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耽美 > 月无弦著作小说《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最新章节目录

月无弦著作小说《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最新章节目录

2020-07-18 10:33:00 作者:月无弦 

《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是月无弦的经典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齐昭李璆然。精彩章节阅览:齐昭本是个家境殷实、衣食无忧的富二代,也没什么不良爱好,就是沉迷个..

《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 小说介绍

《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是月无弦的经典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齐昭李璆然。精彩章节阅览:齐昭本是个家境殷实、衣食无忧的富二代,也没什么不良爱好,就是沉迷个动漫,当一朵与世无争的富宅,直到他买了本漫画,还天杀的居然是本古耽漫画本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齐昭拜读了这本大作,结果越看越上头,一觉醒来,他竟好死不死地穿越进了漫画里,成了被虐的那个悲情男主。

月无弦著作小说《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最新章节目录

鼓励你赚钱。系统突然播放了一首快乐的背景音乐:年轻的骑士加油!赢得一等奖后,你可以在情节结束时用同等的物品换取一个愿望!任何愿望都可以!

太乱了。赵琪颤抖着,把一块薯片塞进嘴里,心里想了想,始终抚摸着它,突然意识到他刚才说的话有一个漏洞。

系统说:剧透者是可耻的。但是如果他把它写进漫画里,他就会知道整本书的情节,没有必要去阻止它。

然而,排名或刚才的整个系统显然不是原来的情节,现在也被算作戏剧的渗透,所以剧情结尾这个系统术语肯定不是漫画的原版情节,而是指他现在面对的未来会发生什么。。

那么,我的未来,制度已经知道了吗?赵琦皱起眉头又想了一遍,不应该是这样的。在他反复死去之前,系统会发出警告,让他珍惜生命,不要太傲慢。如果他的未来,或者结局,都写好了,这个系统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了。

仅仅想一想,这个系统就给出了官方的答案:年轻人,这个系统看不到你的未来,情节的结局是由你自己控制的。

赵琪急忙坐了下来:这样,我就可以控制方向,改写未来,甚至是。

他脸颊通红,说:我能改变李锡然吗?

系统提示,祝贺你的成就:驴子的脑壳终于开悟了!

齐昭登高兴地跳了起来:那么,如果我成为第一,我能许下什么愿望吗?

是的

I.I.齐昭说着,突然挠了挠后脑勺,露出了一丝尴尬的微笑:那么我能不能在情节的最后。带李锡然回到现实世界吗?

系统突然滴水,当它打开时,声音似乎要低得多:不,这个字符不属于交换道具。

齐昭星失望了,只想看看马车又去了哪里,可是马车突然嘎嘎地停了下来,千里之众惊慌失措地拉开窗帘,低声说:儿子,待在马车里。你得离开一会儿。然后他放下窗帘跑掉了,很快就消失了。

齐昭惊慌地下了马,茫然地环顾四周。我发现这是一片荒地,不见踪影,往前走的是一片山林。有一匹马拴在森林外的大树上,他正悠闲地低头吃草。

这是怎么回事。他感到困惑,但又莫名其妙地焦虑。作为一个影子守卫,一千人不应该擅自离开。让他这么匆忙走肯定只有一个理由。

系统,给我推荐一件武器。赵琪吞咽了口水,踮着脚尖走进了山林深处。树林稀疏而密密,他们越往里面看,他们就越恐慌。再加上不时有几只黑色的马非鱼飞出来,更让人毛骨悚然。

此时,系统还推出了推荐的道具:蜡烛、链子、鞭子和。

三千鞭

齐昭昌叹了口气,嘴角抽动着标准恶棍发黑的微笑:制度,如果你不能实现这个愿望,我就改变它。我他妈的要把你的老贱人撕了,他比一个失败者还多!

当富少穿成暴君的朱砂痣  齐昭,李璆然

  然而骂归骂,人在穿书中,不得不低头。齐昭到底买了串三千响的挂鞭,敦实得跟个□□包似的。

  这时,拴在林子外的马儿忽然打了个响鼻,跟他瞅个对眼。齐昭稍一犹豫,解下马绳,把鞭炮放在马背上,牵着一并入了林子。

  随着越走越深,他渐渐迷失了方向,只得攥紧缰绳与马儿相依为命。然而很快他便发现,这马走走停停,不断在地上嗅着什么,然后抬起头带着他往某个方向走。

  “莫非你……是李璆然的坐骑?”齐昭欣喜,摸了摸马脑袋夸了两句乖孩子。余光忽然睨到马屁股上有块黑色的烙印,不禁感慨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挨鞭子不说,还要烫屁股!

  正寻思着,马儿忽然刨了刨蹄子,急促地低鸣一声,眼睛炯炯地望向前方。齐昭顺着它的视线踮脚看了过去,脚下忽然咯吱一声踩到一物,低头一看,原是支断掉的箭矢。

  他随手拾起,箭矢从中折断,没了尖头,只剩下白色的尾羽。再仔细一看,那上头竟沾了血迹,且还没有凝固。

  他心里咯噔一声,牵紧了缰绳向前跑去。结果没跑几步,耳边忽然袭来一阵风啸,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挡住了他的视线。

  齐昭侧首,看向张开双臂向他扑来的那个人。他今天没有束发箍,仅系了根发带,潦草地将发丝敛起。几日不见,好像显得很是落魄,衣着也不甚整洁。

  有失身份啊,肃亲王。

  “李……”齐昭刚喊出一个字,李璆然突然砸了下来,抱紧他就地一滚,落进了大树后头的草丛里。

  齐昭摔得头昏眼花,张开手去抱李璆然,却摸到满手濡湿。

  模糊的视线逐渐聚集对焦,他看见李璆然的后肩上并排插着三支箭矢,已然穿透了肩骨。

  齐昭被压得很严实,李璆然一手垫在他的后脑勺上,一手环着他的腰,趴着纹丝不动,侧脸蹭在他的勃颈上,温热。

  他有点上不来气,手张在半空中不知所措。直到李璆然沉声道:“别站起来。”然后撑地一滚,蹲在树后屏息凝神。

  齐昭仰面朝上又愣了一小会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忙匍匐在地,一点点爬了过来,趴在他的脚边。

  刺杀,之前他念叨了许多次的刺杀终于成了真。齐昭不禁恨起了自己的乌鸦嘴。抬头睨向他时,发觉他的后背已然鲜红一片,血液顺着胳膊不断滴落在地上,跟没拧紧的水笼头似的,染湿了脚下的草地。

  再往上一瞧,李璆然的面颊上也有伤口,眼神却冷静到如同冰封的湖,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仿佛能洞穿树后的景象。须臾又听得□□离弦之声,李璆然当即趴下身子,同时使劲按着他的头。

  齐昭吃了一嘴的草泥,余光睨见一道白光,蹭着李璆然的眼梢穿树而出,向前滑行了一阵,最后落在远处的树根上。

  他登时起了层鸡皮疙瘩,万没想到这古人的冷兵器竟有如此大的杀伤力!这时他忽然瞧见李璆然手里握着一片带尖的木片,上头淋淋地渗着血。

  “做什么的?”齐昭蹙眉,再一打量,惊觉肃王爷他老人家没带剑!之前去昶月阁,李璆然还带着佩剑,怎今日赤手空拳地跑到了这荒郊野岭里?!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