,方才通过静练向影惊鸿确认过了,过些日子便会来带走他这偷溜出来的小弟子。

  四大刺客与四大剑客成名已久,鲜有人知,这几位师出同门,皆出自影惊鸿门下。

  周、齐两大王朝形成对峙局面后,可修行者多在为朝廷效力,也有心中有江湖梦者入江湖,他们同寻常江湖客组成了一个江湖。

  影惊鸿便是其中之一,传闻此人对民间武学颇有造诣,不喜修者孤傲一剑,致力于将修者与民间武学的交融。

  众人皆知,颜思泊曾云游大周,具体游了何处?见了谁?做了什么?便不得而知。

  颜思泊曾见过影惊鸿,影惊鸿问他,汝有剑心否?

  剑心为何?

  剑与道为何?

  当时他刚满十五,同影惊鸿谈论中,何所似就在不远处与人对练,少年人怎肯在此论这日复一日的大道?

  他还是稳下心绪,一一回答:“有。”

  “吾心所想。”

  “剑道为一,相辅相成,皆在吾手,为吾所用,何来相为一说?”

  影惊鸿:“若有一日,剑道里多了一味刻骨,当如何?”

  颜思泊:“凿骨穿骨以去之。”

  影惊鸿:“这一问,不若日后你再来回答。你看老夫这小弟子的‘意’如何?”

  “锋芒毕露,人未动,意已动。”

  “是了。锋芒过剩,过刚易折。无论是修者或是侠客,皆重意。剑意、杀意、‘意’既是人所思所念。你现在的‘意’告诉老夫,你差一味。”

  ……

  他隐去了这段对话。

  许是当时已何所似为例,加之何所似的‘意’从为改变,他对他的‘意’记得很清楚。

  影惊鸿说,意难改,意难平。

  意啊……

  何所似,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刺客,迎来了数次暴击。

  齐骞嘴角上扬,不似往日晓风生暖:“既然足下的疑惑已经解开,那在下想问,这单任务的分布人是谁?”

  何所似:“恕不能直言,出卖雇主。”

  “行刺不是他目的,你其实很清楚这一点,虽破绽是多,但你的任务,其实仅是个小波折,大大方方的在临江仙发布任务,生怕我不知道……”

  颜思泊静观这一幕。

  飞花点翠扇轻挑起何所似的下巴,此时已入夜,月光照在齐骞一半脸上,另一半隐于夜中,笑中犹带寒霜意。他似乎撕开某种表面,为了寻求答案而开始显露出獠牙。

鬓成霜  颜思泊,齐骞

  齐骞:“那在下来猜猜好了。他是不是——万、曲、梁、尘。”

  万曲梁尘在临江仙发布任务,何所似接任务,万曲梁尘的目的其实只有霜雪台。

  行刺只是想说,时机成熟,他要开始动霜雪台了。

  何况这京都也没有别的事能让他再现京都。

  其实这是句废话,今个他说了很多废话,但都不重要。

  他想感叹一句,还真是心心念念霜雪台这坛陈酒。

1

  夏雨忽至,教人猝不及防。

  一小童随着母亲寻一避雨处,母亲在前寻地方,小童脚步忽止,好奇地盯着这一方华台。

  说是华台,那也是过去了。如今不过是断壁残垣、焦黑一片的废墟。好歹是华台,仍依稀可辨当年风光。

  小童盯的,便是那废墟里那块被烧了大半,历经烟熏火烧、岁月风尘、现今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回归大道的匾额。

  匾额是究竟写了些什么呢?为何娘亲一直都不愿意走得离这近些?

  小童不知,那匾额上原是——霜雪台。

  雨水沿着匾额边缘滴下。

  滴在颜思泊刚刚置下的书卷前。

  “麻烦岑相了。”

  岑相:“殿下这是折煞老臣了。若无事,老臣先行告退,殿下留步。”

  颜思泊:“北吟,送岑相。”

  站在阴影里的北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岑相身旁,幽寒面罩之下的声音同样幽森:“请。”

  岑相微怔,像是对于这位殿下的这名有些给人无端心悸之感的护卫惊了惊。

  一路无言。

  岑相登上小轿,那小轿转过几个弯,停在一个偏僻小胡同。

  轿夫已散,针叶可闻,北吟落在轿前。

  隔着轿帘,岑相问:“殿下近日如何?”

  北吟沉声回答:“殿下一切如常。”

  岑相又问了些事,无一不与颜思泊相关。

  末了,他留一句:“继续吧。这些本相自会禀告陛下。”他顿了顿“尚书省尚书令不日便会辞官归隐,届时交由你处理。”

  “是。”

  岑相不知,面罩下的年轻面庞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

  他很快回到颜思泊身边。

  颜思泊抬眼,视线重回书卷上,淡淡道:“梁远现在何处?”

  北吟恭敬道:“平侯宴邀梁远于临歧楼。”

  颜思泊:“那本殿也去一览紫罗金带。”言毕,他放下书卷,径直出门。

  不知怎的,北吟觉着殿下最后一句有些吃昧。

  人已走,那书卷一行小字毕现:

  大理寺卷宗——霜雪台。

  雨至风过,花夜凋零。

  齐骞望着万里碧空如洗,一种预感漫上心头。

  殿下最近似乎很安静……

  耳边少了个每日左一句“卿卿”右一句“卿卿”埋首读书时手边的清风茶,方才发现他已有些习惯他在身边。

  啧。

  他想靠近我以便更好的利用我?这才更好的发挥我的作用?

  这习惯不好。

  他缓缓起身,指尖拂过那堆积如小山的账册,眉头微蹙。他正欲开口:“亭——”

  “公子!殿下往临歧楼去了。”

  齐骞毫无波澜道:“嗯。”

  亭暮斗胆一问:“公子,殿下他……”

  齐骞转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亭暮直言心底疑问:“自公子与殿下议‘盛世’过后,虽说至今仍有试探,但总归算是同舟。而现下除了定量的情报消息提供,我们似乎并无……”

  齐骞翻看那把飞花点翠扇,温文儒雅道:“京都犹渊薮,他也可以另寻他人。机心当付路,皇情可羲。既择主,东君如何我便如何。再者言,我又并非他家内子,他去哪,与我何干?”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