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修仙 > [综武侠]逍遥自在

[综武侠]逍遥自在是杷杷丫-著

主角:林蓝
《[综武侠]逍遥自在》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林蓝是小说的人物,由是杷杷丫倾心创作,《[综武侠]逍遥自在》全文简介:赶车人咦了一声,那被围攻的汉子竟是他午时遇见的那一家三口,当时那位夫人坐在车厢中,哄着..
状态:连载时间:2020-08-21 08:17: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综武侠]逍遥自在》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林蓝是小说的人物,由是杷杷丫倾心创作,《[综武侠]逍遥自在》全文简介:赶车人咦了一声,那被围攻的汉子竟是他午时遇见的那一家三口,当时那位夫人坐在车厢中,哄着孩儿,撩开帘子与这汉子讲话,瞧见他一人赶路,还曾关切几句,他当时看那汉子形貌粗犷,身负不弱的武功,一家三口上路显是没什么危险,谁料得再见面时这三人却都身陷险境之中。

《[综武侠]逍遥自在》 林蓝小说精彩阅读

  王小公子不敢与他对视,撇过头去,阿萝却不管他们,径直跑向了段正淳。

  不用问也知道她此行目的所在了。

  一时间,在场众人都是五味杂陈。

  邓老大愁眉苦脸,王小公子黯然神伤,段正淳头大如斗。

  只有阿萝姑娘欢欣鼓舞。

  虽说邓老大几人不乐见这姑娘来此,但倒是歪打正着,成功劝走了段正淳,解了主母之困。

  段正淳勉强在苏州待了几日,进展半点没有,麻烦倒多不少,实在被缠得没有办法,幸而汪帮主一封信来,邀他北上洛阳相见。

  他便立即整装上路,前往洛阳丐帮总舵。

  那信上还说,林蓝年节时还在真定府,但过了元宵,萧家夫妻返回大辽,林蓝也随之离开,就是秦家人也不知晓她去处。

  段正淳忧心她如跟着回辽国去,那可真是从此天各一方,再难相见。

  五人赶到洛阳时,已过了二月中旬。

  上回夜访丐帮总舵,恰逢丐帮内乱,内外守卫形同虚设,此次却是大不相同。

  几人暗自咋舌,若换成如今这样防卫,除非是一路杀进去,要打着浑水摸鱼的主意,那可真是痴心妄想。

  一路由人接引到聚义堂,汪剑通正在里间等候。

  这几月,丐帮之中也算是发生了惊天巨变。

  云州方府,金舵主被害,他倒是死得轻巧,那后续处理,却着实不是易事。

  彼时汪剑通还要带人前往姑苏慕容氏,只能命徐长老自觉约束一众弟子回去总舵领罪。

  他本是帮内前任长老,德高望重,只因私心权欲太盛,受了金舵主引诱,险些逼死马副帮主,金舵主已死,罪过两消,他却难辞其咎。

  此次回帮,陈情过后,自是威信尽扫。

  徐长老也知自己素有贪权的毛病,但大家都愿意给他几分薄面,是以不觉不妥,这次却被个小人抓住弱点算计,以致颜面尽失、晚节不保,着实是吃够了教训。

除了他,陈长老也受到了惩罚,但是由于马副师父的保证,他仍然保留着老人的名字,而吴长老则愿意因为他制造麻烦的冲动而受到三十鞭的惩罚。

相反,在所有的人中,白镜惩罚是最重的。

他是一名执法者,可以说在黑帮中处于孤立的地位。

作为一名执法者,他虽然不是右派和副主子的对手,但他自然也是一位威严的人,但他是一个无耻的、贪欲的伪君子。如果林蓝没有试过他的本性,即使王建通也不会知道这一点。

热爱美是人的天性,但如果我们能在道德上背叛美,那就太过分了,更不可能以执法长辈的身份坐在执法长辈的位置上。

白世经自己也很清楚,所以他一直很小心,但最后他还是被林蓝无意中的算计困住了。

还不得不说刀头上的颜色字,石榴裙下的生活无法逃脱,真是一句明智之言。

当他被审判时,他有意识地掏出一个口袋,要求他减为八袋弟子。将来,他失去了长辈的地位。

至于谢师傅,他的手下管理松散,对人不清楚,这一次他要求辞去舵手的职务。

第二位舵手绝望地想爬上去,他选择拉着脖子自杀。

按照乞丐帮的规矩,这个团伙的弟子犯了一个不能原谅的大错误,如果他们不自杀,就得先把他们赶出去,然后再处理。

他联合金舵主人欺骗上下,截取一般舵和西夏传信,阻碍双方沟通,但也隐瞒了舵事故的消息,延误了救援机会,几乎直接杀死了帮手,这种犯罪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然而,他一直渴望达到一个高位,不想离开乞丐帮直到他死,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拔出刀,擦拭他的脖子。死亡也是乞丐团伙的弟子。

除了这些重要的职位之外,还有许多普通的弟子被收买了,直到他们被捕,甚至不知道他们在为谁工作,就像那个瘦弱的弟子一样。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王建通一直忙于这件事,没有精力去处理其他事情。

混乱也帮助他清除了黑帮内部的一些势力,虽然有很多损失,但也借此机会消除了许多隐患。

可惜的是,老希的死。

老习说,他死在西夏人手中,追查到消息来源,或者是因为他在黑帮中的行踪泄露。

陈长祥急忙赶到西夏去找人,王建通和宋长辈没有找到,但发现了希老者的身体。

挂在原来的西夏舵上,日复一日地被风雨夹住。

  两人带着一队弟子,盘桓数日,才寻摸到时机,拼着重伤,强夺了尸体,带回丐帮。

  这也是马大元力保陈长老的原因之一。

  他自己治下不严,受人陷害,无论如何都不能怨天尤人,但因他没能及时识破背后阴谋,以致差点害死汪帮主,却是全仰赖奚长老舍身相护,才保住帮主一命。

  于他自己而言,对奚长老之死,实在是背负了莫大的责任与愧疚。

  陈长老能不顾安危去抢回奚长老的尸体,便算是大功一件。

  此次金舵主的反叛,实在是对丐帮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不但多位长老被牵连,大智大义两个分舵更是受害颇深,更别提死得一个不剩的西夏分舵了。

  是以如今段正淳几人重到聚义堂,只见到马副帮主和宋陈吴项四位长老,还有汪剑通回来后召集的剩余仁礼信勇四舵舵主。

  见他五人进来,汪剑通才从桌案旁直起身来,面上还带着疲惫之色,抛给他一封信:“打开看看吧。”

  段正淳稳稳接住展开。

  写信的却是秦府的少爷,萧夫人那位大哥。

  他信中说,已问过妹子妹夫,林姑娘并没回去辽国,三人早在边陲小城分别,再多的却也不知了。

  段正淳不住思量:“她说向北行,既然不是真定也非辽国,那……”

  汪剑通捋了把胡须:“我猜,林姑娘或许是去了西夏。”

[综武侠]逍遥自在  林蓝

  段正淳一怔:“何出此言?”

  按信中所写,人确实可能在西夏,但汪帮主何以如此笃定?

  汪剑通轻咳两声:“其实若非秦公子这封信,我一时还想不起,参合庄时,林姑娘曾同我打听那位西夏高手情况,看似颇有兴趣。我想着,若一时找不到慕容博,她很可能会北上西夏寻那高手切磋。”

  单从林蓝那日出手就可看出,她非但手上功夫极好,而且下手极为老练。

  论其临敌经验,怕是没有千次也有百场。

  这样的人,听到有位少见的高手,难道能不动心?

  汪剑通与林蓝相处虽不多,对她分析倒是有几分准头。

  至少,当时李秋水对林蓝的吸引力,必然远远胜过了段正淳。

  便叫段正淳此刻想来,都觉汪剑通所说大有可能。

  只是西夏也非弹丸之地,茫茫人海,要寻一个人出来,仍旧千难万难。

  知他所扰,汪剑通仗义道:“段王爷不必忧心,我正要重建西夏分舵,恰好可以顺便打听林姑娘行踪,只是还需要些时间,一旦有了消息,定会告知与你。”

  段正淳立即站起躬身道谢。

  有汪帮主这一承诺,总归是多了几分把握。

  汪剑通将他扶起,叹道:“其实,我请段王爷来,也是另有思量的。”

  段正淳不解。

  汪剑通苦笑:“自苏州一别,咱们大伙分头离去,洛阳与郑州相近,我同玄慈大师一道折返。谁料不过几日,就听闻玄慈大师已在寺中受戒,我去拜见,他却闭门不出,再一打听,得知他竟要在受完训诫后请逐出寺,从此不再是少林弟子……”

  玄慈本是内定的下一任方丈,骤然有此念,如何不惊人?

  汪剑通询问缘由,玄慈也未答,直到段正淳来信,他却想到那日玄慈特特说要请段正淳与林蓝二人前往大会,或许这两人知道些隐情。

  听他这番话,段正淳与四位家臣互相对视,彼此均是讶异,而后又变为了然。

  玄慈大师不愧为少林高僧,着实品质高洁,佛性深厚。

  汪剑通观他几人神色就已明白:“段王爷果真知晓,可否透露一二?”

  此事说来亦同林蓝脱不开干系。

  她曾在少林数次拷问玄慈大师,每每必问至大师沉默无言才停止。

  这却非是她性情刻薄如此,而是故意为之。

  若按细究,佛门有“五戒十善”,玄慈并未触犯一条。

  但因林蓝巧辩,将方大雄之死施加于玄慈之身,他便如犯了一大杀戒,更遑论此后慕容博每一为恶,只要想到一切罪过皆因他一时不察而起,他身上罪责便一日重过一日,心内愧疚也越积越深。

  越是精研佛法,越是无法自拔。

  时至今日,已再难解脱。

  此即为诛心之律。

  对付玄慈,最为有效。

  若换作汪剑通等人,是万万不会受这样干扰的,对付他们,倒不如直接动手来得干脆。

  是以听完段正淳一番叙述,汪剑通也只在心中感慨。

  当作玄慈对雁门关之事郁结在心,经过种种事端,才有此决断。

  他与对方多年知交,此时是不想赶去少林见好友受难,却又好心安慰段正淳道:“若有这般情由,林姑娘或许也会前往少林,段王爷倒是可以宽心些许。”

  段正淳却无他这般信心。

  恰在此时,外间弟子来报,有一封从少林来的信,说是大理一位姓段的公子送来。

  汪剑通看向段正淳,打趣道:“姓段的公子,不知与段王爷有没有关系。”

  他拆开信,里边夹了两张纸。

  一封是自呈名姓,拜会他这位帮主的,另一封却是请他转交给段正淳的。

  他草草扫过一遍,原来这人是段正淳的嫡亲兄长,怪道也说是大理段氏。

  只是这信上内容,对段正淳来说,恐怕并非什么好消息。

  段正淳从他神色猜出端倪,接过信来瞧了瞧,而后摇头道:“看来汪帮主却是猜错了,人并没在少林。”

  信是他兄长段正明所写,大概是不知他行踪,又曾听说他要往洛阳丐帮寻汪帮主,是以将信寄到此处来,总归也不是什么机密要闻。

  汪剑通犹豫劝道:“还有不少时日,不如再等等。”

  段正淳绝非什么痴男怨女,虽然难免沮丧,但这结果也是早有预料,却说更令他惊讶的,反而是兄长竟真为他的琐事离开了大理,前往少林。

  此时当着汪帮主面,也不便扫兴,仍笑道:“既然如此,段某就在此叨扰了,还望汪帮主毋怪。”

  见他能想开,汪剑通替他高兴:“不怪不怪,你且在洛阳痛痛快快玩上几日,四方消息,我都让兄弟替你盯着。”

  两人心中都有烦忧,凑巧碰到一起,就同在洛阳待了数日。

  然而直到二月末,西夏那边还没消息,少林周边也没见着人影。

  玄慈受戒时日亦是快要走到尽头。

  段正明远在大理,也曾听说过玄慈大师的声名,如今才是头一次见到,却是这样情景。

  远远瞧着人孤身念经,念完经又去挑水,而后还要劈柴,就是生火做饭也都要亲力亲为。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