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耽美 >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小说章节内容在线免费阅读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小说章节内容在线免费阅读

2020-07-18 10:38:00 作者:东施娘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是一本熬夜必看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雪芽贺续兰,是由东施娘创作的高口碑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贺续兰是个万人迷,而雪芽,他是众人得不到贺续兰而用来解闷的替身,雪..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 小说介绍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是一本熬夜必看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雪芽贺续兰,是由东施娘创作的高口碑小说,由小说在线提供在线阅读,讲述了:贺续兰是个万人迷,而雪芽,他是众人得不到贺续兰而用来解闷的替身,雪芽一开始只是想活下去,即使需要穿女子才穿的襦裙,但他突然发现自己做的梦可以预见未来,在未来的结局里,他惨死宫中,草席裹尸,要命又要钱的雪芽,果断决定要取而代之,于是他走上了各种给贺续兰使绊子的道路。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小说章节内容在线免费阅读

  为什么?

  “你知道陛下为什么处死许公公吗?”雪芽问。

  小太监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雪芽有些怕是跟他贿赂许平南有关系,也怕许平南将他的事情抖落出来,本来这几日身体就虚弱,被许平南的死讯一吓,又多病了几日。

  昏昏沉沉的这几日,他老是梦见贺续兰,有时候是梦见他们两个在帐子里,他想挣开贺续兰的手,可怎么都挣不开;或是梦到那顿饭,他肚子疼得厉害,抓着贺续兰的手,求对方救自己,可贺续兰只是站在旁边看着他。

  离年关还有半个月的时候,雪芽才渐渐好转。大病初愈的雪芽重回御前伺候,因为许平南的死讯,他做事很是提心吊胆,怕崔令璟也叫人打死他。

  崔令璟似乎察觉出雪芽的心思,在雪芽又一次送了茶就要出去的时候,他叫住雪芽,并且毫不客气地捏着雪芽的脸颊,“朕知道你在想什么,朕跟皇后没同房的事情是许平南传出去的,所以朕打死了他,你没做这事,你怕什么?”

  崔令璟说完,发现眼前的人似乎被吓到,连嘴巴都半张开,露出洁白的门牙。

  啧,更像兔子了。

  他觉得雪芽脑子笨,于是又多说了几句,“许平南那狗奴才不仅把事情传出去了,还说了那夜你在朕身边伺候。朕要安抚雷将军,所以才让你去太后那里领罚,太后向来心善,自然不会罚你罚得很重,雷将军自然也不能说朕徇私。本来不想跟你说,但你这样子,怕是朕不说,你先自己把自己吓死了。”

  雪芽好一会才把嘴巴合上,他反应过来,就发现脸颊火辣辣地疼,不由想躲,“陛下,别捏了,疼。”

  “才捏多久就觉得……”崔令璟懒洋洋地松开手,看着雪芽红得不行的脸颊,声音骤然一顿,半晌,他才颇尴尬地咳了一声。

  雪芽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他都害怕自己的脸总有一天被对方掐烂。

  “陛下让太后罚奴才,万一太后杀了奴才呢?”

  崔令璟笑了一声,抬手捏住了雪芽另外一边的脸,“那朕就高兴了。”

  雪芽瞪大眼睛,想知道为什么,可崔令璟没说,而神情也表示不想再提这个话题,雪芽只好作罢。

  几日时间匆匆过去,转眼到了小年夜,小年夜这日也恰好是雪芽的十七岁生辰。

  小年夜,宫中办了宫宴,宫中正经主子不多,除了皇帝、皇后,加上贺续兰和几个太妃,也才堪堪凑满两桌,其中一桌还只坐了贺续兰、崔令璟和雷皇后。

  至于大臣们,则是坐在外殿,与宫中女眷隔开。

  雷皇后卸掉大婚当日的浓妆,面容是妩媚间又带着英气。崔令璟自从大婚那日后就未踏进皇后宫里,可雷皇后似乎一点都不在意,饭桌上言笑晏晏,喝了几杯酒,就说闷得慌,想坐外面一点,于是坐到了隔间太妃们的那一桌。

雷鸣皇后来到太妃桌前,原来冷清的桌子顿时生机勃勃,雪蕾翻过窗帘,可以听到那里的笑声,不禁有点好奇,眼睛朝隔间的另一边瞥了一眼,可是有一卷窗帘挡住了,他什么也看不清。

突然,他的脚突然踩到了。

白雪公主突然退缩了,因为他想倒酒,站在崔林静和何锡兰中间,从脚上踩着,踩在他身上的人好像是何希兰,但他偷偷地看着他,没有什么不同。

白雪公主又看了崔林静一眼,恰巧崔林静转眼,两个人望着雪蕾,崔林静看着雪蕾,叫太监,你叫几个人,一起把这二十多道菜送到部长们的餐桌上。

崔林静指着桌子上20多道菜,这些菜一点也没动,又点了雪蕾。你也是。

赏识食物是皇帝赞美大臣的一种方式,可以参加宫廷宴会的大臣都是三道菜以上的大臣。

白雪公主和其他皇宫的人拿出了食物,他拿了一盘李子锅肉,太监让他把它带到第二张桌子的正数。他走到第二张正数的桌子上,放下李子锅肉,说:陛下,慢慢来。

谢谢你,陛下。

磁性和沙哑的男性声音进入雪蕾耳朵,雪蕾首先是一顿饭,然后抬起头来。

是一朵雪蕾没见过的脸,前面的男人大约28,9,很高,即使坐着给人一种恐吓的感觉。

一个人的皮肤不是白色的,甚至可以说是黑色的。在一个白人很美的国家李超,他显然不是一个漂亮的人,他的容貌也不符合世界的审美品味,单眼皮,鹰鼻。

那人注意到雪蕾的视线,看了看李子锅肉,平静地说:怎么了?

不白雪公主收回视线离开了桌子,但当他走进大厅时,他更多地看了看那个人,拉了一个即将进入大厅的小太监。你知道谁坐在那张桌子上吗?

小女士看了看。那是易将军。

易叶峰将军?雪蕾问道。

小太监点点头。

雪蕾互相放开,低声谢谢你,立刻变成了内厅。这一夜风是他梦中的将军,但这并不令他惊讶,令他惊讶的是,易业锋的声音就像他那天听到的藏在宁福宫桌下的声音。

作为一名外交部长,一叶不应该出现在宁福宫,那一天,他们俩的计划是什么,苏泰飞,徐台诗,这跟何锡兰和易业锋有什么关系?

等等!

无论舒泰飞和徐台诗是什么原因,何锡兰和易业风私下见面都是很不寻常的,不是他们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是吗?

  那……那太好了!

  如果他能让崔令璟亲眼看到贺续兰跟易烨封在一起的场景,那崔令璟定会非常难受,说不定就会转头喜欢他。

  不过他现在只是猜测贺续兰跟易烨封有一腿,并不能肯定。

  于是,接下来的家宴上,雪芽一直偷偷盯着贺续兰看,等对方起身说要去更衣时,他立刻偷偷挪到外殿,见右边正数第二桌空着,立刻觉得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

  雪芽想让崔令璟去捉奸,可崔令璟偏偏这个时候起身与群臣共乐,接受群臣敬酒,弄得雪芽根本插嘴不得。

  他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想来想去,自己跟旁边的小太监说他尿急,寻机也出了殿。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  雪芽,贺续兰

  办宫宴的宫殿是水溪殿,水溪殿灯火辉煌,敲金戛玉,往外走就越走越黑,尤其是沿着湖边那一带。

  雪芽出水溪殿时并没有看到贺续兰,但看到转角处有人影晃动,见衣服打扮似乎是易烨封,他立刻追了上去,前面一处转角似乎又闪过人影,就继续沿着红膝长廊往前走,但这一条路没有挂灯笼,仅靠月光照亮。

  耳边的风声、湖水泛起波澜的声音交汇在一起。一时间,他自己的脚步声似乎都能听清,雪芽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他望了望前面,心生怯意,脚尖不由往后转,这一转,差点被吓得瘫软在地。

  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着藏蓝色华袍的青年,正看着他。

  雪芽惊吓过后认出这个人是贺续兰,心中惊吓并没有减少几分。他僵着脸给对方行礼,“奴才给太后请安。”

  “平身,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贺续兰语气淡淡,似乎只是在问非常寻常的问题。

  雪芽努力镇定说:“奴才出来更衣,但好像走错了路,刚想走回去。”

  贺续兰将脸转向长廊外,那边是湖水。水波被寒风吹拂,洒下的月光碎成千片万片。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言?”

  贺续兰突如其来的问把雪芽弄得一懵,他顺着贺续兰的目光也看向湖水,“奴才不知太后说的是什么传言?”

  “水溪殿离这里不远,但这里一块却没有点灯,是因为据传言这一块——”贺续兰看向雪芽,“闹鬼。”

  雪芽瞳孔不由自主放大,他盯着贺续兰的脸,想知道对方是否在骗他,可贺续兰的神情语气都太严肃,不像在说谎。他本来看到贺续兰就够怕了,现在又听说有鬼,话都说得结结巴巴,“宫里有陛下……真龙护体,怎……怎么会有鬼?”

  “就因为陛下是真龙,所以一些鬼魅邪祟更是藏在宫里,但它们伤害不了陛下,便盯上了宫里的宫人,尤其是那种在陛下身边伺候沾染了些许龙气的宫人。”贺续兰看了雪芽一眼,“但这毕竟只是个传言,也许是假的,不过每年都会有宫人溺亡在这片湖,起初这一片是点了灯的,但死的宫人太多了,宫里觉得不祥,就没再点灯,此后,每年就只死一两个宫人在这片湖里了。”

  雪芽听到“沾染了些许龙气的宫人”时,脸色已经变白,他眼神往四处看,起初只是觉得这里太暗,现在越看越觉得阴森恐怖,不仅是湖,长廊的另外一边的树丛花坛在阴影里张牙舞爪,像一群怪物。

  “嗯?那里是不是有一道白影?”

  贺续兰的话还没落音,不远处的少年已经惨叫着冲向他,迅速躲在他身后,两只手死死缠着他的手臂,身体也紧紧地贴着。

  雪芽抖得很厉害,他虽然闭着眼,但脑海里已经出现白影,甚至白影还长着许平南的脸。这把雪芽吓得更呛,待他发现贺续兰想挣开他时,立刻抱得更紧,声音已带哭腔,“太后哥哥,不要丢下我,我怕。”

  他怕贺续兰丢下他面对恐怖的鬼魅邪祟,立刻把之前称呼里的“太后”改成“太后哥哥”,仿佛两人之间一点嫌隙都没有生过。

  “你怕,为什么抱着我?”贺续兰的话让雪芽愣住,手上的力气不由卸掉一点。

  “你应该看看我脚在不在?听说鬼魅邪祟可是不长脚的。”

  贺续兰这句话快把雪芽吓傻了,他面无血色,颤颤巍巍地往下看,看到一半他又闭上眼,松手转身就跑,没跑几下,衣领就被捉住。

  被一股力气拉回去时,雪芽身体都软了。

  贺续兰一把把人捞起,似乎有些无奈地说:“你先看看我长没长脚。”

  “我……我不……看!”雪芽紧紧闭着眼,“我们就当今晚没见过,你放过我,我没什么龙气的,我才刚到陛下身边伺候,一点都不好吃的。”

  贺续兰哦了一声,“那过段时间就能吃你了?”

  “不,不是的,我一直都不好吃。”雪芽惊慌失措地说。

  “既然怕成这样,往黑灯瞎火的地方走什么?”贺续兰语气重了些,“睁眼,看清我到底是人是鬼。”

  雪芽顿住,他慢慢睁开眼,偏头看向抱着他的青年,见对方没有变成鬼脸,这才低头看了下脚,见对方有脚,又偷偷摸摸摸了一把对方放在他腰上的手,是温热的。

  不是鬼,是人。

  雪芽提着的那口气一下子松了,他大喘几口气,理智也开始回笼,立刻从贺续兰的怀里挣出来,表面恭敬,实际害怕地说:“奴才不是有意冒犯太后的,请太后原谅。”

  贺续兰眼睛往后微微一瞥,再看向雪芽,“你下次不要往这边来,回去吧。”

  雪芽忙点点头,几乎脚不沾地地走了,待走远了,才大着胆子往后看了一眼,贺续兰似乎还停在原地,但雪芽已经不敢去捉贺续兰和易烨封的奸.情了,就让崔令璟戴着那个绿帽吧。

  不对,贺续兰还没跟崔令璟在一起,也不算给崔令璟戴绿帽,若说戴,也是给先帝戴绿帽。

  雪芽回过头继续往前走,快到水溪殿时,天空一声巨响,只见烟花在夜空炸开,它们汇成一幅华图,又如碎星散去。雪芽很少看烟花,更没有看过这般漂亮的烟花,旋即从廊下探出头往外看。

  烟花一朵接一朵,把这个小年夜装饰得热闹非凡。雪芽猛地闭下眼,他双手合在一起,在心里默默许愿。

  他娘说如果在生辰当日对着流星许愿,这个愿望就能实现,但他长那么大,从没看过流星,今日见到烟花像星星陨落,他就将烟花当成流星。

  愿他后半生锦衣玉食,让娘跟他都摆脱贱籍。

  雪芽在心里想。

  *

  回到水溪殿,之前被雪芽抓住过手臂的小太监立刻小碎步走了过来,“你怎么去了那么久?陛下都问你去哪了。”

  “我对宫中地形不熟,不小心走错路。”雪芽把骗贺续兰的话又说了一边,同时,他的目光不露痕迹往外殿右边正数第二桌看了看。

  易烨封还没有回来。

  这导致雪芽后面看到崔令璟的时候,总觉得崔令璟头上的冠帽是绿色的。

  崔令璟察觉出雪芽的视线总是往他头上扫,脸色越发难看,他对雪芽招了下手,待雪芽一过来,就直接捏住脸,“你这么久才回来,眼神还敢乱看。”

  雪芽被捏着腮边,说话声音难免含糊不清,他想躲又躲不开,“奴才走错路了。”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