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修仙 > 飞升时被天道打下来

飞升时被天道打下来拭默-著

主角:裴明砚
《飞升时被天道打下来》是拭默的经典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飞升时被天道打下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裴明砚。精彩章节阅览:裴明砚穿成烂尾小说男二后,一心修炼只求飞升,却被天道一次又一次踹了下来,无奈他投..
状态:连载时间:2020-08-21 10:05: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飞升时被天道打下来》是拭默的经典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飞升时被天道打下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裴明砚。精彩章节阅览:裴明砚穿成烂尾小说男二后,一心修炼只求飞升,却被天道一次又一次踹了下来,无奈他投身反派麾下,开始咸鱼生活,可反派小弟们一个个嫌弃他嫌弃得不得了,天天让他出任务,裴明砚:我真的只是想偷个闲而已,为什么这么难。

《飞升时被天道打下来》 裴明砚小说精彩阅读

  等人离开后,裴明砚抖了自己一身鸡皮疙瘩,笑容也逐渐消失。

  梅家线人?怎么可能。

  原书里时候,梅家家主,也就是他老爹,宠他就宠得要星星不给月亮。

  他穿过来正好赶上梅山雪出生,可说是除了胎儿时期,他老爹做的事情一件没瞒他。

  要不是他扯着自己老早就要飞升做幌子,现在他早是梅家正儿八经的主事人,也是历来最年轻的家主了。

  梅家大小信息,就没他不知道的,表面上事情还是他老爹处理,实际上不少事情都是他暗中操作的。

  梅家有几个线人他还能不清楚么。所以,究竟是谁要冒充梅家,骗他出去。

  他眨了一下眼,抬头看天,心道:要真是你,我们可就真没完了。

  他呼出一口浊气,全当无事发生。作为表扬,又给“群演”小崽子们撒了食,随后窝树上补眠去了。

  这一觉就睡到晚上。

  天灰蒙蒙的,看样子要下雨了。

  小空抱着伞冲进来,“算命的!不好了!”

  裴明砚躺树上看小空冲进屋子找人,见没人后又围着湖边跑了圈。

  最后,小空撇着嘴,一脸嫌弃地把目光看向唯一还能藏人的地方——鹅圈。

  裴明砚给鸡鸭鹅都搭了窝,但大白鹅太凶了,会啄小鸡仔和小鸭子,所以大白鹅有个单独的窝,牛棚似的,又没那么高。

  见小空要进圈找他了,裴明砚纳了闷:他演的这么成功接地气?都能和鹅共眠了吗?

  “咳咳……”裴明砚咳嗽两声提醒他,又打了个哈欠,“小空啊,你怎么来了?”说着一看他抱着的伞,“给我送伞?你怎么知道我这没伞的。”

  “你怎么跑树上去了!快下来,出大事了!”小空急吼吼转身朝他说,看那样子,甚至想把伞直接往他脑袋上扔。

  裴明砚又打了个哈欠,“怎么了?天塌下来了?”

  “院主醒了!”

  “哦。”裴明砚从树上跳下,整了整衣服,“然后呢?”

  小空把伞塞给裴明砚,“所以你拿着伞快跑吧!”

  “哈?……”裴明砚摸不着头脑。

  小空没回答,拽着他就往外跑,边跑边说:“后山那边有条小路,出去就能遇见鸣海兽。鸣海兽只认院主的亲令,玉佩还有没有用我不清楚。但鸣海兽给我送过礼物,就是这把伞,你拿着伞去,让他带你离开!”

  裴明砚停下脚步,拨开小空拽他手臂的手,“等一下,为什么院主醒了我要跑啊?”

  小空生气地说:“你上主峰为什么不和我说!”

  “额……”裴明砚转移话题,“这不是重点,你先说我为什么要跑。”

  小空叹气,说:“我一天没见院主,刚才过去时候,只知道院里突然多了个副院主,地位等同院主。院主身体一直不好,平时几乎不管事,所以我们这就和换院主一样了。”

  “等等等,等一下!”裴明砚打断小空的伤感,“你们院主亲自说的?”

  小空吸了吸鼻子,“院主拉着我的手亲自介绍的,说,‘小空啊,以后他就是书院的副院主了,平时我不在,你要听他的话。’什么叫他不在嘛?!我问溏姑,溏姑说院主身体不好,让副院主代劳事务。”

  “额……”你不觉得你们院主这行为有点草率吗?

  裴明砚对这院主的精神暗示能力,哦,不,应该说洗.脑能力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被暗示的人,这是连基本的怀疑都不会有了。

  他错了,这院主哪还是好人啊,就是养了一堆傀儡似的工具人,名义上让这群人活下来,实际上,这群人失去大部分自我了都,这哪还能算活着。

  “嗯……所以我为什么要跑?”裴明砚问。

  小空一脸“你是傻子吗”的模样,“都说了你是骗子,就不要骗到院主头上去嘛,还给院主治什么病,这下把自己搭进去了吧!”

  “诶,那个,谁说我是骗子了,梅家命数那是有真才实学的,骂我没问题,我的确技术不好,可我确实稳固了院主的病情啊。”

  小空一脸你就编吧的样子,“那副院主都说了,你给院主弄的符咒,确实有用,但依赖性很强,你就是想控制院主!居心不良!”

  “…………”裴明砚一时竟然无言以对。这不是一次性治好,那肯定后续还得治疗啊,吃药都还得讲疗程呢。

  “所以,你们院主信了?”

  小空摇头,“我不知道,院主没说话,渔叔也没出声,我不知道他们信了没信。但他们没反驳,应该是信了吧?反正不管信没信,那副院主都叫人来抓你去审问了。”

裴明砚点点头。我想我可以面对面。

小空气打了他一会儿。你不明白你说了这么多!姑姑不保护你,叔叔钓鱼沉默,医院老板沉默,只有庞关和药品管理人员还能说话,毒品管理被你得罪,庞关支持副老板,你还有一个屁对抗的机会!

但我错了。你的主人不是个好人吗?他能看着我这样被委屈吗?裴明砚说。

飞机坠毁了一会儿。医院的主人是个好人。但是.

裴明砚拍了拍那个空肩膀,让他向前看。不,但不,不。

小天抬头望去,余大叔站在一英尺远的地方,等着他们。

松武书院

庞原恭敬地跪在白人面前。师父,你到底要怎么回去?

白人身上缠着白纱,跪着拾起庞园。裴明砚是美甲家族的叛徒。我来到学院,被处死。

但是.庞原想说,停下来,那你就陷入困境了。

千水,哦,不,水长恨整个衣领,我听说文永山学院只接受绝望的人,所以我得到了一个虚假的身份。

徐太崇拜梅了,庞原没有再问任何问题,只说:不容易处决裴明砚。

为什么?

虽然我们不知道原因,但我们离开了几天,我们听医院老板把玉石搬到北明的砚上。庞原见到他时,他困惑地解释道:如果你看到医院主人的象征,如果你亲自去见主人,一般人都不会对他做任何事。

即使我是医院的副院长,我也不能碰他?

庞原想了很久,院子里的规矩,持有东西的人,非业主的级别不能违抗。医院的副院长……如果你属于医院院长的级别,你也应该能这样做,他说。

水讨厌沉默

他有自己的计划,庞原不清楚,还不知道吗?

他不是大是小,庞原错了,他可以利用它,他不否认,如果他将来暴露了,他也会是副主人,庞原就会知道怎么处置他。

但是裴明砚,这是一种太多的方式来阻拦。

  他是唯二能救治院主之人,唯二与唯一,中间差距大得多了。

  这院主处事圆滑,给裴明砚信物,给他封副院主。

  他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若非裴明砚稳固魂体在前,他即便能安抚魂识,也决计无法救治院主。

  可现在院主魂体已稳,裴明砚的存在,就是他最大的阻碍。

  水长恨沉思许久,说:“你将裴明砚之事详细说与我听。”

飞升时被天道打下来  裴明砚

  庞园点头,细细讲述裴明砚进书院后的所有事情。

  .

  渔叔和裴明砚一前一后走在前往主峰路上。

  裴明砚心道:“我可真是自觉的犯人,都不带上枷锁就自个跟着走了。”

  他走得慢,渔叔也不催他。

  裴明砚盯着渔叔挺直的背影,寻思着自己该给渔叔刷点愧疚值,“渔叔,我们这分开只是五个时辰,不是五百年吧?怎么上午我还是您心疼的小辈,这一觉睡醒就成阶下囚了喂。”

  渔叔一听他出声就加快步伐。

  裴明砚眨巴几下眼睛,粗粗喘几口气,拄着膝盖低头哼哧哼哧呼吸着,“我不行了,我必须歇一会,我这肉.体凡胎的,可经不住一天几趟的瞎折腾。”

  渔叔停下脚步,站原地等他。

  裴明砚坐石头上歇息,他很明白,院主的态度就是渔叔的态度,看这情况,这院主好像没那么想让他死。

  “我真没什么居心不良,我又不是神丹妙药,给你们院主吸一口他就好了,什么病不都得慢慢治疗嘛,我怎么就突然成心怀不轨想控制院主的坏人了?”

  渔叔沉默一会,说:“有什么疑问,你自己去向副院主说清楚。”他停了一下,又说:“院主将书院事宜一并交给千……水长恨了。”

  裴明砚一怔,渔叔这话的提醒意味太浓了,简直就是告诉他——说不赢那副院主,你就没救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还真没什么可怕的。

  他一抚额头,偷瞟一眼渔叔,喃喃着:“那小空还去搬什么救兵啊,这除了院主,谁来不都没用了?我还是觉得就是院主想要我死。”

  渔叔皱起眉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开口。

  看这样子,这是有难言之隐了。

  试探得到结果,裴明砚也不再说,从石头上起身,“走走走,我休息够了,对质去。”

  .

  主峰上,空旷的场地被巨大的湖泊所占领,原先唯一的亭子立刻成了小巧一只的装饰物,矗立在湖泊边缘处,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委屈。

  溏姑与药管事于亭子匾额下一左一右站着,宛若亭中之人的守护神。

  亭子帘幕垂落,看不清院中之人的样子。

  湖面之上,有一通天阶梯,沿湖泊一边而上,直达湖泊另一边。阶梯消失之处,云雾缭绕,隐约有一高台。

  水台高悬,亭子静立。

  就挺像他坐过山车俯瞰下边风景似的,这水台就是过山车,那院主的凉亭是风景。

  溏姑他们要看高台情况都只能仰视,这tm就是——空降顶级上司啊。

  看这模样,还是这院主默许的。

  怪异,真怪异。哪个院主会莫名其妙一来就给人封个副院主,还让对方住的比他还高,他只能住人脚底下的?

  这么一想,他发现自己被戳个印,送个信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他觉得有必要去和那院主聊聊天,至少了解下他的想法。

  问问他是不是被挟持了,要是被挟持了就眨眨眼。

  渔叔走在他身后,虚虚推着他。

  现下天色已晚,月牙高挂,群星如幕。

  早上见到的白衣人坐在高台上那玉质的太师椅上,怀抱琵琶,脸上遮了块白纱挡住他的容貌,宛如不能见人的蒙面侠。

  庞管事站他身后,骑士似的,像他坚强的后盾。

  “蒙面侠”放下琵琶,朝他走来,在他身前半米处停下,抬眼看他:“裴明砚,你可知罪?”

  裴明砚凝视着对方的双眼,突然一把捂住自己眼睛,“啊,这眼睛一定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长鸡眼了,好疼啊。”

  “蒙面侠”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气得咬紧牙根。可他没发作,只呼出几口浊气,颇有几分我不与你一般见识的意味,软声问:“你进书院到底有何目的?”

  裴明砚揉了好一会眼,好似才反应过来一样,围着白衣人转了两圈,打量他的正脸,歪头问:“抱歉,我想问句,你谁啊?”

  不等对方回答,裴明砚又探出脑袋往高台下一看,说:“渔叔,你们这工作效率,不是,你们这盖房子速度挺快哈,一下午就整出一个唱戏用的高台了,还真不错,改明儿能不能给我修修我那房子啊!我不用这么高,怕摔断腿,整个四五丈高就够了。”

  渔叔:“……”

  裴明砚窜到白衣“蒙面侠”身旁,一把揽住他肩膀,“你是新来的唱曲儿的?给我也唱一出呗,嗯,就唱个‘笑里藏刀’吧。”

  水长恨满脸的嫌弃隔着白纱都挡不住,他试图推开裴明砚的手,却发现对方的手指紧紧扣在他肩膀上,纹丝不动。

  裴明砚故作沉思,“嗯,你一个人唱不了笑里藏刀,是我为难你了。”说着手一放,退后几步,“说吧,找我来到底什么事。”

  庞园率先出声:“放肆!你可知你在和谁说话。”

  裴明砚拿出玉佩在指尖把玩,一瞥庞园,说:“总不至于是和梅大少在说吧。”

  水长恨一怔。

  庞园无言。

  “庞管事,鉴于您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诚挚地建议您,找药管事看看这。”裴明砚拍拍庞园的肩膀,又一指自己脑袋,“您这记性可真差,上午这白衣蒙面侠不还自我介绍过,说他叫什么千水。既然名千水,那我可不就在和千水说话了。”

  庞园忍着想暴打对方的念头,斥责道:“是渔叔没和你说清楚?你还不知道你现在是罪人?”

  裴明砚扫了一眼渔叔,满脸莫名其妙,“说什么啊?什么罪人?我不就是想假冒一下梅大少嘛,也罪不至死啊,况且您不是也没同意嘛。”裴明砚纳闷地看着庞园,“你都是管事了,还把个玩笑当真,幼不幼稚啊!”

  庞园有点理解这裴明砚为何在书院不招人待见了,这嘴巴说话一点不饶人,说起歪理来一套一套的,“假冒梅大少是什么罪行,你当梅氏一族干什么吃的?”

  裴明砚用恰到好处的声音嘟囔道:“还能干什么吃的,不就算命么。”

  他清了清嗓,一本正经道歉,“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梅大少和梅家的拥护者,我要知道,我绝对不乱说。”

  说者有意无意不知道,听者是有心了。

  高台下的溏姑,不由自主将目光看向庞园,若有所思。

  水长恨终于察觉到话题跑偏,咳嗽了两声,低语道:“治疗院主一事,你要如何解释?”

  问问题就问问题,这么小声是生怕别人听见吗?

  裴明砚腹诽道。

  “什么什么事,不就是院主病了,医术治不了,恰好我是梅家人,学的正儿八经的正统梅氏命术,对院主这情况正好有用,还要什么解释?”

  裴明砚反问他,“你呢?你谁啊,早上我记得你还嚷嚷着自己是孤儿……怎么突然就”他一指周围,“突然就住的比院主还高了?看这模样,我还以为你才是院主嘞。而且大家都认识,你整个面纱遮着怎么回事?不能见人吗?”

  “不能见人”的水长恨给庞园使了个眼色。

  庞园配合道:“水长恨现今乃书院副院主。”他看了一眼被裴明砚挂食指上提溜着玩的玉佩,“哪怕你有院主信物,此时也得听副院主的话。”

  裴明砚感慨万分地“哦”了一声,吐槽道:“感情我拿个宝贝,连个使用机会都没就作废了。”

  水长恨不仅没有怒容,似乎还被他逗乐了,笑着说,“我初来乍到,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只是,你既有院主信物,想来以前也备受院主亲睐,既如此,又何必恩将仇报,对院主不利?”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